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五十三章 奥德赛

秦北洋发现一片茂密的森林,竟有丰盛的热带水果,源源不断的温泉热水,恐怕是地底高温的缘故。他补充能量,砍伐树木,剥下树皮搓成绳索,将粗大的原木连接成木筏。他又采集植物纤维,像女人那样日夜工作,编制成牢固的纺织品,最后做成硕大的风帆。
“但愿你没错。”进入裂缝前,秦北洋搂着九色,“如果你错了,我也不会怪你。”
秦北洋走到海边,面对马赛克镶嵌五彩斑斓的壁画——有对男女躲藏在一株倒塌的大树下,那是世界树的残骸吗?男女幸存下来,在树洞里繁衍后代。大海中长出陆地,绿意盎然,流水潺潺,诸神的黄昏之后,世界又一次新生……壁画指明了方向,这片大海对岸,就是希望的大陆。
幼麒麟镇墓兽变身,用雪白的鹿角探路,又吐出琉璃火球,沿着石壁走了很远,终于选定了一道裂缝。
在大海上航行数十天,秦北洋的头发越留越长,女人似的m.hetushu.com披散在脑后。他不晓得原来处于地球上哪个位置?是否还是北极地带?但感觉走了那么远的路,应该已到北美洲的地下,或者地中海?甚至北太平洋?
木筏完成了——十二根参天原木组成,中间树立一根数丈高的桅杆,挂起三角形的白帆,加上数支大桨和尾舵,这是荷马史诗时代的交通工具。他储备了大量干鲜水果作为粮食,几百个椰子作为饮用水。大海中有鱼,奇形怪状的史前动物,食用起来颇为鲜美。更重要的是,海上有风,只要有足够的空间,有冷热空气的对流,就会有风。至于罗盘,就是小镇墓兽九色,它脑袋里的磁石可以辨别方向。
九色为他指引方向,老规矩,用最短的距离直线航向对岸。
九色也听到了,像是狂风暴雨,又像火山爆发,更像千万人的呼号,那些人在哭喊,在惨叫,仿佛被关在密室中焚烧,在毒气室中杀戮,在行刑队和_图_书面前灭亡……
秦北洋相信地球深处有着人类从未探索过的秘密。他和九色冲到海边,用海水洗去身上汗水,又轻轻尝了一口,果然是苦咸苦咸的海水啊。
这是地狱的声音。
他和九色跳下木筏,一片死寂的荒芜,远远比不上对岸的风光。既然都来了,总不见得再扬帆返航?他决定深入内陆。
Γν?θι σαυτ?ν
三千年前,中国的西周年代,这个古希腊人也漫游过地心——也许就是奥德赛本人。当他历经艰险,渡过地心大海,却发现再也无路可去,绝望地死去,留下这行文字,究竟想要对后人说什么?
他是奥德赛,从特洛伊之战归家的战士。他听到海上传来神秘的歌声,女妖塞壬的诱惑。他塞住自己与九色的耳朵,以免遭遇灭顶之灾。深海浮出荧光闪闪的生物,古老的海兽与海怪轮番出没。有时大鱼高高跃出海面,竟从木筏的风帆上掠过,宽阔的鱼鳍如雄鹰和图书双翼展开。扁平如蝠鲼的大鱼呈现三角形,犹如卡普罗尼的轰炸机,好奇地环绕秦北洋飞行数圈,这才拍打尾巴潜入大海,几乎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走啊走啊,到了尽头,一片石壁直冲苍穹,犹如监狱的高墙。
该怎么横渡大海呢?
亚特兰蒂斯。
依然是个超级大的地下空间,大到可以容纳一片海洋。
人类的骨头。
三千年后,自己也将是一具枯骨!就当他暗自悲伤,却发现石壁表面有许多缝隙,与外部世界保持空气流通。
不可思议,这座城市由无数个同心圆组成,中心有三个金字塔。每一层同心圆里的街道与建筑,都呈对角线深入大海。海港便竖立百米高的灯塔,装饰三辆马车的雕塑。秦北洋和九色走入街道,空空荡荡,荒无人烟,只有镀金的天文台,太阳神的宫殿,圆形大剧场与竞技场,无处不在的公共浴室。金字塔前的金牛座雕塑,书写无法理解的符号文字。
分不清东和-图-书南西北,沿着海岸线,攀上一条山脊,他见到海岸边匍匐着一座城市……
古希腊传说中的大西洋之岛,最早见于柏拉图的《对话录》,据说一万年前,这座城市有着百万人口,却在大洪水中沉入海底——原来亚特兰蒂斯是连同大海沉入了地球内部。
他扑倒在这具骸骨前,发现还有残留的纺织物,地下有把锈蚀的青铜短剑,贝壳与陶器等装饰品,很像卢浮宫博物馆里的古希腊文物。骸骨手指旁边的石头上,刻着一行歪歪扭扭的文字,似乎是古希腊字母——
终于,秦北洋看到了对岸,就像哥伦布在七十天航行后发现新大陆。他看到一片阴森的海岸——黑漆漆的荒漠,寸草不生,绝非亚特兰蒂斯的壁画描绘得那样美好。
他吃光了果实,只能捕鱼,安禄山的唐刀成了切生鱼片的鱼刀。地底海洋不会下雨,虽然也不会蒸发,但他终将在海上渴死,他必须珍惜木筏上的每一颗椰子……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www•hetushu•com登绝顶我为峰——秦北洋想起林则徐少年时代的楹联。
一切准备停当,秦北洋扬帆出海。他操纵桅杆上的风帆,九色咬着大桨摇橹。风力虽然不强,但也足够航行。没有日出日落,没有春夏秋冬,他只要渡过这片海,哪怕葬身鱼腹。
裂缝深邃无边,犹如迷宫,充盈刺鼻的气味,地底火山的硫磺还是岩浆?
所有的大海都有对岸,就像所有的陆地都通往海洋。
等一等,天空有问题——没有蓝天白云,也不见日月星辰,而是地底世界的岩石,不知从哪里投射来幽暗的光?也许是岩石间的缝隙泄露了天空,也许是海里有荧光物质,就像终日处于阴云密布之下。
秦北洋再次向这位古希腊探险前辈跪拜致敬。
他听到了某种声音。
秦北洋还是把重任交给九色,让它选择一个最佳出口。
虽然,秦北洋看不懂,但把这行文字的形状牢牢记在心头。
秦北洋哀叹自己是地下世界的囚徒,却发现乱石丛中躺着一具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