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0章 借电影《卧虎藏龙》的东风

夏想纳闷:“我没惹你吧?”
杜同国听了,沉思片刻,说道:“如果《卧虎藏龙》能成为焦点,在宣传《卧虎藏龙》的所有新闻稿中,都可以加上一句‘《卧虎藏龙》中某某场景拍摄于我省安县的三石风景区’,这个免费宣传我还是可以保证的,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卧虎藏龙》足够火,有宣传的价值。至于其他的正常广告,就是广告部的职责范围,我无能为力。”
夏想大汗:“要是不背着你,明目张胆地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算不算?”
曹殊黧被夏想一亲,羞得躲到连若菡身后,连若菡把她从身后揪出来,说道:“怕什么?不就是亲一下,你们又不是没亲过!”
“不好,就要你一点点还,一天天还,一月月还,一年年还,一直还到死!”
《卧虎藏龙》剧组来拍摄的事情,他也记得清楚,虽然说有周润发的戏,任于海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并不认为一部电影就能有多大的影响。现在不比以前,电影和电视剧太多了,绝大多数都是昙花一现,激不起什么浪花。但因为夏县长虽然年轻,却给任于海的印象是远比他的年龄成熟稳重,所以他接到夏想电话之后,不敢怠慢,急忙吩咐相关人员立刻着手去做。
“那你杀了我算了,一了百了。”
“我怎么会舍得打你耳光?”曹殊黧毫不犹豫地说道,“就算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只会恨我自己,永远也不会动手打你!”
“不行,杀鸡取卵的事情我不会做!我还要留着你,让你慢慢得还,还上一辈子!”
夏想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杜同国的女友叫安逸,长得小巧玲珑,属于温婉的小家碧玉型的女孩,笑容甜甜的,说话柔柔的,很有小鸟依人的味道,人如其名,让人看了就心中安逸。
夏想开车,曹殊黧就在旁边拿纸巾帮他轻轻擦脸,动作非常轻柔,神情非常专注,连若菡在后面都看得痴了,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夏想在驾驶座可以通过后视镜看到连若菡的变化,曹殊黧除非回头,否则通过镜子是看不到后座的连若菡的神态。夏想就诚心逗连若菡开心,故意说道:“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你说那小子是一个大男人,跟我亲什么,下手这么狠,好象我得罪过他一样?”
“后悔什么?我欠你那么多,你打上一个耳光不正好解解气!”
连若菡被气笑了:“你正经点行www.hetushu•com不行?我给你抹点治蚊虫叮咬的药水,应该可以消肿。”
山风一吹,曹殊黧和连若菡一提醒,夏想猛然间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就是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曾在三石风景区的悬空阁和青天一线的景点取景,而《卧虎藏龙》马上就要大热,三石风景区完全可以借助《卧虎藏龙》的热映大造声势进行宣传,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曹殊黧和连若菡却都惊讶地张开了嘴巴,赞叹说道:“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好一座飞桥!”
赶到燕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夏想又和杜同国通了一通电话,约好在好客楼见面。因为事先说好让杜同国带上女朋友,也好陪曹殊黧和连若菡。
曹殊黧当时并没有看清是连若菡打的夏想,所以才有此一问。连若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夏想就忙帮她圆场:“好了黧丫头,打我的那个人,当时就被我一脚踢飞了。后来若菡上去又被了两脚,估计现在已经住院了。”
夏想忙憨笑几声:“黧丫头,要不要我背你上山?”
一般人见到曹殊黧和连若菡同时出现,绝大部分人会认为曹殊黧是夏想的女朋友,杜同国是第一个摆了乌龙认错了连若菡的人。
“我就说,这样的馊主意也只有你想得出来,换了别人,肯定用别的大兴土木的方法。”连若菡心情好的时候,总不忘小小地打击夏想一下。
要不是二女陪他再上三石山,他几乎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我后悔了,以后要再配合演戏的话,要打,你自己打。”
要是夏想没有出过一个引水造溪的主意,任于海对夏想的这个电话肯定不会引起重视。以为他和其他的领导一样,是脑子一热没有深思的主意。
“就是,素不相识的人动起手来还这么狠,真不是什么好人。”曹殊黧接话说道。
夏想笑了:“广告是广告,免费夹带是免费夹带,我就是要你这一句话。还有燕省的其他媒体,你认识多少关系,能让他们也加上这一句夹带广告?”
果然是个老滑头,处处给自己设套,夏想忍不住暗骂了邱绪峰一句!一个宣传决定还要承担什么政治风险,很明显,他是想让自己给自己设下绊子,想要一句政治上的保证。笑话,没有利益自己向他保证什么?夏想就假装没听明白:“邱县长的意思是说,要是和图书失败了,我得承担政治责任?”
