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0章 顺势而动

来省委工作时间也不短了,夏想还是第一次去组织部。
高晋周不明白刚才在讨论什么话题,对叶石生的发问,自然不能张口就来,斟酌一下,说道:“工作上倒按部就班,没太大的变化。困难总是会有,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总能慢慢克服。”
冯旭光愣了一愣,忽然叹了一口气:“你和我叔叔,一个小狐狸,一个老狐狸,在我面前都是话说一半,好象咬了舌头一样,有话不能说个清楚?非让我猜个什么劲儿。”
高晋周一进门,就发现了在场的几人,心思一转,就知道了今天的聚会是非常私人的性质,心中就有了分寸。
回到家中,小丫头已经睡下。夏想没有惊醒他,坐在了书房中沉思。
“政治是政治,朋友是朋友,我又不是官场中人,你和他之间的矛盾,关我什么事?”冯旭光不以为然地说道,说完,又自嘲一笑,放低了声音又说,“你也真是,非要掺合到里面去,从什么政,和我一起赚钱多自在。”
严小时一听,顿时一脸紧张,伸手拿过稿件说道:“那我再仔细看看书,再重新写一篇文章给你。”
曲终人散之时,钱锦松要和叶石生同行回去,夏想、高晋周、高老送到楼下。此时森林公园灯火辉煌,映照得四下花红柳绿,再有凉风习习,格外怡人。
“辩论什么?”古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严姐姐来得好早,是不是专门在等夏处长?”
“哈哈,晋周意气风发的样子,还真有点少年轻狂的味道。”叶石生哈哈笑了。
吃完饭,冯旭光又留夏想小坐了一会儿,说是马万正提出有时间要坐在一起喝茶。夏想也一口答应,并让冯旭光转告马万正,他和宋省长,一直都非常敬重马省长。
郑冠群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他本来和崔向关系不错,后来和胡增周走近之后,又和胡增周关系越来越密切。但因为胡增周和崔向之间没有冲突,所以也不妨碍郑冠群继续和崔向走近。夏想接触过郑冠群几次,感觉他为人尚可,行事比较稳当,理念比较倾向于中间,稍微偏向支持产业结构调整。
看到严小时积极的样子,夏想就笑,她其实不是对反驳专家的文章积极,而是对成为邹老的弟子积极。不过在夏想看过严小时的文章之后,大吃了一惊,因为她的文章不管是立意还是文笔,都是一流的水平,尤其是反击对方的论点时所举的例子,让人忍不m.hetushu.com住拍案叫好。
依次寒喧过后,高晋周就坐在了夏想的旁边。叶石生看了高晋周几眼,和善地问道:“晋周,最近工作还顺利吗?有什么困难没有?”
当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时,还不如省下精力,去开拓别的市场。
话题既然转到了马万正身上,夏想和冯旭光相交已久,知道他的脾气,就直接说道:“我现在和马省长的有关系有点疏远,政治理念不合,又可能在工作上有点分岐,说不定以后还有些小冲突……”
钱锦松也笑道:“晋周比我们年轻,自然还有一些激情和冲动……”
不过提名高海,肯定会遭到崔同的强烈反对,如果形成僵局,也会影响到高海以后的政治前途。与其硬碰硬,不如将计就计,让郑冠群顺利通过,只要他不是崔向的应声虫,就有合作的可能。
这话就说得有点唯心了,夏想假装不悦地说道:“严小时同志,现在是办公时间,请只谈论公事。如有私事,请下班时间再谈。”
如果燕省有高老坐镇,就完全不同了。就算高老不亲自出面,躲在幕后指导,也能通过各个渠道传出去高老身为幕后之人的消息,消息一旦传开,就会让燕省发表反驳文章的专家教授,感到无形的压力。
冯旭光的态度和夏想想象中相差无几。他也知道冯旭光其实一直以来对马万正总有隔阂的感觉,毕竟一来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常务副省长,二人分别多年,马万正又改了姓,不能公开相认,实际上冯旭光对马万正没有太多的认同感。当然,也是因为冯旭光不是见利忘义之人,他比较重感情重朋友,是一个值得托付大事的至交。
夏想不由纳闷,难道叶石生没有一点动心?正寻思时,钱锦松从他身边经过,小声说道:“丰利要动一动,崔向提名郑冠群接任。”
夏想真是想得太周到了,今天一次见面,竟然帮他解决了全部麻烦,叶石生怎么能不激动异常?要不是顾及省委书记的身份,以及早就夸过夏想一次,就又差点开口再夸他两句。
高晋周就颇有郁闷,而且吴才江似乎忘记了他一样,他想借助家族的势力在燕省更进一步,提出过几次,吴才江却只是含糊答应,没有表态,也没有了下文。
他转身就走,麻秋急忙跑去为他打开车门,叶石生就一低头坐进了车里。
“小瞧人不是?”严小时愤愤不平地说http://m•hetushu•com道,“告诉你夏处长,我上大学时就经常参加辩论赛,基本上每次都能辩驳得对方哑口无言。要是不信,我们找一个论题辩论一下?”
