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7章 形势比人强

白战墨最后一锤定音,拿出了姿态,也让夏想暗暗赞赏,感觉白战墨知进退,在关键时刻有度量,能够忍辱之人,就有不凡之举。
不过施长乐同时又回想起他和夏想之间的交手的过程,深为夏想收放自如的手段大加佩服。高手,绝对的高手。尤其是上次他来汇报工作,提困难时,夏区长说肯定会解决财政拨款问题,没想到现在真的解决了,而且还没有任何后遗症,就让他对夏想的能量和手腕佩服得五体投地。
“同意!”傅晓斌不甘示弱,也及时表态。
夏想又冲陈天宇微一点头,陈天宇也是早有准备,又拿出一份规划图出来。夏想依然看也不用看,用手一指陈天宇的规划图,又说:“我让区规划局的同志为了适应当前形势下下马区的新的发展需要,重新做了一份规划图,大家可以综合比较一下,看哪一份规划图更符合下马区眼下的发展。”
夏想见白战墨始终不肯提出真正的原因,而是以人民广场为区中心为由,打民心牌,就最后做了总结性发言:“同志们的讨论很热烈,也各有切入点,说得都符合实情,比如说李书记担心引发治安混乱,比如说康书记认为方北村的地点也不错,等等,不过李书记和康书记所提的问题,天宇同志和建军同志,都已经给出了详细的解答,我就不再重复了,我就只想对白书记所提的区中心地带和民心所向两点,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
施长乐恭敬地说道:“那我先走了,领导,有事您随时吩咐。”
“区委区政府是管理和服务机构,是不是位于区中心无关紧要,人民广场既然要服务于广大百姓,就一定要长远规划,尽可能建造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否则就失去了方便群众、凝聚民心的意义了。我的建议是,将人民广场重新规划到区东部,靠近下马河东段的地点,新广场和下马河连成一片,更能体现出休闲、放松和赏景的乐趣。”
再想起傅晓斌的提醒,今天常委会上白战墨打着民心的幌子所提的议题,而实际上却是元明亮的主意,是长基商贸不愿意让批发市场影响了高尔夫球场的修建,当时在常委会上夏想还纳闷长基商贸明明没有真正开工的打算,何必多此一举?
夏想对白战墨的质疑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初步规划,是一个建设性的意www.hetushu.com见,正打算提交白书记过目,正好白书记就提到了人民广场的地点归属问题,我就借此机会摆了出来,索性趁大家都提起了兴趣,今天就连同规划的议题,也一并提了出来,讨论一个结果。”
“同意!”谢源清轻笑一声,虽然他的表现还算正常,不过在白战墨看来,怎么看怎么象是讽刺。
施长乐是一个聪明人,虽然一开始态度有些摇摆,但收服他之后,他的表现还是让夏想比较满意,因为他有眼色,会办事,尽管油滑,却又有将把柄交给别人的勇气。
白战墨就想立刻表示反对,不料他还没有开口,慕允山就抢先说道:“我赞成夏区长的提议,基本上人民广场划归给达才集团没有什么异议了,夏区长的目光更长远一些,在规划和经济建设方面,比我们都更有见解。实际上达才集团的地皮划分和下马区的重新规划,算是一体,是一件事情,既然现在提了出来,就正好讨论通过好了,省得再次提交常委讨论,也是浪费人力和时间。”
夏想一瞬间成了众人焦点,此时此刻,他在常委会上的光环已经完全盖过了白战墨,成了所有人瞩目的中心。
“同意!”卞秀玲一脸微笑,她是整个常委会上最赏心悦目的风景。
谁也没有想到明明是白书记提议的常委会,最后的结果却是白书记全面溃败,而夏区长大获全胜。等于是夏区长借力打力,直接踩着白书记的肩膀摘到了甜美的果实,许多人都在想,白书记和夏区长放在一起,怎么越看越象夏区长是一把手?
