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章 高建远对连若菡,贼心不死

夏想当然明白曹殊黧的小小心思,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了:“行了,别感慨了,你的柔情我永远都懂——去超市转转,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拿。拿不动的话,有车推,反正有冯总付帐,别替他省钱。”
和达才集团的沈立春倒是一直联系不断,不过让夏想郁闷的是,沈立春早就将他的见解转告了成达才,快一个月了,成达才还没有提出要见他一见,看来,身为达才集团的缔造者,成达才不是那么轻易被人打动的。
高建远却对连若菡仍不死心,见夏想说起连若菡时没有什么表情,以为二人分了手,就问:“你和连若菡之间,是不是闹了点矛盾?”
冯旭光尽管在一旁听得云山雾罩,不得要领,不过也算明白了几分,敢情是高建远看上了连若菡,而连若菡又被他称为夏想的女朋友。对于高建远当面邀请别人的女朋友的事情,冯旭光直视忽略过去,让他大惑不解的是,夏想已经有了曹殊黧和肖佳,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连若菡?
因为知道高建远的出国求学的经历,以及他刻意保持的绅士风度,夏想知道每一个细节追求完美,也是绅士的定义之一。刻意追求只是一种追随和模仿,而不是骨子里真实想法的流露,所以他对高建远的作派除了感到好笑之外,并没有什么赞赏的想法。
高建远有些诧异地看了夏想一眼:“我记得你好象是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怎么也做起了生意?”
“我准备联系一下艺校,找他们的女生拍一些短片,类似于选美的现场秀,然后在大屏幕上反复播出,肯定可以提高收视率。等广场的人流养成了固定的收看习惯,我想前来洽谈广告的客户也许会多一些。”高建远脑中又闪现出连若菡和绿裙女孩的身影,要是她们当模特,一经播出肯定可以引起轰动,可惜的是……他收回了思路,继续说道,“投资公司你不用操心,就算没有新的资金注入,以前投入的资金也不会急着收回,由我来应付就可以了。”
连若菡不是曹殊黧,不是肖佳,和他的关系忽远忽近,他也琢磨不透她的脾气,而且她说任性也任性,说听话也听话,但什么时候听他的话,他心里没底。她想乖的时候才乖,不想乖的时候,夏想可管不住她。
冯旭光乐了:“我一直见你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模样,没想到,你也有担惊受怕的时候,好,现在算是捏着你的软肋了。”
和图书确实是有点矛盾,不过不是高建远想象的那样,夏想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不错,我和她半年没见面了……”话说一半,高建远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夏想看在眼中,心想,绅士风度可不是装就能装得出来的,也是留个学就能学到的,需要的是长时间的熏陶和培养——他不是有意打击高建远,而是实话实说,“不过刚刚又联系上了,可能她过几天会来燕市。”
冯旭光见曹殊黧,先是问了一声好,然后取笑夏想:“你带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过来,是不是诚心气人?知道我们家那位黄脸婆已经人老珠黄了,也不用非用你女朋友的美丽来提醒我刺激我,是不是?”
夏想答道:“若菡回京城了,不在燕市——高兄请坐,我们谈我们的事情。”
交待完后,高建远坐在车内,半天没有动弹。所谓的南方某投资公司,其实是武沛勇帮他在南方注册的公司,同时帮他找来了资金。
“谈不上认识,有过几面之缘。”高建远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继续官场上的话题,“那好,既然你能代表冯总,就说说你的想法?”
“幸会,高先生,请叫我夏想就可以了。”夏想也是彬彬有礼地答道。
冯旭光傻愣在一旁,他一是没有想到夏想和高建远竟然认识,二是更没有想到高建远话没说两句,就问别人的女朋友——别人女朋友漂亮,再羡慕也用不着表现得这么心急吧?
