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八十九章 偃师造人

身着宽松的麻衣,腰间系着带子,乌黑长发披散肩上,额头有条朱红色束发带,光着脚。他很高大,体格强健,在古代可说是巨人了。他与秦北洋的年纪相仿,长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线条立体但不突兀,五官周正匀称,肩上锁骨历历可辨。嘴唇皮仍然保持血色,看起来不像是个死人。
卡佳二话不说,再次剥下他的衣服,露出腹部伤口。
一声枪响。
第一个戊戌年:1838年,清道光十八年。
腹部血流如涌,卡佳用瑶池泉水为他清洗伤口。此水清澈万年,绝无半点污染,富含温泉矿物质,对于养伤大有裨益。她再用纱布包扎伤口,而这才是护士本行。
他看着秦北洋与卡佳,乌黑的眸子有些疑惑,微微倾斜一下脖子,打量这对“未来”的男女。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戊戌年。相比上一个甲子轮回,世界变幻得让一切预言家都粉身碎骨。美苏冷战与中苏对抗的最终结局,是苏联帝国的土崩瓦解。第三个戊戌年提出的“超英赶美”,实质上已经实现,中国在绝大部分工业品产量方面远远超过了英美等列强。六十年前不切实际的大炼钢铁一千万吨的目标,如今只相当于河北一个县的钢铁产量。第三个戊戌年刚成立的欧洲共同体,在1993年升格为欧洲联盟,1999年统一货币欧元,经历欧盟东扩与“阿拉伯之春”难民潮后,第四个戊戌年的欧盟已深陷四分五裂的危机。第四个戊戌年,新年伊始,叙利亚的战火重新燃烧,土耳其攻击库尔德武装,朝韩握手于冬奥会。
这一年的世界,奥地利、普鲁士、沙皇俄国仍然在欧洲大陆维持维也纳体系。法国不但已恢复元气,并在阿尔及利亚掠夺殖民地。维多利亚女王即位不满一年,大不列颠在印度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足以弥补失去北美殖民地的遗憾。美国在蓄奴州与自由州的争吵中飞速发展成未来的强权。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欧亚病夫”,苏丹的藩臣埃及帕夏穆罕默德·阿里通过学习欧洲技术的变法,正让古老埃及成为一个陆海军强国,对于君主的老大帝国虎视眈眈。
6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出生于第二个戊戌年,正好年满六十周岁的周恩来,委婉地提出辞去国务院总理之职。会后邓小平拟会议记录:会议认为周恩来“应该继续担任现任的工作,没有必要加以改变”。
开放言路,允许报纸“指陈利弊”,“中外时事,均许据实昌言,不必意存忌讳”。精减机构。鼓励民办企业、设铁路矿务总局、农工商总局,在各地设立工厂、在各省设商务局、商会,推广口岸商埠。废八股,兴西学;创办京师大学堂;设译书局,派留学生;奖励科学著作和发明。改用西洋军事训练;遣散老弱残兵,削减军饷,实行团练,裁减绿营,举办民兵;颁发兴造枪炮特赏章程;筹设武备大学堂;武科停试弓箭骑剑改试枪炮。
汗血马也上来帮忙了,两只后蹄尥蹶子倒有些威胁。但当伊万诺夫举枪要射杀幽神,秦北洋忍着腹中剧痛,飞身跃起扑到他的身上。
卡佳亲手杀了伊万诺夫,杀了三个月前的旧情人。只有她,才能杀死“不死的男人”。
卡佳滚烫的小刀,在他的肉体与肠子间搅动,伏特加没多少用,疼得他几乎昏厥,才想起《三国演义》的华佗给关羽刮骨疗伤的典故。神医不是发明过麻沸散吗?干嘛不给关二爷用嘛!嘴里树枝已被钢牙咬断,双手颤抖着插入雪下泥土……
一个男人。
不像通常的尸变,要么僵硬缓慢要么粗暴凶猛。他的动作颇为轻盈灵活,两只胳膊不断变化奇怪的姿态,双腿也挪动个不停,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捉摸不定。最灵动的是双眼,仿佛会说话,让人想起阿幽的眼睛。
