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4章 母子回国

让夏想大感欣慰的是,燕市的提名,不但在燕市内部轻松过关,在省里也是没多少反对意见,可以说顺利得超乎想象。应该说燕市之所以轻松入选第二批试点名单,也是燕市和省里都对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前景十分看好,都认为燕市的加入只会成功,没有可能失败。
一家人其乐融融,走出了机场大厅,来到停车场——夏想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中坐着两个人,正在用长焦镜头不停地拍下他和连若菡的一举一动!
连若菡瞪了夏想一眼:“净胡扯,少油嘴滑舌。我怎么感觉你比以前成熟了不少,又多了不少男人味,老实交待,有没有在外面四处留情,随意花心?”
2002年的国庆节,夏想算是难得地过了一个最轻闲最轻松的假日。他和曹殊黧先是回了一趟单城,听到曹殊黧怀孕的消息之后,夏天成夫妇喜不自禁,张兰更是忙前忙后,什么活儿都不让曹殊黧干,生怕劳累了她。曹殊黧却不肯,说道:“妈,我哪里有这么娇气?再说我觉得多动一动反而更好,天天静养肯定不利于胎儿的生长发育。”
迷人的风采不变,还是那个既诱人又大胆的连若菡!
家中家具不多,胜在干净整洁,夏想还比较满意。
连若菡不服气地哼道:“谁知道你的龌龊心思想的是什么,想骗我,想也别想。”
卫辛见了二人亲昵的动作,抱着吴连夏躲到了车里。雪一直在下,夏想也不急着上车,拥着连若菡站在车外,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无限感慨地说道:“又是冬天,又是大雪,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只不过经过我们二人的共同努力和密切配合,在非常完美的分工合作之下,终于创造出一个小生命,真是奇迹。”
夏想就将他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肚子上,嘿嘿一笑:“只要功夫深,肚子早晚大起来……”
连若菡就笑:“也真难为她了,比我还关心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孩子的亲妈。”
连若菡的身材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依然是让夏想心动的修长和曼妙。她穿着一身紧身衣,全是黑色,显得既精神又干练,脸上散发出夏想熟悉的光彩。
卫辛放下吴连夏之后,就主动提出出去买些东西回来吃,连若菡想了一想,也就答应下来。卫辛一走,小家伙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可能是飞机上睡足了,也不困,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一直看着夏想不放。夏想和*图*书就只好按下心中的不安分的想法,抱着儿子亲了又亲,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算是将小家伙折腾累了,沉沉睡去,夏想刚拦腰抱过连若菡,欲行不轨之时,卫辛就回来了。
从单城市回来后,二人又自驾游去了一趟三石风景区和三水风景区——山水路早已修通,从三石风景区下来,可以直通三水风景区,十分方便。
程曦学回京之后到底做了什么,无人知道,只是听到传闻,说是程大教授从燕省回去就偶感风寒,本来快好之际,又听到了燕省和单城市、宝市的新闻发布会,尤其是当他看完了宝市的新闻发布会后,被任庆之含沙射影、冷嘲热讽以及处处影射他的发言给气得当场摔了杯子,随后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
夏想将儿子交给卫辛,一边帮二人放行李,一边笑道:“枯木逢春,是因为遇到了合适的土壤和气候,我会开花,也是被你的温柔浇灌出来的爱之花。”
三石风景区现在不论规模和效益,都比山水路开通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不说三石风景区,就是整个安县也是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夏想和曹殊黧上山的时候,不小心还被以前的几个同事认出,一声“夏县长”喊出,顿时呼啦啦围了一群人……
严小时和齐亚南欣喜若狂,算是真正领略到了夏想的神机妙算的计策。尤其是齐亚南,更是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打电话非要送给夏想一房一车。夏想车房都不少,他开的是路虎,曹殊黧开的是奥迪TT,房子也有好几套,他也不贪心,不用非留着几套去闲着,又见齐亚南确实盛情难却,就让他将车房送给范铮好了。
奇怪的是,在成立综合三处的事情上,崔向没有横插一脚,提也没提要安插他的人进来,安静得好象他这个省委副书记不存在一样。
连若菡趁外人不注意,不轻不重地拧了夏想一把:“都已经喝了两瓢了,还厚颜无耻地说只取一瓢饮,世界上的男人都和你一样,谎话张口就来,从来不会脸红。”
夏想就接过卫辛手中的食物,语带双关地说道:“确实饿了,赶紧补充一下营养。吃饱喝足才有劲头,是不是?”
