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1章 扼杀或制约百度

没办法,以后尽心尽力做事就是了,再不行,就全面向邱县长靠拢算了,总不能让他一个副县长给卡住脖子不成。
夏想大喜:“恭喜李书记。”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和您还真有缘,您复婚,我订亲。”
又笑了笑说:“眼下马上国庆了,县里也没有什么事情,除了一些惯常的走访和慰问之外,我也能休息几天,有一件事想通知你一下,我和史洁,打算国庆期间复婚,就找几个不错的朋友一起坐一坐,也不大办了。”
先是找到李丁山说了一下近况,谈起厉潮生的案子,他也是没有什么消息。夏想就又问:“和宋部长有联系没有?”
“……”夏想没想到她有此一问,愣了一愣。
最后夏想说服了连若菡,要用她的钱给夏安买一辆桑塔纳2000,连若菡有点不情愿地答应了,还觉得档次太低了,拿不出手。不过她很高兴夏想用她的钱给家里买东西,还特意叮嘱夏想,以后不管给家里买什么东西,都从她的卡中取,夏想只好答应她。
夏想才发现许梁手中拎着一个暖壶。
幸亏夏想够聪明,立刻想好了主意:“我打算给我弟弟买一辆车,就用你的钱买给他,怎么样?”
“你不花里面的钱,就证明你还当我是外人。你把你的钱都放在黧丫头手中,和她不分你我,为什么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还是证明在你心目中,我永远也比不上黧丫头。”
正好趁方格也在,夏想就将他的江山房产的想法说了出来,也不避讳李丁山,而是直接说道:“李书记,我给您也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就算不扼杀百度,也可以和百度并驾齐驱,成为国内两大搜索引擎之一,不至于让百度发展到后世,达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
夏想才想起宋朝度给他纸条的事情,忙向李丁山一说,李丁山听了无奈一笑:“怪不得!那算了,等他主动联系我们再说。他的脾气我知和*图*书道,不想对外联系的时候,你怎么着急找他都没用。”
李丁山呵呵笑了:“有心就行,有心就行。”
李丁山笑呵呵地答应了。
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夏想就说:“有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气势汹汹地命令我,难道你一吓人,我就害怕了?疗养院和会议中心本来就是我提出来的,肯定责无旁贷。”
“什么我的钱,留给你,就是你的钱。”连若菡的声音声调高了起来,很明显,她又高兴了,“给他买辆奔驰吧,夏安有了车,你爸用车也方便一些。要不,给你爸也买一辆奥迪。”
许梁坚决不让,非得给夏想的水杯倒上水,才说:“我来,我来,就是我份内的工作,给亲自给夏县长倒水,也是我工作认真的表现,只是您不怪我就行。”
“行,小事一桩,包在我的身上。”
李丁山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用心,小夏,你我之间就不需要用这个东西来维系了,我不缺钱,也不爱花钱,对钱没有太多的想法,而且上一次经商失败之后,就避免再介入商场之中,所以股份就免了。你好好干就是,什么时候我周转不开了,需要用钱,冲你开口,你还会不借给我吗?”
夏想无语,肖佳说要生一个继承人,连若菡也要为孩子创造一个商业帝国,可是苦了他这个当爹的。夏想就想,怪不得大家都说,有一个有本事的儿子,不如有一个有本事的爹。想想也真对,自己的儿子也好,女儿也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世,他们的妈妈,已经开始为他们的人生幸福,着手规划了。
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小时,也不知道花了多少电话费。夏想摇摇头,和曹殊黧还知道省钱相比,连若菡在钱的数量上面,就没有多少概念。
“你没动里面的钱,是不是?”连若菡的声音流露出不快。
一问到具体的商业经营,夏想就露了怯:“这个,那个,我只是和_图_书提供一个思路,具体经营,你还得聘请专业的人士,我就暂时不发表意见了。”
给老爸买奥迪?算了,提都不要提了,非得被老爸臭骂一顿不可,老爸那脾气,他宁肯骑自行车。就是你给他个100万,他出门能坐公交,也绝不打车。
真是一个小妖女,夏想摇头。
夏想还没开口,方格就说道:“我有钱,李书记您要借多少,尽管开口,我比夏想还大方。”
方格终于插上话了,说道:“夏哥,你都订亲了,我的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家呢?”他想了一想,又问,“要不要我爸也去坐一坐?”
“你别骗我,你告诉我你要把钱花到什么地方,要说得合情合理我才相信你。”连若菡不依不饶。
虽然许梁是政府办主任,就是为县长服务的,但毕竟是老同志了,夏想还是站了起来,忙伸手去接暖壶:“许主任派个人过来就行了,你看,让你亲自跑一趟,多不好。”
夏想只好连哄带骗,说了一番好话,连若菡才又咯咯笑了起来:“算你识趣,知道哄我。还好,你过关了,证明你心中还是在乎我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觉得花女人的钱没面子,是不是?我告诉你夏想,我给你留的不是钱,是我的一颗心!”连若菡生气了。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夏想赶到了安县。
夏想愕然,女人不讲理起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他没有花她的钱,反而成了莫大的罪人,还被她上升到了疏远和密切的高度,这是什么道理?
