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9章 聚会

孙现伟和夏想讨论的是江山房产的下一步发展。
夏想就只好挠挠了眉毛,前一刻,严小时还有点幽怨的样子,现在,她就立刻被宋一凡吸引了目光,还讨论起来皮肤好坏来。女人的心思变化之快,果然不是男人所能理解的速度。
“姐姐这么漂亮,能把妆化得深入浅出,一点也看不出痕迹,不做化妆品生意就太可惜了。”一个略带稚气却有别有一股清脆之意的声音忽然响起,紧接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上楼而来。她身穿短裙,将学生的青春浪漫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双粉嫩的大腿,洁白之中微微透露出粉红,正是一个女孩稚气将脱即将成熟的特征。
如果没有后世萧伍含冤而死之后,凤美美为替他还债,宁愿坐台的情义,夏想知道凤美美的为人,否则他还真不敢让凤美美和萧伍走近,担心萧伍会被凤美美的美貌迷住而不能自拔。
严小时就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夏想,似乎在问,她是谁?不是你的妹妹吧?你连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太邪恶了吧?
夏想努力保持住镇静,差点失态。
当上省长应该是他现阶段最真实的想法了。
也是,请她来又何妨?夏想就给宋朝度家里打了个电话,正好是宋朝度接的电话。夏想也不隐瞒,说了请宋一凡前来聚会,宋朝度笑了:“年轻人,就有随意享受生活的好处,好,我给小凡说一声,她巴不得疯一下。不过小夏你可得提醒你,小凡我交给你,你不许让她喝酒。”
“你就听我一次,放心大胆去做。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不愿意拿钱打水漂。还有,江山房产的效益越好,才越符合我们成立公司的根本目的。”夏想信誓旦旦地说道,他就是要给孙现伟一个保障。
夏想多少也能猜测到崔向的心思,叶石生在高成松时代的软弱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而且他年纪偏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随时退下,崔向现在显示出足够的掌控局面的能力,至少也能在省委班子的再次调整时,他可以再进一步。
夏想没有再提他具体为什么事情而烦恼,有些事情自己烦恼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让小丫头再多操心,就说起了要举办一个小型聚会的建议。小丫头也喜欢热闹,一听就高兴地答应了。最后二人商定,把地点就定在曹殊黧的遐思设计公司,时间是周日。
冯旭光确实生意越做越大,和_图_书在单城市的第一家超市刚刚开张营业,在宝市的超市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之中,而且还筹划南至台市东至州市都要开佳家超市分店,正式迈出了佳家超市大肆扩张的步伐。
夏想就假装没看到严小时的置疑,急忙下楼,因为他看到了冯旭光。
世事还真是有着强大的惯性,既然萧伍再一次和凤美美不期而遇,就让一切顺其自然最好。
方格就开始施展他的缠人大法,缠着蓝袜不放。
“花言巧语!”严小时忽然恨恨地说道,“你说得倒是轻巧,我现在里外不是人,范铮埋怨我,范省长不理我,你让我怎么办?”
孙现伟也想多看凤美美几眼,夏想就一把把他推到一边,说道:“快去外面招呼客人,基本上纯洁的美女一到,你再在现场就有点不合适了。”
难道说,一个人的审美就那么顽固得难以改变?
夏想还没有回答,却注意到萧伍的眼光有点飘忽,总是有意无意向凤美美身上飘去,心中一乐,得,果然是缘份一说,妙不可言。本来萧伍最近有密切追求蓝袜的趋势,现在倒好,凤美美一出现,他就立刻动了心思。
冯旭光嘿嘿笑了一阵,又说:“我叔上次见面,对我埋怨说,你和我关系挺好,但和他挺疏远。”
孙现伟呵呵地笑了:“听你一次?我可是听了你好几次了,幸好,没有一次被你出卖。既然目前看来你还算是一个好人,就暂且再相信你一次了。”
曹殊黧请了孙安、历飞,还有蓝袜,以及几个留在燕市的女同学。曹殊黧还没有忘记提醒夏想,邀请宋一凡前来。夏想觉得她太小了,不太适合酒会,曹殊黧一句话就又让他改变了主意:“一凡妹妹大方得体,她来了,只会为你增光添彩,绝对不会添乱。”
夏想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上前迎了一步:“小时,你来了。”
“已经建成的别墅,装修之后,分隔成小房间,当成阴宅出售。空地不再新建别墅,全部按照阴宅的设计,建造豪华公墓。”夏想只是依稀记得西水山是燕市的阴宅宝地,但具体里面是什么样的场景,他也没有实地看过,只能依照大概方向来实施,也相信豪华公墓在燕市大有市场。
不过在接受了债务的同时,领先房产的所有在建的别墅、地皮以及各种批文,都被江山房产如数接收,也就是说,批文和地http://www.hetushu.com皮才是最大的财富。至于其中有没有什么内幕,夏想就懒得关心了,经营方面不是他的强项,既然交给了萧伍和孙现伟负责,就由他们全权处理好了。
当然,还有严小时。
孙现伟着重向夏想介绍一下江山房产并购领先房产的进展。
孙现伟听了翻了翻白眼,没有说出话来。