黄建军经意地看了李应勇一眼,李应勇的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还是冲他勉强点了点头。
正寻思时,晁伟纲来报,施长乐来了。
夏想微微一愣。
白战墨身为书记被人挤兑得没有台阶可下,不由恼羞成怒,就要动用一票否决权,却见康少烨向他暗中示意,微微摇头,意思是不可蛮干,要顺应潮流。
财政局财政专户是在银行开设的结算账户,现状是,在哪家银行开户由地方财政部门自行决定,就给了实权领导很大的操作的空间。虽然现在下马区的财政收入还不多,但以后肯定也不少,存款虽然不能说动不动就上百亿,但十几个亿甚至几十亿也是有的,哪个银行不想争取?不说几十亿,就是十几亿的存款,银行hetushu.com方面给出的吸储回扣也是多得惊人,对普通人来讲,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区委区政府位于下马区西部,和东部高楼林立居民密集相比,西部人流稀少,开发的楼盘和商业设施不多,给人的感觉下马区的规划图就象一把锤子,东部是锤子头,庞大而臃肿,西部是木头柄,瘦骨伶仃得很是可怜。
慕允山话音刚落,滕非立刻赞成:“同意。听夏区长一解释,我才恍然大悟,还是觉得夏区长的设想比较完善。”
夏想胸中有丘壑,几乎想到了所有的可能,别人还怎么反驳怎么提出不同的意见?关键还是,他说得非常在理,头头是道不说,众人听了夏想的讲解,再结合两份不同的规划图对比,再联想到下马区目前的局势,可以说夏想所说的方案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案,不但白战墨的理由站不住脚,康少烨和李应勇所提的问题,也都全部迎刃而解。
施长乐走到门口,夏想忽然又说了一句:“后天是我儿子满月,老施,你有空的话就过去看看,估计会有不少人到,挺热闹……”
“结合规划局专家的意见,再联系到下马区的实际,又多方征求了市规划局专家的意见,我认为,下马区东部以发展住宅和密集型产业为主,西部,以建造大型批发市场和高新产业为主。方北村的地点过于偏远了,但如果有高新企业入驻下马区,可以到方北村去兴建工厂,那里安静而空气污染少,最适合建厂——但不适合批发市场,批发市场一切以人流说话,人流越多,生意才越兴旺。所以我的建议是,重新规划人民广场到近下马河东段,原人民广场的规划重新划分给达才集团,方北村等偏西地点,留待以后开发,静候高新企业入驻!”
白战墨强压心中怒火,微一冷静就知道了康少烨的提醒十分及时。因为今天讨论的议题既不是重大的人事任命,又不是关键的资金划拨,而只是一个规划问题,况且夏想所提出的全新的规划合情合理,非常科学,再有又是达才集团追加了40亿的投资,如果他一票否决之后,会给人只知意气之争不知顾全大局的印象。
夏想一说,几名常委都好奇地拿过了规划图,认真地看了起来。
公安局长不和政法委书记一条心,李应勇就知道,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以后当得可能会有点憋屈www•hetushu•com
夏想会心地笑了,施长乐的话表明了立场,他是真正的表决心来了。
“财政局的内部事务,我就不干涉了,一些银行间的约定俗成的规矩,我也不多说了。有一点要强调一下,有些小钱拿来花花也无伤大雅,但如果大手大脚惯了……你也知道,卞书记很渴望在下马区干出政绩,拿下几个贪官当成垫脚石来升官,我不希望我的人被卞书记请去喝茶。”夏想点到为止,他相信以施长乐的聪明,能够领悟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施长乐心中一阵狂喜,夏想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是要接纳他进入他的圈子之内,他当然求之不得。到时人不少,高官也多,是他结交的好机会。跟着夏区长还真跟对了,一上来就给了个天大的机遇,夏区长为人真是不错,待人真实诚。
只可惜,自己早有准备,有李沁在下马区坐镇,任何房地产方面的异动都逃脱不了他的掌心。
想起李沁的聪明能干,夏想也暗暗赞赏肖佳的眼光不错,发现了李沁这样一个得力的助手。想到了肖佳,夏想就又想起肖佳前段时间又含蓄地提起生一个孩子的事情,他当时没有正面回应,现在不免心中有了意动,因为肖佳一个人也确实不容易。女人一生的依靠有两个人,一是丈夫,一是孩子,肖佳既然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丈夫可以依靠,就该让她有一个孩子当作慰藉。
一连串此起彼伏的同意响起,白战墨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他知道,常委会已经完全在夏想的掌控之下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想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有了如此巨大的影响力!
白战墨明白了事理,知道现在顺应潮流才是明智之举,就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假装大度地说道:“既然同志们都赞成夏区长的提议,我也就从善如流,改变原先的立场,表示支持夏区长的想法!”
