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五十章 黑龙会

“不错!北洋哥,这里就是你要寻找的地方!四川道人,那个魔!就住在这儿!”
一记沉闷的响声,久久飘荡在震后的废墟与竹林。
原来芳子并没有走远,她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支十文字枪,从大殿之外用力投掷过来——日本战国名将的兵刃,仅仅枪尖就有半米多长,打造成十字形,枪杆又有四米多长。名将真田幸村曾在大阪夏之阵中,用十文字枪杀入德川家本阵,逼得老乌龟德川家康几乎自尽。
他的左手捂住汨汨淌血的胸口,低沉嘶吼:“回……回来……九色……”
胸口中弹的秦北洋,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但他不想把唐刀和十字弓留给敌人,便将这两件武器交给九色。它围绕主人转了两圈,摇尾乞怜地悲鸣着,琉璃色双眼几乎分泌出液体。
忽然,黑龙张开血盆大口,眼看就要把秦北洋与芳子一口吞下,九色的鹿角阻挡住了这一击,否则主人已成了黑龙的午餐。
秦北洋感觉被人打了一拳,却没有后退半步,硬生生地接下这致命的一击。他看到自己胸口渗出一滩血迹,在几秒钟内染红了整个上半身,鼻子里嗅到衣服与皮肉被烧焦的气味。
对面的男人,那个魔,握着一把勃朗宁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硝烟……
穿过中华街,一片竹林掩映之中,藏着一座颇具规模的日式大屋。这房子造得颇为结实,竟没在大地震中倒塌,只是掉落了一地瓦片,有几根柱子歪斜,似乎成了危房。
身后响起芳子的呼唤,她终于钻出日式大屋废墟外的竹林,狂奔着冲过来。
他在看着秦北洋。
秦北洋的十字弓却射出一支钢箭,准确地攒入黑龙的双目之间。
秦北洋决定杀死这条黑龙。
脱离了黑夜与幽暗环境的九色,无法施展出镇墓兽的威力,更无法杀死对面的男人,秦北洋不想让它也落入魔掌。九色恶狠狠地瞪了老头一眼,别转回头,来到秦北洋的身边。
这条龙常年盘踞在世界树下,不断啃噬粗壮的树根,矢志不渝地要将世界树摧毁,引发“诸神的黄昏”大末日。
少女一声惨叫,象牙柄匕首坠落在地,镶嵌成“彗星袭月”的螺钿崩裂了两块。
为打探四川道人的真相,刺客阿海的身世,他甘愿冒这天大的风险。
鹿角与龙齿之间,发出铿锵的碰撞之声。幼麒麟镇墓兽的鹿角迅速变化,成长为一株www•hetushu•com参天大树,它的双眼放射凶光,四只爪子被黑龙向后顶入地板深处。一团琉璃火球从九色口中喷出,直勾勾装在黑龙的胸口。霎时间,火星四溅,却并未撕裂黑龙的鳞甲。
“果然是从中国来的龙!”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又是从哪里的龙?”
任何古墓里的镇墓兽,或者地下世界的神兽,比如刚才那条凶恶的黑龙,与眼前的这个男人相比,不过都是些调皮的小动物。而秦北洋从太白山跨越大陆与东海而来,就是为了抓住这个魔。
余震……
“走啊!我不会死的!去找光!去找光!”