现在的凤美美比后世夏想认识时的凤美美相比,更阳光更亮丽,双眼之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完全没有因为被生活所迫时的哀怨和空洞。她穿一身淡雅长裙,亭亭玉立,长着标准的瓜子脸,脸型极美,一双眼睛大而亮,尤其是睫毛又翘又长,看人的时候,双眼有点迷离,确实是天生尤物。
其他人有萧伍、孙现伟、沈立春、李红江、冯旭光、王林杰,江天因为工作忙走不开,就推掉了。夏想想了想,反正是一次类似于酒会性质的聚会,只要年轻就行,没太多顾忌,就又通知了曲雅欣和钟义平。
“我是来看你来了,要和他们玩,才不会来。”宋一凡说完,推开夏想,转身拉着严小时进屋。
孙现伟一走,夏想就示意让方格介绍凤美美和萧伍认识。
严小时精通化妆,她的妆就化得浑然天成,颇有味道。夏想认为,如果她跻身进入化妆品行业,肯定可以有所作为。
宋一凡到了。
“不用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想法。”宋朝度对于夏想的事情,该出手的时候,是毫不含糊要出手帮上一把,“既然事情卡在省里,就由省里来解决。我会出面再和马省长谈谈,你就不用操心这件事情了。”
第二天夏想就通知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的人,通知完之后,想想张健年纪也不算大,就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张健犹豫了一下,居然答应了。
说话间,方格到了。让夏想惊讶的是,他不是一个人前来,还领了一位妙龄女郎。
严小时听了夏想的建议,低头一想,却问:“你想我做什么比较合适?”
夏想哈哈一笑:“少来,你是最近发了大财,怕我让你请客,所以一直故意躲着我,是不是?”
夏想就知道肯定是李丁山告诉了宋朝度,李丁山对安县的情况非常关注,对他的状况十分了解。夏想就不好意思地说道:“主要是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对策,就没有开口麻烦宋省长。”
“我说过,我会帮你找一个适合你的工作来做。有www.hetushu.com两条路你可以选择,一是来江山房产当副总,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帮江山房产打下一片江山。二是我可以帮你找到投资,你去做化妆品生意。”
聚会如期举行,座落在繁华的中山路上的遐思设计公司一时间人流如潮,挤满了南来北往的客人。
尽管孙现伟本身也有公司,但对江山房产投入的精力也不少,完全也是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
基本上已经通过了审计部门的审查,领先房产在将高建远的资金收归国库之后,折价500万卖给了江山房产。也不是说500万元有多便宜,因为领先房产资不抵债,债务高达3000万,等于江山房产接手的只是一堆外债。
方格在和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将夏想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爸非安排她跟来,我看她也有点愿意。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我身边跟着一个她,怎么向蓝袜献殷勤?对了,蓝袜在哪里?”
宋一凡和严小时说了几句话,就来到夏想面前,张开双臂就给夏想来了一个小小的拥抱,借机俯在他耳边说道:“她好漂亮,你不许和她再说悄悄话了,要不,我告诉曹姐姐去。”
官场上的事情有时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得很。只要有一个环节卡住,就难以进行下去。现在就是卡在省交通厅,好在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解决办法,只是还不清楚真正实施起来,会有多大的效果。
挂断电话,夏想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也是想借聚会的机会,让冯旭光传话给马万正一声,让马万正出面向童荣光发话,因为马万正正分管交通厅。
从2000年后,随着国外大开,国外的化妆品蜂拥而来,在国内掀起了化妆品高潮。当然其中鱼目混珠,有不少伪劣产品。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后十年,化妆品包括洗发水在内的市场越来越大,而正是因为化妆品和洗发水的暴利,无数人大赚一笔,几年时间就成就了一批数量可观的亿万富翁。
马万正的话也不能全信,他也是想通过冯旭光,表达一种善意,释放一个信号,当然,马省长的善意他听到了,一定要有所表示才好,就又对冯旭光客气了几句,相信他的话会经冯旭光之口转达给马万正。
“现在还说不好,县里有一件大事要做,在没有确定上马之前,我脱不开身。”想起山水相连项目,夏想就有点头疼。
夏想也清楚现在是m•hetushu.com事情比较纷乱的时期,他能避免和省里多接触就尽量避免,以免让人对他有不好的看法。尤其是现在叶石生的执政风格还没有完全显露,而范睿恒已经在慢慢显示出刚柔并济的一面,而身为省委副书记的崔向,一改在燕市担任市委书记时的低调,而变得开始插手各项事务。
尽管此时的她和后世夏想认识她的时候,有一点年龄上的差距,但夏想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凤美美。
夏想就笑:“你不是一头骚猪,你是一头骚骚猪……快走你的!”
