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8章 两个意外

对于为夏东摆满月酒,老妈是举双手赞成,而且她的意思是人越多越好,人越多越热闹,代表着夏东以后越有出息。夏想就对老妈的想法无语,也懒得去反驳,反正尽量让双方父母开心就是了。
她以为夏想会好奇地问她一句,不料她说完之后,夏想理也未理,还打开了收音机,听起了新闻。
付先先想了想,又摇头说道:“没想好,一会儿就到你家门口扔下我算了。”然后又假装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梅晓木到底去了哪里?也真是,我真有那么可怕,非要躲着不见?”
夏想被弄迷糊了,笑道:“说了半天,你都没有说清楚一句话,如果再不说明来意,对不起,我还有事……”
她一进门,一双眼睛先是转了几转,打量了夏想好几眼,才眯起眼睛一笑:“你就是夏想了?”
付先先动作敏捷,一下就跳到了副驾驶之上,眯眼一笑:“我才不怕,从来都是坏人怕我,哪里有我怕坏人的时候?再说我哥的话只代表他的政治观点,不代表他的私人感情。政治人物从来只站在政治立场上说话,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我相信他和爸爸、爷爷的话,天下就没有好人了。我又不是政治人物,我只相信自己的眼光。”
严小时看了古玉一眼,见古玉不说话,她只好说道:“其实就是来看看黧丫头和夏东,不是快满月了?我们过来瞧瞧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古玉忙伸手做一个暂停的手势:“停,坏话就不要说了,我替黧丫头审审你,美女到底是谁?”
夏想就靠边停车把她放下,付先先跳下车,又回头眯眼一笑:“对了,千万别告诉我哥说我来燕市了,我不想见他,烦。还有,万一,我是说万一梅晓木找你,你就转告他一句,我没想嫁给他,他别怕。”
夏想见曹永国态度挺坚决,也就答应了。
房地产市场之所以呈现一种超出常规的发展模式,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房地产业带动了许多行业,除了地方政府当地主卖地发财之外,房地产业还能带动钢铁产业、水泥产业、玻璃产业、砖厂,等等,可以说一栋房子拉动了多少内需,带动了多少就业,又富了多少人的腰包,正是因此,房价才越攀越高,难以降下。
“付先锋妹妹?亲妹妹?”严小时一脸惊讶,插话问道。
夏想就很有礼貌地拉开车门:“请!”又m•hetushu•com笑了一笑,“相信你也从付先锋嘴中听过不少我的坏话,不怕我是坏人的话,就上车。”
梅晓木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夏想的热情,过了一会儿才说:“有点事情脱不开身,过两天还有事情麻烦夏区长,到时别嫌弃我才好。”他又迟疑了一下,又问,“是不是付先先找过你了?”
高新技术产业以高新技术为基础,从事一种或多种高新技术及其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技术服务的企业集合,这种产业所拥有的关键技术往往开发难度很大,但一旦开发成功,却具有高于一般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高新技术产业是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的产业,前期投入大,研发周期长,但成功之后,附加值也非常惊人。
一直在静静听几人说话的曹殊黧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我倒觉得新型建筑材料最有市场。”
随后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新材料技术听上去不错。”严小时低头沉思片刻,又说,“不过新型材料技术覆盖面很广,总得有一个具体的方向才好。”
“晓木你好,记得,记得。”夏想对梅晓木没什么好印象,但他是梅晓琳的亲弟弟,又因为梅升平让他关照一二的有言在先,他也不能摆出冷冰冰的姿态,只好努力热情一点,“听说你来了燕市,怎么不来找我?”
话未说完,一个人从晁伟纲身后闪身进来,还有意推了晁伟纲一把,不满地说道:“别挡路好不好?拜托,你怎么当秘书的?一点眼色也没有!”
