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7章 李书记和邱县长,都心情迫切

夏想也用力地抱紧小丫头,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眼睛却看向她身后的连若菡——连若菡坐在车内,眨着眼睛,眼中有戏谑之意,也有一丝淡淡的哀伤。夏想心想作为男人真的挺累,怀中抱着一个,眼中还看向另一个,是不是男人都有贪心不足的德性?
毕竟燕市是一个平原城市,虽然燕市离太行山也不远,不过市内无山无水无森林,现在市区内突然多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不但环境幽美,鸟语花香,而且交通便利,各项设施齐全,比起单纯地去公园好了许多,所以还没有正式推向市场,森林公园就已经引起了轰动,每天光是门票收入就达到了5万元以上。可以预计的是,一旦全面开放,每年光门票收入,就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数字。
当然,设想是美好的,现实就是现实,无法改变。好在任于海对夏想的引水想法兴奋不已,一心琢磨着回去之后,立刻着手实施。一旦引水成功,可以正好赶到夏天的旅游旺季来临之前,好好地宣传一下三石风景区的新举措,不信还不能提高客流量!
至于卫生方面,医院的问题就是药价过高,医患矛盾突出,体制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只能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转眼到了五月中旬,山中已经是一片春暖花开的景色,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回燕市看望曹殊黧,曹殊黧就耐不住思念,跑来了安县。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前来,是和连若菡在一起。
方格叫屈:“我也就是在你面前偶而流露一下英雄本色,平常在外人面前,可是一本正经得很。你别小气了,这两个美女好是好,不过都不是我的菜,我就喜欢梅晓琳。”
邱绪峰临走的时候,假装大度地说道:“小夏县长,你去找许梁,让他无论如何也给你安排一辆车出来。不象话,燕市的客商来到安县,看到我们安县的副县长还没有专车,会怎么看待安县的投资环境?”
不过要是这一次引水成功之后,能把三石风景区的客流提高一成的话,夏县长得了首功,他也应该可以分到了一点政绩不是?机会好的话,说不过可以向上动一动?不是杨副县长病休了吗?休上一段时间,估计就可以直接病退了,到时正好空出来一个副县长的位子……
曹殊黧穿了一身运动装,正适合五月乍暖还寒的山中气候。夏想抱着她的时候,感觉她胸前的丰满比起以前又大了一些,而且弹性又增加www•hetushu•com不少,就悄声对她说:“好象你还没有停止发育,局部地区持续火爆中……”
连若菡想要当面反驳几句,却被曹殊黧制止。曹殊黧小声说:“别太让邱县长下不来台,毕竟他是夏想的顶头上司,面子还是要给的。”
方格趁机将夏想拉到一边,以无比羡慕的口气说道:“夏哥,你太让人震惊了,一出手就是两大美女,简直就是震惊死人不管偿命!哪个是你女朋友?肯定是曹殊黧了,她乖巧温柔,一看就是贤妻良母。”
萧何不敢多看曹殊黧和连若菡,心中直想,小夏县长还真行,居然认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知道哪个是他的女朋友?想想也是,小夏县长人长得精神,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县长,这么有本事的人,女朋友不漂亮才怪呢?不过这两个女孩都漂亮得过分,还真不好选,也不知道小夏县长是不是上愁?现在有本事的人都有正房和二房,夏县长会不会两个女孩子都收了?
连若菡对李丁山就远不如曹殊黧热情了,她只是淡淡地一笑:“合适的话我就会和夏县长谈的,不过远景集团的近期和远期规划中,并没有考虑在燕市以外的投资。”
夏想打消他的幻想,打击他的积极性:“你是李书记的秘书,以后要注意形象,不要一见到美女就走不动。”
两大美女联诀前来,夏想不敢怠慢,亲自到县委大院门口迎接。连若菡的车刚刚停稳,曹殊黧就飞一样跑下车,不管不顾一下扑入夏想怀中,将头用力埋在他的胸前,久久不愿离开。
上次夏想抽空对连若菡一说,连若菡也认识楚子高,虽然对他印象一般,不过因为有夏想的面子,也就随口答应了,还同意让楚子高随便选一个好地方。楚子高高兴得不行,到森林公园连转两天,终于选中一块宝地,找来施工队盖起了三层小楼。
邱绪峰听了实际困难,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表情,好象没有专车是夏想的过错一样:“工作中有实际困难是不可避免的,不能一有困难就退缩,要想办法解决困难,是不是?”
