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帝业如画

作者:慕容湮儿
帝业如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章

华修在这世上只剩下华雪一个妹妹,故而对她的要求百依百顺,从来不舍得拒绝,便答应带她到洛城湖畔过七夕佳节,但是他却与她约法三章:不许离开他的视线,不许和陌生人说话,而且必须带着面具。
“华家在洛城的山庄。”
华雪低头,沉默了许久,才道:“华家早已是富贾天下,钱多的用不完,哥哥何必再……”
华修的脸上扯过一抹淡笑,可深邃的眼中却看不出任何情绪:“是的,昨夜雪儿按你说的去找二两牛肉,却没有找到。为了不延误你的伤势,她便求我救你。”
翌日,华家在洛城南处的避暑山庄内,华修负手立在屋前的石阶上,晨曦的光芒洒在他的侧身,映了一袭金黄。
华修看着荀夜微微迷离的目光盯着华雪离去的背影时,心中顿时闪过那渐渐成形的计划。
他眯着眼,眺望远方,沉入自己的思绪。
“华家?”荀夜疑惑:“是……天下第一首富,华家?”
而当初,荀夜要找的人并不是华修。
“那就好,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洛城?”
华雪含羞一笑,也不接话,只道:“哥哥不许个愿吗?听卖河灯的小贩说了,在七夕之夜放河灯许愿很灵的。”
华雪一袭白衣,配合着脸上的织女面具更显神秘,她与华修来到洛城hetushu.com一个月,一直都没有好好出来玩过,巧遇今夜七夕佳节,便央求着要出来一睹洛城的百姓是怎样过七夕的。
那天夜里,华修与华雪二人在洛城湖畔北,凝望着满湖的河灯,闪闪地光芒映照在他们的眼眸中,熠熠生光。
荀夜眼中的戒备稍微敛去几分,却没有道谢,继续问:“这里是哪里。”
华修一路来到她说的地方,终于在那条小巷的角落中找到了那个蒙面黑衣人,他的身上覆了被人丢弃了的烂草席,在黑暗的小巷中若不刻意去寻他,根本无法瞧见这里有个人。
“因为他是南昭侯荀远的长子,荀夜。”
“你不懂政治,纵然华家钱再多,若没有依靠,那我们也只是空拥这金山银山,没落是迟早的。”
只不过,一场阴差阳错的错误相遇,却促成了华家与荀家的强强联合,更加速了苏家的覆灭。
“那哥哥为何还把他救回来?来历不明的,不怕惹祸上身?”
而荀夜却因华修的一句“雪儿”而将目光投递至转身离去的华雪身上,那一抹雪白地倩影闯入他眼中,记忆中仿佛有个甜美地声音在对他说:我的名字在冬天,只要一到冬天你就能看见我了。
浅浅月光若有如无地打在那个脸色苍白的人脸上,华修看清了他http://www.hetushu.com的脸,心下蓦然一阵诧异,脱口而出一声:“荀夜?”
一想到这里,他也不顾面前这个女子,转身便离开。
华修却摇头:“起初我也以为是他事迹败露,所以找人来传话,可是到了那里却发现,他并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
华修心中沉了沉,不会是他出了什么事,便派一个小姑娘过来传话吧?他略带试探地问:“他在哪里?”
他先支开了华雪,本想继续询问她的身份,却瞧见一群贵人家官兵打扮的小队人朝这边走来,四处张望搜寻的目光告诉他,那些人在寻人。
“不仅要强大,还要有头脑。”
华修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地,恍然低语:“救命恩人……”
“我也很奇怪,所以我将他救回来了。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能将华家推向另一个高度的人。”
“二两牛肉!”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又说了句,眼中分明闪着急切。
雪。
“不是哥哥来洛城要见的人吗?”华雪回答的理所应当。
※※※
华修看着她的模样与打扮与妹妹极为相似,心中不免生奇,便探手揭开了她脸上的面具,一张白里透红的清秀脸庞闯入眼眸,她许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揭下她的面具,圆圆地眼睛狠狠地瞪着他,明和_图_书明很生气,却又好像刻意压着怒火一般。
看见推门而入的两个人,他目光中猛然闪过戒备,如鹰的眸子藏着尖锐的锋芒,丝毫不像个受伤了的人。
他揭开草席,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黑衣人,立刻蹲下身子想叫他,却直觉有地方不对劲,探手便扯下他脸上的蒙面黑巾。
他如今的心思并不在赏河灯上,他在等一个人,他们约好了,在洛城湖畔北见面,可是却迟迟不见那个人的到来。他不禁有些担忧,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华雪听到这儿,满脸的诧异:“就是那个十八岁便跟随南昭侯出征打仗的荀夜吗?他不是应该在潼城,怎会在洛城受伤?”
