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4章 常委会上的玄机

如果是别人,比如说宣传部长回永义,政法委书记陈玉龙,他也不会感觉太吃惊,因为回永义和陈玉龙和他走得不近,既不属于陈风派,也不属于他崔向派,但现在回永义和陈玉龙还没有发言,反倒是他的人自乱了阵脚,怎能不让崔向从心底深处发出一阵阵的寒意:什么时候陈风有了这么大的魅力,连王鹏飞都和他统一战线了?还有徐德泉,一向对他惟命是从,今天临阵反戈,更是让他心中寒意逼人!
钟义平不理会方格的冷嘲热讽,先给夏想倒了一杯水,然后又问:“夏主任,你倒是说句话,让我安安心。”
“对,对,姐姐英明。”曹殊君拍完曹殊黧的马屁,又立马对夏想笑道,“姐夫,等以后我爸退下来后,我可就跟着你混了,你可得罩着我——我可是你唯一的小舅子。”
吴港得皱起了眉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还在这里胡闹,出去,都给我出去!烦着呢!”
方格紧随着钟义平进来,对钟义平的问题不屑一顾地说道:“瞎操什么心,乱着什么急?你没见夏主任稳坐钓鱼台吗?夏主任不急,证明他心中有数。他心中有数,就轮不到你来操心。再说你操心也白费,不管用,所以我建议你到旁边休息休息。”
夏想一把将她拉到怀中:“我是想阅读你这本书……”
一进门,就愣住了:客厅内,曹永国和王于芬坐在沙发的正中,曹殊黧和曹殊君一人坐一个侧面的沙发,一家四口八双眼睛,直视夏想!
“什么跟什么呀,我爸回来跟你看书有什么关系?”曹殊黧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因为用心思考的缘故,她整个人都焕发出一种无法言传的沉静之美,动人心魄。
夏想急忙去追,不料曹殊黧反应够快,跑到卫生间就锁上了门,还在里面故意气他:“我洗澡了,你可不要胡思乱想,也去洗澡睡觉吧,听话。”
小丫头召唤,夏想不敢不从,听她的口气,肯定还是受了曹永国之托。想想也该和曹伯伯聊一聊了,夏想就调转车头,开回了曹家。
被自己人背叛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崔向已经出离了愤怒,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停地萦绕: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能让过半的常委支持陈风,否则他将会威信大减,将会失去书记一手掌控的光环!
“行,姐夫,我现在算是真服你了。”曹殊君一开口就嘿嘿直笑,有点不怀好地说道,“要是你先升副处,再追到http://www.hetushu.com我姐,我对你的佩服会减到百分之五十。可是却是在还没有级别的时候,就让我姐死心塌地跟了你,然后又迅速地升到副处,这就不是一般人了,所以我对你的佩服是百分之百。”
夏想慢条斯理地喝水,用手指点着钟义平的胸口说道:“你的心就在你的肚子,已经安好了,怎么还用我来安?”
所有人都不明白本来一开始就提出反对意见的崔书记,为什么也会推翻自己的发言。但所有人也都明白,崔书记是不想败得太惨,不想看到常委会上一片赞成之声。所有的赞成之声都是对他的反对之声,他及时拍板,不想给大家留下固执己见的坏印象,而是要给大家留下一个从善如流的好印象。
夏想能听话才怪,家中无人,小丫头在里面洗澡,要是他能进去,该是多么香艳的场景!正想得浑身燥热之时,突然门一响,曹永国回来了。
政治之上,还真是变幻莫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有人都震惊莫名,连陈风也是一脸愕然,吃惊地看着王鹏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偏向他说话?
吴港得刚坐下,一听夏想的话又火烧屁股一样站了起来:“怎么说?”
方进江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见二人进来,笑了:“小夏来了?今天可是你们改造小组的大日子,年轻人可以高兴可以喝酒,但不要过头了。”
不过夏想和方进江毕竟不熟,坐了一会儿,说了几句闲话就告辞离去。自始至终,方进江没有提及一句常委会上的事情。
和曲雅欣勉强还能保持镇静相比,吴港得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在办公室走来走去,还不时唉声叹气,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城管局也回不去了,改造小组要是被拿掉的话,陈市长怎么着也该给我们这些干活出力的人一个交待不是?”