历史已轮转到二十世纪中叶,相比十九世纪末的上一个戊戌年,这个六十年一甲子的轮回,无异于天翻地覆,其间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人类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自相残杀的大浩劫,茨威格哀叹《昨日的世界》已一去不复还,十九世纪文学的伟大传统,已让位于卡夫和-图-书卡、乔伊斯、海明威们。戊戌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日瓦戈医生》的帕斯捷尔纳克,被苏联政府认为是东西方冷战的一部分,迫使帕斯捷尔纳克拒绝领奖。冷战沿着东西柏林界限、华约与北约的界限展开,而在东方刚刚打过一场热战便是朝鲜战争,下一场热战越南战争正在摩拳擦掌。这一年,中国军队全面撤出了北朝鲜。
白俄男人同样掉下悬崖,却没能坠入瑶池,而是落在半山腰的雪窝子里。那雪已积了几万年,从未融化过,侥幸捡了条命。但他不敢拔出胸口的箭,怕会瞬间大量喷血而死,只能围绕创口自行简单包扎。战斗民族的体质,他就这样胸口插着箭,攀爬岩石与小径,艰难下降到深谷之底。
伊万诺夫的胸口还插着箭矢,秦北洋送给他的礼物,他必须还一份礼物给秦北洋。
秦北洋走向岩石缝隙间的冰块,九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冰块里封着一个人。
卡佳用俄国人的习惯来形容他。冰人虽是汉人长相,动作却有胡人的力量,他扮演周武王,北渡孟津,汇合八百诸侯,讨伐商纣王,又变成姜太公,直捣朝歌,改朝换代。第三段,奏凯还镐京。第四段,平定东方武庚之乱。第五段,舞者一人分饰两角,周公镇守东方,召公镇守西方。最后一段,天下晏然,诸侯太平。
终于,小刀剜出弹头,清脆地一声坠落到岩石上。秦北洋纵然是个硬汉,也昏死过去。
依然是西王母的口音,常人无法听懂,幸好秦北洋能背诵《诗经》三百篇,立即联系上了《周颂·武》的诗句——三千年前,歌颂在周武王伐纣克商的舞乐。
《列子·汤问》记载——周幽王西行昆仑山,返回中原途中,遇到工匠偃师,献上一个能歌善舞的少年倡优,还跟王的侍妾眉来眼去,勾走了姑娘们的魂。周幽王吃了醋,当场要杀偃师。工匠立刻肢解剖开假人,结果发现“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
第三个戊戌年,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年。
《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后第三天,6月11日,光绪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发布上百道变法令——
他的靴子里藏着一支左轮手枪,瞄准冰人的脑袋,准确地打爆。
他居然还活着。
戊戌年春天,江苏淮安驸马巷一个青砖灰瓦的宅院中诞生了一个男孩,他是周劭纲的长子,后来成长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任总理周恩来。中共党史上另外两位重量级人物:刘少奇、康生同样出生于戊戌年。
第二个戊戌年,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
第一个戊戌年,林则徐在北京的寒冬之中,与道光帝连续八天的长谈开始,中国历史成为世界近代历史的一部分。第二个戊戌年,谭嗣同拒绝入日本公使馆避难,慷慨决然道“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为变法流血者,此国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第三个戊戌年,毛泽东看到《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挥毫作七律《送瘟神》“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第四个戊戌年,2018年,中国早已不再是那个山河破碎,社稷板荡,饿殍遍野的那个老大帝国,中国已经坚硬地站在地球之上。
第五个戊戌年,2078年……
“他很漂亮。”
一个月前,她被伊万诺夫掳走,上校怀疑她与秦北洋有染,便将她赐给手下那些白俄士兵。地狱般的三十天里,白天颠沛流离,晚上就在帐篷里被轮奸。她身上那些伤痕,其实并非喜马拉雅雪人所赐,而是白俄士兵们夜夜施暴的结果。
