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6章 还手

众人哄堂大笑。
夏想结束聚会之后回到家里已经晚上10点了,家里人都已经睡下。他轻手轻脚地回到书房,不由暗暗感慨,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还真多,真是累人。
吴才江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夏想放下电话之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夏想见众人的样子,就知道吓住他们了,又笑着摆了摆手:“你们自己决定干不干,不干的话,就按部就班地发展好了,反正钱赚得也不算少,足够大家花销了。”
吴才江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格外响亮,或许是他有点兴奋的原因,反正震得夏想的耳朵嗡嗡直响。
付先锋背后阴他一手,借机扶白战墨上位,夏想当时来不及还手,只求自保,不过等任命尘埃落定之后,他怎能任由付先锋逍遥无事?
沈立春还是稳妥一些:“是不是赌的有点太大了?领导,可否透露一下到底有什么计划?”
沈立春相信夏想不会打无准备之仗,几年来的合作证明,夏想出手,从未失手。哪怕只是小有收获,也比他预想中大了许多。
很明显,他的话的意思是,四家联动,最后只有付家大获丰收,其他三家都白忙活一场。当然,至于三家有没有达到心理预期上的收获,夏想并不清楚,他只需要的是提醒老爷子知道,别让付家得了便宜又卖乖。
付先锋对夏想更是愤恨无比,他没有想到夏想会来这一手,暗中鼓动了吴家和邱家两位老爷子来找事,才惹得落了面子的付老爷子大为恼火,非得急急连夜召他回京,当面痛骂他一顿!
“干!为什么不干?”孙现伟首先惊醒过来,一拍桌子说道,“江山房产现在总资产不过20来个亿,就算全赔了,相信我们从头再来,趁现在房地产市场大好的时机,两三年就又能重新打造一个江山房产。但要是赚了,最少等于预支了5年以上的利润。100亿,算算看,得盖多少栋经济适用房?”
夏想只不过是故意给众人施加一下压力,让他们冷静一下,他也知道在座的几人都是心腹,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教训惨痛,不得不防。
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以20亿搏200亿,就和小孩和大人打架一样,胜利的希望太渺茫了。
如果单单是付家闷声发大财还好说一些,关键是付家此事惊动了所有人,最后别人都是作壁上观,只有付家一家得了实惠,让别人都陪着付家看了热闹,肯定会让人心中不和图书痛快。夏想相信,就算邱老爷子不会勃然大怒,也会心中气愤难平,说不定会找付家老爷子说道说道,然后旁敲侧击地敲打敲打付先锋,别太得意了就行了。
要向付先锋还回来一箭之仇容易,但因为他背后有强大的势力,想将他打得落花流水很难。现在好了,付先锋想充分利用市场经济的优势,想利用热钱合法地来下马区轻松地赚取暴利,在夏想看来,就是他将白战墨连同付先锋在内,打个一败涂地的大好时机!
连若菡很快就给了夏想反馈,说是老爷子听了之后,大怒,将他最心爱的杯子都摔碎了。老爷子是真动怒还是有表演在份在内,夏想不愿意费心去猜测,他只知道老爷子不会善罢甘休。
都深更半夜了,谁会来电话?夏想拿过手机一看,出乎意料的是吴才江的电话。
夏想就笑着压了压手:“我知道你们都可靠,就是给你们开一个玩笑,不过一定要记住了,此事对外谁也不说,就是连自己的老婆也不能说。”他故意用手一指孙现伟,“尤其是你好几个老婆的人,哪一个都不能透露半句,否则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几个老婆凑在一起给你打麻将。”
“就是,钱赔光了可以再赚,朋友做不成了就是一辈子的损失。”
“小夏,付先锋回京城了,被他老子狠狠地骂了一通。是不是你背后下了黑手?”
