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十七章 天国学堂

芳子摇摇头,瞪着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目光说:“过午不食的古训忘了吗?”
一个老婆婆。
“不。”
老婆婆渐渐靠近,不用再依靠湖水折射了。一双浑浊的眼睛凝视他,她至少有七十岁,甚至八十岁?秦北洋从她的瞳孔里看到了历史。
“秦北洋,欢迎来到天国。”
忽然,出现一片碧蓝的湖泊,像泪滴的形状,方圆在百米左右。没有任何溪流注入,更像一座天然的高山深潭,蓝得让人心悸。他冲到水边,边缘结着冰块,小心翼翼捧起湖水,送入喉咙,透心凉。
“孟婆。”
“但愿你胃口好!”
男孩已收起露水之汤,任凭这盆水在云雾之中化为无形,对着万丈悬崖朗声道——
跑到山顶的另一边,开满野花的草丛上,铺开一方地毯。十来个孩子,有男有女,幕天席地,盘腿而坐。他m.hetushu.com们中间最大的,就是叫中山的少年,其次是芳子,其余只有十岁出头,有些人脸上稚气未脱。总共十二个孩子,九个男生,三个女生。
天国之上。
他躺在一张长条桌上。头顶是描金的藻井,梁柱贴着金粉,一间富丽堂皇的大殿。大口喘息起来。秦北洋以为自己被绳索捆绑——因为十二个孩子都围绕着他,好奇地看着他,仿佛医学教授正在带领学生们研究解剖尸体。
湖水中除了自己的倒影,还多了一张面孔。
他一把推倒中山和芳子,远远躲开这些小孩,冲着山坡狂奔而去。但没有往下的路了,只有刀削般的悬崖边缘。空气越发寒冷,野草也变得稀疏,背阳的地上结着冰碴子。
“对了,你们晚饭吃什么?”
“新来的?”看来这山上还有其他人,跟秦北洋同样hetushu•com的遭遇,昏迷后一觉醒来,就发觉到了“天国”,但他追上芳子背后说,“哈哈,你果然在骗我,还说什么天国!人死后怎能吃五谷杂粮?吃早饭就说明还在人间啊。”
刺客道!
秦北洋还是期望能吃到一顿肉,至少是一碗米饭,哪怕面条也行。
“嗯,早餐吃露水,中午吃雪水……”
“我们的修行是刺客道。”
所有孩子寂静无声,似乎已被这气味催眠,闻着闻着就饱了!
“您是……”
小女孩说这句话怪怪的,仿佛又往秦北洋头上扔了一粒小石头。
呜呼哀哉!孟婆不就是传说中守在奈何桥头的老婆婆吗?凡是人死以后,务必喝下一碗孟婆汤,就能彻底遗忘前世记忆,放下爱恨情仇,赤条条去往下一世轮回了。
“那必然是道家了!”
小女孩给了秦北洋一个hetushu.com白眼,从石梁上跳回来,走向汉服少年:“中山,我来啦!这个新来的叫北洋,还以为自己是个活人呢。”
“天哪!你们每天都吃这个?”
秦北洋猛然回头,老婆婆举起干枯的手掌,正好砍在他的脖颈上。力道犹如鬼头大刀,让人以为自己人头落地,再度失去意识……
“也不是!”芳子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山,“你告诉他吧。”
“不可思议!人间美味!”
芳子指了指山顶的终年不化的积雪。
她的皮肤苍白,布满刀刻般的皱纹,像从古墓爬出的老皇后。没有凤冠,也看不到满头白发,而是用黑色绸缎裹头,就像西南地区常见的妇人。她穿一件圆领长袍,领口很小,收紧腰身,又跟前清的服装有所不同。她的衣襟开在左边,少见的“左衽”。
她抽出一张白纸,用毛笔写下这两个字。http://www.hetushu.com
片刻后,秦北洋打了个饱嗝,芳子靠近他说:“好吃吗?”
汉人的习俗,只有人死以后穿上寿衣,才会把衣襟开在左边。盗墓贼打开棺材看到的尸体都是“左衽”。
汤端上来了,一大锅热汤,却几乎看不到油。颜色透明,飘散古怪的气味。大家面前都没有餐具,只是用力吸着鼻子,贪婪地享受热汤的气味。秦北洋要晕倒了,但也只能随大流。但这气味源源不断涌入鼻孔,仿佛裹挟着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电解质、卡路里……
开饭啦,孩子们端来了早餐。不知昏迷多久的秦北洋,早已饥肠辘辘。但他傻眼了,地毯上摆出几十个野果子,既不像苹果更不是生梨,土黄色表皮有一层粗糙的绒毛,犹如猕猴的毛发。
“你们修的是佛家的道门?”
“这是用露水煮成的汤!”
不知多久,秦北洋悠悠醒转,先看www.hetushu•com到芳子的眼睛,然后是中山,接着是老婆婆。
这些孩子来自天南地北。有个叫“马科斯”的,连汉话都说得不流利,皮肤黝黑,深目高鼻,有点混血儿的样子。还有一位“昭龙”,精瘦得如同猴子,但却骁勇好斗,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对秦北洋也是一副虎视眈眈的眼神。
秦北洋是第十三个。
但他轻松坐起,还在手边摸到唐刀,并未失去自由。
秦北洋抓起一个塞到嘴里,从未尝过的口感,汁水鲜嫩,果肉细腻酸甜,齿间余味无穷。这仙果虽好吃,但能填饱充饥吗?
她是一个死人?还是高山湖水中的镜像幻影?
心脏凉到了冰点。秦北洋平生最厌恶刺客,这些人杀害了养父母,更杀死不计其数的无辜者,包括欧阳安娜的父亲,盗走海上达摩山的无尽宝藏,还将秦北洋与齐远山诬陷成凶手。
芳子在他耳边说:“猕猴桃,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