一厘米外的爆头,卡佳惊恐地尖叫摔倒,抱着自己脑袋。秦北洋抽出唐刀,冲到她的身边保护。九色也紧跟着主人,顶起雪白鹿角。
两年后,庚子事变,慈禧太后向列国和图书宣战,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太后与光绪帝逃亡西安,东南互报,次年辛丑条约,中国赔偿白银四亿五千万两,相当于每个中国人要赔偿一两银子。
九色过来用脑袋顶了顶他,意思是让他坚强,决不放弃活下去的希望。
中国人的干支纪年,以六十年为一甲子轮回,周而复始,无始无终。中国历史乃至东亚历史上的许多大事,都以干支年为标记——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庚子事变、辛亥革命(这四桩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前后不过十七年),朝鲜历史上亦有壬辰倭乱(万历朝鲜战争)、丙子胡乱(满清入侵朝鲜)、乙巳条约(朝鲜成为日本保护国)……
昆仑山上,神女峰下,西王母深谷瑶池。
偃师制造的人造人,只要破坏其心脏,便不能说话;破坏肝脏,就变成瞎子;破坏肾脏,则无法走路,巧夺天工。
他不是人,也不是尸体,而是一个机器人。
卡佳一声尖叫。秦北洋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撕破肌肉和肚肠。他没发出任何喊叫,闷哼着吃下一枪,弯腰跪在地上,侧腹部开始流血。
偃师可谓是中国乃至全人类第一个伟大的工匠,创造出如此精妙绝伦的人造人,堪比玛丽·雪莱笔下的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
九色的鹿角瞬间折叠收缩,青铜换成白色绒毛,立即变回一头猎犬,再也不是幼麒麟镇墓兽,琉璃火球也无法吐出了。
秦北洋牵着卡佳的手,退回到大桃树的篝火下,吩咐九色稍安勿躁,安静地观赏冰人载歌载舞,仿佛耳边奏响一支青铜编钟乐队。
忍不住,白俄美人将手掌心放到冰块上,放到冰人的嘴唇上。
九色警觉地竖起鹿角,整个冰块融化爆裂,坚冰的碎片在秦北洋耳边横飞。
公元2018年,农历戊戌年,无闰月,共354天。自2018年2月16日正月初一至2019年2月4日腊月三十。
忽然,冰人张开红唇,悠悠扬扬地唱了首歌:“于皇武王,无竞维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戊戌年,在中国历史上亦是多事之秋。
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正式通过“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发动了“大跃进”运动,提出钢产量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粮食要增产80%达到7000亿斤。全国掀起“大炼钢”,“以钢为纲”,带动各行各业大跃进,计划主要工业产品产量要在十年内超过英国,十五年内赶上美国,是为“超英赶美”。戊戌年,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在河南驻马店成立。因为这一年苏联发射了第一颗卫星,“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既有地域特色,又含有巴黎公社、苏联卫星上天和公社属于人民的意义。“毛泽东不仅坚信中共已经找到了向共产主义直接过渡的正确途径,而且感觉到,通过‘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国将比苏联更快地进入共产主义者的理想社会。”
冰中的男子睁开了眼睛。
秦北洋不知所措,甚至妒火中烧。片刻之前,卡佳还缠绕在自己身上,几乎就要冲破最后一道防线,如今却被这个三千年前的男人迷住了?
秦北洋稍微有些医学常识,知道医生和护士天差地别,就像九色与猎犬的区别。
2018,第四个戊戌年,历史在轮回中前进
二十世纪的子弹,俄国制造的子弹,携带着猛烈的冲击力,撞入冰人的太阳穴。
