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八十章 飞行吧!天使

骑在四翼天使的脖子上,秦北洋眯着双眼,前头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必是北美大陆。从他们与九色的身后,太阳在北大西洋冉冉升起,一格格喷薄而出,投射来冰冷的热量。
四翼天使镇墓兽已在云端平飞,四扇翅膀不再剧烈摆动,优雅地控制高空气流,而不是被气流所控制。秦北洋与钱科不用抓住不放了,他摸了摸九色的脑袋,是它率先征服了四翼天使。
杀人无数的飞行兽,已被牢牢掌控,就像牧民臂弯上的猎鹰,渔夫竹筏上的鱼鹰。秦北洋直起上半身呼号,差点被夹杂冰雹的狂风冻僵。他俯身抱着四翼天使的兽头,在它耳边说着温柔的悄悄话,免得这头“畜生”又突然翻脸。
但“红衣主教黎塞留”号已即将沉没,海水已蔓延到秦北洋的脚踝,九色艰难地保持平衡,否则将与四翼天使一同坠海。
当正前方的灯火熄灭之时,阳光也投射到了海面上,照出上百艘悬着各色国旗的轮船。绿色的长条形岛屿在他的右手边,波光粼粼的海湾深入北美大陆,中间夹着一条河流与一座小岛。hetushu.com河是哈德逊河,岛是曼哈顿岛。
仿佛回到东海达摩山,屠杀恶龙镇墓兽的清晨,秦北洋扶摇直上与地心引力战斗。北极星在头顶闪耀,像一团要吞噬天地的光晕,引着四翼天使笔直飞去。钱科的头发直起,九色的赤色鬃毛全部炸开,仿佛从冰海冲入更冰冷的天宫。
秦北洋命令四翼天使镇墓兽,加快两双翅膀的摆动,乘着春天的朝阳,从纽约港的水面上滑翔而过。
“真主无元。湛寂常然。权舆匠化。起地立天。分身出代。救度无边。日升暗灭。咸证真玄。赫赫文皇。道冠前王。乘时拨乱。乾廓坤张。明明景教。言归我唐……”
一路向西。
刹那间,眼前这幅火光四溅的画面,秦北洋想起专诸刺王僚的“彗星袭月”。
从无数轮船上空掠过,他已能看到曼哈顿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真正的钢铁丛林,视觉震撼超过上海外滩一百倍。
这不是做梦!也不是淹死在北大西洋海底后的幻觉,秦北洋站在凝固的自由女神肩头,向着地面上活着的自由女神,声和*图*书嘶力竭地高喊:“欧阳安娜!”
他大胆地爬上这尊镇墓兽的脖子,钱科也上来了,最后轮到九色。幼麒麟镇墓兽收起鹿角,重新变回一条大狗的形状。
纽约!纽约!
九色长出雪白分岔的鹿角,恢复金色的青铜鳞甲,暴出一张兽脸,重新成为地宫里的幼麒麟镇墓兽。这是秦北洋最后的法宝。大家都忙着逃生或者祈祷,没人注意到九色的变化。
忽然,秦北洋看到相当于十二层楼下的地面,有张中国女孩的面孔,镶嵌一双琉璃色的眼睛,就像两面镜子,反射太阳全部的光辉。
一分钟后,这艘大船将彻底沉没,届时将产生巨大漩涡,任何人或兽都无逃生的可能。
春夜,北大西洋上的星空灿若银河。
幼麒麟镇墓兽九色,连续吐出数只绿色的琉璃火球,如同鬼火飞过北大西洋的星空,猛烈撞到四翼天使的翅膀上。
当秦北洋回头往下看,黑暗的北大西洋上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虚空与混沌。
秦北洋下令去正西方向。若看到灯光聚集之地,必是北美大陆的城市,无论纽约、波士顿、hetushu•com费城、华盛顿甚至魁北克,都要立即飞去降落,否则他和钱科会在天上冻死。
轮船烟囱沉入北大西洋的瞬间,四翼天使镇墓兽冲上了云霄。它几乎九十度向着星空飞去,身上驮着两人一兽。秦北洋抓紧它的脖子,钱科也如第一次坐飞机似的抓紧秦北洋。而九色四只锋利的爪子,就像在四翼天使的后背生了根。
但对十九岁的钱科来说,他更关心天上的四翼天使。他已学会开飞机与飞艇,还要学习如何设计飞行器,也与霍尔施泰因博士一起试图改造过这尊镇墓兽。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四翼天使的翅膀,盯着它的胸腹之间的结构,究竟是什么力量,才能依靠两对翅膀,支撑这副凶暴的钢铁身体悬浮在半空呢?
秦北洋再次抽出唐刀。
四翼天使镇墓兽看到了秦北洋和幼麒麟镇墓兽。它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对手,便瞪着火红的双眼,呼啸着俯冲下来,想要一举杀死这一人一兽。
清晨七点,秦北洋与钱科驾驭的四翼天使镇墓兽,降落在自由女神像的肩膀上。
这时候,秦北洋并未逃离四翼天使www.hetushu.com,更没有选择让九色把它抛入大海。钱科抓紧他的胳膊说:“北洋,我们要把它带回中国去!”
无需借助观测星空,四翼天使就能准确辨别方向。秦北洋怀疑当年制造这尊镇墓兽的秦氏祖先,在它体内安装了罗盘之类机关,或是某种更强大的灵魂力量。秦北洋连续打了好多喷嚏,四翼天使降低飞行高度,距离大西洋海面不过百米。对于刚学会驾驶飞机的钱科来说,也属于危险的超低空飞行。开阔的大西洋,很容易分辨不清海平线,一头栽入海中。但对镇墓兽来说,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错误,就像蝙蝠与任何鸟类,都不会犯人类飞行员的错误。
果然,四翼天使原已熄灭的双眼,重新亮起赤色光芒。它完全理解这段碑文,几乎是唤醒墓主人的咒语。重新扑扇翅膀,激起狂澜大波,海水全扑倒秦北洋脸上了。
镇墓兽的琉璃火球,力量想必以往更为强大,犹如被投石机射出的火弹,雷霆万钧地冲天而去。虽然,火球无法烧化四翼天使的钢铁外壳,却让它的翅膀收缩颤抖,无法继续驾驭气流,急速向倾斜的和图书甲板坠跌。九色的鹿角继续生长,蔓延成一株张牙舞爪的参天大树,简直比这头幼兽本身还要庞大数倍。
然而,四翼天使却飞向一座小岛。那是一尊雕像,高举火炬的女人,仿佛衣带飘飘的古希腊人,头戴象征七大洲的七道光芒。无论意大利移民的教父,还是爱尔兰移民的牧羊人,抑或德国移民的传教士,进入纽约港的第一眼,都会看到这尊自由女神像,毕生难忘。
底下已有人看到他们,惊慌地呼喊异教徒的降临,尤其长着兽头的天使,后背上的四扇翅膀,世界末日来临的预兆。
秦北洋攀着倒塌的烟囱,来到四翼天使面前,盯着它的眼睛,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坠子开始发热……
鹿角如同欧战战场上锋利的铁丝网,立即托住了四翼天使的身体,既让它无法伤害秦北洋与钱科,又免于它被摔得粉碎。
这是《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撰写碑文之人,就是四翼天使的墓主人景教徒伊斯的之子景净。秦北洋在中国留学生郭同学家里,看到过这块碑文拓片,顺便背诵了这一小段,使用唐朝音韵,确保四翼天使镇墓兽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