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四十章 海底崖山

刹那间,秦北洋脑中信马由缰,竟生出个念头——留下来!就像自己的祖先一样,为宋朝皇帝守墓,与女鲛人结为夫妻,在这神仙般的南海深处,度过神仙般的人生。她会为他抓来鱼儿、虾蟹、贝壳、海藻,一同环游海洋,从南中国海到太平洋甚至大西洋!五十年后,他白发苍苍地死在爱人怀中,而她依然二八韶华的美娇娘。
秦念北与女鲛人在共同生活了五十年,在南海深处为宋朝最后一个皇帝守墓,他老得行将就木,她却依然是青春美少女。
南宋小朝廷流亡,宋端宗继位,不久夭折。皇弟赵昺继位,历史书上只有宋末帝“帝昺”的称号。南宋军民死守广东崖山,文天祥已在五坡岭被俘。元朝汉人大将张弘范,率水陆大军围攻崖山。一场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大海战,南宋全军覆灭。左丞相陆秀夫,不愿重蹈北宋灭亡时徽钦二帝被掳的羞辱,背着七岁的小皇帝投海殉国。南宋遗民集体跳海自杀,崖山海面竟有十万浮尸……
她变得忧伤,看着水池边上的一个小坟冢,那便是秦念北的埋骨之所?
但也许,五十年,对她来说,不和图书过是一瞬间。
秦北洋却想的更远?越想越发邪恶——她的面孔、身材,还有胸和腰,放在人类的世界也是那么完美,真是“南海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是你吗?”
女鲛人牵着秦北洋的手,绕过鹿角峥嵘的九色,爬行到地宫的边缘。这里有个大水池子,也许连通着海底,长满五颜六色的水草,还有许多奇异的热带小鱼。
因为,他看到了她的欲望,跟天底下女人相同的欲望,并且压抑了漫长的六百年。
她红着眼眶从水里爬出,捡起一枚锋利的生蚝贝壳,在古墓的地砖上用力刻划。
也许,秦念北的相貌跟六百年后的子孙秦北洋很像?
秦北洋发现一块石碑。不是墓志铭,也不是六朝骈体文,而是简明易懂的古白话文——
安娜的妈妈,不是来自南洋的爪哇岛吗?说不定啊,安娜的母系就混有鲛人的血统呢。
她记得这句话,也是男女分别时的借口——又岂在朝朝暮暮?
反复念诵三遍,秦北洋指着姿态妖娆的女鲛人。
水中无声,情义http://m.hetushu.com缱绻,她的手指甲扣入秦北洋的后脖颈,无语凝噎……
秦北洋感到她在亲吻自己的脖颈,才意识到那对鹿角形胎记——每一代秦氏墓匠族都有遗传啊。相同位置的相同赤色印记,让她把秦北洋看做六百多年前的爱人重生,带着一具相同的年轻肉体,魂兮归来!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眼前这尊青铜章鱼镇墓兽,就是宋朝最后一个皇帝的镇墓兽。
对不起了,秦北洋挣脱她的臂弯,翻身跳出龙床,湿漉漉地回到地宫。
“私女鲛人,结为夫妻”就是她。
人会老去,但鲛人不会。或者说,她的衰老是个漫长的过程。从宋朝灭亡到中华民国的六百多年,对她而言,不过相当于人类的六个月。
女鲛人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夫君?
她继续亲吻他的脖子,秦北洋一睁眼,却看到小镇墓兽九色干巴巴的目光。
他并不留恋女鲛人的床,翻身爬出水池,回到宋朝地宫,凝视棺椁前的章鱼镇墓兽。
对啊,这儿就是她的家!
蒙古大军横扫欧亚大陆,摧枯拉和_图_书朽,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从基辅到多瑙河,人烟断绝;从撒马尔罕到巴格达,赤地千里;屹立百年的阿萨辛刺客教团,高处于太白山似的险峻山巅,亦被夷为废墟。文强武弱的南宋帝国,竟苦苦支撑四十多年。经历过多次襄阳保卫战,蒙古大汗蒙哥也战死于四川钓鱼城下。元朝集结四大汗国之力,攻击南宋一隅。忽必烈远征吐蕃、大理,从西南完成战略大包围。襄阳陷落,顺流而下,攻克临安。
女鲛人将他一把拽入水中,躺在红珊瑚床上——恐怕是六百年前,秦念北为他的美娇妻亲手打造的。
秦北洋被女鲛人拽到她的床上,名副其实的“水床”。
秦北洋说了这句宋朝大词人秦观的《鹊桥仙》,当年脍炙人口的情诗,水井酒肆的流行歌曲,身为南宋人的秦念北,恐怕也对眼前的女鲛人唱过吧?
五十载前,小臣在崖山一战,死而后生,浮舢板至南海孤岛,海中有男女鲛人众多。小臣见海中有男童遗骸,上有群鸟遮蔽,面色如生,着黄龙袍,必是末帝。臣恸哭矣,帝既崩于水,此岛四面环海,故营造陵墓于海底,是为海底崖山m.hetushu•com。臣久居海岛,私女鲛人,结为夫妻,再未踏上神州大陆一步,至今五十年矣。今日,小臣耄耋之年,齿摇发落。然吾妻尚二八青春美娇娘,五十年未曾变化,鲛人之寿命远胜于人矣。小臣行将就木,愿吾妻长生不死灭,与天地日月同春。秦念北绝笔!
女鲛人展示自己的下体,腰肢以下,鱼尾以上,居然也有与人类完全相同的女性生殖器。
她拉着秦北洋跳入碧蓝的水池,为他清洗章鱼墨汁。池里的水草有疗伤功能,她被老金折磨过的伤痕迅速消退复原。水底有一张漂亮的珊瑚床,精心打磨出各种蕾丝边,加上粉色的海星装饰,简直像西洋女孩子的闺房。
她可以与男人完全交配。在与人类工匠共同生活的五十年间,他们度过了漫长的幸福时光,才让秦念北在南海孤岛不那么寂寞。
地球生物史上第一次鹿角与章鱼的战斗结束了,双方暂且偃旗息鼓。
呜呼!大宋三百年江山亡矣!臣秦念北,将作监墓匠,世代为帝王营造陵墓及镇墓神兽。元贼南侵,江山沦丧,百姓涂炭。十万军民,死守崖山,全军覆灭。大宋末帝,讳昺,年七岁,丞相陆秀和-图-书夫背负末帝跳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臣苟且偷生于海岛,为大宋尽忠,营造陵墓地宫,制作镇墓神兽一尊,特作此碑,若有后人至此,切记为大宋复国!
女鲛人悲伤地点头,泪水又从眼角滑落,一接触空气就变作鲛珠。秦北洋没有去接,任凭一连串刚刚固态化的鲛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项链,又被通往深海的隧道慢慢吸走……
秦北洋看着她的琉璃色眼球,简直跟欧阳安娜如出一辙。
石碑另一面,六百多年前的秦念北,还刻下这样一段文字——
这是在干嘛?
还有,太白山上的阿幽,秦北洋告诫自己不能留下!
为了九色……
不晓得女鲛人能否生出跨物种的混血儿?尽管这违背了生物学的规律。
短短数行,秦北洋已完全明白了。“秦念北”的名字,亦有宋室南渡后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之风骨——他就是从襄阳逃亡至江南的秦楚之子?
他在水中回头,却不敢看她的眼睛。
九色也跳下来了,第一次主动洗澡。这是一池活水,下方有个隧道,可以容纳女鲛人自由通过,海水如同山泉不停冲刷,可以永葆清澈。
她究竟几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