当他悄悄摸过瑶池,发现一个高大英俊的中国男人,穿着不知多少年前的衣服,抱着卡佳翩翩起舞,甚至吻了她的嘴唇。几个月前,卡佳还跟伊万诺夫同床共枕。古往今来,任何雄性动物都会有对雌性的占有欲,或要杀掉跟自己竞争交配权的同性。
这年春天,巡洋舰缅因号在古巴哈瓦那爆炸沉没,美国向西班牙宣战,是为戊戌年发生的一场大战,以美国强占古巴、菲律宾、关岛而告终。美利坚合众国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经济巨人,并将在下个世纪成为政治巨人。
7月31日至8月3日,赫鲁晓夫秘密访华,中国要求苏联提供核武器及核潜艇http://www•hetushu.com,苏联则提出要在中国领土上建设长波电台,组建联合舰队。毛泽东认为这牵涉主权,提出中方出一半资金,苏联出另一半资金和全部技术,但电台主权属于中国;组建联合舰队被认为是苏联企图控制中国,双方不欢而散。8月23日,中国事先未通报苏联,突然炮轰金门,台海局势一触即发,引发长达二十年的金门炮战。西方看来,赫鲁晓夫前脚访华,毛泽东后脚炮击金门,变成中苏共同行动。赫鲁晓夫极为愤怒。毛泽东事后回忆:“事实上同苏联闹翻是1958年,他们在军事上控制中国,我们不干。”中国与苏联,社会主义世界的大哥与二哥,在戊戌年第一次发生裂缝,并将渐行渐远乃至兵戎相见。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不,看此人的衣着打扮,当已步入青铜文明,多半是跟三千年前的西王母与周穆王同一个年代。
不知何时,卡佳已走到他的背后。她直勾勾地看着冰块里的男人——无论用任何民族任何时代的标准,都让人赏心悦目,但又非妖魅的漂亮。他有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质,仿佛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漫长的雪夜已逝,黎明过后,天亮了。
“他就像一个冰王子。”
相比六十年前的世界格局,帆船已被蒸汽船取代,火车呜咽着奔驰在欧洲与北美大陆,陆地战争不再是拿破仑时代的列队前进排队枪毙,而被机关枪、速射炮与散兵线的后膛连发枪所统治。维也纳体系早已分崩离析,德意志帝国为霍亨索伦王朝统一,奥地利帝国被逐出德意志改组为奥匈二元帝国,沙皇俄国在进行最后的扩张,法兰西已至第三共和国,对于洛林与阿尔萨斯之失耿耿于怀,大英帝国则继续日不落的荣耀,刚刚灭亡苏丹马赫迪国家,为拥有中国皇帝御赐黄马褂的戈登复仇。世界大战正在萌芽,三国同盟与三国协约各自联盟。
“秦,必须把子弹取出来,否则死神很快会来把你带走。”
看着雪地里的鲜血,被砸烂的白俄男人的脑壳,卡佳跪在地上,这才像个弱女子,嚎啕大哭……
这不是……这不是……偃师造人吗?
冰块有了第一道裂缝。
九色想要保护主人,但在白昼下,它是徒有其名的“猎犬”,既没有狗的尖利牙齿,也没有夺命的爪子。这个白俄上校却是天生神力,当年是沙俄帝国军队头号拳击手。
这番登上昆仑山,又坠入瑶池深谷,历经艰险,收获却是颇丰。只可惜,秦北洋的腹部中弹,鲜血直流,行将毙命……
如此说来,偃师也是墓匠族的祖师爷之一。
他这辈子还没受过枪伤。跟随红军在西伯利亚战斗,一次被炮弹冲击波炸成脑震荡,一次白刃战拼刺刀伤了胳膊。新兵怕炮,老兵怕枪,这回真是要了老兵的命了。
没有鲜血喷溅,也没有脑浆四溢,但是头颅被打爆了——三千年前的头,只剩下个光秃秃的脖颈腔子。
日本经过明治维新,脱亚入欧,宛如坂上之云,正欲向沙俄复仇。四万万生灵的中国仍在东方沉睡,甲午惨败,北洋水师,樯橹灰飞烟灭,又被割了台湾一省。亡国灭种,并非遥不可及的神话。6月9日,中英在北京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中国将尖沙咀以外九龙半岛其余部分,即从深圳湾到大鹏湾的九龙半岛全部,租与英国99年。租约于1997年7月1日到期,成为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的法律依据。
换作一般的女人,早已吓得晕倒。唯独卡佳握紧小刀,毫不慌乱,否则稍微偏离一下,割破器官或血管,秦北洋便会当场丧命……
她恨他们,她恨伊万诺夫,她发誓要杀了他。
史前时代的冰人?