三人赶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夕阳斜照了,此时山顶游客不多,三人远眺横架在两山之间的“水桥”,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连若菡也伸手在夏想眼前晃了几下:“你不是脸皮挺厚的,怎么才说你一句,就被打击成这样?不是你的性格呀。”
夏想就闭上眼睛任由她的小手轻轻揉来揉去,过一会儿,又听连若菡说:“疼不疼?”
夏想就拨通了邱绪峰的电话,将他的宣传思路一说,邱绪峰沉吟片刻,说道:“小夏县长,这么做有点投机的意思?你确保这个方法可行?万一失败了,可是要承担政治风险的。”
“你,你……”曹殊黧气坏了,眼睛又红了,“你背着我,我不知道也就算了。你还想带着别的女人来当面气我,你太恶毒了!”
上山的山路一侧,人工小溪已经完工,潺潺的流水正欢快地从山上飞奔而下。伴随着轻快的流水声,三人一起上山,只觉心旷神怡。曹殊黧和连若菡还不时调皮地跳到小溪边上,用手捞水。
杜同国见夏想领着两个女孩进来,先是一愣,随后哈哈一笑来到连若菡面前,说道:“你是夏想的女朋友吧?一看你就和夏想非常般配……”话未说完,又从连若菡身后闪出曹殊黧,杜同国愣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怪了,这个好象也挺般配,到底哪个是?”
连若菡把曹殊黧揽在怀里,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曹殊黧娇羞无限,捂着耳朵跑开了:“不听了,不听了!”
不过因为有了引水造溪的成功例子在先,夏想的这个电话,顿时让任于海紧张起来。夏县长可不是瞎指挥的副县长,他上任以来,只提了一个建议就获得了成功。现在是第二个建议,是不是一定成功任于海心里没底。因为三石风景区自成立以后,前来拍摄电影和电视剧的剧组也有十几个,大部分都是一些默默无闻的片子,也不知道在哪个小台播出,根本没有给景区带来任何实质性影响。
夏想猛然惊醒过来,一把抱住曹殊黧亲了一口,哈哈大笑:“你们真是我的福星……卧虎藏龙,卧虎藏龙,哈哈,好事,天上掉下的好事!”
夏想打完电话,笑着问:“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忽然感觉右脸一凉,一个刚从手中捞出来的小手按在脸上,凉凉的格外舒服,耳边传来曹殊黧轻柔的声音:“嗯,效果不错和-图-书,你脸上的红肿基本上全消了。恭喜你,又有脸见人了。”
连若菡是尴尬,曹殊黧是生气,二人都是目不转睛地看向夏想。夏想就笑着给了杜同国一拳:“你倒好,一下子给我般配了两个女朋友,明显没安好心,想让我没法收场,是不是?”
夏想急忙点头,偷偷从后视镜看了连若菡一眼,见连若菡低着头,不说话,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明显已经止住眼泪,不由暗中长舒一口气。
曹殊黧狡黠地一笑:“你想多了吧?我的意思是说,山里的空气清新,心情放松时,自然就很快消肿了。”说着,却又俯到夏想耳边,小声地说,“别以为我没有闻出来,你的脸上抹了药!是谁抹的,不用我说出口吧?”
几人落座,又介绍认识,然后夏想就开门见山地提出了宣传三石风景区的想法。
“我就想,要是黧丫头恨极了我的时候,要打我一个耳光,会不会比今天的还狠?”
夏想好象被连若菡打击得傻了一样,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发直,怔怔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吓得曹殊黧急忙伸手去揪他的耳朵:“揪揪耳朵,不掉魂……夏想,你怎么了,别吓人!”
“你们嘴中的龙虎人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夏想得意扬扬地说道,在美女面前小露一脸,是男人都难免有点兴奋。
夏想想到做到,当即拿出手机,立即打给了任于海:“任局长,我是夏想。你听我说,《卧虎藏龙》剧组在我们三石风景区取景的事情你还有没有印象?对,我知道拍的不多,不要紧,只要他们确实拍了就可以。你马上准备一份通稿,点明三石风景区为《卧虎藏龙》的拍摄地点,重点突出是燕省唯一的拍摄地点,对,一定要快,还有把三石风景区的广告也重新设计一下,突出《卧虎藏龙》在哪个景点拍摄,做好之后,尽快交给我看看。事不宜迟,要快。”
邱绪峰打了个哈哈:“每个领导干部在做出决策的时候,出发点都是好的,不过因为个人能力的原因,有些决策会造成重大的失误。既然有失误,就要敢于承担领导责任。当然小夏县长也是为了安县的大局着想,心情可以理解,但也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五月的季节,景区的游客还不算多,但所有的游客都对山路旁边的小溪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几乎每个人都到小溪边上留连片刻,玩玩水,或是坐在溪水边休息。夏想边http://www.hetushu.com走边观察游客的反应,发现小溪确实增加了不少乐趣,让人玩兴大增。可以说,引水项目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景区一定可以人气大涨,客流大增。
要不是曹殊黧在场,连若菡说不定早就扑到夏想怀中,也哭上一场才舒服。
想了一想,夏想觉得借《卧虎藏龙》电影大热的时机,大力宣传三石风景区的计划,还是有必要向邱绪峰汇报一下,同时也探探他的口风。
夏想还好,毕竟主意是他出的。不过亲眼见到修成的飞桥,也是觉得无比壮观。当然经过专家的改进,比他当初的设想在设计上复杂了一些,也有所加宽。
“……”夏想低着头,垂头丧气地说道,“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到了三石风景区,曹殊黧要上洗手间。她一走,连若菡就急忙凑到夏想面前,用一只手去揉夏想的脸。夏想一把抓住她的手:“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不要非礼。”
“记住了,记住了,保证完成任务!”