九色疯狂地向他冲去,可惜在太阳下无法变身,只能像条疯狂的猎犬。
面对黑龙的眼睛,芳子浑身战栗,拽着他退到房间角落,打摆子般哆嗦着说:“北……北洋哥……庚……庚子年,一支日本探险队,在我父王的批准下,来到中国的黑龙江边,他们从江里捕获了一条黑龙,秘密带回日本。”
秦北洋警觉地举着十字弓,对准张牙舞爪的黑龙的双眼。原以为要找到四川道人,查出阿海的底细,还要花费好几年光阴,没想到芳子已把自己带到了龙潭虎穴。
“四川道人……”
对于披挂坚硬鳞甲的黑龙来说,身上唯一的弱点就是张开的嘴,相当于阿喀琉斯之踵。
不过,秦北洋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当芳子哭着哀求他时,便知这少女未必可信。即便她被人欺负虐待,包括胸口的伤痕都是真实的,结果却是要引他身犯险境。
秦北洋再次命令九色,挖掘机已近在眼前,若不走的话,小镇墓兽就会被碾压成碎片。
九色走在前头,双眼发出幽暗的亮光,似乎嗅到了某种同类的气味?屋内的环境极度幽暗,到处布满倒塌的梁柱,仿佛进入一间颓败的古墓。它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头顶鹿角,身披青铜鳞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
芳子目露凶光,袖管里反手藏着匕首,突然刺向他的咽喉。老头早有防备,闪电般地抬起手,紧紧扼住她的手腕,当即让她骨头碎裂!
芳子在坎坷的瓦砾中摔了两个跟头,毕竟没能赶上挖掘机,她跪下泪水涟涟:“北洋哥,我害了你!”
“第二年,日本人在横滨为黑龙造了一座监狱,用铁条与花岗岩封锁的地下水池。”
比九色的鹿角更大,在琉璃火球照射下发出金灿灿http://www.hetushu•com的反光。接着是一对眼睛,圆形铜铃般放射赤色光芒,无数触须摇摆挥舞,露出森严锋利的牙齿。整个狭长的头部露出来了,然后是悠长的脖颈与身体,如同粗壮的蟒蛇从黑水中蜿蜒而出,围着水池缠绕了几圈,若是拉长至少有数丈,前后排列着两对爪子,如同四指的鹰爪,镶嵌在被黑水打湿的榻榻米上。它的身体表面覆盖着一层黑色的鳞甲,犹如黑鱼的鳞片发出重金属光泽。
魔。
老头非但没有逃跑,反而将芳子压在废墟上,粗暴地扒开她的衣衫,暴露出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口,咬着她的耳朵说:“芳子!你想要让秦北洋来杀我?但我要感谢你!七天前的关东大地震,破坏了囚禁黑龙的监狱,它即将要逃出来杀死无数人。而放眼整个日本,唯有秦北洋与那尊小镇墓兽,才有可能制服黑龙。感谢你们,拯救了这个国家。”
“北洋哥!接着!”
等到黑龙看见寒光闪闪的十字形枪尖,距离它已不足一尺。
连绵不断的余震,将秦北洋的脚下撕开一道缝隙,那池黑水连同千疮百孔的黑龙,一同被吞入地缝之中,也许粉身碎骨,也许被永久囚禁在地壳深处……
黑龙口中喷出大量黑色毒液,一股脑儿地溅到半空中的秦北洋头上,却无法阻止十文字枪被秦北洋投掷而出,犹如长长的标枪刺入黑龙的口腔与咽喉。
“这就是黑龙会的坛口?”
秦北洋飞身施展“刺客道”的轻功,勉强接住十文字枪的木制枪杆。唐刀的长度有限,无法与绵长的龙身缠斗,十字弓的钢箭已经用尽。十七岁时,他在东海达摩山屠龙,用的却是古老的三叉戟,正与这十文字枪有异曲同工之妙。
横滨中华街。
老头冷冷地注视他们。
关东大地震的余震,每天都要发生几十次,不断动摇这栋坚固的日式大屋,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黑龙的双眼在看着他,赤色的目光闪烁,龙嘴鲸吞般的张开,正要一口将他吞噬。
黑龙的身体在蠕动盘旋,龙头扬起在半空之中,目露精光,直勾勾地看着不速之客的秦北洋与芳子。
秦北洋与九色都下意识地后退半步——黑龙尼德霍格?他想起四年前的北极冰海孤岛,自己在维京人的陵墓深处坠落火山口,便是一条黑龙拯救了他的性命。
秦北洋与九色赶紧后退,免得与黑龙一同www•hetushu•com被大地吞噬。他趴在碎木瓦砾之上,回望阳光下的黑龙会废墟,大声呼喊:“芳子!”
