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2章 着名女主持人

“我哪里有什么男朋友!”秋爰也看出了夏想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也就识趣地不再多问,而是说道,“电视台的工作又忙,又因为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算是有点名气,眼光也就挑剔了许多。我挑剔别人,别人也在挑剔我,就这样,一来二去,拖到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似乎有点交浅言深了,夏想本不想回答,想了一想,还是说道:“是女性朋友,但不是女朋友。”为了不让秋爰追问,他就转移了话题,“秋小姐的男朋友在哪里高就?”
秋爰睡了小半个小时才醒,醒来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怎么睡着了?我一向戒心很重,怎么会在你的肩膀上睡着,真是怪事了。”然后又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我睡着之后,没有做出什么不雅观的事情吧?”
夏想一向自认身强力壮,不过陪秋爰到了山顶之后,还是觉得身心俱累。没想到,别人演戏倒不觉得累,自己看戏反而给累着了,真是无奈。
口气已经是撒娇讨巧的声调。
秋爰坐在夏想的路虎车内,摄影车跟在后面,她有些不解又略带猜疑地问:“夏县长的车好象不是县里配的公车?是朋友的车?”
夏想伸手扶起秋爰,面不改色地说道:“坚持不住的话,我们就坐缆车下山算了。向前再走几分钟,就是中间站。”
夏想就想拒绝,还未开口,秋爰却悄然一笑:“夏县长,我去三石风景区可不是白去,我的摄制组都要跟着去,可以随便录点景色备用,也可以做一期专题节目,重点宣传一下三石风景区——可是免费奉献,好机会不容错过!”
夏想心中又生起一股慕名的烦躁,心想也怪了,自己向来镇静,在各色人等中间应付自如,为什么偏偏如此厌烦秋爰?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微微一笑:“秋小姐误会了,上次在工商界人士聚会上,我是受人之邀,有要事在身,不便多谈。今天我是主人,你是客人,我怎么能不一尽地主之谊?有什么需要尽管对我说,我一定尽我所能。”
也太明显太直接太快了一点,夏想自认不是圣人,要是梅晓琳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说不定会答应,哪怕是严小时,他有可能也会考虑一下,可是面对秋爰,他实在提不起一丝兴趣。
“没有,绝对没有。”从夏想的角度扭过头去,正好可以从秋爰的胸口看到里面的风光http://m.hetushu.com,见她酥胸雪白,一抹粉红胸罩,束缚着一片波涛汹涌。不经意间只看了一眼,夏想就忙移开目光,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激起男人的欲望,至少,秋爰不管是性格还是体型,都不是他的菜。
摄制组倒是拍了不少镜头,秋爰补了补妆,背对着云海面对着镜头,做了一个短暂的主持解说。夏想在一旁见她主持节目时,和刚才上山时判若两人,心想电视台也算是半个演艺圈,看来只要进了这个圈子,就成了天生的演员,生活之中,处处在演戏,估计她也习惯了以各种各样的面目示人,有时恐怕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在戏里还是在戏外。
最后秋爰还非要到夏想的办公室看看。
秋爰见夏想跟块木头一样,只好不情愿地坐了下来。
秋爰见夏想客套话说得漂亮,不由地眉开眼笑:“夏县长原来也挺会说话,我还以为一说话就拒人于千里之外?上一次在聚会上,夏县长可不太友好……”
“这个不好吧?你可是大牌主持人,我要背你下山,说不定就会传出什么绯闻。”夏想虚晃一枪。
“不熟。”夏想很干脆地回答,心中疑问,秋爰也挺关心官场上的事情,难道她还有别的想法?
远来是客,何况又是为安县进行正面宣传,夏想虽然有点不喜欢秋爰的作派,还是笑着和她握了握手,说道:“欢迎秋小姐前来安县,刚才一直在忙,失礼之处,还请勿怪。”
夏想恍然大悟,原来今天秋爰死缠烂打不放,是以为自己和三位副省长关系非同一般,是不是她有事相求?不过好象马省长才分管电视台,沈复明和高晋周还管到广电局一块儿,就问:“秋爰有事情就直说,是不是想认识一下哪位省长?或是工作上有什么想法?”
“有曲主任的关系,我们也算是不远不近的朋友,等一下仪式结束后,我就陪秋小姐走一趟。”夏想妥协了。
不过人总有弱点,夏想身为安县的副县长,肯定希望安县的正面宣传越多越好,秋爰就试着用宣传三石风景区来让夏想上钩,没想到,还真赌对了。
三石风景区现在是李书记一手主抓的安县的重点项目,又有肖佳的投资在内,不由夏想不动心。想想秋爰既是省台的名主持人,又带队前来采访,自己陪她一陪,也算是工作需要,毕竟关系想要处http://m.hetushu.com好不容易,想要闹僵却很简单。
夏想早在上面讲话的时候,就意外发现了秋爰来此,心里还惊讶她怎么得到了消息?他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县委宣传部的关系,认为是宣传部长骆文才和省电视台有关系,请动了秋爰。
秋爰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还是强打精神说道:“你这人,你不会扶我下山?或者是……背背我?”