第四个戊戌年,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十九年。
秦北洋拧起眉毛,当冰块上出现几十道缝隙,犹如始于宋瓷的冰裂釉,线条灿烂夺目,接着便有分崩离析的危险。他拽紧卡佳的胳膊后退。
秦北洋在两株大树下昏睡了三天三夜……
冰块中的男人,缓缓抬起胳膊,左腿向前迈出一步,坚实地踩到雪地中。
瑶池旁的岩石间,走出个摇摇晃晃的男人,胸口插hetushu•com着一支箭矢,瞪着魔鬼般的面孔——白俄上校,伊万诺夫。
第四个戊戌年,2018,中国,祝你好运!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偃师造人的鬼斧神工,跟墓匠族的镇墓兽的技艺,竟有异曲同工之妙。秦北洋躺在瑶池边,仰望深谷之上,昆仑山神女峰的冰雪。他摸着偃师的人造人的手指头,除了冰冷以外,跟活人别无二致。
难以置信,冰人脑袋里没有血,打成碎片的脑浆竟是木片。地上有被撕裂的脸皮,并非是人类皮肤,也不是野兽的,而是用皮革、胶水、大漆、竹板,朱砂等等复合材料做成的。
不死的伊万诺夫。数小时前,他在神女峰上偷袭秦北洋,却被一箭射中胸口。只可惜,秦北洋那支箭,是在坠落过程中自下而上射出,只能是强弩之末,没能穿透上校的心脏,停留在肋骨与胸膈膜之间。
“我帮你做外科手术,你别忘了,我在圣彼得堡做过护士,经常参与外科手术。”
他喝下一大口伏特加,六十度的烈酒穿肠,消毒同时也让人醉酒,权以代替麻醉剂。卡佳将小刀放在火上仿佛灼烧,再撒上半罐伏特加。又让他咬住一块粗树枝,免得疼起来咬断舌头。
伊万诺夫一只手捂着胸口的箭,一只手握着左轮枪,就要取下秦北洋的性命。
康有为说另有许多新政尚未及发布:尊孔圣为国教、立教部及教会、以孔子纪年、制订宪法、开国会、君民合治、满汉平等、皇帝亲自统帅陆海军、改年号为维新、断发易服,最后是迁都上海。
他的眼里像有一团魔法,让女人沉浸迷醉,男人无地自容。他伸出手。她犹豫几秒,便也伸手出去。他的十指柔软而灵活,却冰凉宛如死人。他带着卡佳起舞,体内仿佛装着发条,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将她高高举起,仿佛冰上芭蕾将女伴扔到天上360度再牢牢接住。
眼看这两个男人要同归于尽,被压在地下的秦北洋,听到一个沉闷的响声。接着腥臭液体喷涌到他脸上,仿佛用鲜血和脑浆洗了把脸。
白俄人开了第二枪。
一切准备就绪,卡佳额头全是冷汗,用小刀切开秦北洋的伤口,更多的鲜血喷涌而出……
虽不是致命伤,但子弹埋得颇深,想剜出来并不容易。这幕惨绝人寰的场景,小镇墓兽九色都不敢看,把头埋在雪地里抽泣,还真是多愁善感。倒是汗血马幽神,好奇地把马头凑过来,想为主人分忧解难。
她的手掌心传递女人的热量,传递女人未被满足的欲望。热量一点一滴渗入冰块,也渗入冰块中男人的嘴唇,还有心。
一棵槐树,一棵桃树,树龄俱有三千年矣。而被锁在冰中的男子,恐怕与这两棵大树同龄。卡佳害怕地躲在秦北洋身后,又探头观望冰人的双眼
也许,秦氏墓匠族的祖先,曾经跟随周穆王的远征队,也来到过这座昆仑山神女峰,寻找天下排名第一的能工巧匠。甚至拜在偃师门下为徒,从而将人造人的精妙技术,运用到了早期的镇墓兽上。
秦北洋想起了冰棺里的奥丁大神,外兴安岭猛犸象冰窟窿里的冰葬古人。
1838-2018,中国历史已经历了四个戊戌年,三个甲子的轮回,60*3=180年。
唐刀已掉到一边,十字弓还在背后,两人滚地肉搏。白俄人的手捅向秦北洋腹部伤口,似乎要把他的肠子扯出来。秦北洋则抓着伊万诺夫胸口的箭矢,想要再插得更深些,最好来个透心凉。
槐树枝燃烧的篝火,烤干了浸湿的衣服。秦北洋将袷袢与皮袄留给卡佳,自己只穿坎肩和裤子。穿上人类的衣冠,便脱离了衣不蔽体的禽兽世界,秦北洋对卡佳又变成谦谦君子,非礼勿视也。
如今,半人半兽的西王母不是神话,偃师造人同样不是神话,他们都在昆仑山,神女峰的上下。