“我收他的好处可多了……”夏想是个念旧之人,他和楚子高认识以来,心中对楚子高最感谢的还是和他第一次合作的休闲广场项目。虽然休闲广场项目设计费用不多,但正是因为在设计过程中,他才有了和曹殊黧经常接触的机会,也可以说,休闲广和_图_书场项目成就了他和曹殊黧之间的感情。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正是因为休闲广场入了陈风的眼,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
曹殊黧当然是听从夏想的安排了。
中午的时候,夏想就在任于海的安排下,在三石风景区吃了一顿饭。在回去的路上,夏想对任于海说了一句话:“任局长,以后还要在饭菜的质量上下下功夫,说实话,景区的饭菜做得很一般。虽然说燕市来的游客在景色吃饭的人并不多,但以后京城或是外地的游客多了,本来玩得挺好,一吃饭却影响了心情,回头客就少了。”
“正在准备开业,装修挺俗,名字起得更俗,叫森林居。”连若菡对楚子高的饭店提不起丝毫兴趣,连带对夏想帮楚子高也不太理解,“不过是一个俗不可耐的商人,你收了他什么好处,总是帮他?”
所以说起来,夏想对楚子高一直当成好友,是因为他觉得和楚子高合作,总有顺水顺风的效果。
任于海不知道哪里翻出一个小本本,郑重其事地把夏想的话纪录下来。尽管夏想明白,任于海做秀的成份多一些,但被人重视的感觉确实也不错,他微微一笑,副县长虽然和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平级,但在市政府里面,到处是头头脑脑。现在下到县里,好歹也管着文教、卫生和旅游三个摊子,说出去的话,不少人也得洗耳恭听。
连若菡的任性以前或许就是随心所欲,现在她在夏想面前,也就是装装样子。听夏想一说,看了曹殊黧一眼:“黧丫头怎么说?”
曹殊黧也急忙说:“上次沈立春请我设计的方案,给了几十万的设计费用,要不我们自己买一辆?”
连若菡听了,一脸不快地说道:“安县怎么这么穷,副县长连车都配不起?怎么不早说,夏县长,你为我们远景集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辆车算得了什么?算了,现买也来不及,我的路虎就给你留下用了。想要马儿跑,没有草怎么行?”
夏想陪曹殊黧和连若菡一起前往常山饭庄吃饭。
要是夏想知道萧何的想法,肯定会引为知己,非得请他喝一杯不可。
这样一想,任于海心中对夏想再也没有了一份轻视,反而真心地佩服。自己当了旅游局长好多年,三石风景区也来了无数次,也想过缺水的问题,怎么就没有想到引水的好办法?人和人就是无法相比,要不怎么人家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县长,http://m•hetushu•com自己40多岁了,才是一个局长?
怪不得连江天也天天盼望着外放,还是自己当家做主的感觉好呀。
三人一起上楼,刚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正好遇到邱绪峰从楼上下来。邱绪峰一见夏想,就严肃地说:“小夏县长,听说你在三石风景区弄了一个引水工程,现在进展如何了?不是我批评你工作不积极,我听到反应说,你去景区的次数可是有限得很!”
千头万绪也要从头做起,夏想分管文教、卫生和旅游,旅游暂时算是解决了一个难题,文教和卫生方面,虽然暂时也没有大事,但小事也是不断。有些学校乱收费,被家人反映到了教育局,又传到了夏想耳中,夏想就不得不过问一下。
李丁山非常喜欢乖巧的曹殊黧,眼神中全是慈爱的目光:“过年的时候杂事多,也没顾上去拜会曹市长。现在在安县,离燕市也近,有机会一定去拜访。”
连若菡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怎么了,对我这身打扮有意见?别以为你当了副县长就可以在我和黧丫头面前耍威风,你还是你,别想翘尾巴!”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夏想心中一闪而过,对于邱绪峰所说的投资一事,他并不看好,也不会向连若菡提出,就说:“我会向连总提一提,不过远景集团有他们的长远规划,是不是打动他们,我不敢保证。”
是无心之话还是试探,夏想的心不争气地猛跳几下,随后若无其事地说道:“连若菡同志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制造问题,而不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她那不叫了解我,而是瞎打误撞。”
曹殊黧和李丁山算是熟人了,她笑着和李丁山打招呼:“李叔叔好,过年的时候怎么没到家里看一看?我爸还说起你了。”
邱绪峰才注意到夏想身后的二人,尽管说来他也见过美女无数,但眼前的连若菡和曹殊黧,一个美若天仙,一个清丽动人,可以说都是绝代佳人姿色,同时出现在面前,不得不说让人一时惊艳!
夏想才不会找许梁要车,连若菡和曹殊黧是私人身份前来安县,他更愿意私人去陪她们,而不是惊动别人。
到了楼上,和李丁山见了面。
施工队还是夏想给他介绍的,是挂着二建资质的江天的姐夫的队伍。
点好菜,萧何就下去安排。连若菡环顾四周,微微点头:“安县确实比坝县富一些,这个常山饭庄开得也有些意思。”
几人一进门,萧何就发现了夏想http://www.hetushu.com,急忙迎了出来:“夏县长来了,快楼上请。”
曹殊黧羞红了脸:“乱说什么!小心让连姐姐听见,多不好意思。”
连若菡停好车,从车上下来,差点吓了夏想一跳。原来她又是一身牛仔打扮,和第一次在坝县草原见到时,几乎一样,除了没有围纱巾戴墨镜之外。
现在是11点左右,吃中饭有点早,不过连若菡说了,夏想就说:“也好,要不要先上楼见一下李书记,然后再去吃饭?”
