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8章 兼顾眼前和长远利益

江天愣住,看了朱虎一眼:“他能行?”
江天找夏想,是因为他姐夫的事情。
朱虎就天天来缠着江天,让江天介绍他认识夏想。朱虎在行业内做久了,知道业内许多人士都对夏想的眼光赞不绝口,认为只要是夏想看中的项目,肯定赚钱,而且夏想不但眼光奇准,还有设计的才能,所以朱虎就动了心思,一门心思认准只要认识了夏想,让他指点两下,肯定就能转型成功,从包工头转型为企业家。
然后仿佛才看到谭龙一样,他又恭敬地叫了一声:“谭市长。”
“嗯,是不多,一般注册房地产公司,少说也要1500万以上,2000万算是刚刚好。”夏想实话实说。
“吾一日三省吾身……”江天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说道,“不是笑,好不好?姐夫,咱们打住,说土话,说人话,不说古话。”
夏想不赞成江天的看法:“江秘书,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不要轻视农民兄弟,更不要看不起没文化的人。我认识的好几个拥有几百万上千万资产的企业家,都是农民出身,别说有文化,基本上只会写自己的名字,看得懂市民报纸。”
尽管朱虎看上去有点滑稽,说话办事喜欢夸张,但也不失为一种另类风格。如果能在嘻嘻哈哈一笑中将事情办妥,也算真本领。所以夏想觉得让朱虎担任江山公司的负责工程的副总,应该可以胜任。
谭龙脸色微微一变:“小夏县长和方部长挺熟?方部长可不轻易送人到门口,他对你,可是器重得很。”
夏想不问朱虎问江天,言外之意非常明显,拉朱虎是看在江天的面子上。
江天哭笑不得地说道:“一个农民,刚从地里上来,两腿全是泥,就想穿上西服打上领带,当什么企业家?企业家就这么好当?没文化也能当?开玩笑!”
见朱虎一本正经又无比滑稽的样子,夏想就暗暗感叹,画虎不成反类犬,其实也不能怪朱虎努力向城里人靠拢,实在城乡差别太多和图书,有地域歧视。
“见外了不是?江县长,要当县长了,就觉得比我这个副县长高了一等,就开始拿架子了,是不是?”夏想开玩笑地说道,“让他过来就行了,中午一起坐坐。我正有事要和你商量。”
江天干脆在一旁低着头吃东西,不说话,一脸无奈。
谭龙当然知道房自立被抓,岳方和包月明被人举报的事情,他只不过是想借机讥讽一下夏想,没想到却被夏想轻轻地将球踢了回来,还暗示他,这件事还论不到他来操心。
可是夏县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
“没想好,这不正想请教一下夏县长,想要注册房地产公司,大概需要多少启动资金?”朱虎说话的时候,表情一脸认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夏想饶有兴趣地问:“想要转型做什么?”
夏想就决定江山房产拉江天入伙,约江天共同打下一片江山。
江天一脸尴尬:“姐夫,在夏县长面前,就别装文化人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不?你越掉书袋,就显得越可笑。”
夏想想要的江山公司,可不是只想在燕市依靠政策上的扶持,揽一些市里或省里的工程,他集合各路精英,就是想成立一个有自己的实力,能够应对市场风云变幻的真正的公司,只有这样,才能长久。他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自己谋取福利,基本上他也不缺钱,想要赚大钱,也有的是办法。但江山房产一是要成为大家联手的基础,二来也可以以正当的手段为大家获取应得的利益,避免因为手中没钱而眼界太小,很容易以后被别人的金钱腐蚀。
夏想见江天对朱虎的作派实在不喜,就说:“其实姐夫这也叫真性情流露,比起许多人的虚伪,反而十分可爱。我联合了一些朋友,准备成立一家房产公司,想拉姐夫加盟,江哥你看怎么样?”
谭龙心里就有点别扭,想起上次他有一个亲戚要提拨的时候,在组织部还被方进江卡了一段时间,心中hetushu.com就对方进江的作派大为不满。又因为夏想被关过一段时间,他就总觉得夏想不太顺眼,以前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时候,夏想也就没少和他作对,现在又听说他的靠山曹永国要调走,他就停下了脚步,等夏想来到面前时,开口说道:“小夏县长,今天怎么有空来市委大楼了?上次纪委的事情,说清楚没有?”
夏想见谭龙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心想要论城府,谭龙甚至连邱绪峰也比不上,怎么就混到了燕市副市长的位子?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后台硬挺就是好。
夏想忍住笑:“你现在手头有多少钱?”
朱虎一见夏想,就激动地双手握住夏想的手:“夏县长,今天终于见到真人,我激动得语无伦次。对于您的光辉形象,我是早已敬仰,只恨无缘相见。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夏县长果然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比潘安……”
“可笑是好事,能让别人发笑,也是一项本领,连孔子都说,吾一日三笑吾身……”朱虎还摇头晃脑地说道。
几人一起来到市委外面的火锅居,朱虎张罗着忙前忙后,以一副主人的姿态,又是点菜,又是要酒,显然做好了埋单的准备。夏想心想,还是农民式的热情,一切都表现得太明显了,不过也好,有些领导还就喜欢时刻被端着捧着,哪怕别人拍马屁的功夫实在一般,他也觉得十分受用。
夏想对谭龙的多管闲事就有些看不起,就算你将要升上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也管得太宽了一些,问到一些十分私人的问题,根本没有必要回答你,正想着怎么样应付几句就走,正好下到楼下,江天从房间里出来,一见夏想就眼睛一亮:“夏县长,正好,我有事找你。”
谭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又看了夏想一眼,说了一句:“希望小夏县长以后的路,越走越宽。”
农民进城,变化还真是大,夏想笑出声来:“好了,好了,老朱,我们谈正http://www.hetushu•com事。你要是再给我念论语,我可要走了……”
江天干笑几声:“我姐夫以前对我帮助挺大,我也不好意思回绝他,你说怎么办?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我不好向你再开这个口。”
江天的姐夫朱虎在夏想的介绍下,打着二建的名义,承包工程,也赚了不少钱。不过目前也发展到了一个瓶颈,基本上以朱虎的能力,就能管理百十人左右,再一多,他就顾不过来。但朱虎挺有野心,还想进一步发展,也不想总当包工头,想要洗干净泥腿子上岸。
一切安排妥当,坐定之后,夏想简单问了朱虎几句现在的状况。
夏想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老朱,行了,行了,别念戏词了,大家不是外人,就别客气了。”
等谭龙走远,江天一脸诧异:“你惹谭市长了?”
