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三十四章 老秦的逆袭

这一带没有路灯,常有大片森林,即便镇墓兽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如水滴汇入大海。
博士本能地往后一退,意外坠入塞纳河,让镇墓兽的这一击落空了。
四翼天使镇墓兽。
当他路过吕特蒂旅馆,黑夜飘扬着五色旗。秦海关想起了儿子,不知道他在哪里,甚至不敢肯定儿子是否还活着?
十角七头镇墓兽,刚从卢浮宫的仓库中苏醒并逃脱。四条兽腿狂奔,七头脑袋狼奔豚突。它已接收主人的命令,务必杀死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
当这怪兽张开大嘴,即将吞没霍尔施泰因,坐在镇墓兽的装甲舱里的秦海关,仿佛已看到博士的半个身体,仍然血淋淋地留在地面,两条腿恐惧地跑来跑去,才发现上半身正在十角七头的某一个头里。
英法联军打进北京城,火烧圆明园,烧死三百名太监、宫女、工匠……
末日审判的时候到了,是对老秦自己,也是对凡尔赛宫。深呼吸,趁着自己还活着。他悄悄地转移,操纵镇hetushu.com墓兽陷入暗夜,如同隐身的刺客,慢慢接近凡尔赛宫。
地上的魔鬼,空中的天使,彼此对视一眼,它们都在执行各自主人的任务。
七百年的卢浮宫前,大喇叭播放巴赫的管风琴《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已不再是超声波,而变成人耳可闻的洪亮之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巴黎人,仿佛听到教堂唱诗班的礼赞。
那一夜,有户姓秦的御用石匠,逃出大火中的园子。拖家带口,越过燕山,奔往咸丰帝避难的承德避暑山。怀孕的媳妇,在古北口长城的烽火台里生下个男孩,起名秦海关。
秦海关指挥十角七头镇墓兽掉头,大踏步穿过协和广场,沿着香榭丽舍大街,冲向拿破仑建立的凯旋门。
老秦并不知道,决定世界命运的三巨头——法国总理克列孟梭、英国首相劳合·乔治、美国总统威尔逊,正在这座欧洲的万园之园彻夜开会,讨论明天凡尔赛条约的签字仪式。
庚子年来了,白鹿原http://m•hetushu•com来了,儿子秦北洋来了,这是二十世纪。
目标——凡尔赛宫。
他闯入了巴黎发电厂。
“博士,永别了!”
维克多·雨果在笔耕《悲惨世界》之余写道“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大肆抢劫,另一个纵火焚烧……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
甲午年,北洋水师灰飞烟灭。戊戌年,百日维新,六君子死难……住在皇城根下的老秦,对此一无所知,他只关心媳妇的肚子。
穿过凯旋门,无人可以阻挡十角七头,秦海关冲向巴黎西区。
老秦重新推动操纵杆,咒骂卢浮宫卸掉了十角七头的子弹与炮弹,无法用机关枪消灭霍尔施泰因。但他没时间了,不能继续在巴黎的心脏为所欲为,因为大批警察和军队正在赶来。
十角七头需要新的能量,镇墓兽撞破发电厂围墙,进入排泄有毒废弃物的厂房。七个脑袋埋入致命的重金属液体中,狼吞虎咽,hetushu.com大快朵颐,仿佛饿死鬼投胎。老秦感觉浑身都被毒物包围着,呛鼻的气味让他的眼泪鼻涕直流,每一寸皮肤都在发麻。但对机械化改造后的镇墓兽来说,却相当于快速充电。
时光如吃月亮的天狗,眨眼间,六十年一甲子。濒死体验般的回忆,秦海关想起碌碌无为的一生,决定在临死前,干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儿。
忽然,十角七头静止住了,它的七个脑袋高高昂起,似乎星空中有天使飞过。
老秦家从此有了在野地生孩子的传统。
“不疯魔,不成活!”
坐在十角七头镇墓兽里,秦海关想起自己参与建造过同治帝的惠陵,主持建造过慈禧太后的定东陵、光绪帝的崇陵,袁世凯的秘密陵墓、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的陵墓,差点造了妖僧拉斯普京的陵墓。完工的镇墓兽有五个之多,堪称“造墓狂魔”。照道理,他早应短命而亡,却成了家族最长寿的一个,难道八字太硬?
坐在镇墓兽里的人,已到最后时刻。秦海关咳http://m.hetushu.com着血,肺叶正在燃烧,生命是灯芯的最后一截,他想起自己出生的那一年——咸丰帝坐镇帝都统御满汉蒙回藏等诸多民族,曾国藩的湘军忠诚地保护他的帝国。江南半壁江山仍在太平天国手中,天王洪秀全稳坐天京荣光大殿。南北两位君主都想彻底铲除对方的紫禁城或天王府。大沽口海面上出现一支蒸汽风帆舰队。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的蒙古铁骑集结骚子营,人马皆是盔明甲亮威风赫赫,真个是胡笳连天鼓角声声,却在北京郊外八里桥全灭。
咸丰帝驾崩后,秦海关的父亲参与了咸丰帝陵的修建,完工后搬到皇城根下的工匠村。太平天国、捻军、回乱纷纷平定,李鸿章、左宗棠洋务日渐成效,同治帝却在十九岁死于花柳病,皇后阿鲁特氏吞金自杀。秦海关刚满十五岁,随父应征修建同治帝与皇后的惠陵,开始另一个漫长的故事。不久,他从山东威海迎娶了媳妇。
巴赫庄严激越的管风琴声中,巴黎的黑夜正在热血沸腾,身后的http://m.hetushu.com卢浮宫已被木乃伊们占领,眼前的香榭丽舍大道无比宽广。
还有一个天使,长着四个翅膀,陪伴飞艇并肩翱翔。
十角七头越过壕沟与围墙,就像战场上的安禄山,用兽腿与七个兽头,杀死沉睡中的士兵。秦海关操纵镇墓兽钻入弹药库,利用兽头灵活的嘴巴,为彼此安装弹药,重新成为一辆移动的坦克。
今夜,他控制十角七头镇墓兽,在法兰西的心脏大闹卢浮宫。他要为中国而复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烧掉法国人的圆明园——凡尔赛宫。
镇墓兽吃饱喝足,带着浑身毒气,变成真正的撒旦。秦海关操控它冲向正南,悄无声息地渡过塞纳河。十角七头并不畏水,可以轻松在水底行走,装甲舱犹如潜水艇的潜望镜。摆脱了所有追赶,它将脚步声放轻,无声无息地接近凡尔赛机场。
秦海关打开装甲舱,看到凡尔赛的夜空,缓缓飘来一艘纺锤形飞艇,距离地面不过一百多米。雪白的艇身上涂装绿白红三色的意大利国旗,底下吊舱转动着螺旋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