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9章 闻弦歌而知雅意

叶石生回头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意,心想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夏想还挺有眼色,也挺会说话。
叶石生一听就完全放了心,赞赏地看了夏想几眼:“连高老都夸你,可不要骄傲才是。”
高老自然愿意,忙起身离座,到外面去打电话。片刻之后返回,说道:“10分钟到。”
叶石生低头一想,才想起省政府里面几个副省长中,高晋周确实是年纪最轻,学历最高,但也一直最低调。低调一般分两种,一种是无奈的低调,一种是假装的低调,高晋周应该是前者,因为他在政府班子里不受重视,排名又靠后。
高老在京城多年,省部级高官常见,叶石生虽然贵为一省书记,但如果不是因为高晋周在他的领导之下,也不至于让高老诚惶诚恐。高老笑呵呵地说道:“怎么敢让叶书记敬我酒?是我敬叶书记才对。我起头,大家一起敬叶书记一杯,为叶书记的操劳和为国为民,为他的一心为公,当敬!”
叶石生一干而尽。
夏想表了忠心,叶石生大为放心,点头说道:“你刚才的主意确实不错,虽然说阴险了一点,不过对付不按常规出牌的人,也是有用。”
叶石生先是一愣,随即大喜:“好你个夏想,动作挺快,说说,都是谁写的?”
今天没想到钱锦松一个提议,说是和夏想一起坐坐,而夏想出其不意地给他带来了如此巨大的收获,几乎让叶石生欣喜若狂。他担任省长五年,省委书记一年多,还从未象今天一样感觉到柳暗花明的喜悦!
夏想就说出了安逸兴、彭梦帆和严小时的名字,又解释说道:“先让他们几人写几篇出来,投石问路,然后再看对方的反应,再让我们的专家动笔,也好做到有的放矢。”
他知道,叶石生激动了。
夏想还没说话,钱锦松插了一句:“叶书记已经决定由省委副秘书长葛山同志兼任领导小组的副组长,负责领导小组今后的对外宣传工作。”
叶石生半是埋怨半是玩笑的话,拉近了距离,夏想又恭敬又亲热地说道:“叶书记,可不是我不告诉您,实在是你公务繁忙,日理万机,太过操劳了。不过该您看到的风景,总会在一个恰当的时候看到,您身为省委书记,想看什么,想什么时候看,全由您的心意。”
这一句话说得比较重,钱锦松脸色微微一http://m.hetushu•com变。
夏想心领神会,立刻说道:“只要有负责和媒体打交道的牵头人,我负责组织力量撰写文章,保证完成任务。”
几人一起上楼,在夏想的安排下,悄然从侧门上楼。一到房间,打开的窗户正对着郁郁的森林,正是夏季,树木枝繁叶茂,一片青翠之色,虽是夜晚,因为有森林居特意营造的灯光效果,灯光的照耀之下,青绿和昏黄交织,如梦如幻,比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不知要美多少倍。
楚子高满脸堆笑:“叶书记好,我是森林居的老板,听说您大驾光临,怕服务员毛手毛脚,所以就自己上菜了。”
叶石生正轻轻地要放下酒杯,听到夏想和高老之间的一问一答,酒杯没有落在桌子,而是向前一伸。麻秋见状,急忙为叶石生倒满酒。
夏想谦虚地笑了:“叶书记,我可不是欺负他们,是他们先欺负人。别把老虎当病猫,一些小猫小狗地跳来跳去,老虎还真能让他们欺负了?”说笑间,夏想又看了高老一眼,又说,“其实刚才的主意,是高老帮我出的。我可没有那么长远的目光,是高老一语点破了天机,才让我豁然开朗。”
“真理越辨越明,但真理却往往没有具体的定义,实际上还是辨不清说不明。我们就组织力量一边和他们辩论,扩大影响,一边继续努力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对方叫得越响,观点越激进,闹得越凶,我们产业结构调整的每一次成功,就相当于给对方打脸越响。所以说如果我们组织力量的反击非常凶猛,几下就打得对方偃旗息鼓,我们在推行产业结构调整之中的每一次成功,就引不起公众关注了,尤其是对方的关注。有对方的叫嚣作为我们的反面教材,我们的胜利才更有成就感。”夏想最后做了总结性发言,“我就想,在论战初期,先不计较一时的得失,也不以打败对方为第一目标,而是取得一个平衡的局面,你来我往,热闹非凡,等着吸引了足够多的人的眼球,我们就拿出产业结构调整之中的一次成功来打对方的脸。成功一次,就打一次,直到把他们打败打怕为止!”