“我是在从政之前就和冯总认识,当时佳家超市还没有开张,我和冯总就有了合作。”夏想笑着解释,又说,“高兄有所不知,我现在已经在燕市市政府工作了,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
冯旭光上前主动和高建远握手,然后介绍夏想。夏想保持着浅笑,淡而从容,他知道高建远对一切优雅的事物感兴趣,不管是真心也好,做作也罢,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种改不掉的习惯。
因为冯旭光的办公室在二楼,下到一楼的时候要路过超市的正门,高建远刚到超市门口,忽然发现一个绿裙女孩正从超市里面出来。她容貌明丽不输于连若菡,却又比连若菡多了几份青春和活泼,是一种干练的亮丽之色,让他不由自主多看了几眼,心想这个女孩也不错,看她年纪应该还是学生,正是最清纯动人的年龄,如果实在追不到连若菡,追上她也是不错。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齐和*图*书大笑起来。
冯旭光暗叫一声聪明,说话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劝慰冯旭光,夸奖他的妻子,暗中却是告诉夏想,她现在可是最美丽的时刻——他赞赏地说道:“殊黧贤慧大方,夏想有福了。”
夏想伸出手做了一个手势:“百分之八的佳家超市股份……以高兄出色的商业头脑,应该可以看出,现在佳家超市的影响已经比刚开张时强了许多,无形资产大幅升值,所以高兄当初所提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有点虚高了,必须挤一挤水分。”
“入乡随俗,回到了国内,就按照国内约定俗成的叫法算了,夏想,你叫我建远吧——对了,你的女朋友怎么没在?”三句话不到,高建远就开口问出了他心中难以压抑的欲望。可见绅士也好,彬彬有礼也好,都是人性的天性中的假装和演戏在作祟,只要去掉光环和外衣,都是一样赤裸裸的欲望。
冯旭光的办公室布置得并不豪华,也不风雅,可以说毫无特色,高建远一进来就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了没有说什么。
“文扬,最近液晶大屏幕的广告有没有多一些?”
“好,我会转告她的,如果她答应的话,一定告诉高兄。”夏想接过名片,心想和高建远拉近关系,得到了他的私人号码,没想到还是沾了连若菡的光。连若菡人不在,影响却无处不在,总是会在他生活中出现。既然她已经来了短信,她的人又会在何时现身呢?
夏想是不想过多地谈论连若菡的话题,高建远一厢情愿地喜欢连若菡是他自己的事情,连若菡不是他的女朋友,但他也不希望向高建远过多地提起她。
“嫂子呢?我去找嫂子聊天,说我给你介绍了一个极具诱人风情的美女合伙人,顺便问问嫂子,你最近是不是出差的机会比以前多了不少?”夏想不肯吃亏,当即还了回来。
曹殊黧乖巧地朝夏想伸伸小手,转身轻快地跑了。冯旭光哈哈一笑,打趣夏想:“你这个小女朋友,挺厉害,人漂亮,又聪明,还挺识大体。以前是局长千金,现在是市长千金,你小子怎么福气就这么好?左有肖佳,右有殊黧,享尽齐人之福,我都妒嫉你了。”
有机会和高建远走近,走近他的生活,了解更多他的情况,然后进一步实现自己的计划,他现在提出的邀请就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夏想本想一口答应。但因为涉及到了连若菡,他又有点为难。连若菡在京城,hetushu.com来不来燕市全在她随心所欲,而且就算她来,陪不陪他参加酒会,他说了不算。
来到佳家超市的时候,正是上午十点左右,超市人满为患,挤来挤去,生意好不火爆。佳家超市的巨大能量开始释放,夏想知道,从此以后,佳家超市开始了大跨步的扩张步伐。
和上一次见面,高建远胖了一点,不变的是他依然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穿着格子半袖衬衣,下身是笔直的深灰裤子,黑色皮鞋一尘不染,从穿衣打扮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注意细节的人。通常细节都十分在意的人,要么非常挑剔,事事认真。要么做事一丝不苟,凡事力求完美。
高建远提供的地皮位于市中心的黄金地带,原本是五金交化站的办公楼,由于五金站经营不善,被迫变卖资产,地皮就被他拿到了。他开价佳家超市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其他条件暂时没有。上一次高建远提过交换之后,再也没有露面,是因为他有事出国了,现在回来之后,而佳家超市的生意大胜以前,就更加坚定了要插上一手的决心。
平心而论,高建远提出的要求还算合理,至少客观的说,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且他提供的地皮不能单以平常的价格衡量,因为没有关系是绝对拿不到手。但生意就是生意,如果一点也不讨价还价,反而显得双方不是做生意,而在做交情。尽管高建远是省委书记的公子,但他没有明说,就假装不知道好了,或许他还有意隐瞒身份,不以第一公子的光环来压人,有意显示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他也有高超的商业头脑。
冯旭光心中憋闷得难受,又不好当着高建远的面问夏想,只好在旁边当闷葫芦,还不时瞪上夏想两眼,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夏想迟疑说道:“只能说我尽量,若菡最近事情忙,也没定好什么时候才来燕市,如果她能来的话,正好赶得上酒会,我会很荣幸地带她参加……”
“过段时间我有一个酒会,邀请的都是上层人士和圈内的人,希望到时你能和连若菡小姐一起参加。如果连若菡小姐肯赏脸的话,不但百分之八的股份条件我答应你,以后我们还会有许多合作的机会。”高建远说得很郑重,也很正式,显然他提出的是正式邀请。
冯旭光大急:“你想害死我呀?我和米萱本来没有什么,让你含沙射影地一说,你嫂子非得跟我急了不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和_图_书都比较尊重她,很少冲她发火。”然后他又一拍脑袋,“算你狠,这点小事也得还回来,打击报复的心理过于敏感。”
夏想看了冯旭光一眼,冯旭光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说道:“夏想是我的好兄弟,也是合伙人,他可以代表我说话。”
冯旭光在旁边一头汗水,夏想怎么胆子这么大?明知道他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还要和他讨价还价,不是故意找不自在吗?何况地皮只有他手里才有!
