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1章 寄托曹家全部的希望

夏想用力抱紧她,仿佛要把她挤进自己的身体一样,挤得她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儿,夏想才稍微松开了胳膊,脱了鞋上床,和小丫头一起躺在床上,双手还不忘搂着她的腰。
因为现在他是一县的副县长,不再是某一个人的秘书,也不是一个依附于个人意志的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他是安县人民的副县长,就要对全县人民负责,对安县县委县政府负责!
曹永国走了好久,夏想还一个人坐在客厅上沙发上,久久没有动弹。真要和小丫头订亲了?真的就要确定她就是自己要伴随一生的女人?平心而论,夏想对于自己娶曹殊黧一事,早有心理准备,也早就心中把她当成了妻子的唯一人选。只是真的事到临头,他忽然有一点惶恐和不安,无端地就想起了连若菡。
小丫头也没松手,紧紧地钻在夏想的怀中,呓语一样的声音说道:“我知道连姐姐喜欢你,早知道了……”
小丫头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衣,露出雪白的大腿和胳膊,夏想却没有一点欲望,只觉得她无比可爱无比温柔。想想她以后将会成为自己的小妻子,心中就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俯身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
“别跟我装,我不傻。”曹殊黧的头抵在夏想的胸膛之上,声音轻柔得象是一个梦,“我知道你很优秀,我也知道肯定还会有许多女人喜欢你。别人喜欢你我管不着,但你不能去喜欢别人,这一点你就得听我的。当然我也知道,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喜新厌旧,管是管不住的。我有一个条件,你在外面做什么我不管也不想听,但你不能有太多的女人,除非你做得天衣无缝,别让我发现。一旦让我发现,我绝对毫不犹豫地离开你。我说到做到!”
曹永国简单问了一些安县的情况,在听到邱绪峰的为人之时,他哈哈笑了:“象陈市长一样敢于担待的领导,现在是少之又少,邱县长的所作所为再正常不过。当然,他是经验不足,否则也不会说话这么生硬,至少也要说得委婉一点,或者开一个空头支票让你先跳进去再说。从这一点来看,邱县长的政治手腕还是稚嫩了一些。”
小丫头显然对车的价值没有概念,但对夏想的心意却是百分之百。夏想把她揽到怀中:“钱你先留着,想买什么就随便花,我们想买车也买得起,但曹伯伯和我都是官场中人,还是低调一些好。”
“事事都让李书记出面,岂不是显得我们太没和_图_书有用了?”夏想摆摆手,他不想让李丁山出面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出于依靠自己力量的考虑。说起来这还是一件小事,大事小事都让李丁山出面的话,会大大降低自己的在李丁山心目中的分量。
夏想正要开口解释,门打开,曹永国站在门口迎二人进来。夏想只好闭嘴,悄悄瞪了曹殊黧一眼,曹殊黧假装没看见,嘴角却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要谦虚,有些地方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当然因为经历的原因,有些方面想不到也正常。”曹永国不忘鼓励夏想几句,又说,“既然李书记只是将安县当成了跳板,你也没有必要和邱县长的关系搞僵了,因为李书记一走,邱县长接任的书记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现在不必急着出头,更不能当李书记的急先锋。他在的时候有他说话,一切还好。他不在了,邱绪峰当了一把手,要是处处牵制你,你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官场上,如果不是真正的仇人,是不会非要分个高低胜负出来,都是大面上过得去就行。有时候你退一步,有时候我让一步,总之,有时候合理的退让并不是认输或者失败,而是为了积蓄力量。”
“我没睡着,骗你的!”