尽管夏想没有猜测到吴老爷子出手背后有没有什么玄机,有没有另外的目的,但他心里清楚一点,吴老爷子如果知道了是付先锋从中捣乱,故意混淆视线,好让他浑水摸鱼,坐收渔翁之利,老爷子肯定会不高兴,而且还是很不高兴……他就让连若菡转告了老爷子一句话。
付先锋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他骂人的时候不能反驳,不管你有多大的理由,也只能受着。等他骂完了,气消了一半,再解释清楚,或许还有可以原谅的余地。
吴才江能含蓄地说出对夏想抱歉的话,实在大大出乎夏想的意外。夏想就想说些什么,不料吴才江不给他机会,话题一转,又说到了付先锋的事情上。
位置越高,权力越大,事情越多,责任就越重,他阻止付先锋的游资,所图可不仅仅是为了向付先锋还回常委会上的失利,也是出于为国为民的想法。因为后世游资和热钱的危害愈演愈烈,甚至危及到了国计民生的程度,甚至国家几大部委不得联合hetushu.com起来,制定相关政策稳定物价。
反正不管是不是和夏想猜想的一样,也不清楚吴老爷子和邱老爷子如何动了一动,今天就听到了吴才江的好消息,他就知道,老爷子们的怒气,还是很有威力的。
付先锋费尽心机扶白战墨上位,一开始夏想弄不清楚他的真正目的所在。但因为现在200亿的游资,他就慢慢摸到了真相,如果运作得当,200亿游资从下马区席卷过后,卷走三五十亿的利润不在话下。为了几十亿的利润,又有借吴家之刀杀他之计,付先锋不惜血本扶白战墨上位也就可以讲得通了。
说着,夏想还转头对沈立春说道:“回头你对成总说一声,说有时间我要请他喝茶,商量一下文州200亿资金的相关注意事项。”
在燕市市委一副镇静自若,向来眼高过顶的付先锋,现在却是一脸惶恐,低着头,不发一言,任凭地老爷子的怒火发泄到他的身上。
否则任由游资肆虐下去,小,可以让一个地市几十年的努力成果毁于一旦。大,可以让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倒退数年。因为游资发展到最后,不仅仅只是国内的资本,还是国外别有用心的金融巨头想来国内乘机大捞一把。
付先锋确实正在被老爷子责骂。
齐亚南听了夏想言谈之间,敢以20亿去搏击200亿,不由心向往之,说道:“领导,齐氏集团投资将台酒厂,现在前景大好,资金运转正常,已经不需要再追加投资,只等坐收赢利了。如果到时需要动用资金就说一声,齐氏多了没有,筹集出来三五亿资金还是问题不大。”
他就一口答应下来:“没问题,成总一定期待和领导的会面。”
付先锋上午还参加了下马区成立仪式,晚上就回了京城,可见事情确实紧急。不过吴才江怀疑他下了黑手,夏想就不同意了:“看,三叔的话就有点不太讲究了,我可从来不在背后阴人,付先锋被他老子骂,是他的家事,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我听说付先锋被严令在家反省,估计一周之内回不了燕市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借力打力,妙。”吴才江哈哈一笑,“不过小夏,小手段终究治标不治本,你还得想法拿出强有力的反击手段出来,要打到付先锋痛,打到他怕,他才会老实。否则说不定他什么时候还会出手段背后阴你,因为他和你的仇怨已经结下了,而且因为白战墨www.hetushu•com的关系,你和他之间势同水火,没有合作的可能……”
不过其中内情还不能向在座的众人透露详细,他想了一想,就说:“具体策略,等我确定有了把握之后,和大家再开会商讨一下。眼下大家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将第二期经济适用房开发出来,与此同时,也要开工兴建两处中档住宅小区,争取在两三个月之内,有上万平米的房子预售……”
付老爷子一头白发,穿一身唐装,精神矍铄,虽然已经是深夜时分,却依然没有丝毫困意,反而怒火中烧,用手指着垂手而立的付先锋,“你、你、你”地说不出话来。
夏想就有意联合江山房产和肖佳,再借助达才集团的力量,三方联合互相呼应,将200亿游资死死套牢在下马区,让付先锋赔个血本无归!
吴才江清楚地告诉他,让老爷子接受他暂时没有可能,更何况吴才洋现在对他还是恨之入骨,一时半会也不会消气。而吴才江也不方便出面帮他,况且他现在团中央也没有实权,可能以后会外放到西北偏远省份。基本上现在一切还要靠他自己在燕市拼搏,不过吴才江也相信以他的能力,能够做好所有的工作。
夏想却没有一点用别人的钱的觉悟,反而十分坦然地笑道:“亚南放心好了,有好事忘不了你。光凭江山房产的实力,还玩不转这一次的正面对撞。我估计至少要动用上百亿资金,除了江山房产之外,还有来自京城的几十亿资金,还需要借助达才集团的几十亿流动资金,齐氏再出几亿,就差不多了。外人想拿钱挤进来,没门。大好的赚钱机会怎么能送给外人?”
朱虎立刻接话说道:“我们的经济适用房每平米的利润控制在300元以内,100亿,就是3000多万平米,差不多几十个小区了。值,太值了。”
就如当年的东南亚的金融危机,让所谓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大受重创,从此一蹶不振十余年!
