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5章 连若菡和夏想一起回家过年

“那就好,那你就提前通知夏叔叔一声,我要去家里过年,还有……”连若菡歪着头想了一想,“我还是住宾馆算了,住你家太危险了。”
到了单城市,就兵分两路,曹永国一家人回家,夏想就让连若菡和曹殊黧一起先去曹家,他独自一人先回家。
夏天成上前拉住夏想的手:“新单位累不累?也没见胖多少?就是冬天不晒,白了点。”然后又朝夏想身后张望,“怎么没见殊黧?”
谁还能堵住悠悠众人之口不成?所以传闻归传闻,崔向和陈风肯定也听在耳中,没人当真,更没有人站出来严令大家不许乱传。
夏想给了夏安一拳:“工作怎么样?有没有惹爸妈生气?”
夏想以为王鹏飞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他还动了真格,不免就有点受宠若惊,忙道:“知道公开的,不知道个人的。”
晚上回到曹家,夏想经过慎重的考虑,还是郑重其事地向曹伯伯提出了连若菡想要回单城过年的事情。曹永国见夏想说得非常正式,也知道他的心思,微一沉思,想到有些事情防不胜防不如不防,也就放宽了心,说道:“若菡和黧儿关系不错,她去单城也好,和黧儿作个伴儿。她一个女孩儿一人在外也挺不容易的,连过年都不回家,难道是和家人关系不好?”
夏想就给二人一人一件礼物:“去看礼物吧,别闹了。”
后来在王于芬的强烈反对下,还是换上了夏想开车。夏想一上手,半晌没说话的曹殊君才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了,终于可以安心地睡觉了。”
高老明白过来了,连若菡怪他霸着夏想不放,他就打了个哈哈:“好,好,那我就再忍忍,过了年后再和小友好好探讨一下……”然后又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态看了夏想一眼,“要不吃饭的时候,再稍微向我透露一点人民广场的设计思路?”
这是大实话,公开的办公室电话知道也没用,过年的时候肯定找不到。王鹏飞呵呵一笑,冲前面的司机说道:“小温,把我的电话给小夏。”
坐了一会儿,连若菡将夏想叫到外面,她扭了扭腰,做了几个舒展运动,才说:“我过年不回京城了,一个人在燕市也怪没意思的,怎么办?”
夏想站在政府大院门口,给高建远打了一个电话,含蓄地表示了感谢。高建远邀请夏想有空再到西山别墅,夏想随口答应下来。
夏想先是恭敬地叫一声“高老”和_图_书,正要开口叫高省长,高晋周挥挥手,指着高老说:“老爷子在,你就叫我一声高叔叔就行了,他不喜欢听官职,你一叫,完了他准训我。”
早就得知儿子回来的夏天成和张兰,早早就在门口张望,一见夏想的身影,就高兴地迎了出来。夏安却从后面飞快地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夏想:“哥,你总算回来了,想死我了。”
一家人进屋,许宁也在——她现在和夏安住在一起,就等年后结婚。许宁一见夏想就问:“哥,你和嫂子什么时候结婚?要不我和夏安就抢你们前头了。”
“收到!”连若菡难得地十分听话地点头,“一切听从夏主任吩咐。”
“单城也不错,听说是古都,有许多历史古迹,去看看也挺好,是不是?”连若菡一点儿也不跟夏想客气,更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就说出了心中所想,“反正我跟夏叔叔和张阿姨也认识,他们不会不欢迎我去作客吧?”
“我的电话你知道不?”
到了荷塘月色,连若菡的房间内,竟然坐了不少人,有高老,高晋周,还有几个夏想不认识的人。
高晋周在一旁不敢说话,他一开口就被高老顶了回去。堂堂的副省长在高老面前,还象一个小学生一样,估计以前高晋周经常挨训。
虽然说编制办的批文还没有正式下来,但既然常委会已经通过,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改造小组办公室一下子热闹了许多,大家的干劲十足,林双玉也跑来表示祝贺,高海也露出平易近人的一面,来到办公室和夏想三人一一握手。
高老哈哈一笑:“算你小子识趣,以后就是当再大的官儿,在我面前也得小声说话。小友,来,坐我旁边。最近没见,听说你在帮达才集团设计人民广场,当时我让你帮我设计森林公园你还老大不情愿,现在帮达才,好象心甘情愿,这有远有近也分得太清楚了吧?”