当然,夏想直接找马万正也没有问题,马万正肯定也会帮他一个忙。也主要是夏想近来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冯旭光了,一帮兄弟们抽空要聚一聚才好,也正好联络联络感情。
孙现伟还是对阴宅市场不太乐观:“可行不?我总觉得有点不靠谱,万一不成功,我们再开发新的市场,就太晚了一点。”
严小时一见宋一凡,顿时眼睛一亮,仿佛先前的忧愁一扫而光,立刻打量了宋一凡几眼:“好漂亮的小妹妹,长得和小仙女一样……你的皮肤真好,又细腻又光滑,比我的皮肤还要好上几分……你真的是燕市人吗?”
夏想才不想在崔向想要树立形象的时候,被他当了反面的典型。
夏想反而笑了:“高家父子是罪有应得,我不过是稍微搜集了他们的一些证据罢了。至于你,其实我也没有要利用你的意思,领先房产越早破产重组,你就越早脱身……”
夏想懒得理会他们,就出去找曹殊黧,见她正和几个女同学在一起,有说有笑,还不忘招呼客人,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就放了心。他也清楚,在亲和力方面,在如何和别人处好关系方面,他还真不如曹殊黧,完全不用他担心小丫头会将事情搞砸。
冯旭光有一段时间没见夏想了,一见他,就给了他一拳,不满地说道:“不够朋友,连电话都不打,面更不见,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过河拆桥的人?”
介绍凤美美和夏想认识的时候,她只是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介绍她和萧伍认识的时候,她眼中悄悄闪过一丝光彩,别人或许没有注意到,夏想却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眼神的变化,心想不止是萧伍看她对眼,她对萧伍,也是一见之下就心生好感。
萧伍和孙现伟最先赶到,现在孙现伟和萧伍越走越近,二人很对脾气。二人hetushu.com来后,先和夏想在大厅坐了片刻,三人就一起到了露台说话。
曹殊黧的遐思公司租了一处100平米的大办公室,和四五间小办公室。大办公室将桌椅收起,正好可以当聚会的场地。夏想选择在遐思公司举办聚会,也是另有想法,正好可以借机推广一下遐思公司,让更多的人知道曹殊黧现在是遐思公司的总经理……兼总设计师。
夏想有点心虚,怎么她什么都知道了,也太神了一点?转念一想就又明白了什么,一定是她和连若菡一直没有断了联系,两个人之间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小秘密,还把自己都蒙在鼓里。
严小时略施薄粉,但掩饰不住脸上的憔悴之意。她正上楼,抬头看见夏想,愣了一愣,眼中蓦然闪过一丝怒火。只是怒火燃烧了片刻,并没有发作出来,却又慢慢熄灭,变成了一汪秋水,在眼中不停地打转,当真是楚楚动人,无比惹人怜惜。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萧伍和凤美美就聊得十分投机,谈笑风生,看得孙现伟连连摇头,不过正好解放了方格。
孙现伟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什么话?好象我是一头骚猪一样。”
什么时候宋一凡成了小间谍了?夏想就拍了拍她的后背:“乖,快和严姐姐去里面坐,好多人都在,很好玩。”
夏想笑着答应了,本想再含蓄地向宋朝度提一下省交通厅的事情,又觉得时机不对,就没有开口,正要挂电话时,宋朝度却主动开口问道:“小夏,你有事瞒着我,不太好吧?童荣光我是不太熟,但说两句话,还是会给他带来压力的。”
严小时本来不想回答,却又不由自主“嗯”了一声,又说:“我来看看为什么你看上去挺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也那么坏?”
叶石生的年龄,还能再干三年。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崔向就想在三年之内,引起高层的关注,也想树立起一个实干家的形象。
夏想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严小时。
国人历来重视死者为大,许多有钱的孝子,也愿意为死后的亲人置办一处豪华庭院,以弥补他们生前的遗憾。许多有钱的不孝子,尽管在父母生前可能不太孝顺,但父母死后,许多人为了脸面也愿意为父母风光大葬。应该说,国人的思绪有时也确实奇怪得可以。
萧伍嘿嘿直笑:“我不多想,也不乱想,夏县长让我做,我就去做,也不怕他害我,所以一点也没有什么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