“你得当成你自己的事情去完成,以后远景集团,我要留给我们的孩子。为了你的下一代的幸福,你赶紧想方设法努力把远景集团发展壮大起来……”
夏想的订亲的日期是3号,李丁山是5号,夏想就先邀请李丁山参加订亲仪式,李丁山自然满口答应,还笑眯眯地问夏想要什么礼物,夏想就摆摆手说:“李书记能来就很好了和*图*书,是订亲,又不是结婚。等结婚的时候,再向您讨一个大红包吧。”
夏想也有点看不惯许梁过于趋炎附势的作派。
“嗯。”
今天一听到动静,许梁就急忙跑过来献殷勤,就是想试探一下夏想的态度。没想到,夏想好象忘了以前的事情,来了一个不承认,就让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夏想还没有坐稳,就响起了敲门声,许梁推门进来,一脸笑容:“夏县长回来了?我一直支着耳朵听着声音,听到您回来了,就赶紧给你送水来了。”
“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互联网太虚幻了,未必能产生真实的利益,我再研究研究再说。”连若菡有些犹豫,似乎并不是太热衷于此事,“要不,我先试着做做,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是不是?”
夏想也不勉强李丁山接受,他和李丁山之间的默契确实也不需要一个共同利益的公司来维持,就对方格说:“你有钱?你能多少钱拿来入股?”
“别试试,要做就用心做,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叫一搜,广告词是,一搜在手,天下我有。域名可以注册为www.so.com,好记又好用,记着,要用心去做。”夏想不能说太多,就只好利用哄骗的策略。
连若菡又说:“高老给我打电话了,说起要在森林公园修建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事情,我让他找你商量,他应该很快找你。我不在,远景集团的事情,你得多操心,否则我要你好看。”
夏想忙不迭答应:“好,好,好,我一定尽力而为。对了,你在美国有没有发现什么商机?”
“里面有多少钱?”
到了办公室却惊讶地发现,他几天没在,不但桌椅全部焕然一新,而且所有办公用品都换成了全新的,房间还打扫得一尘不染,甚至连窗帘都换了一遍。夏想不免惊奇,许梁这个办公室主任也当得太合格了,好几个副县长,他竟然能时刻记得自己这个和_图_书休假的副县长的办公室,看样子是天天派人打扫。
“好了若菡,别生气了,我明天就打开你的心,花上一大笔,好不好?”夏想不忍惹她生气,二人隔着千山万水,想哄也只能通过语言的力量。
许梁这些天一直在提心吊胆,既盼着夏想早点回来,又怕回来。盼他回来,是想等夏县长一回来,就好好表现表现,也许能让夏县长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变。怕他回来,就是怕在政府班子上排名急剧上升,权力迅速增大的夏县长,到时会给他难堪,不把他放在眼里,毕竟以前他对夏县长,可是有点欺生。
虽然曹伯伯没有高调宣布订亲仪式,但他身为常务副市长,一举一动自然会引起各方关注,订亲仪式很明显也就是要正式宣告他和自己的关系,等于是要向燕市的政坛表明,夏想以后就是曹家的未来的女婿,从这方面考虑,尽管没有正式通知市一级领导,但捧场的人越多,曹伯伯就越面上有光,当即点头说道:“能请动方部长大驾光临,当然求之不得。”
“少来,不懂就说不懂,还说漂亮话,小心我鄙视你。”连若菡看穿了夏想的伎俩,取笑他说道,又想起了什么,话题一转,“我给你留的卡,看到没有?”
第二天一早,夏想就主动给高老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说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事情。高老盛情邀请夏想找他一叙,夏想就答应他,国庆期间一定找时间和他聚一聚,高老一口应答,并说他国庆不回京城,就在燕市。
李丁山又惊又喜:“不错,真是喜事连连,你这个喜酒,我喝定了。”
谁不知道现在的领导心思深,原以来夏想年轻,好套话,不成想他也是滴水不漏。许梁离开夏想的办公室,在楼道里站了片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走了。
夏想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先成立一家网络公司,然后聘请一些互联网方面的专家,开发搜索引擎,具体可以参考GOOGLwww.hetushu.comE和百度,我觉得,以后搜索功能将会在互联网上大放光彩。”
“没有,没有的事。”夏想心想可能是什么时候心情不好,随口说了几句不耐烦的话,被他记在了心里,就以为自己对他有了意见,本想说个明白,转念一想,留个念想也好,让许梁时刻多一些警醒,也是好事。
“还没有,只是觉得这里的互联网非常发达,我就想,以后也许在网络上会有无限商机。”连若菡也挺聪明,敏锐地发现了互联网的巨大潜力。
许梁还真是高估了自己,他一走,夏想转头就把他的事情抛到脑后,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忙,哪里顾得上和一个政府办主任计较短长?
“那好,既然你都说了,我再不给你面子,就伤害了你男人的自尊心。你可是第一次郑重其事地要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姑且相信你的眼光一次……投入200万美金,够不够?”连若菡被夏想说动,也来了兴趣。
两千年时,许多互联网巨头刚刚起步,比如GOOGLE,比如百度,如果此时成立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入网页搜索领域,研发搜索引擎,以连若菡的背景和实力,不但可以取代GOOGLE在国内的份额,甚至有可能将百度扼杀在摇篮中。
夏想差点晕倒,连若菡还真不知道奔驰和奥迪代表的是什么,照她张口一说,两辆车将近200万,哪里是普通家庭用车?再说夏安只是单城市市委一个小小的科员,开一辆奔驰,比市委书记的车还好,不是故意找不自在?
“我留着用,等你回来……”
“我怪你什么?”夏想不解,见许梁说得认真,想想自己没有对他说过难听话,他怎么了这是?
李丁山摇摇头:“联系过,联系不上,手机不通,家中电话没人接,我想他是故意不和外界联系……”
“您真没怪我以前工作不到家,服务不到位?”许梁见夏想脸上的神情不象假装,心里也有些纳闷,难道夏县长没有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