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谋中惊(1)

这样一个风华女子,要嫁一名学富五车的王公贵胄乃轻而易举之事,奈何偏偏喜好在府上养男宠,闹的满城风雨,何人敢向南昭王提亲?
※※※
穿插过无数的亭台楼阁,终于在一间小阁前停下,一名体态微丰的中年妇女用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们。最终将目光停留在落雪的脸上,严肃的嘴角勾出一抹淡淡地笑意,伸出粗实的食指指向她:“你先进去。”
随后,她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将不省人事的荀语拖到床上,而后拿出一条绢帕将阁内那些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首饰包了起来,收入囊中。
她手指微动,眼中灵光闪过,一抹笑意在唇边扯出,迈着稳健轻缓的步伐边走边说:“小人这就伺候小姐。”
看他们确实可怜,她便摸出荷包想要施舍些钱财,当她将荷包掏了底朝天却只有十个铜板。她忘了,风影给她的几张银票已被她挥霍一空,如今已落的囊中羞涩,怕是撑不到莞城了。
“过来。”卧椅上的人儿开口,轻柔中带着一丝淡漠。
看到这里她不禁咋舌,即使南昭侯他是三大门阀之首,功高震主,可他的府邸也太过于奢华,尤其是整个府邸他以金为主色,多处以龙为图案,其景可媲美皇宫。其意m.hetushu.com图呼之欲出,可朝廷竟纵容了,可想而知他的权利已大到何种地步,想必姑姑也得让他三分。
渐渐地,荀语的情绪有些波动,绝美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笑,笑得净是凄厉。而苏落雪则上前一步,用力朝逐渐疯狂的荀语后颈上用力劈下。阁内那来回飘荡的声音立刻遁去,安静如初。
“想必公子知道三大门阀,潼城南昭侯便是三大门阀之首,其仗着功高盖主控制了潼城、晋城、关城三大城。其门阀之显赫唯有洛城苏家可以与之媲美。”
“既然不愿做本小姐的男宠为何要应征进府,此事乃自愿而为之不是吗?难道你别有目地?是为钱财?”荀语的笑声渐大,紧盯她的目光突然一转,望着阁内那满目琳琅璀璨,金银首饰,珍珠玛瑙刺目:“若为钱财你尽管拿去,本小姐多的是,南昭王的女儿从来不缺这东西……拿去,都拿去……”
她瞪着昏死在地的荀语,只脱口两字:“疯子。”
然后捏捏一个七八岁左右大的孩子的脸,又说:“您瞧他一身皮包骨的,这脸都成菜青色了。”
苦着一张脸望着手心那十个铜板,没有想到她苏落雪也会有一天为银子而愁。
一想到这她便开始和*图*书后悔踏入南昭侯府,恨自己为何明知此处是虎穴龙潭却偏偏要进去闯上一闯,可谁让她现在不仅缺银子,还想瞧瞧她那未婚夫婿南昭侯长子荀夜。在未出嫁前,就听过很多关于荀夜是将才的传闻,尤其是姑姑,一直对他赞誉有佳,她也一直想看看荀夜到底是何方神圣,是否真如传言如此。
南昭侯之三女荀语年方二十,素好男宠。
再望望面前几个可怜巴巴的乞丐,这几个铜板对她来说也没用,没了再去赚点好了。一咬牙,便将手心的铜板十个铜板全数丢进他们的破碗中。
乞丐轻哼:“瞧你一身名贵的绸缎衣裳还以为是个贵公子,没想到也就是个空壳子,真丢人。”
苏落雪在绣屏一丈之外停住步伐,站在原地踌躇不前,而卧椅上的人微动一下,均匀的呼吸在静谧的阁内格外清晰。
一身男装易容的苏落雪撑着自己虚软地步伐游走在大街上,不时探出胳膊锤锤自己酸痛的双腿。逃婚数月,她靠着自己一双脚走过关城、川城、晋城。她并不急着去莞城瞧华修,毕竟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不痛快的玩一场是决不甘心的。一路上她凭借着风影临走时给她的一张清秀俊逸的人皮面具有恃无恐的四处张扬和图书行走,观千峰奇景,碧水浪涛,玩的不亦乐乎。
“小姐,你轻点……弄痛小人了……”
小虎和他身边几个乞丐对望一眼,奸笑刹那间布满整个脸庞,她顿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苏落雪愕然的盯着笑得娇媚异常的她,而她仍旧一步一步的逼近,像是丝毫不怕匕首会伤了她。
管家立刻道:“安嬷嬷请放心,小人一路上都有慎重告诫过,绝对会哄的三小姐开心。”
没走几步却又被叫住:“你可懂规矩?”