吴老爷子前一段时间已经做了手术,术后的恢复情况良好,不过人老了,都担心生老病死,心情不是很好。连若菡也是牵挂老爷子,就不顾天冷提前回国了。
一转眼就到了11月中旬,夏想开车前往京www•hetushu.com城机场,去接连若菡母子。
“举例说明一下。”曹殊黧歪着头好奇地问。
今年冬来早,还不到12月的天气,就已经冷得吓人。走到半路上,竟然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的雪花越下越大,走到京城时,天地之间已经一片雪白。
夏想第一次体会到了焦急的心情,他翘首以待地守在出口,又耐心地等了十来分钟,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却不是连若菡,是卫辛。卫辛抱着儿子,也一眼看到了他,冲他不停地招手。
赶到机场的时候,正好到中午时分,夏想随便找个地方吃了一口饭,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航班到了。
夏想就觉得心中无比柔软,无比温馨,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眼前的小人更重要的事情了,只觉得在他眼中除了儿子之外,再也没有了任何人和事值得牵挂。
连若菡又气又笑:“我以为你要发什么感慨,说了半天,原来还是不改流氓本色。”
夏想现在无暇顾及崔向和程曦学之流在背后又在做些什么,综合三处成立之后,整个领导小组又高速运转起来,为四个试点城市进行指导性研究。不过因为轻车熟路的关系,夏想也不用再事必躬亲,他主要负责燕市的产业结构调整,其他三市,就由领导小组的其他人分工负责。
夏想说起甜言蜜语来,也是水平不低,几句话就说得连若菡心花怒放,让她一肚子自己带孩子的怨气片刻烟消云散,到了嘴边的怨言再也说不出来,只是换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抱住了夏想的胳膊,柔声说道:“好了,我就暂时原谅你冷落我们母子的过错了,现在该带我们吃饭去了。”
夏想不经夸,一夸就是翘尾巴:“哪是,我何止做了点实事,我还做了不少好事。”
燕省重点宣传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成功,造成了两方面巨大的影响,一是不少内陆省份从燕省的成功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也都在悄然拟定本省的经济结构调整政策,二是经过一系列的运作和宣传,连带将急需扩大知名度的单城市的文化旅游和将台酒厂,以及宝市的万里汽车厂,都大火了一把。万里汽车厂本来名气不小,所以借助此次宣传的东风的效果还不太明显,最明显就是单城市的成语故事文化宫和将台酒,可以说一夜之间传遍了燕省大地。
夏想急忙委屈地说道:“看,误会了不是?我是听说美国人看我们中国人都一个模样,就http://www.hetushu.com担心你当时在医院里生产时,万一当时也正好有别的中国女人也在生产,万一被笨手笨脚的老美抱错了怎么办?我的心思纯洁而善良,你肯定想歪了!”
好不容易杀出重围,曹殊黧不认识一样看着夏想,笑道:“没看出来,你还做了点实事出来。”
夏想对于连若菡的安排也没有什么不满之处,尽孝是人伦根本,他当时主动提出让儿子先姓了吴,也是为了吴老爷子的病情着想。尽管他也清楚,吴老爷子就算知道是他的主意,也未必承他的情,他却不考虑那么多,只为了吴老爷子对连若菡的照顾,他就觉得他老人家值得他尊敬。
夏想此时才明白一句话,血浓于水,血脉相连是一种非常神秘又确实让人难以割舍的情怀,他就抱着儿子连亲几口,回头对连若菡说道:“就凭小家伙主动找我来看,我是他的亲爸爸没跑了……”
才半岁大的孩子知道谁是谁,他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看了夏想半天,突然咧嘴一笑,朝夏想伸出了小手,做出了抱抱的姿势,是让夏想抱他。
对于燕市,夏想早就有了一揽子方案,就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向陈风和胡增周提起。
连若菡却一把推开夏想:“去,真没出息,哪有冲儿子凶的人?”
正好一举两得,范铮得了好处,在感谢他的同时,也会感激齐亚南,他也落了好人。
既然回来了,就要带着儿子留在老爷子身边,才好尽孝,至于夏想,就只能暂时让位了,毕竟老爷子有病,夏想就得退后。
夏想深情地看了连若菡一眼,感慨地说道:“回来就好,省得日思夜想地跨洋思念,确实也挺累人。我就发现距离越远,思念就越累,难道说思念也知道远近?”
