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五十五章 俄国的冬天

气氛有些尴尬,秦北洋看了看九色,天还亮着,它无法变身幼麒麟镇墓兽。
瓦西里表情严肃地说:“你以为我会相信这套神话吗?”
Γν?θι σαυτ?ν
不同于西方人的12月25日,俄历圣诞节是1月7日,传说森林里会出现严寒老人与雪姑娘,还有狼。
这些狼被棺材控制了,集体嚎叫出帝俄国歌。这是某种可怕的仪式,就像人类的巫术,或古老的祭献。难道被吃掉的孩子们,就是这种仪式的牺牲品。
“为什么要逃出来?”
同时,老工匠的十字弓也开始发力,钢箭穿透冰冷的空气,箭无虚发地攒入狼的眼睛或咽喉,这种中世纪的冷兵器,依然是捕猎的利器。
他被下放到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无法与外界联系,否则早就给中国发一份电报了,至少想知道欧阳安娜与齐远山是死是活?
“这些畜生变得聪明了!很奇怪,我从没遇到过这么聪明的狼群。”
“一个月前,我带着狗逃出摩尔曼斯克。但科拉半岛太荒凉了,我迷路了,不慎坠入一口深井。幸好中间有许多窟窿和缝隙,我和狗在半道找到藏身之处。但我无法再爬上去,只能下去寻找水和食物,否则我会渴死的。我很走运,终于找到干净的泉水,底下甚至还有蘑菇。对,非常可口的蘑菇,让我侥幸活下来。我一直坚持到钻头下来,瓦西里同志,感谢你救了我。”
突然,秦北洋背后响起狼嚎,他还来不及回头装填子弹,九色已化身为幼麒麟镇墓兽,顶着峥嵘的鹿角,同时吐出三颗琉璃火球,瞬间烧死了三头意欲偷袭的公狼。
“这是苏格拉底的名言,原本是在古希腊奥林匹斯山的德尔菲神庙上的铭文。”
这口金属棺材散发着某种力量,从焊死的铅皮缝隙喷薄而出,弥漫在整片山谷与森林。他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夕阳已经落山,邪恶随着黑夜而笼罩,比在地心历险还要恐惧。幸好,还有老工匠亚历山大与小镇墓兽九色。
“略知一二,我读过东正教的教会学校,学过希腊文本的《圣经》。”
这一天,他们抓住了九匹狼,全部当场处决,拖回去向村民们展示。
第一只狼开始嚎叫,它是头狼,最为强壮高大。以下错落有致地叫下来,简直多米诺骨牌。躲在http://www.hetushu.com山坡上的秦北洋,听出这些狼嚎竟带有某种音阶,好像是……《上帝保佑沙皇》?俄罗斯帝国的国歌,半年前在巴黎,凡尔赛军事基地,他听白俄贵族沃尔夫男爵唱过几遍,便也记住了旋律。
空气中弥漫着狼血的腥臭,他抽出背后的唐刀,再给雪地里挣扎的公狼补了几刀,帮它们早点解脱,也是一种仁慈。
1920年1月6日,秦北洋在欧亚大陆分界线上,面朝东方的西伯利亚荒野,迎来了自己二十岁的太阳。
秦北洋有了一个俄国名字“格奥尔基”,就像他的德语名字马蒂亚斯。他不是没想过逃跑,但方圆几百公里的无人区,不是冻死就是被狼吃掉。
瓦西里又解释了一句,秦北洋微笑着摇头:“不,这是更古老的箴言!”
他刚冒出几个法语单词,就被瓦西里叫停了:“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会在12000米深的地下?”
亚历山大没有家人,沉默寡言,极不合群。只有秦北洋跟他关系不错。这次捕狼行动,老工匠固执地拒绝火器,只携带一支钢铁十字弓——早已被淘汰的武器。
这些狼围绕着一口棺材。
“我在中国天津的德租界长大,我的父亲在德意志银行工作。先生,如果您能找到一个中文翻译,我很乐于对您说中国话。”
“因为我在法国修铁路时,听说了伟大的俄国十月革命,我非常向往革命。对了,我会说几句简单的法语,如果您不信的话。”
秦北洋不是单枪匹马,除了小镇墓兽,还有一位村里的老工匠搭伴——他叫亚历山大,六十多岁的俄罗斯老头。
俄罗斯内陆的寒冬,气温零下二十度,秦北洋穿着一件破大衣,冻得瑟瑟发抖,抱着他的九色,心中默念“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卢比扬卡大街11号,一栋戒备森严的坚固大楼院内,秦北洋通过了“契卡”的审查。
它看到了鹿。
秦北洋写下一行文字——
这时候,秦北洋千万不能犹豫,否则会被判定为间谍。
当他在地下世界,度过地心海,来到连天绝壁下,发现一具古希腊骸骨刻下的。
临别前,秦北洋http://www.hetushu.com又提了个问题:“瓦西里同志,您懂古希腊文吗?”