“北洋哥!”
九色明白主人的意图,再次连续喷出多团琉璃火球。不断扩大的鹿角,死命纠缠黑龙的下半截身体,让它难以全力冲撞那根摇摇欲坠的房梁。但黑龙的力量强大,不断拍打出乌黑的水花,如同海浪冲撞秦北洋与九色,让他们都难以站立,脚底打滑。尽管现在是九月,但这水寒冷彻骨,犹如北国的黑龙江。幸好小镇墓兽四条腿站得稳,秦北洋已被摔得鼻青脸肿,十字弓也失去了准头,接连几支钢箭都擦着黑龙身边飞过。
随着地动山摇,整个屋顶塌陷,无数木头碎片坠落,从封闭古墓地宫般的环境,变成露天的废墟。午后的阳光如同利剑,刺在幼麒麟镇墓兽的身上。即便它体内的灵石再多,也无法抵抗太阳的力量,鹿角自动收缩,鳞片消退变成绒毛,重新化作一条赤色鬃毛的大狗。
他没有看到十七岁的少女芳子的脸,却看到一张男人的脸。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活着的魔鬼。
秦北洋拧起浓眉,想起羽田大树曾经说过,日本有个势力庞大的秘密组织,名叫黑龙会,因为觊觎中国的黑龙江流域而得名——这伙人宣言“兴亚论”,主张以日本为核心,联合中国,吞并朝鲜,弘扬亚洲文明,抗衡白种人势力。据说同盟会就成立在黑龙会的东京会所,早年革命党人背后多有黑龙会的势力。
“这是什么地方?”
明治维新时代,这里便是中国人的居留地,俗称的唐人街,至今已布满鳞次栉比的商店和餐馆,但在关东大地震中全都化作瓦砾。秦北洋照旧掩盖着自己的脸,以免被工匠联盟的眼线发现,九色都做了二次化妆,从英国獒犬改装成了日本秋田犬。
与此同时,挖掘机轰鸣着碾过地震后的横滨,绑着秦北洋奔向神奈川县以西的湘南地带……
秦北洋话音未落,水面开始泛起泡泡,接着水花越来越大,如同喷泉一般翻涌。黑水喷溅到他的脸上,虽不至于是污秽之水,却有一股熟悉的腥味。
芳子已抹干净眼泪,直夸九色长得可爱。她知道,这就是普天下独一档的小镇墓兽。
黑龙发出痛苦的嘶吼咆哮,身体蠕动着向后退去,龙身已浸泡入那一池黑水。
终于,翻腾的水面上涌出一对鹿角。
秦北洋伸出左手指着他,刚想和*图*书要举起右手的唐刀,却再也没有力道,鲜血正携带生命离开他的体内。
木板墙在地震中破了块大洞,秦北洋抽出背后唐刀,悄悄潜入日式大屋。他并不急于杀了这个魔,而是想要将其俘虏,好好盘问过去二十年来的秘密。
黑龙!
鲜血喷溅了秦北洋一脸。这不是镇墓兽,而是真正的龙,上古神兽的生命体,也许已在冰冷的黑龙江底潜伏里数万年!或者说,因为有了这条黑龙,所以才命名了“黑龙江”。
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是魔。
就在秦北洋与九色合力要杀死黑龙之际,地下开始剧烈颤抖,释放出摧枯拉朽的能量,那池黑水再度翻涌喷溅,头顶的房梁咔嚓一声断裂了!
趁着九色与黑龙纠缠,秦北洋双脚踩着墙壁而行,犹如回到太白山上的“镇墓兽大斗兽场”,螺旋形地飞奔到一丈之高,双脚用力一跃,几乎正好与龙头平行。
一枚11.43MM的金属弹壳,正镶嵌在他的右侧肋骨与胸腹横膈膜之间。
九色不敢跳入水中追击,秦北洋回头一看,却发现芳子不见了!