“不可能,我不可能记错。”朱虎不信,不理江天,伸手从身上翻出一个小本本,打开看了起来,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叹气说道,“还真是我记错了,你看,没文化就是不行,要不我天天带着《论语》,时时刻刻不忘学习,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快乎?”
“当然真的,还能骗你?”夏想就笑,“顺风车行的老板,知道不?以前是五交化的工人,没文化,后来五交化倒闭后,去摆摊修自行车,现在开了连锁车行,资金上千万。还有盛金表业的老板,本来是鱼水县的农民,后来来到燕市做手表,现在也成为了大企业家——他很少看报纸,因为上面许多文章都读不下来。”
朱虎能从一个农民,混到现在手下有一百多人的队伍,赚了200多万,也算是有点本事。上面有人照顾是一方面,如果自己没有本领,夏想也见多了好好的工程被蠢材砸在手中的事情,一个人自身没有本事,再有人扶,也扶不起来。
“哐当”一声,朱虎的酒杯掉在桌子,他一脸吃惊:“我的亲娘,咋要这么多?看来我这个包工头想当老总,还差得和图书远哩。”他捡起酒杯,见里面还有一点酒,就一口喝完,笑了笑,“失礼了,失礼了,夏县长不要见怪,我是一时吃惊,失手丢了酒杯,小事,小事一桩。”
谭龙下一步要升常务副,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正从崔向办公室出来,准备下楼,一抬头,却看见方进江笑容可掬地向夏想挥手,心里顿时起了疑心。方进江身为组织部部长,架子一向大得很,就是他去他的办公室,他也未必送他出来,更何况是站在门口笑脸相送,不知道的,还以为夏想是省里的领导。
夏想站住,似笑非笑地答道:“谭市长好!纪委的事情?什么事情?”
夏想装傻。
谭龙心中有气,就说:“当然是把你关了几天的事情,听说是误会?”
前提是,江天愿意接受他伸出来的橄榄枝。
“我怎么不能行?不能小看人!”朱虎不干了,一听有好事,顿时支起了耳朵,打起了精神,“夏县长,是多大的公司?有多少人?我去了能干什么?能不能当上副总?”
江天现在还没有上任,但他担任景县县长一事,已成定局。而且根据夏想的观察,江天为人持重,陈风对他还算器重,也把他当成心腹之一,所以才会安排他到条件还算不错的景县去上任。江天在仕途上属于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上升的类型。他这样的人,也许一开始看不出来有远大的前途,但他的脚步稳健,等到了一定资历之后,就会显出他的有利的一面。
中午的时候,朱虎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九月末的燕市,天气不冷不热,夏想和江天都穿的是短袖衬衣,朱虎却穿着西服打着领带,胳膊下面还夹着一个包,还戴了一个金丝眼镜,土不土,洋不洋,让人看了发笑。
夏想笑了,没好气地回答:“他惹我了!”
虽然官升得慢,但基础扎实,有广泛的人脉,而且资历过硬,最容易在各方势力碰撞的时候,脱颖而出。而且江天性格沉稳,不容易犯错。就算他没有太好的机缘,最后http://www.hetushu.com也差不多能熬到副省级以上。如果机缘巧合之下,赶上了两方势力争斗得不可开交之时,上级领导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会选择一个老成的中间人士出来主持大局,到时江天就会上位。
江天接触的人没有夏想接触的复杂,惊讶地问道:“真的假的?”
“除了买房买车的之外,还有200多万……是不是有点少?您尽管批评指正,我心态好,扛得住。”朱虎也不是一点头脑也没有。
江天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这个县长去了景县,未必你有这个副县长在安县吃得开……那我姐夫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朱虎不怕江天,却怕夏想走,急忙把《论语》收起放好,一脸严肃地说道:“请夏县长指示,我一定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
如果说拉王鹏飞和方进东入伙,是有确切的眼前利益,那么现在拉拢江天,则是看中了长远前景。为官之人,必须兼顾眼前和长远利益,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非常感谢夏县长的栽培,我现在在李总的手下混日子,还算过得去,手下有百十号兄弟,一呼百应,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有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威风。不过我在您面前,可是低声下气得很,毕竟您才是我的老大。我现在手头也有了点钱,打算在市里买房子,把老婆孩子都接过来。而且我也想转型,从包头工向企业家转变,一个人不能总固步自封,要勇于创新,但我没有多少方向,还得请您多多指点,多多扶植。”朱虎不管用词是不是妥当,反正想起什么说什么,不过还算通顺,可见身上常备一本《论语》也是大有用处的。
“是说房书记的事情?那我就不清楚了,估计要想知道房书记到底有什么问题,得向省纪委问个清楚了。关我的事情是不是误会,市纪委已经有了定论,我听陈市长说,常委会上也讨论过,岳方和包月明也因为违法乱纪被抓了起来,您要想了解详细情况,得向秦书记打听。”夏想不冷不热地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