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0章 政治无小事

其实接到安县、景县及市交通局的联合申请,在仔细研究之后,童荣光心里清楚,下拨5000万的交通专项资金给安县,肯定超标。但山路是连接安县和景县,基本上是两县各占一半,而且也是两县联合申请,等于是5000万资金由两县平分,这样算下来,也算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当然,如果他签名之后,却划了一个空心的名号,意思就是,批了也是白批,不要办成实事,要办成空事。
陈风?童荣光顿时愣住。
童荣光和范睿恒关系是不错,但他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人,在现在太多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面前,好不容易看到让他眼前一亮的一条真正的为民着想的山路,却又受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连资金都批不下去,难道只能让山水路的申批书扔进垃圾筐?
夏想还是对高老表示了感谢。
和冯归光叙旧完毕,夏想就领他上楼。不多时,基本上所有的客人都来齐了,大家就开始自由活动,各找各自相熟的人,或举杯,或聊天,聚会还算热闹,也比较成功。
童荣光差点吓了一跳,因为一条50公里的山路,今天已经接到了太多重要人物的电话,现在又是谁来对他发号施令?本能地想不接电话,想了一想,觉得还有太多的头头脑脑惹不起,只好返回接了电话。
作为分管交通的常务副省长,马省长的电话他可是熟记在心,毕竟是他的顶头上级,有直接的管辖权。童荣光急忙接过电话,恭敬地说道:“马省长您好。”
童荣光感慨万千。
高晋周在交通厅厅长面前碰壁,也在意料之中。交通厅是大厅,位高权重,一般副省长还真指挥不动,毕竟是实权部门,手中掌握着全省的交通资金大权。
“省里在近期有一个前往美国的考察团,正好我负责此次考察活动,到时我就把你的名字报上……”高晋周也挺有趣,不知是猜到还是从高老口中听到了连若菡对夏想的要求,顺便就替夏想解决了最大的难题。
如果山水路打通,等于在安县的西部山区多了一条非常宝贵的出山天路。如果由西向东,经安县县城再到旦堡乡,再到燕市,然后再到景县,少说也要多绕行一百多公里,但山水一通,就缩短到了50公里,而且沿路两侧还有不少乡镇和村庄受益。
又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物,童荣光苦笑:“陈书记发话了,我当然有时间了,您说地点,我马上过去。”
和*图*书童荣光再一次拿起申批书,摇摇头,准备扔到垃圾筐中,此时,电话又响了……
童荣光想了又想,还是无奈叹息。他不敢驳范睿恒的面子,谭龙的面子可以不给,范省长是省里的二号人物,他的话不能不听。
高晋周话题一转,感慨地说道:“若菡去了国外时间也不短了,也该回来了。小夏,你方便的话劝她回来,有她在燕市,也好有个照应,是不是?”
“荣光,山水路的申批书我看了,详细情况我也了解了,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我的意见是,请交通厅尽量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如果有其他方面的阻力,就说是我分管副省长的意见……”
他和陈风交往不多,也没怎么打过交道,怎么突然之间,陈风会找到自己?但又一想,陈风现在今非昔比,他不再是燕市的市长,而是市委书记了,关键是,他还是省委常委,是省委领导!
好嘛,三个省委常委出面——50公里长的山水路,在童荣光的厅长生涯中,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段道路,而且资金量也不大,但却是惊动了最多常委触动了最多重要人物关注的一条山路!