将近11点的时候,高建远才姗姗来迟。
“我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能入得了陈市长的眼?只不过陈市长安排我到改造小组办公室,我也只能尽力而为,做好本职工作。”夏想倒不怕高建远猜测他和陈风的关系,眼下陈风和高成松的矛盾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已经被他无形中推迟了,他现在既然认识了高建远,而且有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有些事情还是直接说出来好,毕竟以高建远的关系,想要查他也是容易得很,不如爽快地主动说出,也能留下好印象,“这么说,高兄也认识陈市长?”
又是周末,夏想本来答应要陪曹殊黧,却接到冯旭光的电话,说是高建远再次出现,要与他见面。夏想本想一人去见冯旭光,曹殊黧却非要陪同,说她自己可以边逛超市边等他,想想小丫头一直很乖,不但从来不会添乱,还经常暗中帮他的忙,他就没有理由拒绝。
夏想有佳家超市的股份,就不客气地将自己不当外人。
转眼间女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高建远自嘲地一笑,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愁找不到女朋友?问题是,眼界高了,一般的庸脂俗粉都难入他的眼。要找漂亮女孩,燕省艺校多得是,但她们就象工厂生长出来的工业产品一样,漂亮得千篇一律,言谈举止也没有让人眼睛一亮的感觉,太平庸了……他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回到车上,拨了一个电话。
夏想赶紧捂住冯旭光的嘴:“你这么大声,想害死我?殊黧还没有走远!”
还有,连若菡到底是谁?
话筒里面传来了让夏想无比熟悉的文扬的声音:“高总,情况还是不太妙,虽然有些公司看您的面子,适当做了一些广告,但还是不够维持运营。已经连续五个月亏损了,公司的资金状况已经见底了,投资公司那边,肯定不会再注入新的资金了,您的意思是?”
刚一愣神,女孩就欢快地上了二楼,自始至终看也未看他一眼,让他不免有些失和*图*书望,难道自己的魅力还不够?精心的装扮再加留学熏陶的气质,难道对现在的女孩还没有足够的杀伤力?
到了午饭时间,高建远拒绝了冯旭光的挽留,没有留下一起吃饭,起身告辞。夏想送到门外,和高建远挥手告别。
堂堂的省委书记的公子也知道一个小小的改造小组办公室两位副主任的名字,可见陈风的改造小组确实名头够响。换了别人,就是燕市的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高建远也未必记得住。
夏想本来是想让高建远对连若菡断了念想,不料高建远听了却微微一笑,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想:“这是我私人名片,可以随时联系到我——如果连小姐来到燕市,请夏兄无论如何也要通知我一声,给我一个机会,我好做东向她赔礼道歉。”
当然冯旭光不知道,高建远口中的夏想的女朋友是指连若菡,并非曹殊黧。
寒喧过后,就开始谈起了正事。
高建远也是微微一愣,片刻之后又笑了:“做生意有两个目的,一是赚钱,二是交友。如果只为赚钱,当然是利益最大化。如果还有交友的因素,适当让利也符合我的原则——百分之八,成交!”他伸手和夏想握手,脸上的笑容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请讲。”夏想猜测高建远会答应,但没想到他会答应得如此之快,几乎没有犹豫,也对他的条件大感兴趣,“我洗耳恭听。”
“女人总有老去的一天,男人也是。两个人都老了,都不好看了,但也有过年轻美丽的时候,重要的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她最美丽的时刻都是陪你度过,就已经足够了。”曹殊黧笑意盈盈地说出一番话,她目光闪动,看向夏想的时候,多了几分柔情。
“和吴港得、曲雅欣同事?”高建远脸上的惊讶不是装出来的,他眼中明显闪了一丝神采,“这么说,你也是陈市长的嫡系了?”
果然高建远先是一脸惊讶地认出了夏想,然后微皱的眉头又舒展开来,显然对夏想的仪态表示满意,他矜持地点点头,露出三分笑意:“没想到遇到了夏先生,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有缘,幸会!”
“不急,什么时候连小姐来燕市,我什么时候再开酒会好了,我通知他们一下,让他们等好了……”高建远不以为然挥挥手,不经意间还是露出了他内敛而霸道的一面。为了等连若菡而让别人全部等着,还不如说他的酒会专门为连若菡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