所有人都觉得夏想是沾了改造小组正式确立了编制的光,夏想升迁过快的话题,倒是被淡化了不少。不过作为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改造小组前一段时间又在风口浪尖之上,所以认识夏想的人明显多了起来。走到大院内,夏想总遇到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主动打招呼,他就一脸明媚笑容,热情回应。
欢笑声中,很快就到了单城市。
临近春节放假,一般情况下市委也好,市政府也好,办事效率都会http://www•hetushu•com下降不少,不料这一次编制办好象上足了发条一样,三天后就正式行文,批准了城中村改造小组的副处级编制。紧接着,市委组织部派人找夏想谈话,走过形式之后,夏想的副处级就尘埃落定,他也一跃成为市政府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
既然想到了佳家超市,他就又给冯旭光打了一个电话。
你想住我还不让你住呢!夏想心中腹诽,你真要住我们家,不但爸妈会多想,连黧丫头也会有想法,也会大大的不满。过年回我家过年,就已经让人多想了,再天天吃住在家里,任谁都会把你当成我的正牌女朋友,让黧丫头怎么办?
曹殊黧从厨房中捧出一个大蛋糕:“来,为了庆祝你升职,妈妈专门给你买了一个蛋糕,快切蛋糕。”
有些关系还是需要保持着接触的状态,不需要太近,但也绝对不能太远。
发动车,夏想直奔荷塘月色而去,高老明天要回京,他有必要为高老送行,同时也问问连若菡何时回去。
手里握着王鹏飞的电话,夏想有点微微愣神。可以说王鹏飞对他的热络绝不是因为自己和他聊天聊得投机,对于一个政客来说,见面聊上几句就会对一个人印象良好到可以深交,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见过了太多的精心的设计,也听多了好话,对于许多事情都有了免疫力。夏想尽管对王鹏飞的好意有点激动有点觉得来得突然,但还没有头脑一热就认为市委的实权人物王书记对他青睐有加,要拉拢他。
夏想就嘿嘿直笑:“你还跟我计较这些,太鼠腹鸡肠了吧?我都不和你计较你这么长时间也不过来看看我,帮我从超市拉一些生活用品过来,你还好意思指责我,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夏想就挠挠头:“我也是被逼无奈,沈立春和我关系不错,他天天追着我,我不设计,他就拿送一个女朋友给我相威胁,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帮他设计的。”
“以前是见识少,没有比较就分不出高低上下来。”曹殊君振振有词,“夏想开车又快又稳,老爸,你开车快是快,可是晃悠得厉害,可见水平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怎么会,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夏想就有点挠头,家人肯定会欢迎连若菡,这一点不用置疑,连若菡帮了弟弟的大忙,她要到家里过年,说实话也是举双手欢迎,不过他唯一的一点担心是,连若www.hetushu•com菡一起回去的话,黧丫头不会多想,难保曹伯伯不会多心。
平常见了警车就害怕的夏天成,一见是单城市政府的车停在楼下,就有点胆怯,不敢上去。夏想笑了笑,来到前面,却被两名警察拦住,其中一人说道:“此地戒严,闲人免进。”
其他几人都是远景集团的中层员工,是连若菡叫来帮高老收拾东西的。
打完电话,夏想就回去取车,无巧不巧,正好遇到3号车出来,停在他的面前,后面的车窗打开,露出王鹏飞胖乎乎的笑脸:“小夏,会打牌不?过年没事的时候,找我来打牌,怎么样?别人要么牌技太丑,要么牌品太差,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王鹏飞有意和他走近,聊得投机也是一个方面,但影响微乎其微,夏想清楚,多半还是因为达才集团的原因。也就是说,王鹏飞和达才集团有关系。
第二天,该打的电话都打了一遍,夏想就和连若菡约好在高速路口汇合,他坐在曹永国的车上,担任起司机的重任。曹永国没再坐在后座,而是坐在副驾驶,和夏想说话。
肖佳的生意现在越做越大,夏想在想,应该让她再发展其他的生意。应该说现在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可以向其他行业进军了。同时夏想也想到了佳家超市他的百分之六的股份,是时候该转到肖佳的名下了,也算自己给她的一个交待。
曹永国的父母也住在一建的家属院中,不过在老楼那边,有一段距离。刚到楼下,就见曹家的楼下围了一群人,闹腾个不停,还有几辆警车。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单城市政府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得知燕市的常务副市长回家探亲,市长和一名副市长就急忙赶来,又警车开道,前来和曹市长套套近乎。
夏想笑笑:“市政府的房子质量还不错,用料都比外面的商品房好了不少,开发商也是很会来事,厚此薄彼得很。”他又扭头看了曹永国一眼,“曹伯伯不是手痒,想开一会儿车吧?”
许宁生气了:“啊,你的意思是说,嫌我年纪大了?”
“哈哈……”高老目光复杂地看了连若菡一眼,又对夏想说,“别人都愿意中美人计,你倒好,怕中美人计……今天既然来了,就不能放过你,来,跟我好好说说,森林公园和人民广场相比,哪一个以后会更吸引市民的目光?”