“如假包换,是我一字一句写出来的。”夏想答道。
钱锦松和夏想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想还未hetushu.com说完,叶石生就按捺不住了,插话问道:“什么目的?我要是宣传战上的全面胜利,可不是一个不尴不尬的平局。”
叶石生虽然和崔向过招赢了一局,但心情依然有些沉重,感觉前景并不明朗。如何组织力量,都请谁出面撰文,等等,也是一堆麻烦事。葛山和媒体打交道确实经验丰富,但他未必有犀利的眼光,万一组织的人员发表的文章反击力度不够怎么办?他心里一直悬着,并不踏实。
叶石生的想法是,既然对方将手都伸到了他的眼皮底下,他不立刻将对方打个落花流水,也显示不出他省委书记的权威。没想到,夏想的想法更绝,不是要将对方彻底打败,而是充分利用对方想将事情搅乱的想法,火上添一把柴,让火烧得更旺。等着火势大到不可收拾之下,再煽风点火,让火势转变方向,烧到对方身上,就是要让对方尝一尝引火烧身的滋味。
省委书记一起身,在座众人谁也不敢再坐,都站了起来。又听到叶石生要敬高老,夏想就微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高老呵呵一笑,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小夏开了口,我能不答应?叶书记,小夏可是我的忘年交,他在设计方面的才能,让我动了爱才之心,好几次想收他为徒,可惜,他志不在此。”
是该要政府班子里面扶持自己人了,叶石生心念一动,看了钱锦松一眼。
叶石生一脸惊讶,看了夏想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安逸兴和彭梦帆的名字叶石生都略有耳闻,严小时是谁却没有听过,就问:“严小时?”
叶石生一愣,其他官员在他面前向来是拍着胸膛说大话,保证完成任务,保证让领导满意,等等,夏想却先说一个不分胜负的结果,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就略有不满地说道:“先讲困难不去努力,夏想,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能力胜任这个工作了?”
“你在青年报上发表的反驳程曦学的文章,真的是你写的?”
叶石生端起酒杯,郑重地站了起来,说道:“有高老出马,实在是领导小组的大幸。夏想,你能请动高老指导领导小组的宣传战,记你大功一件。来,我敬高老一杯。”
夏想侃侃而谈,一脸淡笑。
钱锦松最近和叶石生走近,对叶石生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一个眼神,他就清楚叶石生想说什么,就假装无意中问道http://www•hetushu.com:“今天正好是周末,晋周晚上应该没什么事,方便的话叫他来一起坐坐?”
夏想笑着谦虚几句,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高老道:“高老,好象高省长对产业结构调整也是大力支持的态度,我记得他也是经济学出身?”
主意确实是夏想自己想的,和高老无关。不过他看叶石生疑虑未去,就抬出高老出来,以便打消叶石生的心病。
楚子高安排好一切,就识趣地下去了。房间内只剩下了几人,叶石生发了话,大家才开始吃饭。
夏想,真是一个洞悉领导心理,能替领导办事的可造之材!
叶石生一脸惊喜走到窗前,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赞道:“我才知道燕市也有这么一个好地方,深得闹中取静的精髓。夏想,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不早早告诉我森林公园的好处,非要自己藏着,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叶书记,纸上谈兵即使大获全胜,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对方不是主动挑起事端,主动发起宣传战吗?好,我们就应战,就和他们在报纸上辩论。越辩论,对产业结构调整关注的人就越多。关注者越多,对产业结构调整的促成作用就越大。因为产业结构调整就是打破垄断,引进竞争机制,还市场一个公正,为百姓谋取福利,肯定会争取到更多的百姓的支持。如果没有他们主动挑起宣传战,老百姓即使听说过产业结构调整,也觉得和自己无关,不会主动关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范铮是范睿恒的儿子,叶石生当然清楚,而且范铮的身份不但是省长公子,还是省社科院学者,再加上又是邹儒学生的身份,一旦他也参加到论战之中,意义非同一般。首先就表示了范睿恒全方位的支持,还有也相当于发出了社科院的声音,最后邹儒学生的身份也会让人高看一眼,可以说范铮只要出面,叶石生将会心中大定。
高老是何许人也,人老成精,从夏想多看他一眼起,就明白了夏想心意。夏想话一开口,他就呵呵一笑,说道:“还是小夏聪明,一点就透,我不过是想起当年的事情出来,随口一说,他就有了灵感,如法炮制,也是一个机灵的年轻人。”
众人就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夏想就向钱锦松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这么说,如果我让你组织力量在省内媒体上发表反驳燕省日报的专家文http://www.hetushu•com章,你也能胜任这个工作了?”