9月21日凌晨,慈禧太后突从颐和园回紫禁城,直入皇帝寝宫,光绪帝被幽禁于中南海瀛台。是为戊戌政变。慈禧太后发布训政诏书,再次临朝“训政”,下令捕杀在逃的康有为、梁启超。9月28日,戊戌六君子:谭嗣同、杨锐、刘光第、林旭、杨深秀、康广仁被杀于北京菜市口。戊和图书戌变法成果全部废除,唯一保留的是京师大学堂。
至于,偃师的技艺又是何人所传?是人是鬼?还是天外飞仙?恐怕只有镇墓兽知道了。
秦北洋小时候在地宫禁闭的一年,就读过这个故事,但从没觉得世上真会有偃师造人,不过是跟西王母一样的神话罢了。
震惊之余,九色却要吐出琉璃火球,烧死可恶的伊万诺夫。然而,阳光穿过深谷边缘的缺口,恰好倾斜地洒在小镇墓兽的鹿角上。
秦北洋的第一次外科手术,没有大夫,没有麻醉剂,只有护士卡佳。
“相信我。”卡佳从尸体身上搜出一把小刀,还有铁皮罐中的伏特加,加上两卷纱布,“我和伊万诺夫从西伯利亚来到中国时遭遇土匪,他的肚子中了一枪。他在野地指导我用刀子挖出子弹,否则他早就死了。他是个亡命徒,随身总携带这些东西。”
“不必啦。”
冰人一曲歌罢,辗转跳跃到他们跟前,怔怔地盯着卡佳的眼睛。
最后,造云梯的鲁班,做木鸢的墨翟,两位工匠祖师爷,听说偃师造人的技艺,自觉山外有山楼外楼,再也不敢自夸,低调地继续用圆规和直尺干活了。
伊万诺夫趴在他的身上,箭矢在秦北洋的胸膛前折断。北极熊似的俄国男人,几乎要把他压得断了气。还是卡佳把尸体翻过去,手里有块沾满脑浆的石头。
他爬到被打爆脑袋的冰人身边——没有发条与弹簧,皮肤、肌肉、骨骼都是用各种原始材料做成的。包括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全是人工制造。背后有个机关,可以轻松打开身体,就像法医解剖。
7月30日,光绪帝颁密诏给杨锐“朕位且不能保,何况其它?”9月5日,光绪召见谭嗣同,并命谭与刘光第、杨锐、林旭以四品衔在军机章京行走。9月16日,光绪在颐和园召见袁世凯。据袁世凯日记,谭嗣同9月18日去法华寺夜访袁世凯,透露慈禧联同荣禄要废光绪,并说皇上希望袁世凯起兵勤王杀荣禄围颐和园。两日后,袁世凯回到天津,听到北京政变,便将谭嗣同的计划向荣禄报告。9月20日,光绪皇帝接见伊藤博文,亲密交谈,太后垂帘旁听,当天深夜接荣禄密报光绪帝欲软禁太后。
秦北洋捂着腹部流血的伤口,虚弱地说了一声:“谢谢你!卡佳。”
东亚世界,日本江户幕府第十二代将军德川家庆,正在江户城上统御日本六十六国,全国大名严格执行两百余年来的“锁国令”。朝鲜王朝由短命国王宪宗统治,严谨地奉行对中国的事大主义。大清帝国依然是至高无上的天朝,道光皇帝坐在紫禁城中等待万邦来朝。道光帝年轻时曾经吸食鸦片后来戒瘾,深知流行于南中国的鸦片之祸患。这年寒冬,湖广总督林则徐奉诏到京,连续八天被道光帝召见,商讨禁烟大计。林则徐上书:“当鸦片未盛行之时,吸食者不过害及其身,故杖徙已足蔽辜;迨流毒于天下,则为害甚巨,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兴思及此,能无股栗!夫财者,亿兆养命之原,自当为亿兆惜之。果皆散在内地,何妨损上益下,藏富于民。无如漏向外洋,岂宜藉寇资盗,不亟为计?”1838年的最后一天,道光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赴广东主持禁烟事务。半年后,林则徐在虎门销烟,引起了两年后的中英鸦片战争,四年后的南京条约,五口通商,割让香港。
种种表现都说明,他不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昆仑山上没有医生,你别管我了,快骑上幽神,带着九色,离开这个地方,让我一个人死在这里。”
戊戌年的主题,并非只有战争与革命,1958年的第一天,欧洲共同体成立,没人会想到半个世纪后,这个从欧洲煤钢共同体发展来的组织,日后会成长为巨大的“欧洲共和国”。
天上又飘了雪。光影交错。冰人美男子将她放下,温柔地亲吻白俄美人的红唇。
“秦!”
秦北洋将心一横,反正是个死字,不死于这颗子弹,也会死于肺里的癌细胞。
子弹穿破冰冷的空气,打进秦北洋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