连若菡脸上的潮红未消,白了夏想一眼:“好好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据说,一连住院半月有余也不见好。也是,身病好治,心病难医。
话音未落,腰上已经吃了连若菡一拳,只听连若菡恼羞成怒地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和儿子都不认你。”
综合三处的成立也没有费什么周折,基本上夏想将工作都交给了安逸兴和彭梦帆,由他二人负责挑选精兵强将,必须有专业知识和过人的能力,否则想进领导小组,休想。现在的领导小组今非昔比,刚成立时人人避之不及,认为是一个冷部门,相当于被发配了,以后不会有什么前途了。现在领导小组成了书记和省长的心头肉和-图-书,分量自然不一样了,所有人都挤破了头想要进来。
当然夏想也清楚,沉默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就象程曦学一样,在程曦学叫嚣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现他的缺点。但当他沉默下来,你就不知道他在背后又在筹划什么阴谋。
“我哪里流氓了我?我不做流氓已经很多年了,尤其是对你,都忘了你的味道了,来,让我闻闻……”夏想作势要往连若菡身上闻,连若菡笑着躲开,钻进了车里。
国庆过后,燕省关于第二批试点城市的问题提上了日程,第二批试点城市一共四个,两个经济发达的城市是燕市和秦唐市,两个经济落后的城市是章程市和德泽市。燕市和秦唐市是燕省经济排名的前两名,章程市和德泽市则是最后两名。
卫辛的身影之后是连若菡。
夏想也就不再雪中即景了,也上了车,发动汽车之后,一口气开到了连若菡位于东城区的住宅之中——她在一处僻静的小区有一栋跃层住宅,160平米的样子,平常一直闲置,此次回来,连若菡就打算在京城住上一段时间。现在孩子还小,既然让他姓了吴,就想带孩子在老爷子跟前多呆一段时间,也让老爷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夏想就又进入了繁忙的状态,一是忙着筹备成立综合三处,二是准备迎接连若菡的回国,连若菡定于11月中旬回来,夏想就对她们母子充满了期待,也不知道那个小小的婴儿长成了什么样子。
连若菡就宜喜宜嗔地瞪了他一眼,打趣说道:“活该,馋死你!”
齐亚南就恭敬不如从命,送了范铮一套120平米的房子,以及一辆50万元的汽车。范铮接到礼物后,也很高兴,打来电话向夏想表示谢意,说道:“咱们之间就别客套了,倒是亚南有心了,以后跟我爸说说,适当在政策上照顾照顾。”
“别做得太明显就是了,关键不是政策上的倾斜,关键还是要向市场要效益,要交友交心。”夏想不想将他和齐亚南之间的关系简单成权钱交易的关系,对于齐亚南,他希望以后是互惠互利的友情。
夏想也是嘴甜如蜜:“我其实一直把你放在心里,只不过你一直不知道而已。我不说,不等于我不爱。我不表达,不等于我不会去爱。”
“过奖,过奖。”夏想眉开眼笑,伸手将连若菡拦在怀里,跟在卫辛后面向外走。不料刚走几步,卫辛怀中的儿子就咿咿呀呀地向连若菡伸手,显然是对夏想和连若菡的之http://www.hetushu•com间的亲昵举动表示不满。
“你……”
夏想就不满地说道:“臭小子,你吃什么醋?你妈妈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爸爸,知道不?敢对我不满,小心我揍你。”
连卫辛也急忙哄吴连夏:“夏夏乖,不怕,爸爸不是成心吓你,他其实是好人。”
正是在坝县的冬天,在一场大雪过后,连若菡驾车从京城不顾危险,一路沿山路开到坝县,而他当时还误解了她,由此点破了二人之间的一层薄纸,让二人之间心意相通,有了一个真正的开始。
节省下来的广告费用何止数千万!
连若菡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喜笑颜开:“真是难得,认识你好几年了,第一次听到你也会说这么动人的甜言蜜语。我记得卫辛好象对我说过,你老实得象个木头一样,是个好男人,我就想,象木头一样的男人就是好男人,那还找男人做什么,路边木头多得是。现在看来,就算找一个木头男人也不错,总有一天,木头也会开花。”
一见面没有拥抱,没有问候,也没有柔情蜜意,上来就是审问和质问,正是如假包换的连若菡的风格。夏想就嘿嘿一笑:“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雪没有停,一直在下,夏想就体贴地脱下了外套帮连若菡穿上,连若菡也难得地露出温柔的一笑,夸了夏想一句:“没白替你生个孩子,终于知道心疼人了。”
夏想迎向前去,先和卫辛打了招呼,然后就伸手去逗儿子,却被卫辛毫不犹豫地将他的手推开,卫辛半埋怨地说道:“不卫生,先别摸孩子。”
不成想,今天前来京城机场接连若菡母子,无巧不巧又赶上大雪,雪中生情,又雪中相迎,夏想就对眼前的大雪充满了喜爱之意。如果不是急着赶路,他还真想下车去路边玩雪。
夏想在雪中驾车前行,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好在他提前了不少时间出发,能赶得上接机。看着越下越厚的雪,他一瞬间没来由地想起了那一年坝县的冬天。
夏想一瞬间一颗心就被洞穿了,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的喜爱,小心地从卫辛手中抱过儿子,仔细打量个不停——鼻子象连若菡,眼睛象他,耳朵也象他,不过肤色还好,象连若菡,总体来说,整个脸型也象他多一些,活脱脱一个小夏想!
不管曹殊黧说什么,张兰就是不让她进厨房,不让她做任何活儿,事事指使夏想代劳。夏想无奈,只好说道:“得,回去后就请一个保姆,你现在成了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