一台挖掘机从竹林另一端开来,柴油机轰鸣着,履带犹如坦克,碾压过崎岖的瓦砾堆。
而秦北洋腾跃之时,却把十文字枪反手藏在身后,这时才把这支长兵刃送到身前,正好对准黑龙的血盆大口。
黑龙开始坠落。
秦北洋从没见过这张脸,但他能感觉到芳子所说的那一句“他不是人,他是个魔!”
太阳下,余震不断袭来,四周蔓延着可怕的地缝……
芳子手中多了一把象牙柄的匕首,施展在“天国学堂”练就的刺客道,走路悄无声息,贴着地面而来,拉开一扇几乎完好的日式移门。
黑龙的身体绵长,后半截还在水池之外,龙尾悄然绕过整个大殿,从背后将秦北洋打到在地。但他警觉地反手持唐刀,扎入黑色鳞片的缝隙。而他的这一刀,汇聚了安禄山的力量,足以刺破钢铁。
心脏猛然收缩,又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芳子用气声在耳边回答:“北洋哥,你要小心!”
这是一条龙。
六十来岁,瘦长脸儿,高鼻梁,双目深邃,太阳穴鼓鼓的。黑袍裹着中等身材,下半身几乎埋在断垣残壁中。半黑半白的胡须,很像已死去的刺客“老爹”,但他又比老爹多了一丝阴鸷之气。没有任何表情,即便在午后阳光下,那种不可言说的寒冷目光,依然让人犹如坠入http://m.hetushu.com冰冷的子夜。
“那个人——不,那个魔,就在这里?”
也许是体内的那口气被戳破了,黑色鳞甲也不再是铜墙铁壁,被九色的鹿角纷纷洞穿。秦北用坠落的同时,抽出背后的唐刀,再给同时坠落的黑龙补了一刀,正好切在脖颈之处。深入龙脖子的三尺唐刀之刃,正好碰撞到了插入龙咽喉的十文字枪尖。
“我们是不是走得太快了点?”
终于,九色不舍地转身离去,叼着三尺唐刀,十字弓挎在前腿上,向着东京飞奔。它明白,嵯峨光一定会来救它的主人,也是她的“欧尼酱”。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秦北洋看到了富士山的雪峰。这个国家到处满目疮痍,高山变形,丘陵移动,道路断裂,海啸淹没过的村庄,尸体腐烂发臭,活人无力埋葬死人,只能集体火化,骨灰在天空飘舞,洒满地震中心的相模湾……
芳子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喷溅在老头的脸上。但这反而激起了他的魔性,就像一头贪婪的野兽,在阳光下疯狂地强暴芳子……
那个魔,深一脚,浅一脚,缓缓走到芳子面前,太阳下的阴影遮盖了少女。
但眼前这条黑龙的形象,身体与尼德霍格酷似,头部却是中国龙的形象,或者说是中国版的尼德霍格?
黑龙咆哮着升起在水池之上,它具有腾空而起的能力,几乎就要撞破天花板了。外面是光天化日,如果被它冲破的话,阳光射入幽暗的室内,九色就会丧失战斗能力,重新变成一条大狗,说不定就会被黑龙吞噬。而这条龙一旦逃出去,必会在灾后的日本大开杀戒,无数人都会命丧龙爪之下……
失血过多已让秦北洋神志不清,他的脑袋垂在挖掘机履带侧畔,几乎倒挂着喃喃自语:“对不起,芳子,我没能杀了他!”
庚子年,不就是秦北洋出生的那一年吗?
十文字枪带着秦北洋的臂力,贯穿入黑龙的咽喉深处,或许已接近了心脏。大量鲜血喷溅而出,又将刚被染上黑色毒液的秦北洋,喷成了司汤达的小说《红与黑》。
他们看到一个正方形大厅,四周铺着许多榻榻米,中间却有个圆形的水池,荡漾着一池深不见底的黑水。
秦北洋还没倒下,只是双膝跪地,依旧直勾勾盯着对面的男人,盯着那双魔一般的眼睛。
挖掘机来到秦北洋面前,跳下两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将身受重伤的秦北洋架起来,双手牢牢捆绑在身后,扔到挖掘机的驾驶座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