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618章 将敌人一网打尽!

玉梨花费力地移开唐三足的手,表情痛苦地喘了几口粗气,冷冷地说道:“你若做了亏心事,就去太子那里坦白吧。无论黄猛是否诈降,他这次被太子控制,太子是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
唐三足心头剧震,面现惊容,道:“太子不会让人给黄猛施迷魂术吧。”
……
唐三足送黄猛出门,小声问道:“有人问你来寻我干什么,我怎么回答?”
听到这话,唐三足像是落到岸上的鱼一样大张着口,马上就要昏厥过去。他不由自主地抓紧玉梨花的手臂,道:“你能确定吗?”
见唐三足正在深思,面有忧色,玉梨花又笑了起来,道:“其实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黄猛这个大活人在,以琅琊宫的秘法,什么秘密探不出来?”
唐三足回到房中,先看黄猛送来的修炼心得,看这字迹,知是黄猛亲书,读了几行,感觉应该不假,就将这几张纸小心收在怀里。又取出那封信,只见上面写道:“此次平安,全赖三足,听其所言,以报其恩。”
唐三足此时心中忽然涌出一份不安,玉梨花都觉得事情不正常,以姜靖、张椿、沈姑等人的机智,是不是也感觉不正常,若是他们发觉异常,肯定会背后深入调查,只需发现一点破绽,黄猛的布局就可能失败,那时自己会不会被牵连进去?
唐三足猛然一惊,急问道:“琅琊宫有什么秘法?难道能将人内心深处的秘密也给探出来?”和-图-书
玉梨花冷哼一声,道:“唐三足,你别做梦了。我真是错看了你,我告诉你,若是太子知道你修炼了夺舍大法,会让你魂飞魄散!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被黄猛用这个夺舍大法收买了!黄猛是诈降对不对?!你不知道皇家人的狠辣!黄猛或者说付丘,小看太子了,指望太子大发慈悲,饶了他的性命,他好有时间布局,期望东山再起?!你错了,付丘会夺舍大法,太子岂能饶过他?!你这些日子在黑山,消息不灵通。我告诉你,曹孟德想夺舍十三皇子,太子已经密令国教,将夺舍大法列为禁法,凡是修炼类似道法的,全都列入必杀名单!至于黄猛……即使他不是诈降,太子也不会饶他的性命!”
张椿借着手中的风灯,仔细打量现在的黄猛,见他神态已经恢复夺舍以前的样子,眼神清亮,饱含焦灼,浑然不像以往那样装逼。张椿稍停一下,疑惑地问道:“太子遇刺的事情你知道吗?”
玉梨花这时听出不对头,杏眼一瞪,道:“三足,你莫非做了什么亏心事?黄猛是你说降的,莫非黄猛是诈降,而你帮着黄猛骗太子?!”
次日,山上的人开始分批离开,姜靖并未立即返京,而是来到中山郡,唐三足现在是东宫的人,跟随姜靖同行。进了郡城,姜靖安顿好以后,唐三足见无差事,就跟张椿打了个招呼,回去看望玉梨花。
玉梨花并和*图*书未说话,而是打开内室的门,道:“出来吧,唐三足是叛徒!”
张椿将黄猛出京以后,发生的事情大约说了一遍,黄猛脸色震惊,道:“想不到影响如此大。”
张椿又道:“你何时恢复记忆的?”
黄猛将张椿拉到路旁,道:“春兴,近期发生的事情,我有些记的,一些不记的,你能否给我说说近期都发生了什么事?”
玉梨花拉着唐三足进屋,询问此行过程。唐三足简单说了一遍,玉梨花听说,忽然问道:“不对,马家姐妹都没有活口?”
玉梨花说到这里,语气缓和下来,道:“三足,你现在还有一个机会,即刻逃走,隐姓埋名。你走不走?”
玉梨花见唐三足有些失态,胳膊也被他抓得疼痛难忍,推了唐三足一把,摔开他的手,道:“你怎么如此失态?”见唐三足神色紧张,双眼瞪着她,玉梨花疑惑地说道:“你怎么这么紧张?对黄猛用迷魂术,我认为是肯定的事情,太子历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不从黄猛内心深处的想法弄明白,他怎能放心留黄猛在世上?”
