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章 第二次如愿以偿的偷情事件

宋朝度由省委秘书长改任省委农工部部长之后,就换了办公室,原来的办公室交由新任的秘书长使用。在新秘书长上任之前,照例由人清理干净,检查文件,武沛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主动跑到宋朝度的办公室,要亲自检查宋朝度有没有带走不应该带的文件。
据说是沈复明得到暗示后,让银行以贷款的方式给抹平了漏洞。
再说夏想等高建远一走,就打电话让曹殊黧上来。冯旭光使劲追问连若菡的事情,夏想就是不说,把冯旭光气得够呛,连夏想帮他省了百分之二的股份也不说一句谢谢。夏想也懒得和他计较,他不想过多地说起连若菡,就等曹殊黧一上来,就拉着她离开了佳家超市。
钟义平?夏想笑了,点点头:“小钟不错,人勤快,有眼色,又是名牌大学生,以后有发展前途。”
应该说,如果在京城或是南方的大城市中,抢先一步在火车站人流集中的地方,竖立一块巨大的液晶屏,确实前景广阔,可以赚足眼珠,不会缺少广告客源。可惜的是,燕市是经济欠发达城市,经济落后京城和沿海城市太多,商家对新兴事物的接受也比较慢,液晶屏建成之后,广告少得可怜,许多商家根本就不认可这样的广告模式,虽然靠一些关系还有一些广告投入,但勉强维持了将近一年,始终亏损。
“现在先在嘴上盖一个章,就象在一本全新的书上签上自己名字一样,表明此书已经有了归属。证明你从此以后,就名花有主了。”夏想嘿嘿笑着解释。
高海冲夏想点点头,示意他在后面找个位子坐下。其他人都对夏想的到来都没有什么表示,认为他这么年轻人的一个毛头小伙子,不是打杂就是服务人员,也没人把他当一回事。
夏想刚追到门口,忽听楼下传来王于芬的声音:“黧儿,还没有睡吗?楼上有什么动静?”
夏想也吓了一跳,冲曹殊黧憨笑几下,曹殊黧冲他挥挥拳头,嘴唇在动,却没有发出声音。夏想看明白了,她在说:“我恨大色狼!”
高建远没有想到的是,一千万到手之后,投入到液晶大屏幕项目之中,一点效益也没有产生,现在基本上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众人都笑了起来。
陈市长说得对,就当消遣放松一下也好。众专家们都放松了心情,准备听听夏想能说出什么天马行空的思路出来。
说起来,整个运作过m.hetushu.com程还有高成松第一任秘书卢书怀的参预。卢书怀在辞职下海之后,一直在南方做生意,经武沛勇的介绍,他和章程市长方酒厂的总经理魏吉平来往密切。在武沛勇向他提出拆借一千万要送给高建远时,他二话不说答应下来。
夏想一进办公室就发现办公室不但干净明亮了许多,而且还比以前雅致了许多,吴港得的桌子也整洁了不少,而且桌上子还养了一盆花。再仔细一看,每人的桌子上都有一盆花,窗台也摆了一些花草,感觉上焕然一新,就不由赞道:“曲主任还真有情调,多放了几盆花,给人的感觉就舒服多了。”
“阅读一本书,要一页一页翻看。要是阅读你的话,当然就是全身上下都要印上印章……”夏想还是把心中的邪恶脱口说出。
夏想为了骗她过来,只好又发信息,说他在房间内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想和她分享。曹殊黧还不上当,无奈,夏想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发了一条充满威胁意味的消息:“救命……”
刚才因为夏想设计了休闲广场而对他高看一眼的专家们,见夏想有些拘谨的态度,心中对他的重视就又抛到一边。或许真只是灵光一现的设计,一个小年轻,既没有从事设计工作的经历,又没有长期在规划部门工作,可以说既非学院派,又非政府规划派,他还能有什么高深的见解不成?
曹殊黧回信说,她才不会上当,还说现在是夏天,随便睡也不会着凉,少骗人。
陈风和曹永国低头耳语几句,然后陈风拿过话筒,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大家都有充足的理由,却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市里也不好武断地就下结论,要各方论证才下决定。”他停了一停,目光向专家席扫去,“在座的专家们想必有不少实地考察过北大街步行街,对于步行街的改造成功印象深刻,也对北大街的休闲广场赞不绝口。不错,专家有专家的思路,开发商有开发商的考虑,市政府也有市政府的规划,出发点不同,追求的利益不同,自然而然就会有不同的观点。我今天就想给大家开拓一下思路,请一个既非专家又不是开发商的局外人,来谈一谈他对西里村改造的看法,大家觉得如何?”
通知的人只负责通知他,话也没有多说一句,就放了电话。
二人吻了也不知多长时间,夏想放开hetushu•com了她,俯到她耳边说道:“怎么样,好不好?”