二人抬出两名市委出来,无非是向大家施加压力,想让常委会顺利通过提议而已。
宋朝度打来电话,先是叙叙旧,然后话题一转,就又落到了山水路上面:“荣光,你和我也算是多年的朋友,有些话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夏想和我的关系非常不错,他想要修建山水路,也是一心为当地的经济着想,是好事,省厅下拨资金也符合政策。我就直接说了,我第一次向你郑重其事提出这件事情,是希望你能放行。放了,我欠你一个人情。不放,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不勉强。”
签好名字之后,看了看时间,正好到了下班点,就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正要出门,电话却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如果仅仅有一个谭龙出面,那么接下来高晋周打来电话过问山水路的情况,童荣光就能顺水推舟,以高副省长过问为由,也能批下来。但他却又接到了范省长的亲自来电,范省长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山水路的事情,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过问了几句,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让童荣光心惊肉跳,因为范省长明白无误地暗示他,此事不能批!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宋朝度能重新启用,日后必定官居高位。童荣光也不想得罪宋朝度,而且从他的本意和*图*书来讲,他也愿意看到山水路的贯通。但在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宋朝度的面子,还不足以和范省长抗衡。
童荣光身为交通厅厅长,看待问题的方式和夏想稍有不同。他更关注一道路能给沿路的百姓带来什么实惠,而夏想所提出的连接两县之间的景区,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亮点。但尽管他对山水路对促进两县的旅游的巨大作用不以为然,但并不影响他对山水路持赞同意见,如果没有谭龙的电话和范省长的暗示,他就会大笔一挥批了下来。
关键是,曹殊黧的设计确实有过人之处,许多公司以请到她设计为荣。算起来就算夏想不替她做广告,就凭她打出的名气,也足够不大不小地赚上一笔。不过,设计公司也是名气越响越好,夏想替她打打广告,总没有坏处。
不成想,下午一上班,童荣光就接到了宋朝度的电话。
而马万正和宋朝度,又和夏想关系最好。
怎么办?童荣光一筹莫展。
酒会结束,基本上算是皆大欢喜。方格算是成功地套取了蓝袜的电话,蓝袜对方格的态度稍有松动。孙安就不得不遗憾面对了,还好他也立刻转移了目标,盯上了曹殊黧的一个女同学。至于萧伍和凤美美好象进展迅速,二人不但交换了电话号码,还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
解决了前往美国最大的难题,夏想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修路的资金还没有落实。
“童厅长,我是陈风。我来省委办事,正好路过你们交通厅,一看到了下班的时间,怎么样,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同时,景县也动员起来,成立了以县委书记为总指挥、县长为副总指挥的指挥部,开了一次动员大会。随后不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夏想和江天分别位于安县和景县的山路的起点,二人手拿电话,同时宣布开工,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山水路正式破土动工。
山水路开工之初,夏想几乎日夜都在施工现场,因为山水路全程在山区,容易突然出现危险状况,他就以身作则,亲临第一线监督施工安全,吃住都在工地,一连盯了一周,直至工程负责人员充分意识到了安全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敢怠慢,他才因为县里还有工作要做,不得不返回县委。
李红江、王林杰也相谈甚欢,基本上大家都有收获。当然收获更大的是曹殊黧的遐思设计公司,公司开张以来,夏想并没有向大家特意提起www•hetushu•com。今天所有人会聚一堂,许多都是燕省建筑业内颇有影响的人物,得知曹殊黧开了一家设计公司,嘴上先是祝贺,心中自然有数,以后有设计方案,肯定会优先想到遐思设计。
上班后,夏想就接到了高老的电话。高老的声音有点无奈:“小友,我尽力了,别怪我,也别怪晋周,他想帮你,但人微言轻。”
高晋周也不简单,将局势分析得入木三分,夏想的设想被他完全看透了……看来在燕省呆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也算是看清了燕省的局势。
夏想听明白了高晋周的意思,连若菡不在燕市,高成松又倒台,吴家在燕省没有了太大的利益,重点就会转移到别的省市,如此以来,高晋周的处境就不免尴尬了。
早在宋朝度担任省委秘书长时,童荣光就和宋朝度认识,虽然不是很熟,关系也不够密切,但彼此之间还算欣赏,也打过几次交道。
转念一想,也是,连谭龙和范省长也都过问题了此事,一条山水一路和一个副县长,竟然成了政治角力的焦点,惊动了一个省长两个副省长,还真是政治无小事!
不过和陈风的一顿饭吃得还算不错,因为陈风也是为了山水路而来。童荣光已经签了字,当然乐得送陈风一个顺水人情,毕竟陈书记是省委常委,堂堂的副省级干部。
童荣光的感慨夏想是听不到了,他听到省厅批下专项资金的消息之后,高兴地找到邱绪峰和梅晓琳,和二人商议要尽快动工,尽量赶在冬天之前完工。邱绪峰和梅晓琳也是十分高兴,三人开了一个碰头会,决定由邱绪峰亲自挂帅担任总指挥,梅晓琳为副总指挥,夏想为工程总负责人,即日就组织施工队伍开赴修路地点,开山辟路。
童荣光放下电话,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了解宋朝度,宋朝度说话一向谨慎,而且他的性格也很要强,很少有直接开口求人的时候。现在为了一个副县长夏想,直接打电话给他,叙旧情还讲情义,可以说为了维护夏想不遗余力——这个夏想,怎么就值得宋朝度如此大动干戈?