黄猛道:“唐大人来了以后,劝我服了几剂药,我才如梦初醒一般。”
玉梨花笑道:“当然,你虽在情报系统多年,但是你接触到的事情还是少。你以前做的多是外勤,审案这块你不熟,你不知道琅琊宫有迷魂术这个道法吗?不过能施展的人不多,而且颇费真力,若无重大案和_图_书子,轻易不会启用。”
唐三足颓然坐了下来,喃喃说道:“黄猛不会如此无知的,若是太子如此狠辣,他怎会束手而降?!还有,世家的力量如此强大,肯定也会救黄猛的。”
玉梨花并未跟随张椿等人上山,一直留在郡城协调相关事宜,听说唐三足成功说服黄猛归降,就辞了差事,回到居处等待唐三足。玉梨花的新居最初有四个人,除了唐三足,还有大花和小花两人,现在大花小花已死,唐三足还未回来,玉梨花一个人在新居,感觉孤单得很。正在此时,只听外面门响,玉梨花出来一看,却是唐三足回来了。
唐三足帮玉梨花擦去眼上的泪珠,温言说道:“我不是安全回来了吗?现在我是东宫的职官,以后也不会再做如此危险的事了,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唐三足笑笑,道:“师父想得真周到。现在不急着接她们到洛阳,先过了太子这关再说。”
内室里连续出来数人,为首者正是沈姑,她的身后不仅有反盟的高手,还有数名太史族人。唐三足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太史族人生擒活捉,沈姑抓起案上的那几张纸,连看也不敢看,用火即刻销毁,然后冷冷地说道:“即刻取口供!”
唐三足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道:“黄猛久随太子身边,肯定知道迷魂术,他敢出降,肯定有破解迷魂术的法子。”
唐三足明白,若是今夜不向太子坦白,他就失去和*图*书出卖黄猛的机会,以后无论形势如何发展,他们将结成紧密的盟友,与他们认定的对手过招。唐三足犹豫一会,又想想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最终决定顺其自然。
黄猛似是失魂落魄般,也未向张椿告辞,自个儿跌跌撞撞往居处走去。张椿望着黄猛的背影,神色复杂,良久才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离去。
唐三足不由苦笑一下,心道黄猛真是步步机心,先以妻儿为人质威胁,后以授夺舍心得施恩,如此一来,就是想出卖黄猛也已不能。黄猛若是出了事,一旦传到外边,自己就是手持这张纸条,那边的人也不会释放她们母子,因为“听其所言”的前提条件是“此次平安”。
玉梨花道:“黄猛案如此重要,而且存在疑点,太子怎能不用?”
玉梨花亲眼见到唐三足安然无恙,猛然扑到他的怀里,哽咽地说道:“三足,将差事辞了吧,我们又不缺钱,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太难受了。”
玉梨花又是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太子这次出巡,只是为了黄猛吗?据我得到的消息,内府诸营全面出动,卢家、郑家、李家……这次怕要全军覆没!太子表面仁爱,但是仁爱的人能夺得了储?能把握朝堂吗?”
黄猛低声说道:“我的魂魄未安,前来请教安魂药的配方。”
张椿一愣,随即向岳石拱手道:“岳大人先行,我稍候再过去。”
黄猛摇摇头,道:“我当初不知道,后来听人说的。”
和_图_书唐三足突然从怀里掏出几张纸,道:“梨花,这是夺舍大法,若是学会,我们几同于长生不老。你帮我想个办法,只要别让他们对黄猛用迷魂术,我们就可以凭借夺舍大法,掌握无上的权力!”
说完,黄猛起身,道:“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怕会惹人生疑,我先回去。以后若无要事,轻易就见不上面了,你好自为之。”
(全文完)
黄猛从怀里取出几张纸,道:“这是我修炼夺舍之法的心得,你莫轻示于人。”
黄猛从唐三足屋中出来,刚出院门,将到居处之时,迎面见几人提着风灯过来,为首者正是张椿和岳石。黄猛与张椿关系不睦,彼此看不上眼,前期又做了一阵子对手,见面尴尬得很。黄猛向岳石点了点头,对张椿道:“春兴,我有话问你。”
唐三足猛然跳了起来,他掐住玉梨花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不可能,黄猛肯定有应对迷魂术的办法!”
唐三足默然一会,眼神逐渐变得锐利,道:“我会夺舍大法,只要躲过此劫,还怕没有机会吗?走,梨花,我们逃到边州去躲一段时间。”
姜靖借着黄猛案,宣布国内进入战争状态,不仅清除了夺舍黄猛的付丘这股势力,还借此案将不安于现状的世家一网打尽。在血风腥雨之后,朝野很快平静下来,大齐帝国自此政通人和,继续走向繁荣昌盛!
张椿默默地看着黄猛,道:“你也别难过,你被人控制了心智,许多事情根本控制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