当秋爰从朋友之处听到夏想邀请杜同国前往安县采访时,她就立刻动了心思,向台里打了采访报告,又向副台长吹了吹枕边风,就立刻获得了批准,同时在副台长的亲切关照下,给她派出了最强的队伍,不但设备一流,连采访车都是最好的一台。
一进办公室,秋爰就紧紧关上门,然后假装打量起办公室的布置,随便看了几眼,就坐在沙发,看似无意地问起:“夏县长,你和范省长熟不熟?”
“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秋爰穷追不舍。
夏想忙打断了她的自怨自艾:“不如我们先吃了中饭再上山,我想后面的工作人员忙了半天也累了,他们需要休息一下。”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秋爰声称走得累了,要休息一会儿,就让摄制组先上山。摄制组的人虽然不太情愿,但副台长有交待,一切听从秋爰的命令,就只好把埋怨和不满埋在心里,埋头上山。
夏想没办法,既不能当面反驳,又不好意思说她什么,只好摸摸耳朵:“那好吧……秋爰。”
也许她是真累了,也许她是故意装样子,不一会儿,秋爰竟然靠着夏想的肩膀,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仪式结束,由李丁山和邱绪峰陪同冯旭光共进午餐,媒体朋友们也有安排,夏想找了个机会向李丁山说明了一下情况,又向冯旭光说了一声,就陪同秋爰赶往景区。
“既然是朋友,叫秋小姐就疏远了,就叫我秋爰就可以了。”秋爰高兴地笑了,她是一个非常懂得男人心理,并且知道男人需要什么的聪明女人。有些男人好色,利用他们就简单多了,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对方就会象狗一样摇着尾巴跟过来。有些男人贪财,她就许之以利,一个小小的在台词中提一下他们公司产品的承诺,就会让对方自以为得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秋爰在那一刻下定了决心,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将夏想勾引到手,只要借了夏想的势,www.hetushu•com摆脱副台长魔爪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怕用一次上床来交换也值得,毕竟夏想年轻帅气,比起副台长的丑陋肥胖的身体,可是强了太多。
男人有时不一定成为所有女人的港湾,但对于秋爰短时间的停留,夏想也不至于小气到非要把她推到一边。
夏想只好保持着肩膀的高度不动,又轻轻挪动一下身子,为她创造一个舒适一点的角度。虽然她身上的浓郁的香水味道让他闻了感觉不太舒服,不过出于怜香惜玉的考虑,他还是不愿意将一个女人的依靠推开。
秋爰开心地笑了,笑靥如花,嗔怪说道:“讨厌,说了多少次了,叫我秋爰……不许再叫我秋小姐,否则我不答应你!”
下到一半的时候,秋爰直叫腿疼走不动了——可惜她不是曹殊黧,否则夏想会立刻弯腰背起她。她也不是连若菡,夏想会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她一开口说走不动,夏想就势在一个石椅上一坐,顺手一拍旁边:“来,坐下休息一会儿。”
夏想陪秋爰坐缆车下山,又以工作繁忙为由,没有一刻停留,开车就返回县城。回到县委大院时,秋爰还缠着夏想不放,寻找各种理由和他在一起,一会儿说她想了几句解说词,请夏想评价一下。一会儿又说将三石风景区做成风光片播放也不错,等等,总之,她的理由让夏想无法拒绝,全是为了宣传三石风景区,夏想只好硬着头皮和她周旋,心想秋爰也是个厉害角色,拿住了自己的软肋。
“我当然怕了,我是政府官员。副县长虽然不是多大的官儿,但如果被人攻击有生活作风问题,前途就堪忧了……我们还是坐缆车,好不好?”夏想清楚得很,大凡美女投怀送抱的事情,不是说一定是坏事,至少也是糖衣炮弹。他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根据他两世为人的经验,许多人伸手去接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时,接到手中往往才发现,原来是冰雹。
她有些幽怨地看了夏想一眼,话里话外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女人比不得男人,男人越大越成熟,越抢手,女人越大越贬值。象我,似乎有些名气,其实也是孤独得很,经常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躲在家中看电视……”
能自己写解说词的主持人不多,从这一点来说,秋爰还算是一个才女,夏想就不吝啬自己的夸奖:“秋小姐还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和*图*书秋爰听得十分入神,至少她的样子让人看了觉得她在用心聆听,也给夏想造成了一个错觉,难道说秋爰是真心要为景区做一下宣传?难道是自己误解她了?