夏想说道:“叶书记,在您面前我就实话实说了,学术上的争论,向来是分不出高下和胜负的,即使对方理屈词穷了,对方也可能会无理狡辩三分。”
钱锦松闻弦歌而知雅意,有意让高晋周走进叶石生的视线。夏想刚才看似无意一提,其实大家都清楚是有意为之。钱锦松顺势提出,也是对夏想的认同。
趁高晋周没来之前,夏想决定再给叶石生一份大礼,就对高老说道:“高老,您当年和程曦学认识,对他的脾气比较了解,就肯定知道他性格中的缺点了。有时间的话,我组织的几个人写的反驳文章,请您帮忙过过目,把把关,怎么样?”
叶石生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夏想,不是说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吗?”
夏想却依然不动声色,反而笑道:“叶书记您别生气,您交待下来的工作,我肯定会竭尽全力去完成。我的意思,其实我们和对方论战是为了争取民众的舆论支持,只要保持着一个僵持的局面就好,只要影响越大,造成的轰动效果越明显,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
夏想语带双关,暗指叶石生应该事事自己做主,不要被动。
叶石生仔细打量夏想几眼,夏想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手段,真是后生可畏。幸好他为自己所用,否则如果夏想成了他的对手,说不定连他这个沉浮官场几十年之人也会栽到他的手中。
夏想忙解释说道:“叶书记您有所不知,子高是我的好朋友,他来送菜反而安全。要是让服务员送菜,肯定可以认出您来,传到外面的大堂里,大家出于对叶书记的热爱和尊敬,都要向您问好,就更乱了。”
夏想恭谨地笑:“叶书记请讲。”
怪不得崔向要千方百计算计夏想,就凭夏想刚才的一番话,如果夏想和他作对,他也会不遗余力地打压夏想!
叶石生则是一脸不解,等待夏想的下文。
气氛还算不错,夏想暗暗高兴,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接下来的谈话就会顺利许多了。
夏想从叶石生闪烁的眼神中,猜到他心中的疑虑,他既然当面说了出来,就不怕叶石生对他有所猜疑,就说:“在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上面,我坚定地维护叶书记的决定,紧跟叶书记的步伐。我也希望尽我最大的努力,完成省委省政府赋予的神圣使命,为叶书记分忧,为燕省的明天,贡献一www•hetushu•com份自己的力量。”
夏想心中大定,知道了叶石生的想法,就大胆地说道:“不瞒叶书记,我已经组织人写了一批反驳的文章了……”
“是呀,晋周当年学的是经济学,硕士学位,我本意是想让他做学问,谁知道他从政了。以前倒是也出过著作,从政后,动笔就少了。”高老心知肚明夏想的特意一问,就故意说得详细了一些。
“严小时是投资单城市文化旅游的投资商,她和范省长是亲戚。”夏想强调后一句,是想给叶石生再吃一颗定心丸,见叶石生果然脸上一喜,就又说道,“我还打算说服范铮也参加论战,他和我同为邹老的弟子,一起参加论战,也相当于对邹老在京城论战的响应。”
几乎是他所担心的全部烦恼都被夏想解决了,哪个领导不喜欢聪明并且办事圆满的下属?叶石生就越看夏想越欢喜,才想起刚才夏想的敬酒,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回答满意,你敬的酒,我喝了。”
“严小时出面,范省长默认了,范铮出面,应该也不会反对。我和范铮关系不错,有把握劝动他。再说我们共同的导师邹老也参预了进来,邹老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坚定支持者,范铮也不愿看到邹老的观点被人攻击……”
叶石生确实激动了,为夏想的周全考虑而激动。
因为不熟悉叶石生的习惯,夏想也没敢主动敬酒。一会儿钱锦松主动向叶石生敬酒,叶石生也没拒绝,夏想才大着胆子也向叶石生敬了一杯,叶石生却没喝,端着酒杯,直视夏想的双眼,说道:“我有一个问题问你,回答好了,我才喝你的酒。”
夏想,给他带来一个接一个的惊喜,叶石生看向夏想时,眼中的欣赏之色就越来越重,点头笑道:“范铮出面,睿恒未必同意……”
“这么有自信?”叶石生漫不经心地看了高老一眼,又说,“不止要撰写文章,还要写出水平写出文采来,要辩驳得对方哑口无言,要让对方放弃辩论,认输,你有没有这个信心?”
此话正合叶石生心意,他就冲高老才说道:“就请高老代劳了。”
落座之后,夏想坐在下首,高老和钱锦松分坐在叶石生的左右。不一会儿楚子高亲自端菜上来,叶石生倒也眼尖,看出了楚子高的不同寻常,问道:“你不太象服务员?”
“就你会说,行了,回头替我多谢谢楚子高。”叶石生笑骂了一句。
好一手将计就计的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