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1章 各怀心思

回到县委大院,上楼的时候,夏想正好遇到厉潮生下楼。厉潮生看了夏想几眼,没说话,夏想就恭敬地叫一声:“厉书记!”
所有媒体都期待由此引发的关注和讨论,所以杜同国一提,几乎全省有影响力的媒体都纷纷前来,一探究竟。
夏想笑了:“坐下,别当我是县长,当我是朋友就行了。山里的情况你比我熟悉,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一句话,务必保证安全,不能让对方察觉。”
“说不定是开采石英砂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开采石灰石,就挡了他的生财之道,所以他才会坚决反对。”梅晓琳冷不丁冒出一句,“你说我猜得对不对?”
走出几公里后,来到一处盛产石灰石的地方,夏想和梅晓琳下车观看。眼前是一片平坦的山地,别说藏车藏人,连藏一只鸟儿都困难。夏想就问:“不会就这一个地方产石灰石吧?”
三天后,在县委招待所的大会议室里,由李丁山和邱绪峰共同出席的捐助仪式正式举行。佳家超市的董事长冯旭光代表佳家超市全体员工,向安县的所有的中小学校捐助桌椅一万套,同时宣布成立助学基金,在所有佳家超市之内设立捐款箱,向社会公开募捐,为全市的贫穷县每年募捐一所希望小学,所有捐款都接受社会监督。
邱绪峰不无妒意地看着夏想,心中愤愤不平,凭什么好事让他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得了?文教卫生方面本来事情不多,也出不了什么政绩,他怎么就有翻云覆雨的手段,搞来了一万套桌椅不说,还让省里这么多媒体都蜂拥而来,他的面子也太大了一点吧?
尽管没有什么收获,夏想心中还是疑惑重重,总觉得厉潮生竭力反对邱绪峰开矿一定另有隐情,不过现在找不到突破口,也只好暂时放一放了。
冯旭光也是聪明人,有时候面对媒体,适当地保持神秘,反而更能激起他们的好奇心和公众的好奇心,让他们去采访佳家超市的顾客,等于变相替佳家超市免费宣传,效果绝对一流。
夏想想起来了,这道路是一条省道,一直通向产煤大省西省,许多运煤车为了节省高速费用,都从这里走。因为煤车多的缘故,夏想开不快,也正好乘机向四下里观察。
“没正形,小毛孩一个,还想追我?真够无聊。”梅晓琳对方格下了结论,又继续她和夏想刚才的话题,“县市两级纪检部门都没有风声传出,厉潮和*图*书生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我都开始佩服他了。”
“去,为什么不去,这么好的事情,能少得了我!”
右侧果然有一座桥,夏想向右一打方向盘,刚想前开出不远,就见桥从中间断开,有一个警示牌立在前面,上面写着:“此路不通,请绕行!”
李丁山暗暗佩服夏想的手段高超,换成别人,就算为安县拉来千万元的投资,也不会有这么多媒体感兴趣。现在才几百万元就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这就是充分了解媒体的心理,懂得如何借势助势,如何让捐助的企业,让安县,让安县的中小学生以及媒体都得到了好处,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又想了一想,夏想还是觉得厉潮生身上还有疑点,就给萧伍打了一个电话,约他晚上见面。
原来萧伍在山上巡逻的时候,一个保安不小心失足掉下悬崖,他紧紧抓住一块石头才没有摔下去,不过又上不来,不上不下还是危险万分。其他人都不敢上前去救,等山下的人送工具上来。但人的力气有限,等山下的人上来,恐怕他早就支持不住了。万分危急之下,萧伍挺身而出,仗着他当兵练成的一身本事,冒着性命危险把保安救了上来。
燕省晚报、燕省电视台以及全省的各大媒体都会聚一堂,全方位地进行报道,还有不少媒体提出要采访冯旭光,冯旭光都一一回绝,说道:“大家不用采访我,如果非要挖掘新闻价值的话,就请到佳家超市,采访每一个向募捐箱中投上一元哪怕是一毛钱的顾客吧,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邱绪峰不满归不满,心中还是有一点佩服夏想的手段,同时也为他今天能在众多媒体面前小露一面而感到沾沾自喜。
随后邱绪峰又发表讲话,尽管他不大情愿,还是在发言最后表扬了夏想,称赞他为改善安县的教学环境付出了心血,做出了成绩。
连若菡的森林公园也需要靠得住的安保人员,萧伍的一些朋友如果身手可以,又为人可靠的话,倒是可以安排一下。
但是问题是,开矿是项大工程,就算厉潮生有本事找一队人,在深山老林中藏着不出来,偷偷地开矿,他怎么把矿石或是水泥运出来?其他事情都好说,找几十上百人,瞒过大部分人,躲进山里开矿,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但开矿容易,销售难,即使他只是m.hetushu.com开采矿石来卖,也总得运出来才行!