夏想知道高建远和范铮,肯定在背后出了手,但到底是常委会上哪一个常委,他也不知道。至于王书记,他猜测可能更多是因为达才集团的原因,而徐秘书是高成松还是范睿恒的人,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所有变故其实还是一团糊涂,猜也猜不清楚,所以干脆摇头:“我还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我和王书记只有数面之缘,不过是帮他搬过一把藤椅,聊了几句话,但他肯为改造小组办公室出头,肯定另有原因。”
夏想回答了曹永m.hetushu.com国的疑问:“陈市长不是蛮干之人,他敢提交到常委会上,就是心中有底气。就算不敢保证票数过半,至少也有接近半数的实力,或许还可以争取一两张摇摆不定的票。当然,今天出现的意外变故,是谁也想不到的,是不是陈市长也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常委会上,平常不怎么抽烟的崔向,无视他自己定下的常委会上禁止吸烟的规矩,一连抽了三根烟,还难以压下心中的愤懑和惶恐,没想到呀,没想到,他一向自信可以绝对控制的常委会,突然之间就出现了难以预料的逆转!
曹殊黧醒过味儿来,脸颊飞红:“你个大色狼!”一转身就跑出房间,咯咯笑道,“我去洗澡了,晚安。”
最后曲终人散,夏想开车送方格送家。
“哲学系毕业的都是纸上谈兵,夏主任是从生活中生发出来的感慨,比纸面上的东西,深刻多了。”钟义平的马屁功夫日见成熟,乘机立刻奉送了一记超高水平的马屁。
方格住在市委家属院,送到楼下,夏想转身要走,却被方格拉住:“到家里坐坐,到门口了再不进门,就不够意思了。”
高海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他来到改造小组办公室,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却没有说话,只是冲夏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本来王鹏飞在发言时,还含沙射影地指出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有太明显的个人风格,不利于公平公正地对待所有开发商,他就以为王鹏飞会明确地反对将改造小组正规化,不成想,王鹏飞话题一转,突然就义正言辞地说道:“正是因为城中村改造小组太个人化太不正规了,所以有必要将其合理地安置在市政府的机构之中……我觉得陈市长的提议还是出于大局的考虑,市委应该支持!”
感慨过年,曹永国无比欣慰地说道:“30岁到副厅,我还是小瞧了你,30到正厅也是大有可能的,哈哈……”
曹殊黧“嗯”了一声,目光还不离画板。
方格埋怨:“爸,在家里你就放下架子,好不?我和夏哥现在是朋友,不是上下级。你现在和夏哥也不是上下级,同意不?”
曹永国还想再说些什么,王于芬不干了:“行了,行了,谈话到此为止,不要打乱我们今天的好心情。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带到家里来。以前还好,是没人和你讨论。现在你倒好,小夏一回来你就拉着他说个没完,你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曹殊黧没明hetushu.com白过来:“看什么书,让我再想想,有一个细节卡壳了,等一等,别捣乱!”
曹永国让夏想坐下,将常委会上的意外变故说了一遍,夏想听了连连点头:“政治上没有永远上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果然不假。崔书记这一次败北,可以说失败于大意。他想当然地认为该支持他的人一定会支持,两不相帮的人,因为他的坚持也会在这件小事上和他站在一起。其实身居高位之人,在高处呆得久了,一直掌控一切的感觉会让他的反应迟钝,总认为事情可以一成不变……天底下,哪里有不变的人和事?”
失控了,全失控了!
方格眼睛一亮:“没想到,夏主任说话还挺有哲理,敢情是哲学系毕业的?”
晚上,全体改造小组成员,共开了三辆桑塔纳,三辆面包车,浩浩荡荡杀往饭店会餐。当晚,钟义平和吴港得拼酒拼得大醉。夏想也喝了不少,连曲雅欣也喝得有了五六分醉意,拉着夏想的手说个不停,还说一句让夏想非常难为情的话:“小夏,你真行。要是大姐我年轻个十来岁,也非要主动去追你不可。”
所以当崔向看到宣传部长回永义的手有要举起来的趋势时,他将烟头狠狠地按在烟灰缸中,来了个一锤定音:“听了大家的发言,我也深受启发,改造小组的编制问题我看不用讨论了,通过了。”
生死两重天,事关自身的大事,曲雅欣坐立不安也在情理之中。
及时收手的政治家,是聪明的政治家,不以一时意气之争而做出无谓的事情,从这个角度讲,崔书记的认输,其实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同意,同意,到了家里就叫叔叔就可以了。”方进江的话中带有宠爱的味道,看得出来,他对方格非常疼爱,也很是迁就。
通过与否,差别太大了。通过的话,夏想可以升为副处级,她和吴港得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留在市政府大院工作。一旦夏想再调任别处,她和吴港得就有一人可以接任夏想,从而迈出政治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一步,由科级升到副处。
高海刚一离开,改造小组办公室就响起一阵欢呼!