“矛盾冲突,实际上大部分还是在发展经济中产生的。一是涉及到了经济利益,二是执政理念的不同造成了分歧,就象你所说的一样,李书记想在农业上下些功夫,梅书记觉得开矿有利于安县的发展,而邱县长要重点发展旅游业和工业。你看,安县的社会资源一共就那么多,最后是发展农业还是工业,或者是矿产?到时必然有争执和纠纷,最后谁都认为自己的思路正确,谁也不能退让,就会体现在权力的争斗上面,就看谁能在安县一言九鼎了。”曹永国看待问题还是比夏想深刻不少,毕竟夏想再成熟再有优势,也比不上曹永国几十年的官场经历来得真实。
曹殊黧倒上茶水之后,就上楼洗澡去了。自从夏想去了安县,在曹家住宿的机会就少之又少,她又重新搬回了楼上。
“整个燕省有七八家左右,我拼了脸皮上,也能说上话。”杜同国没有隐瞒,实话实说,又问,“这事让李书记出面就容易多了,我出面也只能打进去几家,但不太多。”
夏想有一段时间没来曹家了,一进门,就受到了王于芬的亲切的欢迎,还有曹殊君也主动过来,装模作样地和夏想握手,说了一句让人忍和图书俊不禁的话:“欢迎姐夫来视察姐姐。”
夏想差点没把车撞在大门上,忙顺正方向盘,假装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夏想相貌堂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连若菡就算喜欢我,也太正常不过了。”他大声说话,借以掩饰心虚,偷眼一看曹殊黧,见她抿着嘴笑,知道没大事,就又调侃地说道,“连若菡是商人,在商言商,我对他们远景集团的帮助巨大,不管是帮他们设计方案,还是给高老介绍了一个好学生,都是功劳巨大,借一辆车开,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还是曹永国想得长远,夏想含蓄地笑了:“和曹伯伯相比,我还是嫩了一点,没想到下一步的长远计划。”
夏想还没有说话,曹殊黧又轻轻说道:“在爱情上面,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爱人。我不是圣人,我也不愿意!不过要我为了防你在外面招惹别的女人,天天提心吊胆,天天防你查你,我也不会做。因为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在一起!我也知道一般的女人你也不会动心,但遇到连姐姐这样的女子,你难免也会被她打动。我想说的是,万一,我只是说万一,不是鼓励你……万一你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希望是和连姐姐一样优秀的女人,这样才不算丢了我的面子,才让我心理稍微平衡一些。当然前提条件是,你别让我知道,什么都别让我知道,否则我还是一样饶不了你。”
连若菡,这个清冷如月、任性得有个性的女子,对自己的一腔情义和满心期待,自己真能完全置她于不顾?不过夏想却也在心中清楚地知道,他不能娶连若菡,一是高攀不起,二是代价太高。他如果非要和连若菡在一起,将会损害许多人的利益,将会引发家族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且可能还有让他无法承受的后果。
“我和她接触不多,只是觉得她和邱县长之间的关系,和听到的说法不太一致。或许二人也是在大事上保持一致,在小事上各有看法。想想也正常,他们都是有主见的人,不可能事事都看法相同。依我看,安县的局势有矛盾也有有利的一面,就是不管是李书记也好,还有梅书记和邱县长,都一心想搞好安县的经济。”
夏想要将车让连若菡开走,连若菡说什么也不肯,夏想再让,她生气了:“是不是嫌弃我的车旧?你再敢说不要,我明天就买一辆新路虎送你!”
“完全正确,知我者,黧丫www•hetushu.com头也。”夏想连忙点头。
到了楼上,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却意外发现曹殊黧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得正香。曹殊黧爱瞌睡,熬不了夜,却总喜欢等他,往往是人没等到,她自己却先睡着了。
夏想开着路虎向曹家赶,快到的时候,曹殊黧忽然嘻嘻一笑:“连姐姐对你这么好,会不会她也喜欢你?”
“是呀,想赚钱,方法多得是,比如我们设计项目,钱就拿得名正言顺,总比贪污强多了。”夏想摸了摸曹殊黧的头,心想真是一个懂事的小丫头,就怜惜地说,“钱你先存好了,车我们就先借连若菡的开。你也知道她的脾气,要是不要的话,她肯定会买一辆新车送来,也麻烦。”
连若菡摆摆手,没有说话,转身打了一辆车走了。
现在的教育制度的弊端还真被王于芬一言说中,许多好孩子都是上大学以后才变坏的。夏想摇摇头,以后得让曹殊黧好好管管曹殊君,别让他被现代教育给毁了。
《卧虎藏龙》不但火了,而且还是大火,更是捧红了某女星。当然2000年时,只是小火,不过也算有了不小的影响。到2001时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时,才是真正的大火。现在正是2000年5月,《卧虎藏龙》正在开始公映,第一轮热潮正在兴起。
“安县也确实有一些矿藏,不过开矿成本也是非常高,失败的可能性也很大,而且水泥厂对环境的造成的破坏非常大。”曹永国身为燕市的常务副市长,对燕市的十几个辖县的情况也是心中有数,因为夏想的原因,他也重点研究了一下安县,“不过安县的石英砂岩含量丰富,以前市里的专家做过论证,很适合生产玻璃。国内的玻璃市场前景看好……”
可以说,曹家若不是夏想的意外出现,曹永国以后,就会绝了官场之路。但有了夏想的横空出世,让曹永国重新看到了希望。只要扶植夏想上位,等他退下之后,夏想不但可以让曹殊黧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他还可以保证曹殊君以后的幸福——夏想一人寄托了曹家全部的希望,曹永国怎能不慎重从事!
