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3章 色狼中的情圣

高建远低头不语,显然在做激烈地思想斗争。他的钱大部分转移到了国外,想要如夏想所说,借钱生钱的话,倒是一个大赚一笔的好办法。但问题是,将钱转移回来,风险太大。
夏想先到江山房产的总部,和萧伍见了一个面,将和高建远的谈话向他透露了一下,又详细了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萧伍都一一记下,又按照夏想的吩咐,练习了几遍,基本上做到了没有纰漏。
她拉住夏想的手,摇来摇去,一脸可怜相。
没想到,小丫头倒是胆子挺大,又凑过来,在夏想嘴上亲了一下,不过没敢用力,轻轻沾了一下就跑。夏想被她挑逗得心情激荡,追上去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嘿嘿坏笑:“等曹伯伯一走,看我一定找个机会,好好阅读一下黧丫头之书!”
朱虎则兴冲冲地说道:“您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夏县长,唬人我在行,蒙事我也是行家,绝对不会给您丢人,保证马到成功,一骗一个准。”
夏想反复交待萧伍和朱虎,千万不要提起江山房产有任何后台,只说是一家普通的房地产公司,就是因为承包工程赚了钱,所以想从包工头转型成企业家。
晚上回到曹家,一家人都在。吃完晚饭,曹殊黧磨蹭了一会儿,才拉着夏想的胳膊下楼,小声说道:“爸爸可能有话对你说,不过我也有话对你说,所以我就乘他不注意,先借用你一小会儿。”
夏想知道她的心思和-图-书,小丫头也不太想去远景集团,肯定也是心里不舒服,但又不想到税务局上班,如果去燕省设计院的话,也不算太好的选择,因为设计院多是传统的人物,他们的思路太僵化,小丫头去了,学不到东西,也没有什么前途。
金额在倍赠,不由高建远不心动。本来将领先房产出手就如赌博一样,能赚多少是多少。但听夏想一说,多加一份砝码,就多出五倍的利润,别说是赌徒,就是正常的人也会为之疯狂,失去理智。
夏想站在原地,半天没有移动脚步,心中有一丝难言的无奈。
告别高建远,严小时送夏想到外面,亲自替他拉开车门,柔声说道:“夏县长……辛苦了,谢谢你。”
“当然,帐上有一千万,我们就敢要价一亿五千万。”夏想十分笃定地说道,就是要给高建远制造足够的诱惑,给他十足的信心,同时也是为了让他多吐出一些钱,不让人民的血汗钱都流失到国外,“如果我们帐面上有五千万,我就敢冲他们要价三亿!”
高老难道不清楚自己和连若菡的关系?他非要拉曹殊黧到远景集团上班,这不是害自己吗?不行,绝对不行,夏想坚决摇头:“不好,到远景集团工作不太好,我觉得你还是适合到政府机关工作。对了,曹伯伯肯定对你的工作有他的安排吧?”
曹殊黧脸蛋红红的,眼睛亮亮的,直直地看着夏想,突然跳了起来和_图_书,用力在夏想脸上亲了一下:“你的办法真好,我喜欢。”
拉他出来说悄悄话,也是想征求他的意见,让他替她做主的意思。夏想就心中挺高兴,果然订亲了就不一样了,就有了嫁鸡随鸡的觉悟了。
她的手用力握了握夏想的手,然后松开,向夏想挥挥手,转身消失在拐角之处。
夏想虽然对高建远永远沾光不肯吃亏的精神无比鄙视,但还是笑着答道:“当然了,生意不成的话,钱还是帐上,怎么会有损失?那好,既然我们说好了,接下来建远就去准备钱的事情,我再和江山房产的人进行接触,小时就着手准备相关资料,越详细越好,力度越大越好,显示我们的领先房产的背景越深厚越好,总之一句话,形象要高大,实力要雄厚,前景要广阔,至于我们要将领先房产出售的原因……”
夏想哑然失笑:“那不叫骗,叫商业策略。”
既然是为严小时,夏想肯定会全心全意地布置一切,他借机赚上一笔也没有什么,再说夏想为了女人什么都肯做,肯定也不会害他,害他就等于害了严小时,于是就一咬牙说道:“我手中还有一部分钱,给我几天时间,我转移到帐上……不过我可事先声明,如果事情不成,我的钱必须全部归还给我,不能有任何闪失。”
这个……夏想不免头大,真正的原因当然不能告诉严小时,如果当面告诉她,说是为了她,和_图_书又怕引起她更深的误会,他就又想挠眉毛,严小时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勉强笑了一笑:“不想说就算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
夏想就激动了,第一次见到小丫头娇艳欲滴的诱人模样,就用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说道:“以后再亲记得一定要亲这里,要不就浪费了。”
“我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好吗?”严小时目光坚定地看着夏想。
夏想被她的目光盯得有点心慌,就假装挠了挠眉毛,说道:“好,你说。”
严小时却“噗哧”一声笑了:“怎么不挠头改挠眉毛了?放心,我吃不了你,别心慌。”然后又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问道,“你这么帮领先房产,到底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高建远,是为了友情,我不相信!”