也许秋爰自认魅力过人,一般人难以抵挡,却不知道夏想见识美女无数,个个百媚千娇,比她漂亮不少,即使严小时一颦一笑也比她风情万种,甚至中性打扮不施脂粉的梅晓琳,直爽的时候也比她刻意做作的姿态,好上许多。
秋爰此次前来,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决心。一是要必得独家新闻,二是要必得引起夏想的注意。抱了这样的目的前来的她,在完成了采访之后,见夏想讲话完毕,刚一下台,她就快步向前,主动伸出手去:“夏县长,我们又见面了……”
秋爰见夏想答得干脆,也是一愣,不明白夏想是故意装高深,还是应付她,就又问:“沈省长好象和你挺熟,拉着你的手好象谈心一样。还有高省长,在你面前停留了足足有五分钟,我倒是好奇,沈省长和高省长,你和谁的关系更近?”
摄制组的人一走,秋爰就变得活泼起来,她不时地跳来跳去,一会儿到小溪中玩水,一会儿又跳到石头上让夏想为她拍照,活脱脱地象个小女孩一样。不过见惯了曹殊黧的天真顽皮,见多了连若菡的清冷如月,还有肖佳的机智多变,秋爰故意假装的调皮和可爱就带有浓浓的风尘味道,怎么看都象一个30多岁的女人假着嗓子对一群儿童自称姐姐……
饭后休息片刻,众人一同上山。出乎夏想意料的是,秋爰穿着裙子和高根鞋,居然要求步行上山,理由是不想走马观花地欣赏风景,而且也方便摄制组就地取景。夏想当然没有异议,一边上山,一边为摄影人员介绍三石风景区的各个景点,着重介绍了山水公司投资三石风景区的重大举措,不用多久,景区就会扩大一半以上的规模,到时景区的山水将更加美丽。
秋爰却继续追问:“是男是女?我看车内的小饰物象是女孩子的眼光,还有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是你女朋友的车?”
夏想再迟钝也能看出来秋爰对他大感兴趣,倒让他大惑不解。他一向认为自己或许有一点魅力,实际上也并不能算是女孩心目中的白马形象,对于秋爰这样的见识过形形色色人物的名主持人来说,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县长的身份,还真的很难入她的眼,为什么她和图书偏偏就缠着自己不放?
夏想安排大家到景区的饭店就餐,也精心安排了一些野味和野菜,陪秋爰在雅间吃饭。秋爰就讲一些她在电视台的趣事,还有一些幕后的故事,往往是她讲得绘声绘色,笑得花枝乱颤,夏想却只是含蓄地笑,随口说上几句,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秋爰显然注意到了夏想目光的飞速一瞥,她误会了夏想的意思,以为夏想已经意动,就假装站起,然后就势一歪,一下摔倒在夏想怀中:“哎呀,头晕,夏县长快帮帮我!”
秋爰就有一种无力的挫败感,这个男人,难道他对自己就一点也不动心?
“是一个朋友送我暂时用一用。”夏想没有多说。
下山的时候,摄制组坐了缆车下山,夏想原以为秋爰走累了,肯定也要坐缆车下去,没想到她精力充沛,竟然要求步行下山,而且理由还挺充分:“人们上山的时候,总是习惯向一侧欣赏风景,我刚才一路走来,就是一直向右面看。下山的时候再向右看,一上一下才是完整的风景,是不是?也正好让我多一些感悟,回去后好写解说词……”她又强调了一句,“夏县长,你恐怕想不到,我主持的节目,解说词都是我自己写的,从来不用别人代笔。用别人代笔,有时候自己解说起来,找不到感觉。”
“别看燕市离安县这么近,三石风景区我还真没有去过,不知道夏县长肯否赏光,陪我到景区转一转?”秋爰说完,眼带秋水,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一副你不答应也得答应的娇笑模样。
秋爰满怀怨恨地看了夏想一眼,却见夏想脸带笑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免心想,难道是他没听懂?难道是他在男女方面就是愚笨,反应慢,象个木头一样?天下可以找到不吃腥的猫,但却找不到见到美女不沾光的男人!
秋爰如果知道,夏想所考虑的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和李丁山的政绩的话,她肯定也会郁闷得要死。
“我还真有一个想法,希望得到夏县长真心的帮助。”秋爰笑意盈盈,举起酒杯向夏想示意,夏想只好和她微微一碰,努力保持住微笑,听她说些什么……
但对于夏想这样的男人,就不能以常理来论之,他年纪轻轻就是副县长,肯定有来头,钱不会缺。上次在聚会上相遇时,他旁边就有一位绝色美女,他没有表现出一点殷勤的姿态,可见美色对他就算有诱惑力,他也非常有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