夏想就想再从侧面向胡增周打听一下郑冠群的为人,如果郑冠群有原则,不完全是崔向的传声筒,他就在梅升平面前递上几句好话,让郑冠群通过组织部的审核。如果不是,就想办法提名高海。
“京城的超市市场竞争太激烈,有许多国外连锁的大店,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费力不小,最后说不定没太大收获,还不如开始向县级市发展,或是在地级市再开第二家第三家店来得实惠。”夏想劝冯旭光打消去京城开店的念头,因为确实京城的超市不好做,几乎世界所有的大型连锁超市都在京城开了店,竞争之惨烈,让人叹为观止。
提起肖佳,夏想多少还有点自豪感,也是,在京城房地界人人讨论而羡慕的肖美人,却是他的怀中之人,是个男人都得有点洋洋得意的感觉。
冯旭光的老婆王凤鸣对夏想夫妻的到来非常高兴,忙前忙后张罗不停。王凤鸣对夏想印象最好,认为他是冯旭光的朋友中,最老实最可靠的一个。
本来挺严肃的一件更换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的事情,被崔向自作聪明地提名了郑冠群,倒让夏想觉得无比可笑。
夏想明白了过来,就将刚才的话题简短一说,高晋周听了面露喜欢说道:“我爸作为幕后指导还可以,他年纪大了,观点就算顺应潮流,可能在文章上也有些保守。我是学经济出身,如果不是因为副省长的身份,但还真想提笔上阵,和他们辩论一番。本来产业结构调整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却被一群舞文弄墨之人胡乱批判一番,可笑加可气。”
“哦,哪里有?”
“叶书记,其实燕市还有许多美景,只不过没有开发出来罢了。”夏想趁热打铁地说道。
一时,满堂笑声。
叶石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了夏想。
夏想就和曹殊黧一起,赶向冯旭光家中做客。
冯旭光一边倒茶一边说:“我没有什么好茶给你,你的嘴刁,别嫌我的茶粗就成。”
要是以前,夏想可以直接笑骂几句,然后一口回绝。但现在因为和马万正渐行渐远的原因,他就知道冯旭光说要见面,肯定有要事。
高晋周的话深得叶石生之心,他点头一笑:“晋周说得对,有些人就是唯和-图-书恐天下不乱,故意煽风点火罢了。不过如果你真想提笔上阵的话,也可以化名参加论战,以你的经济学专业的理论基础,还有副省长的经历,应该可以写出有深度有文采的好文章。”
叶石生听完,愣了一愣,摇头笑了:“夏想,你可真有异想天开的思路……”
等叶石生远去,夏想长舒了一口气。得到了叶石生的首肯,他的宏伟计划就迈出了至为关键的第一步。
夏想急匆匆向里闯,刚一进门就被人拦住:“你谁呀?你找谁?”
夏想打算带小丫头出去放松一下,去山里转转,冯旭光却打来了电话,说要见个面。
古玉冲夏想噘了噘嘴,尽管不情愿,还是挽起袖子干起活儿来。
冯旭光摇头:“不清楚值几个钱,反正我才不会花钱买这么贵的茶喝,是我叔叔给我的。”
组织部办公区在灰色小楼地带,在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里面,有独立的小院,掩映在树木之中,幽美而宁静。夏想知道梅晓琳是来办理相关手续来了,所以急着见她一面,也想问问她究竟为什么要急着回京。毕竟有些事情当面说,或许还能说清。
钱锦松也顺势说道:“确实,刚才高老还说了,你以前还有著作出版,肯定是文笔不错了。”
高晋周接到高老的电话,听说了有机会和叶石生一起坐坐,还心中纳闷是哪一出时,又听到夏想也在,顿时明白了什么,肯定是结交叶石生的机会来了。
夏想即刻打通了梅晓琳的手机,梅晓琳就在省委组织部,夏想二话不说,就前往组织部而去。
“各有各的乐趣,不是?”夏想心中放下了一块巨石,他还是很在意冯旭光的反应的,见他基本没当一件大事,心里轻松不少,“你的超市最近发展得如何了?”
京城的论战之中,对方有程曦学出面,确实分量极重。但因为有邹儒和他对战,也算是旗鼓相当。但在燕省,目前还没有一个有分量的人物压场,夏想找的几个人都是无名之辈,就是文章写得天花乱坠,也容易被人轻视。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名气无形,但又极具影响力。
高晋周最近在省里比较憋屈,产业结构调整没他什么事,他分管一摊子又没什么大事,琐事多,又不出政绩,让他颇为无奈。一直想向范睿恒靠拢,范睿恒却对他的靠拢不太上心。同时尽管夏想和宋朝度关系也不错,但宋朝度对他也是不冷不热。
一个年约40左右的中年和*图*书人,一脸颐指气使地看着夏想。
严小时是来交稿来了。
严小时也不恼,摆摆手,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又站住,说道:“刚才我在楼下看到梅晓琳了……”
“明白,抛砖引玉的策略,我是砖,然后等你再写出来就是玉了,是不是?”严小时联想也挺丰富,说到玉,不由自主看了古玉一眼,见她挽起袖子,露出光洁如玉的胳膊,弯腰时,细腰丰臀一览无余,不由暧昧地一笑,“你在安县时,有梅晓琳相伴,现在在领导小组,身边又有美人如玉,是你运气好,还是上天对好色男人的偏爱?”