望望自己的衣裳,再瞧瞧这几个盛气凌人的乞丐,她满腹狐疑,虽说潼城繁华昌盛,自恃高人一等,怎么连乞丐也如此嚣张野蛮?
而她,以男宠的身份进入南昭侯府。
看着小虎年纪尚幼却言之凿凿,她心中讶异却未表露在脸上,只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错愕:“你们不是叫花子吗?”
银子?可跟自己长得细皮嫩肉有何关系?她的手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的人皮脸,心中疑惑,却是不动声色的待他下文。
突然,几个脏兮兮的乞丐捧着破碗满脸期待的围了过来,哭诉着:“公子行行好,赏口饭吃吧。我的孩子小虎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为爹的不吃也就罢了,可我不想饿着我的孩子……http://m.hetushu.com
正殿金砖铺首,华盖殿宇,雕梁画栋。
而苏落雪紧握成拳的手早已渗出汗水,却犹自镇定的与她对视。却见荀语那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一分分朝她靠近,落雪反射性的向后跳了一步,由袖中取出一把匕首正想立刻结束此次的计划偷了钱一走了之,却没想到荀语非但没有戒备,反倒笑了出声:“怎么,本小姐这样可怕?要拿匕首自刎以保清白?”
寻宝的同时,她不时变幻着声音,时而娇腻,时而低沉,似故意让守在外头的人听见。
※※※
“去南昭侯府上捞上一笔。”小虎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与年纪不符的精光,这个念头在心中似乎酝酿了许久。
转入绣屏,那绯红的衣角垂荡在卧椅半空,不时辗转飞扬,为阁内凭添了几分萧索。微扬的嘴角透着冷艳,玉脂白如碧玉,赞其有倾世绝艳之貌也不为过。
荀语的目光扫向来人,后微微打量了一番便由卧椅上起身朝他走去,纤柔的身姿袅袅动人,锦纱下嫩白的肌肤引人遐想。
在管家的带领下,苏落雪与几个相貌俊逸的少年一同进入龙幡朱梁的南昭侯府,琉璃槛墙,汉白玉砌的白色耸天柱上绘有金雕盘龙,口衔宝珠。攒尖顶上安有琉璃宝顶,檐上双龙戏hetushu.com珠与百花争艳图遍布石雕栏板,龙锦彩画相得益彰。
守在外的侍卫与安嬷嬷的脸上皆露出暧昧的笑意,小姐这还是第一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看来今后这男子是要得到小姐的宠爱了……
“别动,我会轻点的……”
小虎扬着嘴角说:“瞧公子长得一副细皮嫩肉的,想不想赚银子?”
不打算与这群蛮不讲理的乞丐纠缠下去,她转身欲离去,却见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扯住了她的胳膊,她低头对上一双活灵活现的眼睛。
乞丐们原本满是期待的脸僵了下来,拿起那十个铜板塞回她手中,愤愤道:“你打发叫花子呢!”
瞧这繁华的街道上,人们衣着光鲜,满面红光,不愧是能与洛城媲美的潼城。
安嬷嬷满意的点点头:“恩,你可以进去了。”
侧殿宝石珠帘,金盒银盘,彩凤碧玉。
偷?还是南昭侯的府上?“那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才入阁,一缕淡淡的瑞脑香飘来,越往近走香气愈浓,飘渺的轻烟如雾弥漫开来。隔着绣屏隐约可见一名女子慵懒的倚靠在卧椅上,半掩着的窗外卷来一阵阵清风,将轻纱帷帐吹起。
她的纤指挑起他的下巴,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
她心里咯噔一下,咽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朝阁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