瓦西里听懂了这段德语:“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第一反应,他想起两年多前,东海达摩山的童男童女,差点被岛民祭献给恶龙镇墓兽。如今在乌拉尔山的森林里,这个小女孩被狼群祭献给了一口棺材。
狼。
走出科拉超深钻井的营地,九色正在等他。这头吞下大量重金属矿渣的小镇墓兽,也知道在雪地和枯草上反复打滚蹭干净,免得让主人讨厌。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就是这儿,狼出没的地方。老工匠埋下几块捕兽夹,还有精致的索套,只要狼爪子一踩进去,立即会被倒吊在树上。他又用了树枝做了记号,以免自己人踩到陷阱。
两个萨米人孩子的驯鹿,长着硕大分岔的鹿角,对九色尤为亲近,几乎上来跟它碰鼻子。两个孩子的眼睛,像北极冰海一样蓝,头发是几乎发白的浅金色,却长着类似蒙古人与俄国人混血的面孔,大脸盘,小翘鼻。这个种族来自亚洲,却生活在欧洲最北端,他们是金发碧眼的亚洲人,已在北极圈饲养驯鹿数千年,让他想起躺在冰棺里的奥丁。
“秦……请问你为什么会说德语?”
老工匠拧起浓浓的眉毛,听到此起彼伏的狼嚎。不是一头狼,而是几十头狼的声音,像全世界的狼在开大会。
地理书上说,乌拉尔山是欧亚大陆的分界线。他和九色住在废弃的小木屋,幸有壁炉烤火取暖。他每天跟农民们一起伐木劳作,努力学习俄语,成天“哈拉朔”、“死巴西吧”、“达瓦利息”、“多波雷金”……幸好他有德语基础,能轻松发出小舌音与大舌音。
秦北洋与老工匠交换了眼神,不错,这不是幻觉!
秦北洋被送上另一列火车,关在闷罐车厢,直到乌拉尔山区。
当晚,狼群再次袭击了村庄,作为对捕狼行动的报复,杀死大量家畜,咬死两个落单的男人。等到九色变身成幼麒麟镇墓兽,准备用琉璃火球消灭这些恶狼,它们感受到了“灵魂机械体”的热量,纷纷嚎叫着逃窜。
他们和*图*书像百发百中的老猎人,对猎物大开杀戒,很快留下七八具狼尸。不过,秦北洋专杀公狼,饶了母狼和小狼,总不见得斩尽杀绝。
等到狼群散尽,秦北洋与亚历山大从山坡下来,带着猎犬般的九色到棺材跟前。
九色发现雪地的脚印与狼毛,挖出小孩的骨头——上个月被狼叼走的一对双胞胎孩子。
趁着刚才洗澡的空档,他已在心底编好答案——就算牺牲自己性命,也不能泄漏亚特兰蒂斯大陆和世界树的存在,万一引来地面上的人类,会给地下净土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老头不是本地人,多年前孤身一人来到村子,专以打造捕兽工具为生。他设计的捕兽夹巧夺天工,无论力大无穷的狗熊,还是狡猾的狐狸,全在捕兽夹下呜呼哀哉。他还能制造极其复杂的陷阱与套索,能让野兽几乎毫毛无损地被捕获——这对于紫貂与银狐来说尤为重要,一张没有瑕疵的裘皮,可在莫斯科的市场上换得同等重量的黄金。而如果有弹孔或捕兽夹的伤疤,自然大打折扣。
老工匠见多识广,说这棺材不是好东西,此地不宜久留。秦北洋把小女孩的头颅,抱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拖着头狼返回。
“Erkenne dich selbst.”
果然,秦北洋看到了一颗头颅,小女孩的头,就埋在棺材下的积雪中。
到了山谷,一路听到狼群哀嚎。大伙儿不断朝天放枪,先把狼群赶走再说。雪地里还有许多狼的尸体,但最醒目的是那口棺材。
凶残的狼群跪在棺材前,举手投足间,仿佛成了家养的看门狗。它们按照顺序排列,强壮的公狼靠近棺材,瘦小的母狼排在外面,整整齐齐,貌似以棺材为圆心的太极八卦!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下?”