曹殊黧“嗯”了一声:“我知道,有些钱不能乱花,有些钱不能乱拿。人情来往不可避免,但做官和做人一样,要有一个底线。”
夏想对曹永国的郑重叮嘱不敢轻视,一一放在心上,心中也有了决定:他要逐步摆脱李丁山带来的影响,不再完全依照李丁山的方式行事,和-图-书也可以说,不再依照任何人的方式行事,而是要以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思路来做出重大的决定。他今后的所作所为,不再是为别人出谋划策,帮助别人获得政绩取得成功,而是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前提下,在保证老百姓利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为自己的前途,谋取一份政绩。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曹殊黧忽然眨眨眼睛,小声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连姐姐对这辆路虎特别有感情,好象对她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一样……她还把这辆车借给你,在我看来,就有点耐人寻味的味道了。”
曹永国没有反驳,也没有发表意见,却问起了梅晓琳:“听你说,梅书记好象比较温和一些?”
幸好杜同国没有再追问下去,几个人吃完饭,夏想就告辞了杜同国,陪曹殊黧回家,因为今天正好是周六,从他到安县上任之后,没有回曹家住过。
官场之上的女性官员,非常漂亮的极少,就算有,也多半做不到高位。
当然,他少不了挨了曹殊黧一脚,连王于芬也大为满地说道:“不会说人话就别说话,你越上大学我觉得你越倒退了,也不知道你在大学里都学了些什么!”
“对,你说的全对。”曹殊黧笑得有些古怪,“何况连姐姐借给你的又是一辆二手车,更算不了什么,对不对?”
夏想心中一动,不过还是装傻充愣:“别瞎说,我哪里有这么大的魅力?你要说张信颖喜欢我,我信。连若菡是什么人,她眼界那么高,怎么可能喜欢我?真会开玩笑。”
夏想虚心受教地点点头:“我身为主管文教、卫生和旅游的副县长,还不够层次参预到全县的大局发展方向的讨论,不过我觉得安县还是以旅游业为主,然后适当地发展一些农业。至于工业的话,安县基础太薄弱了,真要上马的话,等于是从零开始,代价太大。”
句句金玉良言,夏想知道,曹永国不仅仅是因为将自己当成了女婿才说出肺腑之言,还是把自己培养成接班人的意思。显然,曹殊君的性子不适合在官场上混,而曹殊黧也是做贤妻良母可以,进入仕途的话,也前景并不看好,而且长得也太漂亮。
“《卧虎藏龙》一定能火?”杜同国不以为然地说道,“我看了这部电影,觉得不管是手法还是故事,都很一般,算不上上乘,你怎么就看好了它?”
“曹伯伯的意思是,我向李书记提出来,申请立项,然后招商引资,开发石英岩矿?”夏想问道。
夏想http://www.hetushu.com知道连若菡的脾气,说到做到,不是开玩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那就借我开一开好了,什么时候你想收回了,尽管说一声。”
夏想却有不同看法:“是不是稚嫩现在还不好急着下一个结论,但他还算有点魄力,敢说敢干,有些事情直接摆到明处。再说听说他是京城的太子党出身,以后少不了和他当面冲突,在我看来,邱县长不太好对付。”
“不,我的意思是,再等等。关于石英岩矿,你做到心中有数就可以了。”曹永国神秘地笑笑,轻轻摆了摆手,“李书记在安县呆不长,既然如此,他就不必非要为他人做嫁衣裳了,而且现在你只是分管文教、卫生和旅游副县长,不分管工业,你提了出来,到时成绩再大,也分不到你的头上,何必多此一举?你现在的要做的就是,把你的摊子管好,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什么时候等你能到常务副,或是分管工业了,再提出来也不迟。到时我在市也助你一臂之力,一份政绩就到手了。”
夏想心中惶恐,曹殊黧的性子看似绵软,其实也是柔中带刚,她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基本上就再难回头。
“主要是我觉得里面的对打打得精彩,进一步诠释了武侠片的内涵,又有一定的观赏性,应该有一定的市场。”夏想含糊其辞地解释道,他当然不能说出真相,只好按照自己的理解简单一说。
也许真的注定和连若菡有缘无份,夏想无奈一笑,起身悄悄地上楼。算了,不想了,以后能帮连若菡多少就帮她多少,尽管其实说起来,自己的能力和分量在连若菡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小丫头咯咯一笑,睁开了眼睛,一伸手就抱住了夏想的脖子,然后整个身子都扑了上来,双腿交叉盘在夏想腰间,姿势无比暧昧诱人。她却咬着夏想的耳朵说道:“抱紧我,我有话对你说。”
夏想看了看曹殊黧,无奈地笑了笑。曹殊黧扳着手指数了一数,然后说道:“设计森林公园,远景集团给了30万的设计费。设计人民广场,达才集团给了50万,我现在手中有80万,还有米萱给我的股份好象也值几十万,加在一起,总够买一辆奥迪了吧?”
见时候不早,曹永国准备休息,忽然又站住身子,笑道:“你和黧丫头交往时间也不短了,好象也没有生过气吵过架,也算难得的合得来。她今年暑假过后要上大四了,我觉得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要不要抽个时间把你们的亲事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