萧伍话不多,只是点头:“我记下了,夏县长,您放心,不会出错。”
高建远又被打动了:“那你的意思是,如果帐上有钱,会无形中提高身价?”
曹殊黧脸微微一红:“也不是了,不是我想好了,是高老想让我到远景集团工作,他说远景集团准备培养自己的设计力量,想要建一所设计院,就邀请我到设计院去……”
但如果不转移回来,以后除非他去拉斯维加斯,同时又有绝好的运气,才有压一块赚五块的好机会,否则现在错失良机,以后想再有眼前的好机会,恐怕没有可能了。
曹殊黧点点头:“爸m.hetushu.com爸的意思是让我到税务局上班,可是我……我不愿意到政府机关上班,我还是喜欢做设计。你帮帮我,好不好?”
曹殊黧踢了夏想一脚,娇嗔说道:“我从来没有坏事,就你才有……”然后一路小跑,拉着夏想来到小区外面的路上,走到黑暗处,才悄悄说道,“我明年大学毕业后,你说去哪里工作好?”
和高建远、严小时见面的任务,必须交给萧伍,其他人都不能露面,当然也可以由朱虎作陪。一想到朱虎,夏想就喜出望外,就急忙将他叫来,郑重其事地交待了一番。
夏想心中就有一点愧疚,他可不是真心实意要帮严小时,而是要毁掉高建远,不过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拿下高建远,严小时深陷领先房产的债务之中,也是债务缠身,最后高家事发之后,殃及池鱼,恐怕也不会有下场,现在借她之手,将高建远一点点套牢,等高家倒台之后,再想个办法尽量帮她开脱好了。
朱虎嘿嘿地笑了起来:“都一样,反正都是糊弄对方,让对方一迷糊就相信,一相信就掏钱,掏完钱还得谢谢咱们,是不是?”
萧伍也难得地被朱虎逗笑了,哈哈地笑了起来。
高建远和严小时对视一眼,二人同时点头。
“不用客气,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也算是好朋友了,理应帮上一帮。”
想想也是,曹殊黧马上要工作了,去哪里好呢?夏想暂时还没有想好,不过他见曹殊黧狡黠的目光和_图_书,知道她肯定有想法,就问:“你肯定想好了,是不是?”
朱虎一听有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完成,顿时兴奋起来,跃跃欲试地说道:“没问题,夏县长,我保证圆满胜利外加一往无前地完成任务,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看她偷偷摸摸的样子,夏想逗她:“干什么鬼鬼祟祟的,老实交待,有什么坏事?”
干,还是不干?高建远内心挣扎良久,忽然想起夏想以前的种种事迹,又想起他为了连若菡被关了几天,心中就有了结论,夏想是个色狼不假,但也是色狼中的情圣,为了喜欢的女人肯付出一切。他之所以这么努力要帮领先房产,不是为了他,也不是为了范铮,更不是为了什么友情,而是为了严小时!
想了想,夏想就有了主意:“不如这样,你哪里都不去,自己开一家设计公司,自己设计,自己当老板,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么样?”
夏想也不计较他用词不当的毛病,朱虎的形象落在高建远的眼中,正是一个有钱无脑的暴发户形象,以高建远自以为是的性格和自作聪明的脾气,肯定认为朱虎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所以他肯定会相信能够将领先房产出手大赚一笔。
微一停顿,夏想看了高建远一眼,又看了严小时一眼,郑重其事地说道:“必须保持口径一致,就是建远要出国发展,小时要回南方,谁也没有没有精力再管理领先房产,不得不出售……这个理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