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二章 幽神之死

“你着实可怕!太白山追杀了我十多年,命运转了一大圈,我却自投罗网。我可不是来这里做囚徒的,我也不稀罕什么天下的主人。十九年前,我的养父母被你们刺客所杀。养父留给我一份绝命书,愿我‘他日龙飞天下’。那一夜,我从仇小庚变成了秦北洋。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介工匠之子,一条出生在古墓棺椁上的贱命,注定要在地宫中颠沛流离。”
孟婆快死了。
秦北洋凑近她的嘴巴,不想孟婆又看了阿幽一眼,抬起枯树根般的右手摆了摆,意思是让阿幽回避。难道还有什么惊人的秘密,连天王的女儿都不能告知,只能让秦北洋知道?阿幽识相地退出,在秦北洋耳边关照:“照顾好婆婆!”
幽神死了。
“婆婆!”秦北洋扑到孟婆身边,抓住她干瘪松弛的手,就像摸着一块冰凉的枯树根。
阿幽退出后,孟婆拉着秦北洋的手说:“北洋……婆婆这辈子……终于要到头了……天国无法复兴,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但再想和图书想,我这一生看到过的人啊,经历过的事啊,还有天国的兴起与灭亡,就像看到了整部历史。也许唯一的遗憾,就在于我要告诉你的秘密。”
“哥哥!很抱歉,我给了你一切,我也可以收回这一切!”
“我们两个人,就像两朵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最向往的不会是地狱,而是太阳啊。”秦北洋决然摇头道,“阿幽,你放我下山,我们好合好散吧!”
他们没有惊动山上的众兄弟,老金与中山都一无所知,唯有阿幽牵着汗血马相送。
孟婆嘴角泛出微笑:“北洋……你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
忽然,头顶传来老金的声音:“启禀主人!孟婆不行了!”
“我的一切不是你给的。”
阿幽却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哥哥,你不觉得我俩很像吗?都来自伟大的家族,都身怀神秘的技艺,你的技艺是造镇墓兽,我的技艺是杀人。我们从小都目睹父母被杀,又几乎同时被送到陵墓地宫之中。”
www•hetushu•com阿幽满面涨红,几乎被丈夫掐得窒息,发出含混嗓音:“唐太宗李世民有名马师子骢,没人能调教好它。少女武则天初进宫,对唐太宗说:妾能制之,然须三物,一铁鞭,二铁楇,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铁楇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北……北洋……你终于来了……”孟婆已气若游丝,但一看到秦北洋,仍然双眼放光,犹如太奶奶看到了重孙子,临终前的回光返照。
“婆婆!您不会有事的,我这就下山去给你找大夫,太白山北麓不是有孙思邈的药王谷吗?我给您去摘最好的草药,保准您能活到一百零八岁!”
九色也把头探出悬崖,发出悲伤的鹿鸣,小镇墓兽与汗血马,曾经一起穿越新疆沙漠与昆仑山,走过秦岭上下与大江南北,亦是一对好伙伴,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秦北洋则想起几年前在上海跑马场,他骑着汗血马幽神赢得冠军,一人一马成为全上海人眼中的英雄,那是何等威和_图_书风快活?
阿幽的肩膀微微颤抖,但不置可否。
秦北洋暂且放下跟阿幽的恩怨,老金与中山引着他们转过大爷海,爬上幽深的山洞,飘来浓烈的腐烂味。过去三年,孟婆隐居于此,几乎足不出洞。
已近黄昏,太白山上金灿灿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秦北洋带着九色走到吊桥边。化身为獒犬的小镇墓兽一步三回头,小皇子的棺椁还留在天上地宫,它又怎能放心得下?
这反让秦北洋手足无措,这是威胁吗?她既能眼皮不眨地杀了幽神,又为何不能去杀欧阳安娜?
孟婆躺在一张草席上,依然穿着太平天国时期的衣装,仿佛从天王府的殿堂下来,黑布裹头,圆领长袍,寿服般的左衽,简直可以装棺出殡了。她已九十多岁,不再鹤发童颜,头发掉了大半,脸上露出纵横交错的皱纹,铜钱般的老人斑,雕凿出了死神的模样。
“哥哥,你说的这一切,我都承认。”
秦北洋抹掉一脸腥热之血,疯子似的冲向阿幽,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和_图_书
秦北洋松开手指,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又热了,摇头退却:“你把自己比作武则天?把我比作你的马?你也要断我的喉?”
阿幽的眼眶里已滚动大团泪珠,转了几圈却没掉下来:“哥哥,事已至此,我送你一程。”
秦北洋说下去:“阿幽,你虽是太白山的主人,但老爹是这里的元老,刺客们都听他的号令,而阿海是刺客中身手最好的,要除掉他们二人,谈何容易?你不过是一介少主,就像少年康熙不敢去动鳌拜。至于阿海的叛乱,我不相信你没有预感。你恰恰需要这样一场叛乱,就能名正言顺除掉阿海。而老爹是忠于你的,你又可借阿海之手除掉老爹。然后,你再把我带上太白山,请来美国头号刺客迈克尔为帮手,老天爷还把小木送到我们手心,作为对阿海的诱饵。而你还留了一个后招,便是孟婆。她是何等聪明之人?焉能看不出你的计谋?我猜想,你和孟婆早就算计好了,万一刺杀阿海不成,便由孟婆来救我,最终让我复仇,手刃阿海—http://m.hetushu.com—可惜,阿海逃跑超出了你们的计划。但在太白山上,你我之间的障碍扫除了。若说还剩下什么障碍的话,便在这里了。”
秦北洋尚未反应过来,阿幽已从腰间抽出象牙柄匕首,当场割断了汗血马的脖颈,滚烫的鲜血当即喷溅在他们的脸上。幽神惨叫着高高跃起,两只前蹄蹬倒了阿幽。秦北洋冲上去要抓缰绳,但悬崖边缘的小径狭窄,加上积雪打滑,汗血马的两条后腿已然踩空,整个坠入云海中的万丈深渊。秦北洋趴着鲜血淋漓的石头台阶,眼睁睁看看云朵被马血染红,乌骓驹幽神化作一个黑点,消失无踪,就连最后的嘶鸣也被风声淹没。
阿幽微笑着抚摸马鬃:“多好的马啊,它叫幽神,你用我的名字给它命名,骑着它就像骑着我一样……哥哥,幽神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也可以收回来!”
阿幽抹去匕首上的血迹:“你去找安娜姐姐吧。”。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幽神?你杀它就像杀条狗?你知道它是我的伙伴!”
秦北洋拍拍自己心口,这是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