话音刚落,感觉脸上被一个湿热的嘴唇亲了一下,他一扭头,连若菡已经飞快地跑开了。夏想就又傻笑几声:“小人没好人,不过有时候,大部分女人也是不错的……”
曹殊黧脸更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好意思?”
任于海当旅游局局长多年,见多了上级领导“灵光一现”的奇思妙想,大部分都是当时说得言之凿凿,转眼就会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大部分时候,对于领导的突如其来的指示,他也就是应付了事,哼哈几句就扔到一边了。
“真是你?”二女异口同声地问道。
“不疼了,早好了。”
“不才正是在下!”
邱绪峰笑了,笑声听起来似乎很爽朗:“出了成绩,我会替小夏县长请功,赏功罚过,我一向是非常公正的。”
夏想见小丫头真生气了,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大方到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尤其是特别爱的爱人,他忙不迭解释:“你说你怎么想法这么邪恶?我是说,我和连若菡当着你的面在一起,又没有背着你,你生气不?在一起就是纯洁地在一起的意思,不是你想象得那么色情!”
幸好夏想脸皮够厚,看了连若菡一眼,见她若无其事,他也就大着胆子问:“什么效果不错?我的脸是自然消肿。”
“悄悄话的意思就是两个人之间的话,既然是悄悄话,怎么能告诉你?问话问得真没水平。”连若菡毫和*图*书不客气地刺了夏想一句。
连若菡也觉得十分神奇:“谁想出来的奇妙方法?真不简单!”
曹殊黧轻轻踢了夏想一脚:“不用心虚,我没怪你。连姐姐关心你也正常,她要是一点也不关心你,我才对她有意见呢!”也不知小丫头的话是真心还是试探,夏想就没敢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探讨,偷偷看了连若菡一眼,见她也是心虚地不敢凑上前来,心想小丫头还真行,已经有了老大的气势。
曹殊黧看了夏想一眼:“想不到安县也是卧虎藏龙之地,哎,你肯定知道是谁的杰作吧?”
“你才色情,讨厌!”曹殊黧又气又羞,回头看了连若菡一眼,又说,“连姐姐是好人,你背着我和v她在一起也没事——不过我可要事先声明,除了连姐姐,别的女人都不可以私下里来往,记住没有?”
连若菡自从上车之后,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其实比曹殊黧还难受。以前恨夏想的时候,觉得打他一个耳光肯定解恨。没想到真打了一下之后,心里一直难受得要死。要是夏想对她冷言冷语几句还好,没想到他还是面带轻松,没事儿人一样,不但没有怪她,还夸得打得好,让她又气又恨。
说来说去,邱绪峰就没有一点担待,要是换了陈风,肯定会说“放手去做,大胆开拓,有了成绩是你的,出了问题我担着”,夏想暗叹,领导和领导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他也不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出了问题我承担责任,但出了成绩呢,邱县长?”
估计连若菡也偷偷乐了,曹殊黧可是亲口同意让他私下里可以和她在一起,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暗暗得意?
“有邱县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夏想挂断了,松开了手机上的录音键,心想现在恐怕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手机的录音功能,更没有多少人可以熟练运用。
“那你还是给我一个痛快吧,别折磨我好不好?”
还是安逸看了出来,对曹殊黧笑道:“我肯定猜对了,就是你了,对不对?”
曹殊黧想也未想地回答:“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是你唯一能做的对不起我的事情!”
“你欠我的,一个耳光就想还清,想得美。我杀了你,你都还不清了。”
连若菡不说话了,拉过曹殊黧,二人有说有笑地一起下山,把他扔在身后,让夏想无比郁闷。
夏想见她说得斩钉截铁的样子,心里感动,就问:“我会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杜同国果然携女友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