付家实力上升,相应的几家的实力对比就会有所变化,吴家心中不快,邱家也会心中不喜,尤其是排名最末的邱家,最不乐见的就是付家的实力上升过快。
众人大笑,知道夏想此举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有准备的一次硬仗,不由个个摩拳擦掌,战意高涨。
夏想嘴上不承认,心里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他的计策奏效了。
孙现伟哭丧着脸说道:“领导,我好不容易让几个老婆相安http://m.hetushu.com无事,谁也不知道谁,您非要让她们凑一桌打麻将?那她们打的不是麻将,是麻烦,而且还会把我打得稀巴烂。”
只可惜,夏想占据了重生的优势,一直对文州的游资耿耿于怀,不仅游资一开始炒作房地产,后来连粮食和中药也炒作,导致物价上涨,严重损害了普通百姓的利益。现在既然让他遇到,既然敢来他主政的下马区撒野,那就有胆放马过来,夏想的利剑已经高高举起,就等手起剑落……
而且付先锋的聪明之处还在于,他借吴家之手打压自己,只是不想让自己当上书记,所以一旦陈风妥协重新提名自己担任区长时,他立刻表示了赞成,显示出了一个初具雏形的政客的潜质。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白战墨只要当上了一把手,就可以配合他将200亿的热钱以合法的手段席卷走别人的利润,赚取暴利。
“你个混帐东西,斗争就斗争,为什么非要惹吴老头?你不知道他最护短,表面收拾了夏想,但现在知道了是你暗中推动,不恨死你才怪。吴家的家事,犯得着你一个外人去插手?你就不会用别的手段去对付那个什么夏想,为什么偏偏借用吴家的力量?”付老爷子气得连喘几口粗气,一下坐回到椅子上,还是余怒未消地训道,“惹了吴老头还不算,还惊动了邱老头,你本事还真大?让两个老家伙找上门来,明是和我聊天,暗中敲打了我半天,你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吴家和邱家两个老头子拿话挤兑我,我偏偏说不出话来,两个和我争了一辈子的老家伙总算找到了攻击我的理由,都是你惹的祸!”
夏想就又及时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世界上的事情可没有百分之百的保证,如果谁不想冒险,现在提出来还来得及,可以退股,让现伟负责分现金给他。如果现在不提,我要是在外面听到谁走露了风声,别怪大家做不成朋友了。”
同时,夏想也没忘再打电话给邱绪峰,向他表示了谢意,同时也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因为我的事情惊动了不少人,心里实在有愧。不过经过一番深思,我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特意提醒你一声。作为好友,绪峰,我感谢你的帮助。同样,也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友情,我想有个问题你必须要慎重对待,付先锋从文州拉来200亿的巨资投入到下马区,极有可能会获取丰厚的回报。付家之所以要拿下下马区书记的位置,也是为了保http://m.hetushu.com证200亿的投资可以得到回报。据保守估计,付家会从下马区获得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利润。”
夜色已深,夏想却没有睡意,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北方,心想也不知在京城之中,付先锋正在饱尝什么样的煎熬。
夏想基本上可以肯定付先锋所谓的200亿的投资,应该就是热钱,通俗一点讲,就是游资,并不是实打实地来下马区做实体和不动产来了,而是席卷利润来了。
不过既然夏想信心十足地说了出来,众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夏想,听他进一步详细说明。
吴才江见夏想不愿意承认,就打了个哈哈,笑了一声:“行了,不问你了,知道你没实话。上次老爷子和二哥的事情,你也别怪他们。老爷子你怪不着,也没资格。我二哥你怪也白怪,再说你也没理由怪他。要是你女儿这样跟了别人,你也生气。不过说到底你也算做了坏事之后又做了好事,要不是小连夏,老爷子说不定还挺不过这场大病。虽然若菡跟了你惹了老爷子生气,但她要是没跟你,也没有连夏出生逗老爷子开心。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有利有弊,我替老爷子承你的情了。”
果然,众人都嚷嚷说道:“领导说得什么话,不相信我们不是?”
夏想微一沉吟,还是稍微透露了一点内情:“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近期将会有200亿热钱涌入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江山房产就是要扯虎皮做文章,拿200亿热钱开刀。”
他正想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睡觉,只要他回来晚一点,蓝袜就会陪曹殊黧先睡下,他就只能睡书房了——忽然电话响了。
四大家族之间的利益错综复杂,总体来说竞争多于合作,是此消彼长之势。夏想对邱绪峰实言相告,是提醒邱绪峰,付家闹腾一场,三家都陪着看了热闹,付家最后收获的不仅仅是一个下马区区委书记的宝座,还有200亿投资的巨额利润。如此一来,付家的实力就会大涨。
因为他转告老爷子的话是:“付家点火,吴家放炮,梅家煽风,邱家热闹。四家闹罢,付家欢笑。”
沈立春基本上清楚夏想打的是文州200亿资金的主意,但究竟如何实施,又有什么周全的计划,夏想不说,他也不好意思追问。现在夏想不比以前了,虽然在座诸位之中,夏想的年纪最小,但级别最高,又是核心人物,他似乎总有一些秘密不向人透露,关键时刻却往往有惊人之举,而且还总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