曹殊黧嫂子长嫂子短地叫着,不多时就和王凤鸣打成一片,二人到了里面说话,客厅就只剩下了冯旭光和夏想。
周一一上班,刚到办公室,夏想就看到了严小时等候在门口。
第二天是周六,夏想就睡了个懒觉,放松一下。最近也确实太累了,事情多得压头,好在叶石生坚定的态度让他大为松了一口气,以后的事情可以逐步解决。
古玉点点头,就问:“你说,我的文章会不会引起邹老的注意?”
夏想又详细为冯旭光分析了一下市场得失,最终说服了冯旭光。
“最近想打进京城的市场,不过还没有下定决心,想听听你的意见。”冯旭光起身关住了房门,挤眉弄眼地小声说道,“肖佳在京城,听说现在也赚了大钱,人称肖美人,在京城圈子里名气不小。不是我夸你,小夏,你找个小三都这么厉害,我真服了你。”
叶石生难得有如此轻闲的时刻,站在风中静立片刻,叹道:“燕省还有如此美景,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夏想,你也确实有点本事,能在闹市之中建造一座森林公园,真是少见的奇思妙想。今天亲身体会一番,果然有妙处。”
古玉有一点不好,就是凡事喜欢爱往男女关系上引,尤其是见到美女找夏想,她的八卦之火就会熊熊燃烧。夏想估计,也和她年轻并且没有男朋友有关。一般而言,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女孩,才会对男女之间超越友情的来往最感兴趣。
高晋周就感觉前途迷茫,不知道该走向何方,甚至还动了要调回京城的心思。
“胡说八道,我什么嘴刁了,污人清白!”夏想笑骂,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大红袍……行呀,挺有品味,这茶少说也得上千元。”
叶石生的车调了头,路过夏想身边时,又停了下来。打开窗户,叶石生坐在车上,一脸平静地说道hetushu.com:“环城水系还是要由燕市主导,计划可行,不过要等产业结构调整试点城市成功之后再提。”
夏想就请严小时坐下,仔细将她的文章看了两遍,赞道:“好,非常好,正好领导小组新上任了一个主管宣传的副组长,到时我将稿子一并提交到他手中。通过的话,就会安排在燕省的报纸上发表。”
夏想从稿件上收回目光,抬头看了严小时一眼:“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一个才女!真是你亲笔所写?”
高晋周也知道在他未来之前,基本许多事情已经谈妥。既然叶石生和钱锦松都开了口,高老又在一旁微笑不语,夏想更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就知道大家都认同眼下是向叶石生靠拢的最好的机会,就说:“行,我就提笔上阵,再发一次少年狂,不信不能把他们辩驳得哑口无言!”
怎么连冯旭光都会说小三了?小三一说现在还没有流行起来,对了,他肯定是从孙现伟嘴中听到的。孙现伟别的都好,就是太风骚了一点,说他是一头骚骚猪也一点不为过。
“下马河。”夏想早就等叶石生问起美景的机会了,就乘机说出了早先他对胡增周所说的建造环城水系的设想。
夏想笑着又将稿件要了过来:“没关系,领导小组组织的第一批反驳文章,就是要不太成熟的观点,示敌以弱。”
中午留在冯家吃饭。
又一想不能太让夏想骄傲了,就以敬高老为由,表达一下内心的喜悦。
夏想就知道她的目的不在于真正反驳专家置疑产业结构调整的观点,而在于引起邹老的关注,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提醒她说道:“邹老是真心赞成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你想要让邹老收你为弟子,就得真正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有所了解,深入地研究一下,有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写出来的文章才能有分量,才能入得邹老的眼。”
夏想就瞪了古玉一眼:“打扫卫生去,就你话多。”
一句话说完,钱锦松也不停下脚步,也上了叶石生的车。
突然就有了和叶石生私下接触的机会,高晋周心中又重新燃起了火焰。
高晋周赶到了。
在座几人哪一个不是绝顶聪明之人?大家都纷纷附和高老,敬了叶石生一杯。叶石生十分高兴,又一次一饮而尽。
夏想话说一半,笑眯眯看着冯旭光。
夏想就笑:“看,不了解我们的心思不是?马省长和我一个心思,我们都在乎你,而且马省长也是怕因为他而影响你和我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