夏想开车正要回住处,电话响了,曹殊黧的声音甜甜地响起:“在哪里呢?快回家吧,都等着你呢。”
“要是通不过的话,结果早出来了。现在还没有结论,证明各位常委正在各抒已见,说明争论比较激烈。既然争论激烈,就表明事情有转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常委和图书会上,会有许多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
夏想还真猜对了。
但如果通不过,就算不会明令解散改造小组,实际上改造小组的地位和以前相比,是一落千丈,再也没有了任何权威,还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基本上就会成为一个鸡肋部门。也许用不了多久,不等陈市长调走,改造小组就会被人找一个理由拿下,到时陈市长肯定不会再出面说话,也会是默认的态度。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要不我们看一会儿书,好不好?”夏想谆谆善诱。
王鹏飞一石击起千层浪,市委方面的几位常委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平常和崔书记保持高度一致的王书记,怎么就突然之间转了风向,变了性子,竟然对陈风投了支持票!
还是曹殊君先带头鼓掌,紧接着曹殊黧也跳了起来,起劲鼓掌,王于芬也笑着拍了几下,甚至曹永国也微笑着象征性双手拍了拍,他等掌声停下,才代表曹家郑重发言:“首先我代表曹家欢迎小夏,庆祝小夏正式迈出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由科级到副处是一个重要的关卡,迈过之后,就可以迎来更广阔的天地。想当年,我从科级到副处,整整花了三年时间,而小夏才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夏想不好意思打扰方部长,又捱不过方格,只好随他进门。
钟义平进来之后,小声地问夏想:“夏主任,到底怎么办?”
曹永国没说话,久久地看着夏想,心想他刚刚25岁,怎么就这么稳重,怎么就这么多感慨?想起自己差一点因小失大,当时还真是不如夏想看得长远,也是自己太急于保全他了!可是,他怎么就这么有信心,认为陈风一定能赢?
如果说市政府的几票,陈风、曹永国和易思鹏都在预料之内的话,组织部长方进江的支持票也不算意外,最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副书记王鹏飞的突然转向!
说完这句话,崔向好象虚脱一样,靠在椅子上,无力地挥挥手:“散会了……”
最后夏想在王于芬的审视的目光之中,乖乖的上楼睡觉,心中恨恨地想,好你个小丫头,你等着,有朝一日一定把你阅读个够。
小马村和大马村的地图夏想也早就准备好了,他先打好腹稿,让曹殊黧先将人民公园重新设计一下,他来在大体上把小马村和大马村的设计思路理顺,然后再和原有的人民公园连成一片,打造出一个假山亭院、鸟语花香、处处是养眼美景的人民广场出来!
二人一连设计了两和图书个小时,都有些累了,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楼下还没有声音,显然没人回来。夏想见曹殊黧咬着铅笔沉思的模样,既乖巧可能,又惹人生怜,就又动了坏心思:“休息一下,别太累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这一次,曹殊黧难得地没有收拾曹殊君,而是笑语嫣嫣地说道:“臭小子,你只说对了一半,应该说你姐更有眼光才对。”
夏想就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曹伯伯,王阿姨,怎么了这是?吓我一跳!”
钟义平凑向前来:“曲主任,我不觉得你年纪大,要不你追我试试,肯定一追就成功。”
崔向的烟掉到了桌子上,他都一点也没有发觉,会议室的暖气很足,但毕竟不是夏天,也就是20度左右,他却感到背后一片冰凉——全是汗水!
然而,更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一直以来和崔向走得最近,几乎就是崔向的传声筒的市委秘书长徐德泉推了推眼镜,清了清嗓子,看了方进江一眼,笑眯眯地说道:“改造小组成立以来,燕市的开发商就有主心骨。如果有了正式编制,不但可以显示出市委市政府对改造小组的重视,也让开发商更加放心地和改造小组打交道,所以我认为,不就是批一个编制嘛,就批吧。”
结果曲雅欣难得地年轻了一回,大发娇嗔,粉拳高举,捶了钟义平一顿。
离春节还有不到20天的时候,市委市政府的平静终于被打破,在陈风的强烈要求下,关于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编制问题,正式提交了常委会讨论!
办公室内,和夏想的面色平静相比,曲雅欣心不在焉地翻看资料,实际上她一页也没有看进去。能看得进去吗?陈市长向常委会提交的是编制问题,但所有人都心里清楚,其实常委会讨论的不是批不批编制,而是讨论的城中村改造小组的生死存亡问题。
夏想站着来,笑着按住吴港得的双肩,让他坐下:“吴主任稍安勿躁,常委会开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证明是好事。”
曹永国含蓄地笑:“陈市长和谁走得近,我也不大清楚。事先我也就和方部长、易市长通了气,其他的人,因为卢部长的关系,我也就和宣传部长回永义还能说上话,不过打电话时,回部长态度不明,所以我也心里没底。小夏,你告诉我实话,王书记和徐秘书长,你是不是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夏想有点着急:“再等就没有时间了,曹伯伯他们回来了,我们就看不了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