才朝前走几步,便听闻身后传来一声“扑通”的落水声,他一回首便见那个女子掉进湖中,挥舞着双手在水中挣扎着,溅起偌大的水花。
“二两牛肉!”忽然,一个清脆地声音在他们身侧响起,华修与华雪满脸疑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一个带着织女面具的白衣女子。
“她是我妹妹,华雪。”华修缓步上前,悠然于屋中央的椅子上坐下。
只见那张纸上写着: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果然,听到这句话,她满脸的喜色,仿佛见到恩人一般,急急地说了一大堆话,这让他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真的和图书出事了!
“失血过多,受伤昏迷了。幸好及时拔剑止血,否则华佗再世都救不了他。”华修收回远眺地目光,回头看着华雪。
那一夜的七夕,苏落雪不知,她找错了人。
看到这一幕,他的嘴角扯过大大地笑意,然后转身快步朝她说的那个地方找寻而去。
华雪想了想,笑道:“怎么会,如今我们可是荀夜的救命恩人,只要多下点功夫,得到信任是迟早的。”
“哥哥不信这个东西。”华修摇摇头,不打算放河灯。
华修却没有回话,只问:“你可知里面躺的人是谁。”
荀夜收回视线,盯着华修,冷道:“昨夜,是她救了我?”
一直看着受伤的荀夜的华雪被这一声惊了思绪,忙收回凝望地视线,点点头离去。
华修笑着点头:“你先把伤养好,有事,待伤好后再细谈。”
“你是谁?”他冷冷地问了一句,目光便开始将她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身材与打扮与华雪相似,可是却没有华雪美,只是那双灵动的眼睛极为清澈,仿佛看见她的眼睛,便能知道她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华雪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见屋内传来很大的动静,他们立刻奔进屋内,只见半裸上身的荀夜几乎被雪白的纱布缠尽,此时的他正挣扎着下床,因动作太大再次扯动了伤口,血透着雪白和_图_书的纱布映了出来。
“哥哥,你昨晚救回来的人伤势如何了?”一夜没睡好的华雪天一亮便奔赴哥哥的住处,却瞧见他深沉的目光正思考着什么。
“你醒了就好。”华修平静地看着他,后侧过脸看了眼华雪:“雪儿,你且回避。”
莫非事迹败露!
华修,要找的人亦不是荀夜。
“傻妹妹,不要光看表面。单单从昨夜荀夜秘密来到洛城,并且受伤就能看出他们荀家并不安分。”华修笑着提醒,随即叹了一声:“但是要得到荀家的信任却很难,只怕是哥哥根本从他口中套不出任何话。”
三年前 七夕
华雪知道哥哥心不在焉,撇撇嘴,便伏下身子将手中的河灯放入河中,任它渐渐远去。
“所以哥哥在找一个强大的靠山?”华雪问道。
华雪知道此次大哥来洛城是有要事在身,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人监视,所以对于他的要求,华雪一口便应承了下来,当夜便戴着织女面具与大哥跑到洛城湖畔北,买了个河灯,在上面写下一诗,华修探过身子去想看她写了什么。
“所以哥哥想拉拢这个荀夜?”华雪已经看出了他的心事:“可是荀家一直忠于朝廷,且远在潼城为天朝坐镇江山,他们不会需要我们华家的,拉拢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雪儿春心大动了?”华修含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