许多媒体一听杜同国的介绍,就大感兴趣,尤其是对在超市中设立募捐箱的事情格外好奇,都想知道公众对募捐的态度,是不是能够接受?到底有没有人向募捐箱中投钱?一天能募捐到多少钱?公众对此举又有什么看法?
晚上八点,常山饭庄,萧伍如约而至。
李丁山和邱绪峰不知道的是,今天之所以前来的媒体远超想象,是因为杜同国和秋爰的原因。
同时既然投寄材料到纪检部门没有动静,他就只好亲自出面,找王书记打打牌,看能不能借机认识一下燕市纪委书记秦拓夫,就算认识不了,也要想个办法,把材料直接递到他的手中。
夏想也不甘心,又继续向前走。路边不时就会有一个露天的存煤场,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中转站,有些煤车就把煤卸在存煤场,然后再返回西省拉煤。存煤场一切正常,也看不出有任何问题。又向前前行了十几公里,走到了与西省的交界处,夏想灰了心,再向前走就出省了,厉潮生再厉害,他的手还伸不到西省,看来,自己关于他开矿的猜想是错误的。
夏想自然听不到方格的埋怨,他一路奔驰,在梅晓琳的指挥下,到了旦堡乡之后,向北拐上一条宽阔的大道。走不多时,路上车就多了起来,全是大型卡车,车上装满了煤。
“我找几个信得过的兄弟,一起到深山中查一查。早年他们总喜欢和我一起到深山中打猎,这些年没人去了。深山中比较危险,最少要三个人结伴才能保证安全。”萧伍答应下来,又说,“厉潮生这个人很厉害,旦堡乡就是他一个人的天下,没人敢不听他的话。但他表面上又对别人挺有礼貌,让人挑不出理,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
夏想调头,正向回走,忽听梅晓琳惊叫一声:“这儿有一座桥,通向山里,过去看看。”
“根据资料显示,两侧的山里面都富含石灰石矿石,可以再向前走走看。”梅晓琳也没有了底气。
秋爰之所以前来,还是因为上一次在工商界聚会上,夏想对她的冷落。
“梅书记,上次我们去的地方有没有石灰石矿?”夏想想到一个问题,忙问梅晓琳。
经过一段时间的风吹日晒,萧伍黑了不少,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成熟,他一见夏想就先恭敬地鞠了一个躬:“感谢夏县长对我的帮助,我现在明白m.hetushu.com了一个道理,就是一个人想要获得别人的尊敬,就必须做出让大家信服的事情。我非常感激夏县长让我能有今天!”
除了山沟和一眼望不到边的群山之外,一无所有。
“当然没有,石英砂矿和石灰石矿怎么能并存?石灰石在另一条路上……你的意思是,想实地暗访?”梅晓琳也聪明了许多,一下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你还真怀疑厉潮生私底下开矿?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吗?就算有,他怎么运出来矿石?”
他自问自答:“难道是他本来支持开采石英砂,但因为邱绪峰意外改变主意,想开采石灰石,他觉得石灰石会影响环境,所以没有同意?不应该,厉潮生是连树苗钱都要搜刮的人,还会关心环境染污?”
虽然夏想对她不感兴趣,她却对夏想大有兴趣,因为她不止一次听曲雅欣说过,夏想如何机智如何聪明,又如何讨领导欢心,以后必定前途无量,最主要的是,他年轻,还是单身。
厉潮生点点头,还是没理夏想,心事重重的样子,急匆匆走了。
“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我们想不到,不代表别人想不到。”夏想心想事不宜迟,想要一探究竟,就趁厉潮生还在县城的时候,现在就动身去暗访一番,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去不去?”
掌声雷动,夏想发言是所有讲话中最煽情但也说得最情真意切的一个。李丁山在一旁听了也连连点头,小声对方格说:“以后再替领导写发言稿,记得要切中实际,不要再写空洞无物的大话套话。”
李丁山代表安县县委县政府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感谢佳家超市为改善安县的教学环境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代表全县的中小学生向佳家超市全体员工及冯旭光个人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呼吁社会多关心一下贫穷山区的孩子,他们吃不起好东西,穿不上好衣服,他们都不埋怨,他们只想有一个上学的机会。
桥是断的,下面是一条几十米宽的小河,河水哗哗,看样子也不浅,夏想就摇头一笑:“如果厉潮生能在河对面的山里开矿,那他就是神仙了,卡车还能游泳过河?算了,此路不通,我们别想别的办法。”
方格点头:“我记下了,李书记。”
“夏县长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萧伍立正说道。
“还是厉潮生。”夏想就将他在出产石灰石的山区两侧转了一圈之后一无所获的情况一说,“和_图_书躲在深山容易,但只要是采矿就必须运送矿石,不可能用人力一块块背出来,肯定得有工具运输。但山中没有路,所以我也不敢肯定。”
“非法采矿?”萧伍很惊讶,“能干得起采矿的人都有来头,一般人就算再有钱,也没有技术组织不了人力,夏县长要查谁?”