越野车的强项是越野,不适合高速奔跑。曹永和-图-书国也是一时兴起,不一会儿竟然超过了路虎,还在车流中穿梭不停,接连超车。他倒是自我感觉良好,夏想在旁边却捏了一把汗,感觉坐车比开车还累。
中午就陪高老吃了一顿饭,夏想没少被高老不断地把话题向人民广场上面引。老小孩,高老是越老越有童心,夏想不说,他就缠着不放,无奈之下,只好稍微透露了一点消息。不过还是没能达到高老的满意,他不满地说:“我要是过不好年,都是小夏你害的。”
曹殊黧听到连若菡也一起回单城,高兴得跳了起来。曹永国见女儿发自内心的高兴,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女儿到底是心思单纯,还是从来都没有一点危机感?不过当爸爸的,有些事情又不好太明说,只好打定主意,有机会让王于芬和黧儿交流一下,母女之间有些话还是好说出口的,也容易沟通一些。
夏安腼腆地笑:“工作一切顺利,爸妈对我也算满意。”
连若菡不干了:“高老,夏想是来为你送行的,不是来谈设计和工作的,再说现在已经放假了,您也该歇一歇了,是不是?”
夏想看了连若菡几眼,见她一脸窃喜,知道她肯定又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就事先给她打了预防针:“去我家可以,但一要保持礼貌,二要听我的话,三要不要让我家人误会你和我之间的关系。”
众人都笑了起来。
夏想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没问过,她也没说,估计也是父母不在身边,或者和父母关系疏远……”
曹永国本来今年想年后再回单城,因为市政府万一有事,他也能及时处理。不过今年家里老人身体不大好,一直念叨他,让他早点回来,他就提前回家,准备在家中呆上三天。
夏想就把蛋糕切成五块,一一分给众人,郑重地向王于芬表示了感谢。曹伯伯和王阿姨对他也确实不错,让他在燕市也体会到了家的感觉。他心中暖洋洋的,再看曹殊黧时,眼中全是柔情。
就这样,年关近了,在忙活了一上午将各个办公室贴上封条之后,就算正式放了年假。
肖佳说她弟弟已经回家过年,她准备年后才回,年前走不开。她没有提让夏想陪她回家一事,夏想也没有明说,他知道自己过年的时候事情太多,怕时间上来不及,只有等确定有了空闲,才好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
很明显是耍赖的意思,要让他负责安排她的行程,夏想想了想:“我要回www.hetushu.com老家过年,黧丫头一家也会回单城市,你难道也想去单城?”
“说什么你,不过脑子。”夏安批评许宁,“嫂子还在上大学,还要两年才毕业,早着呢。谁让哥有福气,找了个小嫂子。”
“市政府最后一批福利房的分配方案下来了,按照规定,你也可以分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年后抽时间办理一下手续,尽快落实。”曹永国目光直视前方,笑道,“很久没有开车了,估计现在水平倒退了不少。现在是官儿越做越大,身体机能却越来越下降。”
曹永国不满地说道:“好小子,敢嫌老爸开车水平不好?你从小到大不知道坐我的车多少次,怎么以前不说?”
高老也挺有意思,一见面就有埋怨夏想的意思。也是,燕市的房地产圈子就这么大,达才集团的一举一动又是众人的焦点,他帮达才集团设计,别说高老知道,恐怕圈子内的人都知道一二。
曹永国还真是老夫略发少年狂,到了高速口和连若菡汇合后,曹殊黧上了连若菡的车,曹永国就和夏想换了座位,开动了奥迪。
冯旭光被噎得够呛,半天才说:“算你狠,说不过你。过年说什么也得过来聚聚,一醉方休!”
夏想恭谨地笑:“一定,一定。我还真会打牌,有机会一定好好向王书记请教请教。”
听说曹永国一家人都回来了,夏天成和张兰坐不住了,非要去曹家看看。夏想一想也觉得爸妈应该主动去看望曹伯伯,就陪他们一起去曹家。
当然,在大院里还是暗中有一些风声在流传,说是崔书记失利,陈市长占据上风,甚至连陈市长得到了高书记的赏识,用不了多久陈市长就会成为陈书记的流言也大有市场。机关大院之中,从来不缺少流言和风声,一般捕风捉影的事情,传不了多久,就会悄无声息了。
冯旭光一接通电话就埋怨夏想:“你是结交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你自己说说,多长时间没来我这里喝酒吹牛了?我的第三家超市就快开张了,你不帮我出谋划策也就算了,连面都不露一个,太说不过去了,你自己说,该怎么办?”
想了想,他第二个电话又拨给了肖佳。
但王书记究竟和达才集团有什么样的关系,他不得而知,也没有深究的意思。有些事情不用非要弄个明白,有时候问得太多了,反而弄巧成拙。既然王书记盛情相邀,夏想就想抽个时间就和王书记打打牌,喝喝茶,也没有什么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