夏想摆手说道:“萧叔叔别叫夏县长,叫我小夏吧……对了,萧伍在不?”
连若菡的森林公园现在接近完工,湖心居别墅也主体竣工,正在装修。尽管森林公园现在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但一到节假日就前去游玩的市民之多,远超当初想象。连若菡也就索性试营业,将已经完工的部分先允许参观游玩,短短时间就在燕市掀起了一股森林公园热。
李丁山也不勉强:“那好,小夏,陪好两个客人,我就不送你们了。”
夏想这么说,萧何可不敢托大真叫他小夏,忙不迭笑道:“还真不巧,夏县长,我家小子又出去了。他可真是没有福气……今天吃点什么?”
李丁山见连若菡兴趣不大,也不勉强:“没有关系,来了就是客,就让小夏好好陪连总到处转一转。”
曹殊黧在一旁吐吐舌头:“路上的时候连姐姐就说了,她这身衣服肯定惹你多看几眼,我不信,没想到还真让她说中了。夏想,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连姐姐比我好象还了解你!”
说到饭店,夏想想起了楚子高到森林公园开饭店一事,就问:“楚子高在森林公园的饭店建好没有?起了什么名字?”
夏想心中有气,县城到景区不通公交车,他又没有专车接送,总不能自己步行去景区视察吧?就说:“邱县长批评得对,我虚心接受。要是县城到景区通了公车,我去的次数就会多一些。现在三名副县长只有一辆专车,我去的几次还是借的旅游局任局长的车……总不好总借别人的车用。”
邱绪峰点点头,目光在连若菡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将夏想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小夏县长,远景集团开发的森林公园非常成功,而且远景集团的实力在整个燕省也是名列前茅,如果远景集团有兴趣投资三石风景区,县里可以提供非常优惠的政策……”
连若菡不理邱绪峰,夏想见她任性上来,只好自己出和_图_书面介绍:“邱县长,这位是连若菡,远景集团的总裁。这位是曹殊黧,建筑学院的大学生。她们都是我的朋友,听说三石风景区不错,过来看看。”
夏想见邱绪峰一脸迫切的神情,心道你不是京城的太子党吗,从京城找几家大企业来安县投资,可以很轻松地就政绩到手了,为什么见到远景集团,还跟饿狼见到肉一样?难道邱绪峰的太子党来历有假?
说不是批评,语气却是十分严厉。
李丁山虽然在安县的时间不会太长,但他更迫切地想做出政绩,因为下一步要升上一格,没有一份沉甸甸的政绩在手,就算后台再硬,到了区里,说话也不够硬气。现在的他与在坝县时相比,政治上成熟上了不少,对政绩的渴望却也强烈了许多。
曹殊黧还真是有亲和力,方格是第一次见曹殊黧和连若菡,刚一接触,就对曹殊黧产生了好感,小丫头还真讨人喜欢呀。
他又对连若菡说道:“连总可以在安县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和坝县相比,安县的投资环境好了许多,也有许多可以预期回报的投资项目。如果连总感兴趣,可以直接和小夏谈。”
夏想无奈笑道:“我就是看了你一眼,就惹来你一顿牢骚,这都哪儿跟哪儿?我什么都没想,你却是想多了……”
夏想心道,恐怕连若菡才不会不好意思,她任性起来,比曹殊黧厉害多了,也胆大多了。
说来也怪,上次想见萧伍未果之后,最近他一直没有机会再来常山饭庄吃饭,和萧伍还是没有见上一面。
李丁山中午想要安排饭局,曹殊黧没有说话,看向夏想。夏想本想答应,连若菡却开口婉拒了李丁山的好意:“多谢李书记的好意,不过我和殊黧是来旅游的,就不麻烦李书记了。李书记公务忙,由夏想陪我们就可以了。”
今后十几年,正是国内旅游的兴盛期。但随着人流的增多,一系列的问题也随之出现,最明显的就是景区的饭菜质量迅速下降,也引发了不少游客的不满。夏想未雨绸缪,不能让三石风景区也走向弯路。
曹殊黧的话说得还算委婉,连若菡的话就不太好听,邱绪峰脸面上就有点挂不住,正要说几句什么,忽然脑中一闪,想起了什么,惊问:“远景集团?开发森林公园的远景集团?请问你是?”
连若菡没好气地说道:“说完没有?说完的话,请我们去吃饭。我们没吃早饭,现在饿了。”
夏想看了出来,连若菡对李丁山似乎没有太多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