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北洋龙

第六十八章 达摩山伯爵

叶克难为她鼓掌:“安娜小姐,女中豪杰。”
“好!”她又把秦北洋拽起来,又看着其他人说,“我是达摩山的一岛之主,我承诺,将会负责看管这些白银,绝不会落入外人手中,更不会擅自取用。”
眼看安娜就要抽他耳光,秦北洋鞠躬说笑道:“谢岛主隆恩,秦北洋受领了。”
“这?”
叶克难说罢,理出大约三千两白银,装在五个大包袱里。
安娜想了想说:“有倒是有的!我们可以走了吗?”
“等一等!”
“当你屠龙之际,我已发现藏宝窟上面还有秘道。所谓狡兔三窟,恶龙镇墓兽,在此盘踞五百年,不会只给自己留一条路的。说不定,这整座岛的地下,都布满了它的地洞。”
“不……我就是个工匠!什么伯爵啊?”
名侦探叶克难的眼眶都红了,他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似乎就在等待秦北洋的这番话。
“虽然,我不觉得阿幽有问题。”秦北洋淡然一笑,“但我答应,守口如瓶!”
这番话,霸气十足,十七岁的女岛主,果然有乃父遗风。
秦北洋心想这是什么强盗和_图_书逻辑啊?果然是青帮老大之女。
“我也守口如瓶,如有违背,有如此石!”
欧阳安娜将他推倒。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过跪在美人面前,也不丢面子。秦北洋选择西洋礼节——单膝跪地,硌在白银上还挺疼。九色像欧洲中世纪的骑士坐骑,跟随主人做出单膝跪地的古怪姿势。
叶克难的这番话,说得秦北的面色发红又发白:“为啥是我?”
“若非你屠杀了恶龙,我们哪有机会在此讨论这些问题?早就成为恶龙果腹的亡魂了!”
“虽然,我是日本人,但今朝在达摩山藏宝窟,看到诸位的万丈豪情,让我备感羞愧。”羽田大树竟也深受感染,“我不能一同冲锋陷阵,但若有需要帮忙之处,我定当竭尽全力。”
五个男人各背一个包袱,带着三千两白银,爬到上一层洞窟,存有欧阳思聪与恶龙盟约铜碑之处。通往建文帝地宫的裂缝,已彻底坍塌掩埋,再无原路返回可能,只有叶克难发现的秘道可以出去。
“刚才羽田大树说得不错,这是为了你们好!一旦百万http://www.hetushu.com白银出了差迟,你就有被我们诛杀的危险。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叛徒,但也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霎时,藏宝窟里鸦雀无声,秦北洋冷冷地注视着每张面孔。
虽没明说,意思却很清晰——杀人灭口。
最后,叶克难蒙上了自己的双眼。
他的生死一线,掌握在叶克难手里,名侦探犹豫了好一会儿,转头问欧阳安娜:“达摩山上,可否有天然的监狱?”
秦北洋摇头说:“我们不是土匪,也不是军阀,更不是那些刺客。小木罪不至死,如果我们这么做了,就跟我们最讨厌的那些人,毫无分别。”
“跪下!”
他又抓着秦北洋的手说:“你尤其不能告诉阿幽。”
齐远山一万个不乐意,但还是绑上了蒙眼布。
蜷缩在藏宝窟角落里的盗墓贼,被刺客们劫持引发虹口巡捕房大屠杀的小木,似乎天生是所有人的敌人。
“叶探长,你连我也不放心?”
齐远山抓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得粉碎。
叶克难又将蒙眼布送到齐远山跟前。
“达摩山就像基督山和-图-书!”
小木。
小木跪下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从自己出生说起——这盗墓也是身不由己,祖传的手艺根本没得选择,就像秦北洋作为墓匠族也是命中注定。他又说到被征入军阀的变乱,澄清自己跟那些刺客们毫无关系。
“不义之财,我不能要。”秦北洋低头沉思,如果自己不要,可别人要怎么办?他想到了一个主意,“秦北洋不过一介匠人,有何德何能?今日,既然得到大家的抬举,我愿暂且保管这笔财宝——未来还之于民,用之于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秦北洋,不枉我救过你四次命!”
秦北洋这才想起一个重大问题,难道要所有人憋气从海底隧洞游出去?
秦北洋拽起几十斤重的包袱说:“叶探长,不是说白银封存不用吗?”
欧阳安娜也在胸前画着十字,以圣母玛利亚的名义起誓。她又转回头:“等一等,我们漏掉了一个人。”
忽然,安娜抓住秦北洋的胳膊举起来:“屠龙英雄秦北洋,就是中国的基督山伯爵。”
欧阳安娜随声附和:“我同意!这个藏宝窟的主人,原本是恶hetushu.com龙镇墓兽。而秦北洋杀死了恶龙,自然继承为百万白银的新主人。”
“听我安排,出去再说!”
“叶探长,你这是在考我吗?”
旧度量衡,一斤合600克,一斤等于十六两,一两等于37.5克,至今中药房里仍然用此标准。三千两白银的实际重量是112.5公斤。
叶克难回头面对所有人:“今日这洞窟里的财宝,只有我们这些人知道,绝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否则天诛地灭!”
“不要杀我!”
“等一等!我不要这笔钱!”
“少废话!你就受封吧!不然我不客气了。”
“怎么走?”
“我的父亲欧阳思聪,是达摩山的海盗之王,而我就是这座海岛的女继承人。秦北洋,兹为奖赏你屠龙安民的赫赫功绩,我以达摩山女岛主的名义,册封你为达摩山伯爵!”
“他怎么处理?”齐远山对着叶克难耳语,“不能指望盗墓贼为我们保守秘密。你想想,他连古墓里的陪葬品都敢偷,对这一百万两白银,必已垂涎三尺。”
名侦探撕下几条黑布,严严实实绑住小木眼睛,确保他看不到一丝光线。
http://m•hetushu•com又将黑布送到羽田大树跟前。日本人稍微一惊,便欣然同意:“我懂了,不是叶探长不信任我,而是万一藏宝窟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我知道进出的通道,那我就成了嫌疑人。而把双眼绑上,是为日后洗脱嫌疑啊!果然是名侦探想得周到!”
齐远山拽了拽他的衣角,低声说:“北洋,你傻啊,一百万银子啊!有了这笔钱,天哪!我都不敢想象,无论去世界任何地方,你都几辈子花不光了。”
密室之中的百万白银,仿佛变成炸药桶,随时会被引爆,把所有人炸为齑粉。
“这也是在考我自己啊!虽然,你是这百万白银的主人,但我有个建议!”叶克难走到窟窿缝隙后张望,“外边是亘古绝险的悬崖大海,这是天然的金库保险箱!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如果这笔白银运到外面,必然引起无穷无尽的麻烦,非但会人财两空,还会无端牺牲更多的生命。”
欧阳安娜的脑子飞转,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不也是发现了秘藏海岛的金山银海吗?只不过,主人公邓蒂斯用于个人复仇。叶克难与秦北洋,则是为了四万万五千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