夏想却冲傅晓斌微一点头:“傅主任,麻烦你拿出下马区的规划图。”
大部分常委都好奇地将两份规划图并排放在一起,仔细看了起来。规划图并不复杂,简单地标明了投资商最喜欢的地点,以及人流密集的居住地。只稍微一比较就能看出端倪,所谓的人民广场的是区中心的说法,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整个下马区的形势是东部发展过快,而西部过慢,南部因为有下马河和市区,没有空间,而向北和图书就是常山县,也不符合下马区的长远前景。
会后,夏想让陈天宇具体负责会议形成的决议的落实问题,他又让吴港得最近多关注一下长基商贸的动向,因为元明亮最近的举动有点异常,似乎有迹象表明,元明亮有出手的想法。
连慕允山和滕非也都向夏想靠拢了,记得还没有上任之前,付先锋就说过夏想是一个光杆区长,不曾想现在他这个书记却当成了光杆书记,真是形势比人强。
白战墨就有一种被夏想愚弄的愤怒,明明是他提议召开常委会,讨论达才集团批发市场的地皮问题,结果倒好,夏想因势利导,不但成功地反驳了他的理由,还要乘机讨论通过全新的下马区的规划,简直是对他一把手权威的蔑视。
现在结合了李沁的电话,回头一想才恍然大悟,好一个狡猾的元明亮,原来是瞒天过海之计,他也清楚自己肯定能够知道实情,就故意鼓动白战墨出面明是阻止达才集团,实际是转移视线,让自己认为长基商贸真有开工的打算,然后暗中却从容布局,开始了对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摸底。
夏想一开口,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看他如何破解白战墨的布局。可以说刚才白战墨一系所说的一些其他问题,夏想一系都已经给出了圆满的解答,所谓治安问题、方北村问题,已经不成问题了,就是民心所向和区中心两个问题,是最需要夏想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的关键。
“同意!”陈天宇也立刻表态。
夏想就又不得不对施长乐另眼看待。
施长乐让自己指定财政专户开在哪一家银行,显然是想借此表明,他对自己忠心耿耿,就连吸储回扣也不要,也要分给领导。
夏想本来就是建筑行业出身,对于规划方面的设想,比白战墨在行多了。他侃侃而谈,显然准备得十分充分。
其实施长乐不知道,财政拨款的事情,并不是夏想的手笔,只是夏想看出了现在的局势,坐等水到渠成罢了。也是胡增周想卖夏想一个人情,省得等于繁然上任之后,如果经于繁然之手拨款过去,就让夏想承了于繁然的情,就并非胡增周所愿了。
“同意!”黄建军说话锵锵有力。
夏想的话说完之后,常委会上一片沉默,鸦雀无声,半天都没人主动发言。
夏想不用看两份规划图就能侃侃而谈,显然早已经做到了胸中有丘壑,整个下马区的规划http://m.hetushu.com和未来发展方向,尽在心中。
刚打发走了吴港得,李沁的电话打了进来,向夏想报告了一个情况——长基商贸的人国庆节之后,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各个在建的楼盘,搜集下马区所有中低档楼盘的资料,颇有扫楼的架势。
施长乐立刻一脸严肃地说道:“请领导放心,我好歹也在官场摸打滚爬混了十几年,凡事知道轻重,您放心,我不会给您丢脸。”
施长乐今天没有演戏,既没有摆困难也没有提条件,而是十分干脆地说道:“领导,市财政答应的几笔款项已经全部到位,非常顺利,特来向领导汇报一下,另外再向领导请示一下,有没有相熟的银行关系?因为要设立一个财政专户,存在哪一家银行还没有定下,请领导定夺。”
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不管是白战墨一系,还是中间一系,或是夏想的嫡系,都才明白夏想的可怕之处在于,凡事不做则已,但凡出手,必定有万全之策!
施长乐也有意思,最近工作的次数明显多了,大有大表忠心的意思。夏想就吩咐让他进来,且看施长乐又有什么好戏。
以后说不定本来还和在坚定站在一起的盟友,也会因为他的不冷静和政治智慧的欠缺,从而离他而去。
白战墨没想到夏想不但准备得十分充分,还又重新规划了下马区以后的发展方向,不由十分恼怒地说道:“夏区长,你所做的新的规划,我身为书记,怎么一点也不知情?”
傅晓斌似乎早有准备一样,拿出一份市规划局在下马区成立之前所做的规划图,放在了桌子中间。
夏想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态度不错,我心里有数了,也记下你的话了。”
夏想就清楚,白战墨也并非庸才,也有过人之处,怪不得付先锋会选择他,也并非全然将白战墨当成傀儡。
白战墨心中一阵愕然,什么时候黄建军也坚定地和夏想站在一起了?他还以为黄建军和夏想只是一般的来往,没想到,不动声色之间,夏想已经获得了过半常委的支持!他心中再次闪过一丝慌乱。
夏想并不用看图,而是直接用手一指说道:“在市规划局所做的规划之中,目前的人民广场所在的地点,确实是区中心。但规划赶不上变化,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商的介入,下马区的规划面积比原定面积扩大了三分之一有余,而且城区的重心在向东转移……”
白战墨心中就十分妒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