曹家楼上楼下两层,楼下两个卧室,楼上三个,房间足够多。王于芬肯定听到了什么,这是防患于未然。
想当初,卢书怀最早到南方经商,不也是被一个港商骗走了两千万吗?钱还是从宝市的烟厂拿的,反正最后都能走帐抹平,要不就让银行承担。国有企业就有这种好处,拆东墙补西墙,反正钱都是国家出,赚了是自己的,赔了是银行的,怕什么!
听陈风一讲,夏想明白了今天会议的焦点在于西里如何改造,如何规划。市里专家给出的意见是,西里村位于两大企业之间,最适合开发高档住宅,因为两大企业是燕省效益最好的企业,员工收入高,待遇好,买得起高档商品房。因此此地最适合兴建多层住宅。
这句话正好让从外面接水进来的钟义平听到,把他乐得心里开花,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个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进步,有真本事是一方面,能做出成绩也很关键,最关键的还在于,做出的成绩要让领导亲眼看见。
曲雅欣连连摇头:“不是我……”
开发商的意见是,西里村改造之后,开发商品房是大有前景,但最好开发成别墅区。因为燕市现在还没有真正意义的别墅小区。西里村的位置离市中心不远不近,附近又各项设施齐全,两家大型企业有不少外国专家,他们买得起别墅,也习惯住别墅,应该借此机会开发出燕市第一家别墅小区,提升燕市的城市形象。
夏想彻底无语,只好认输:“好吧,我就是在你的嘴上用我的嘴盖个章。”
“我来介绍一下,夏想,现任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陈风没有给夏想事先通知,也没有给他心理准备,直接就把他推到了台前,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还有,夏想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北大街改造思路的提供者,同时也是休闲广场的设计者。”
周一一上班,钟义平已经将三位主任的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办公桌也擦得一尘不染,吴港得知道夏想比较欣赏钟义平,就好好夸了他几句,让钟义平干劲更足,觉得自己总算开窍了,比起以前在工商局只知道埋头傻干强了太多。
“不好!”小丫头毫不犹豫地回答,还带有一丝不满,“你的牙好硬,硌疼我了。还有,你会不会换气,憋得我好和*图*书难受!”
发动汽车,高建远犹豫一下,直接开车前往燕省艺校而去。
“呀,大流氓,臭色狼!”曹殊黧满脸通红,羞不可抑,一把推开夏想,转身跑到门外,临关门时,还不忘小声地骂了一句,“不想好事,再也不理你了。”
夏想心中窃喜,终于成功地偷取了初吻。尽管小丫头牙关紧咬,死活不让他的舌头再进一层,不过柔软的富有弹性的感觉,还是让人无比销魂。而且她浑身滚烫,胸前饱满,肢体柔软,又芳香扑鼻,几乎让人不能自制!
中午二人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下午驾不住曹殊黧的撒娇,陪她看了一场电影。晚饭又到了曹家去吃,晚上自然就又住在他在曹家的专用房间。也不知是不是有意躲他,曹殊黧没有给他过来铺床。夏想就耍赖,给她发短信说,没人铺床,他没法睡觉,晚上会着凉。
赶到五楼的会议室,敲门进去,夏想吓了一跳,里面至少有二三十人,正中坐着陈风、曹永国和高海,圆桌周围坐的人夏想都不认识,有满头银发的学者型人物,也有大腹便便的商人形象,还有戴着深度眼镜的专家模样,形形色色,会聚一堂。
她是有意挑逗还是真不明白?尤其是她问完之后,仰着小脸,瞪着一双好奇而无邪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夏想,一脸期待的表情,就让夏想觉得他非常邪恶非常无耻,又非常惹人欲火焚身。
“什么意思?”曹殊黧也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糊涂,一双大眼睛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闪亮,眨动之间,亮若晨星,非常迷人,“盖什么章,有什么用?”
其实高建远也是无意中发现液晶大屏幕项目的。
陈风心想,要的就是你没有心理准备,要的就是打你一个措手不及,要是给你了足够的时间准备,说出来的想法就会因为顾忌太多而没有了新意。他没有给夏想再多的时间考虑,直接说道:“今天在座的就你年纪最小,就随便说几句,大家都可以当你的叔叔伯伯,说错了,谁会怪你?刚刚大家也吵累了,你就当活跃一下气氛也好。”
怕是不怕,高建远还是想成功想赚大钱,成功是一种认可,也让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不过液晶屏幕失败之后,他痛定思痛,才知道还是武沛勇说得对,权钱交易最省事,也来钱最快。所以他看中了佳家超市,想办法拿下地皮之后,换取了佳家超市的和图书百分之八的股份。
开发商们更是不把夏想当一回事儿,虽然猜不透陈市长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出,但也没有多想,都认为西里村开发成住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不同的是,是开发成普通住宅还是别墅。别墅利润大,可以更好地提升企业形象,所以开发商都想让市里定下别墅的规划。
曹殊黧心虚地看了夏想一眼,用眼神告诉他:都怪你。
第二天一早吃早饭,王于芬看似无意地说道:“黧儿,你睡觉不老实,上厕所动静太大,以后夏想再住家里的话,你就睡楼下的房间,好不好?”
