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七十九章 天使沉船记

四翼天使镇墓兽,将这个逼仄的木头箱子,当作了地宫中的棺椁,而将眼前俯首称臣的船长,当作了闯入的盗墓贼。
流满鲜血的货舱中,虚弱的船长拄着拐杖,亲手打开木头箱子的小门。他想要看一眼,这来自中国古墓的宝物,全船诅咒的来源,据说叫什么“镇墓兽”,究竟是何方神圣?
纽约港外,布满来自世界各地的航船,残破的欧洲之外,这里才是世界的中心。船上幸存健康者,纷纷眺望长岛与新英格兰的绿色海岸,犹如三百年前“五月花”号上的乘客们。
在他身后的船舷,刚举行过一次海葬。这回是一家五口,最大的四十岁,最小才四岁,全部死于流感,蒙着白布沉入大西洋。自从离开加勒比海,每天至少十次海葬,超过十分之一的乘客已经死亡,剩下大半也已病倒,包括医生。
兽的眼睛。
中央甲板下,四翼天使已破茧而出,挥舞四扇翅膀,飞在危如累卵的大船上。
四翼天使悬浮在货舱顶上,翅膀不紧不慢地扇动,仿佛回到北京房山唐朝m.hetushu.com景教大墓的地宫,带着镇墓兽翱翔俯瞰这个幽暗的世界。
上星期,钱科找到船长,说货舱里的大木头箱子,属于古董商皮埃尔·高更,藏着从中国古墓里挖出来的文物,而这件古老的宝物内有诅咒,甚至几千年前的病毒。唯一能拯救这艘船的方法,就是在纽约靠岸后立即卸下,换另一艘船运回中国。他知道船长迷信,妻子又死于泰坦尼克号海难,必会相信这样的说法。
这片春寒料峭的海底,埋葬着泰坦尼克号与一千五百多名遇难者的遗骸。
三天后,秦北洋抱着九色的赤色鬃毛,趴在“红衣主教黎塞留”号船头,面对北大西洋上壮阔的落日。
“四……四翼天使?”
它咆哮着伸出爪子,撕碎了船长的身体,带着西班牙流感病毒的鲜血,喷溅到它的双眼。它把两对翅膀撑到最大极限,木头箱子被打得粉碎,碎片与木屑在货舱里四散。最后一批还健康的船员们,戴着口罩,举着斧头,惊恐地看着烟尘中飞起的镇墓兽。
和-图-书空气中弥漫死神的香水味,秦北洋带着九色逃离甲板,在过道撞见钱科。谢天谢地,他俩都还活着。
他们逃上甲板,才发现“红衣主教黎塞留”号在暗夜里跟另一艘大型货船撞上了。轮船内部遭到严重破坏,纽约港外还有不少等待排队检疫的船只,加上黑夜视线不佳,就像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两艘巨型轮船的相撞,会带来极其致命的后果。
船长的航海生涯四十年,在地球上的每片海洋都航行过,抵达过几乎所有海港。他在开罗与大马士革甚至巴格达,都见过类似形象的古代遗迹与雕塑。但这样巧夺天工的四翼天使——他怀疑这是从中国古墓里挖出来的吗?
两对翅膀收缩在背后,胸前有沟壑纵横的钢铁肌肉,还有个布满皱纹的兽头,强壮的爪子与兽腿,仿佛刚从自然博物馆里复活的史前生物。
船员们开始惶恐地逃窜,但两条腿的兽哪能跑得过四扇翅膀的兽?钢铁翅膀扶摇之下,如同俯冲战斗机,滚烫的利爪与铁翼,飞速撕破人们的后www.hetushu•com背心。
忽然,天使睁开了眼睛。
背后的四扇翅膀,开始慢慢扩展变大,翼膜犹如无数撑开的伞面,很快抵住了木头箱子的边缘。
灯火通明之中,船长看到一个长着魔鬼面孔的天使。
糟糕的是,船长也生病了。但他是个强壮的加斯科尼男人,也是达达尼昂的老乡,他愤怒地将皮埃尔·高更关押到底层船舱的禁闭室,哪怕古董商喊出陆军部长的名头也没用。
他敢打赌这艘船的老板是大仲马和《三个火枪手》的忠实读者。按照既定航线,轮船将驶入纽约港停泊数日,装载新的乘客并交换邮件,再启程横渡大西洋前往法国。
四翼天使镇墓兽,身体里再度发出齿轮的轰鸣。似乎闻到人类的气味,就能重新激活沉睡的心脏。
底层舱室的幸存者们尖叫着逃上甲板,秦北洋也差点被铁翼削掉脑袋。他趴在地上安抚九色,毕竟这是船上,一旦坠入海中就毫无办法了。一扇舱门里传来剧烈敲打声,秦北洋抽出唐刀,砍断舱门外的大锁,没想到竟是皮埃尔·高更。m.hetushu.com
船长下令,打开货舱里存放古董的木头箱子。原本的三名武装护卫,已经病死一个,又病倒一个,剩下最后一个黑人护卫,开枪打死多名船员后,被人从背后用斧头劈死。
秦北洋把高更推到墙壁上,质问他为何要把四翼天使带出来?突然,轮船发生更猛烈的撞击声,简直地动山摇,两条腿的秦北洋与高更、四条腿的九色都摔倒了。
甲板已倾斜四十五度,秦北洋与钱科抓紧栏杆,许多人惨叫着滑入北大西洋。几分钟后,对面的轮船率先倾覆,在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沉没。
“红衣主教黎塞留”号在纽约港外被困了三个昼夜。每个小时,接连不断有人被抛入大海,有的人前一天在给别人抛尸,第二天自己就葬身大海,以至于海葬的白布都用完了。
镇墓兽飞出货舱,在轮船内横冲直撞。他先飞到锅炉房,撞坏已熄火的蒸汽机,又冲到轮船后部,破坏了控制方向的尾舵。接着它飞到前面,摧毁了锚链舱室,整艘轮船失去动力与方向,成为大西洋上随波逐流的死亡之舟。一路上和_图_书,它屠杀了所有能见到的活人,在它眼里全是入侵地宫的盗墓者。
它饿了?
满载排水量11000吨的“红衣主教黎塞留”号客轮迅速下沉,来不及放下救生艇,更没有演奏最后一支曲子的乐队。
海面上来了一艘检疫船,戴口罩的美国检疫员登上“红衣主教黎塞留”号,扫了眼面色苍白不断咳嗽的人们,便下令这艘船必须升起代表瘟疫的旗帜,疫情解除前不得进入纽约港——换句话就是自生自灭,直到整船人全部死亡。船长来不及申辩,检疫员匆忙离开,如果没有救生艇摆渡,简直就要跳海逃生了。
与此同时,小镇墓兽九色开始变身……
天使俯下野兽般的身子,赤色目光如同两团火焰,直勾勾地盯着船长的眼睛。
人无法与兽交战,人终将成为兽的仆佣,祭坛上的牺牲,无论在陆地、海洋还是天空。
船长跪下,放弃一切抵抗,向四翼天使奉献了膝盖。
这是四翼兽对双脚兽的屠戮,巴比伦的泥板文书与犹太人的死海古卷里记载过的屠戮,也是二十世纪下一次更大规模屠戮的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