夏想和梅晓琳一前一后悄悄溜出县委大院的时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还是被躲在窗户后面的方格看个正着。方格暗暗摇头,一脸的痛心说道:“夏哥呀夏哥,你太不够朋友了。虽然我暂时没有机会,也保不齐以后还能追上梅书记。你倒好,有了两个女朋友,还打梅书记的主意,真是贪心不足。”
夏想呵呵一笑:“好,缺什么你就对我说,我会安排妥当。另外你找的兄弟们,我也不会亏待他们。但有一点,必须保守秘密,信不过的人,一个也不要。信得过的人,我都会为他们安排一个工作。”
夏想呀夏想,他不是媒体人,但对媒体的了解,却比自己这个资深的记者站站长还深刻,真是让人自叹不如。
秋爰也是单身,也年轻,而且还漂亮。她和所有的漂亮女人一样,渴望更大的成功,渴望更进一步。她虽然是省台著名的主持人,不过她的生死全在别人的一念之间,只要她不答应台中那个肥胖的副台长的要求,他一句话就可以让她从耀眼的主持人变为幕后人员,从此失去鲜花和掌声,还有名利。
夏想听了萧伍的感慨,也是为他感动由衷地高兴:“好,萧伍,你进步挺大,以后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现在有一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去调查一下在安县的深山之中,是不是有人在非法采矿?”
夏想一愣,脑子飞快转了一转,笑了:“你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他不是故意夸梅晓琳,而是一瞬间想起了厉潮生出手阔绰,一下子买了5栋别墅的事情——除了私下里开矿,他还有什么办法能赚到这么多钱?
萧伍赢得了所有保安的尊重,大家都对他口服心服。萧伍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被人尊重的感觉,才知道以前打打闹闹有多么可笑,想让别人发自内心地尊重自己,只靠武力征服是绝对不行的。
捐助仪式举办得非常成功,不但邱绪峰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媒体齐聚安县,连李丁山也是首次面对全省各大媒体,也不免有些紧张和兴奋。可以说,一万套桌椅换来了对安县知名度的大幅提高,和*图*书夏想此举,还真是一举数得。
她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又不想再忍受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的肮脏的身体,只要寻找一切机会,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有能力收拾副台长的人,她的安全和尊严才有保障。
上次在工商界人士聚会之上,她一开始见夏想对她十分冷淡,心中还十分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个小小副县长,牛什么?在燕市这种省会城市,一个副处级干部小得跟蚂蚁一样。
“不过今天厉潮生在常委会上的表现,有点奇怪,你不觉得吗?”夏想不理梅晓琳的感慨,直接切入了正题,“厉潮生一向和邱绪峰走得比较近,而且早就听说过他对开矿也是持支持的态度,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唱起了反调?”
杜同国自不用说,在夏想交待他让他帮忙之后,尽心尽力联系他的关系网,帮夏想找了不少省内的平面媒体。在两千年时,助学虽然不算是一件新鲜事,但还是有一定的新闻价值可以挖掘,而且此次活动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一次性捐助一万套桌椅,还有后继的长期募捐,就立刻增加了不少新闻价值。
不过随后当她看到连续三个副省长,在和夏想热情地寒喧之时,她和所有人一样,眼光开始变得炙热起来。一个副省长对夏想热情,有可能是熟人或有关系,两个副省长对他热情,就证明他有过人之处了。连续三位副省长对他青睐,夏想就不仅仅是大有来历了,他以后肯定会是官场上炙手可热的新贵!
也只有纪委的专业人士出面,暗中调查取证,不管采用哪种方法让游丽开口,都比他和梅晓琳名正言顺得多,也更专业更有技巧。
夏想作为分管副县长也被安排到最后上台,他也没有准备发言稿,空着手走到台上,表情沉重地说道:“一万套桌椅并不能解决我们教学方面的全部问题,但至少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在感谢冯总的慷慨捐助的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家加入到冯总的队伍中来,用良知用爱心,为没有教室上课没有钱买书本的辍学的孩子们,撑起一片蓝天。一万套桌椅解决的只是能够上学的孩子,不再时刻担心椅子会倒,课桌会坏,但还远远不能解决在大山深处,在露天上学的孩子们,他们有一颗渴望一间教室的小小的心愿。因此,我非常感谢冯总的长远考虑,他承诺每年捐助一所希望小学,就是要给所有渴望书本渴望知识的孩子们,一个拥有明天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