记忆力和背诵的特长,终于救了秦北洋的命。
一辆卡车碾压过冰原,跳下来个穿军装的俄国人,此人会说简单的德语,将秦北洋和九色请上卡车。
他控制住九色复仇的欲望,仔细观察附近的地形,感觉正好在一条上佳的龙脉上。没有罗盘等工具,仅凭着他跟父亲分金点穴的经验,发现这里的地气旺盛,长着几棵参天的大松树。棺材正对一座山丘,酷似中国陵墓的坟冢封土。
“两年前,中国参加世界大战,向欧洲战场派遣了几和*图*书万名劳工。我才十七岁就到法国去修铁路和战壕。原本以为战争结束可以回家了,我又被送上一艘轮船,到了北极的摩尔曼斯克港,帮助协约国修建兵营。我的狗是在法国捡来的,我的刀是在摩尔曼斯克偷来的。我必须要有这条狗和还有这把刀,帮我逃出协约国的兵营。”
这年冬天也是泛滥成灾,狼群的胆子越来越大,频繁地袭击村庄。就在秦北洋的小木屋隔壁,有户人家的小女孩被狼叼走。人们端着猎枪找了三天,才发现被狼吃剩下的小小骨骸。小女孩很喜欢九色,常跟这头“大狗”一起玩耍。
秦北洋贪婪地呼吸地球表面的空气,仰望清澈到近乎透明的天空,抓起雪块擦在脸上融化。但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如何才能回到两万里外的中国?
穿过俄罗斯北方的荒野,除了冻土地带就是大森林,偶见几栋小木屋。地广人稀的辽阔国度。颠簸了三天三夜,卡车在白雪皑皑中,驶入伟大的莫斯科。秦北洋从昏睡中醒来,看到冰封的莫斯科河,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尖顶,宽阔的红场,数颗洋葱头尖顶的瓦西里升天大教堂。
九色的琉璃眼球放射寒光,悄悄告诉主人,它要为死难的孩子复仇。
瓦西里说出一句德语,意思是“认识你自己!”
科拉半岛超深钻探基地的营帐,工程师瓦西里正在审讯“地狱来客”。
1919年,十月革命节。
一路上,九色开道警戒,亚历山大抓着十字弓殿后,确保野兽不敢近身。
原来那位古希腊探险家先贤,也见过伟大的奥丁?甚至也窥探过宇宙的真相?
秦北洋和九色循着声音而去,悄然爬上山坡。老工匠背着沉重的捕兽夹,躲在枯草丛中观察,看到一个庞大的狼群,至少四十头狼。
他有一种预感,安娜还活着,她和其他人都已从北极冰海的孤岛逃生。秦北洋要回中国去找她。
次日,秦北洋与亚历山大再次捕狼,却一无所获,狼群巧妙地避开了陷阱和捕兽夹。
匪夷所思,森林深处的雪地上,平白无故暴露着一口棺材。金属外壳的棺材,估计是传统的铅棺,经过焊接处理,极度坚固,密封性能极好,露天盛放也不会损坏。
突然,他想起在日本京都第三高等学校,读过卡尔·马克思的德文原版《共产党宣言》小册子,他开http://www•hetushu.com始背诵著名的开篇:“EinGespenstgeht um in Europa - das Gespenst des Kommunismus. AlleM?chte des alten Europa habensichzueinerheiligenHetzjagdgegen dies Gespenst verbündet, der Papst und der Zar, Metternich und Guizot, franz?sischeRadikale und deutsche Polizisten.”
无人胆敢靠近,只有留着大胡子的老村长,围绕棺材转了三圈。某种力量像一只手,拽着村长的脖子,要把他塞到棺材里去,不可抗拒。
秦北洋穿着熊皮袄,头戴哥萨克帽,背着猎枪和五十发子弹,携带环首唐刀,踏入莽莽丛林……
村长听说山谷里有一口棺材,觉得着实蹊跷。只要有这口棺材存在,就会引来狼群,带来持续的狼灾。经过全体村民商议,决定连夜去破坏棺材。村子里挑了最强壮的十个男人,加上村长、秦北洋、亚历山大,带着火把与武器,还有几条猎狗(九色也算一条)。
秦北洋把孩子的头颅带回家,又亲手给她报了仇,家属感激不尽,送给他面包和盐,这是俄国人最尊贵的礼节。
生死关头,秦北洋编起故事来面不改色,心里暗暗佩服自己。
他们匍匐在雪窝子里,不久听到狼的惨叫声……
当晚,欢度圣诞的村民们惊呆了。年轻的中国人,竟然拖着一头巨大的死狼回来。剖开狼肚子,发现小女孩的一只红鞋子,戳中所有人的泪点。
“欢迎你来到苏维埃俄国。”瓦西里在文件上盖了一个决定秦北洋生死的图章,“苏维埃会给你安排一个适合的落脚点!”
“把棺材打开!”
他只是想逃得离那口棺材越远越好,仿佛某种邪恶的东西,已经趴在了肩膀上……
俄罗斯的冬天黑得早,他必须要开枪了。秦北洋的枪口瞄准了头狼,冷静地扣下扳机。十环。跪在棺材前面,最强壮的公狼被当场爆头。枪声回荡在山谷,狼群惊慌散开同时,他已换好子弹,开出第二枪,打死又一头公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