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二十四章 欢乐颂

最后,便是如利箭飞来的乌鸦镇墓兽。
于是,鬼面具抽出一支长长的竹笛,从空中抛出个完美的弧度。秦北洋高高跃起,单手接住,发现原本就贴着半透明的笛膜。
但秦北洋别无选择,只能将唐刀送回后背,将竹笛横在嘴唇上,口型放圆,气流灌入中空的笛管,震动一片薄薄的笛膜。
剩余的四尊镇墓兽都看呆了,它们惊恐地尖叫着,纷纷向着四周围躲藏,甚至主动钻入地道,不敢面对这个十八岁少年。
还用想吗?秦北洋自然而然地按下手指,六个笛孔上下翻飞,用中国笛子吹出德国的《欢乐颂》……
镇墓兽大斗兽场的上空,金属的火星四溅,放射出万丈的金光。
秦北洋脱口而出:“我会吹笛子!”
乌鸦镇墓兽在半空中爆炸了。
唐刀劈中了乌鸦镇墓兽的后背…和*图*书
五尊镇墓兽原本已商量好了,如何将秦北洋分成五瓣,就如五名食客打量一只完整的烤鸡。但贝多芬的《欢乐颂》一出,依然让它们为之震惊。五头野兽蹲伏在原地,乖乖竖起耳朵,倾听秦北洋欢快的笛声,仿佛这里不是墓穴地宫,也不是大斗兽场,而是维也纳金色大厅。
从这些乐器的光滑色泽来看,似乎日常保养得很好,这两天刚被擦拭过。
“我说过,这五尊镇墓兽来自三国华佗之墓!”
对兽吹笛?犹如对牛弹琴……
鬼面具在上面提醒一句。电光火石之间,秦北洋心想华佗并非帝王将相,虽是举世罕见的神医,但也不过一介百姓,为何会有五尊镇墓兽?
绝境之中,秦北洋豁出去了,他扔掉救命的笛子,向着鬼面具高声求救。
秦北洋http://www.hetushu.com这才明白鬼面具的意图,训练自己用乐器来控制镇墓兽——这可能也是镇墓兽唯一的弱点。
屠杀镇墓兽的秦北洋,跳回到大斗兽场的看台上,气喘吁吁,凶神恶煞一般地走向鬼面具,想要把他也劈成两半!
但镇墓兽不会留给他思考空间。猛虎再度冲上来,秦北洋只用半秒钟冷静下来,观察它的行动姿态,把自己也当做一头老虎,俯身两手按地,用力使身驱前耸至极后稍停,再用两手先左后右挪移,竟避开镇墓兽的第一击;他又两脚向后退移,极力拉直腰身,避开了第二击。
果然,鬼面具再次高喊:“模仿它们的动作!”
秦北洋听到一声惨叫,镇墓兽临死之际的惨呼声,唐刀仿佛砍中了灵石,这是镇墓兽唯一的心脏。
必须要吹一首曲子啊!
http://www•hetushu•com大叛乱者安禄山,似乎长出兽角与茸毛,舔着鲜血,将乌鸦拦腰切成两段。
仿佛,安禄山就藏在这把唐刀深处,无比邪恶,一旦使出,雷霆万钧,覆水难收。
五尊镇墓兽蠢蠢欲动的同时,鬼面具声嘶力竭地警告他。
秦北洋开窍了,心头一片敞亮。
可惜《欢乐颂》的旋律太短,一曲终了,再来一遍。秦北洋反反复复用笛子吹了七遍之多,一直吹倒口腔生疮,荒腔走板跑了调儿!
突然,想起刚才坠落时骂的那句“Arschloch”,耳边回荡九岁那年,在天津的德国小学,音乐老师教过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最终章——《欢乐颂》,在欧洲脍炙人口老少咸宜,人人听之过耳不忘。
糟糕的是,古墓之中,面对老虎、雄鹿、黑熊、猿猴以及乌鸦镇墓兽,他m.hetushu.com紧张得忘光了梆笛的旋律,什么《喜相逢》《五梆子》,憋了半天只吹出几个杂乱的音阶。
五尊镇墓兽仰头咆哮。乌鸦起飞追逐,秦北洋始终把唐刀藏在背后,在半空中抡圆了,砍向飞行的镇墓兽。
猿猴镇墓兽接踵而至,这下根本不用学了,他直接攀援上斗兽场的墙壁,施展孟婆传授的轻功,飞檐走壁,恍如悬崖上生存的猿猴。
“怎么办?”
他坚持不下去了,镇墓兽再次靠近,五只禽兽,目露凶光。
镇墓兽大斗兽场,又称大角斗场。
它连坠落到地上的机会都没有。自然界真正伟大的鸟儿,死亡时不会沾到地面,它们会在天空自爆,羽翼融入云端,灵魂归于苍穹!
秦北洋自然站定,吸气时跷起左腿,两臂侧平举,如鸟展翅欲飞状;呼气时,左腿回落地面,两臂回落腿侧,一鸣惊人,http://www.hetushu.com一飞冲天。
黑熊镇墓兽杀上来了,秦北洋灵活地双手抱膝,在地上翻滚两下,就像熊瞎子的动作,躲开它的雷霆攻击。
难道是——五禽戏?
“恭喜你!北洋,你完成了地宫道的考试!”
地下乐团?
体内滚动一股热流,喷涌出下丹田,经会阴、肛门,沿脊椎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到头顶泥丸,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会至舌尖,或至迎香,走鹊桥,连接任脉,沿胸腹正中下还丹田,恰好打通“任督二脉”,完成了第一个小周天。
接着是雄鹿镇墓兽,它要以锋利的鹿角刺穿角斗士。秦北洋同样模仿它的动作,四肢着地,引项反顾,三尺唐刀举在头顶,仿佛变成一尊独角兽,与雄鹿的双角猛然相撞。唐刀竟然挡住了雄鹿的袭击。
“吹啊!”
镇墓兽们也疑惑地看着他,不知这十八岁少年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