夏想刚刚坐下,还没有来得及和钟义平说上几句,就接到电话,要他到楼上的会议室开会。夏想心中纳闷,什么会议会让他参加?一般市政府的会议,以他的级别根本不够资格参加,再者改造小组办公室又不是正式机构,只接受陈市长和高秘书长的直接领导,也不用参加什么会议……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殊黧顿时脸红,夏想大窘,曹殊君挤眉弄眼,在一旁幸灾乐祸。
陈风一开口,夏想才知道原来会议的内容是关于西里村的改造议题。
夏想脸皮足够厚:“没关系,我睡觉死,听不到,吵不醒。”
夏想又看吴港得,吴港得也笑:“也不是我……是小钟。”
西里村位于燕市的西郊,在二环以内,位置虽然说不上好,但很关键,因为西里村正位于燕省两家最大的企业燕省制药和燕省钢铁的中间。
他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让魏吉平从长方酒厂的帐上转来一千万,又通过作假转到新成立的投资公司帐户上,然后就由公司出具证明,全权委托高建远负责风险投资业务。高建远就顺理成章地拿到了一千万,至于长方酒厂如何做平一千万的帐,就是魏吉平和沈复明的事情了。
曹殊黧大惊,忙咳嗽一声答道:“我上厕所……”
实际上,高建远现在对液晶屏的前景已经失去了信心。不过他仍然抱着最后一试的想法,由刚才绿裙女孩的清纯和亮丽,联想到请艺校女生拍走秀的短片吸引眼珠,索性最后试上一把。实在不行就放弃,反正就当一千万买个教训了,本来一千万就不是他的,没了也不可惜。
夏想的意外出现,或许只是陈市长想活跃一下气氛,乘机让大家认识一下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新上任的副主任罢了。
曹殊黧点点头,好象明白了一样,又问:“要是以http://m.hetushu.com后你想阅读你的书,又要怎么做?”
曹永国放下报纸,一锤定音:“就这么定了……你们还年轻,白天在一起可以,晚上就离得远一点好!”
片刻之间,房间轻轻一响,一身轻薄睡衣的曹殊黧轻手轻脚出现在门口,小声地说道:“我妈在楼下支着耳朵听楼上的动静,你诚心找事是不是?坏人,非让我过来,还不知道你没安好心?”
被张信颖骂成色狼是误会,被曹殊黧骂成色狼是自找,夏想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冲曹殊黧敬了个礼,差点把她逗得笑出声来。她又冲他示威一下,才赶紧逃也似地跑进了房间。
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却意外地发现了宋朝度遗留的一份可行性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火车站液晶大屏幕项目喜人的前景,以及抢先一步的巨大商机。武沛勇拿到资料之后,就交给了高建远,因为他知道高建远对新兴项目大感兴趣,他直觉感觉这个项目不错,从资料的严实密封来看,宋朝度肯定对这份报告非常重视,武沛勇才不会还给他。
话未说完,就被夏想揽入怀中,嘴唇立刻被另一副嘴唇堵上……她只觉得浑身酸软,只来得及哼了一声,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声点,别惊醒夏想。”王于芬的提醒也不知是暗示,还是另有所指。
高建远见到后如获至宝,发现火车站液晶屏幕项目已经做好所有的前期工作,但因为没有后继资金陷入的停顿。如此良机他怎能错过,当即就想法运作了一千万的资金,投入到了液晶屏幕项目之中。
夏想心中苦笑,陈风还是喜欢出人意料,突然就把他架了起来,放在烧得正旺的火上烤,事先一点消息也不透露,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毕竟在会场上,他脸上还是浮现出谦虚和憨厚的笑容,又略带拘谨地答道:“陈市长太过奖了,我只是爱胡思乱想,想法有点天马行空罢了,跟在座的专家无法相提并论。还有关于西里村的改造,我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怎么敢当着这么专家的话,信口开河?”
与会的专家们对夏想的头衔不感任何兴趣,却被陈风的后一句话调起了胃口,都不约而同地惊讶地“哦”了一声,目光齐齐地朝夏想射去。
陈市长是商量的口气,但却不是问众人是不是愿意听听别人的意见,而是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要仔细听听局外人的意见。
专家和开发商,各执一词,争吵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