夏想也就无话可说了。
与夏想的小小挠头相比,省交通厅厅长童荣光就是非常头疼了。
夏想就又对高晋周表示了感谢。
一到县委就正好赶上了紧急召开的常委会,是由房玉辉和邓俊杰联合提议,关于在三石风景区山脚下兴建新度假村的议题。
如果吴家不在京中对他大力扶植,只凭他一个和-图-书副省长在燕省慢慢打熬,三五年之后能不能混上常委还要两说。甚至有可能一直在副省级别打转,到了快退下来的时候,最后调回京城,当一个实权副部长,或是提上一格到正部级,但会被安置到一个闲散部门。
“啪”的一声,马万正直接挂断了电话,不给童荣光说话的机会。
童荣光对安县和景县的了解不多,对夏想和江天也不熟悉,他只是出于一个省交通厅厅长的眼光看待山水路,从本心出发,认定可行。但官场上的事情,并不是可行就能行的,从谭龙打来电话的一刻起,再到连范省长也亲自过问此事,童荣光才不得不大吃一惊,夏想一个常务副县长,怎么就得罪了常务副市长和省长?居然惊动他们亲自打来电话,还真是面子不小。
严小时临走的时候告诉夏想,她已经想通了,要做化妆品生意。但并不需要他的帮助,她要自己做出样子来给别人看。夏想就只有祝她马到成功了。
童荣光不由大感头疼。
虽然说世事难料,但总要防患于未然才好,夏想也是因为最近忙着安县的事情,就想着等什么时候稍微闲一些的时候,再和马省长坐一坐。至于宋省长就简单多了,随时可以到他家中做客。
童荣光拿过申批书,看了几眼,然后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名字后面,用力划了一个实心的句号。童荣光实心句号的签名,意味着要实打实办理的意思,不能有半点拖延!
三个副省长,其中两个常委,应该说已经足够给了他批准的台阶,更何况马省长还是分管副省长!
夏想也知道崔向对他一向没有太好的印象,况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几年后真要叶石生退下,崔向最强有力的竞争者,恰恰是马万正和宋朝度。
高晋周的面子在童荣光眼中,只能和谭龙相当。但范省长一出面,童荣光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看了几眼山水路上报的材料,就准备扔到一边,不再理会了。
谭龙和他关系一向良好,打来电话时,也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不希望夏想能从省厅要到资金,因为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的时候,曾经和他作对。谭龙以前对童荣光有些恩惠,童荣光不得不给他三分面子。
夏想听到一个副省长以近乎哀求的语气,希望他能请回连若菡,也不免有点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沉默片刻,还是说道:“连总最近在美国的生意越做越大,请她回来有点难度。而且她好象基于某http://www.hetushu•com方面的原因,不是很乐意回来……”
童荣光一看来电号码,又是省委,不由摇了摇头,再仔细一看,顿时吃了一惊,是马省长的办公电话!
宋朝度的话说得很重,他现在虽然只是副省长,但他年轻,比范睿恒少说也要年轻10岁。10年是一个什么概念,只要他步子走得稳,就是一点政绩也没有,也能在年龄上战胜范睿恒,最终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夏县长,家父想必已经给你通过电话了,童厅长的口气很强硬,没钱。呵呵,我这个副省长既不分管交通厅,又没面子,也就是出面先当当马前卒。相信我出面在先,然后再有宋省长和马省长依次出面,童厅长再坐大,也不得不低头。”
房玉辉和邓俊杰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气势,列举了一大堆理由,充分说明了新度假村会和原有的度假村形成良性竞争,对促进安县的房地产业以及旅游市场,都大有裨益,而且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谭龙同志也非常关注新度假村,还提出了几点要求。另外还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玉龙同志也通过其他渠道,对新度假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正是意识到了目前的困境,高晋周才会勉为其难地向夏想提出请连若菡回来,有连若菡在,吴家才会想起在燕省,他们还有一个副省长需要扶植。因为高晋周也十分清楚吴才江的脾气,做事情是三分钟热度,想起一出是一出,做事情没有什么长性,高晋周甚至怀疑,吴才江在高成松倒台之后,在连若菡远走高飞之后,就已经把他遗忘了。
放下电话,他就接到了高晋周亲自打来的电话。
马省长如此雷厉风行,看来支持的力度也是相当地大。童荣光手握电话愣了半晌,心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一条短短的50公里的山路,5000万的资金,居然就惊动了各方的神经,看来,夏想这个副县长不是一般的强,支持和反对他的人,都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而且根据他专业的眼光来看,山水路——夏想和江天商议之后,决定要山路命名为山水路,以纪念两县之间合作的情谊——确实是一条有利于两县人民的致富路。安县和景县稍微富裕一些的乡镇全在靠近燕市的东部,而西部山区里面的乡镇,仍然贫穷如八十年代中期,甚至有的家庭一年只能吃饱半年饭,剩下的半年,一天两顿饿着肚子挺过去,就是因为在大山深处,交通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