付先先一脸失望地点了点头,也不说话,陪夏想一起出门,一起下楼,象个影子一样跟在夏想身后,一直跟到夏想的车前,才又小意地说道:“那个,我是打车过来的,能不能蹭你的车回市里,省一点路费……”
夏想还没说话,手机就突然响了,他冲严小时点点头,起身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现在手中资金不多,3000多万还能拿得出来,再多就没有了。”严小时看了古玉一眼,抿嘴一笑,“古玉有资金,不过她好象对你的下马区兴趣不大。”
老妈在国庆期间回了一趟单城,住了没几天,因想念孙子,国庆没过完就又过来了。蓝袜已经开始上班照顾公司的事务,平常家里有老妈和保姆也足够了。
付先先立hetushu•com刻一脸不快地说道:“太没礼貌了,两句话就想赶我走?我长得有那么丑,就那么让你讨厌?看你的样子肯定是做贼心虚,一定是把梅晓木藏了起来,他说过要来燕市找你,他都来了好几天了,我一直找不到他,就肯定是被你藏了起来。”
有一句话说得好,当梦想照成现实,是的,当梦想和现实密不可分的时候,人类社会就会呈现欣欣向荣的生机。当梦想远离的时候,就会哀鸿遍野。历史就是一个不断轮回的怪圈,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告诉我们,物极必反,没有绝对。
夏想坐回到沙发上,心思恍惚。严小时要来下马区发展,又来了一个梅晓木,还跟着一个付先先,下马区局势已经够乱了,现在倒好,更乱了。
少女双手抱在胸前,得意地笑了:“别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付先先,我来找梅晓木,请问你把梅晓木藏在了哪里?”
曹殊黧已为人母,被夏想一夸,还是娇羞无限,嗔怪道:“我只是灵光一闪,也不算什么聪明,用不着你自卖自夸。”
夏想才不会被她的装模作样迷惑,她眼中的狡黠逃不过他的眼睛。估计她还是不相信他没有藏梅晓木,想借机和他套套近乎,套出梅晓木的下落。
严小时一脸失望,又用耍赖的口气说道:“那我不想了,你帮我想项目好了。”
快下班时,夏想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因为儿子的满月酒有必要摆一摆,他回家还要写请帖打电话邀请亲朋好友。其实照他的意思,满月酒摆不摆都无所谓,但曹永国却坚持要摆一摆,因为他觉得在曹殊黧生孩子期间没有照顾太多,心中有愧,就想借摆满月酒之际,表现一下他对曹殊黧的父爱,对夏东的隔辈亲。
来人是一个妙龄少女,年纪不大,一身休闲打扮,身材不错,鹅蛋脸,细腰,长腿,牛仔裤,衣着简单而大方,有一种朴实之美。而且脸上未施脂粉,素面朝天,别有青春风味。
古玉在一旁强忍着笑,见严小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时姐姐是想请你帮忙,她想到下马区投资,但不知道投资什么项目好,她的意思是,她出力,你出智慧,最后她赚利润,你得政绩,互惠互利。”
“早就听过你的大名,还以为你有多大,没想到比我不大几岁。而且样子长得也不差http://www•hetushu•com,不算是穷凶极恶之徒,怎么我听到的全是你的坏话?”少女一脸好奇地说道,眼睛还不时地眨动不停,长长睫毛一闪一闪,让她有一种洋娃娃的感觉,“我找你是要找一个人,他有没有找你来?”
夏想发动了汽车,驶出区委大院,一直开到大道之上,才又问付先先:“你到哪里下车?我顺道把你放下。”
夏想冲晁伟纲挥挥手,晁伟纲不满地瞪了少女一眼,识趣地退了出去。
夏想心思一动:“你有多少资金?”
“夏区长?”
梅晓木尴尬地咳嗽两声,说道:“让夏区长见笑了,付先先太任性了,太能闹了,太气人了。您别管了,我去找她解释。”
夏想目视前方,一脸坦然地说道:“你想说,自然就说了,我何必多问?我倒想告诉你,你打错了算盘,不要以为跟着我就能见到梅晓木,他确实没有来找我。”
付先先粉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用手刮了刮脸,说道:“失败,被你发现了。算了,不难为了你了,快放我下来好了,我不跟你浪费时间了。”
“应该是亲妹妹,我没细问。”夏想一摊手,摇头说道,“行了,我已经说完了,不必再纠缠所谓美女了,说说你们今天来家里,有何贵干?”
其实善良的老百姓不知道,房地产盖房子的钱从哪里来?都是他们存在银行的血汗钱。全国几万亿的存款余额,不过是帐面数字罢了,或者说是一种数字游戏。如果全国存款的人五分之一去取出全部积蓄,估计银行也拿不出来。
夏想一进门,刚坐到沙发上,古玉就凑了过来,鼻子一动,立刻说道:“路上有美女相伴?”
严小时和古玉既然赶着饭点来,自然是要留下来蹭饭吃。吃饭的时候,严小时说出了心中的设想:“既然单城市有成语故事文化宫,燕市虽然没有悠久的历史,但下马区离常山县很近,常山县是三国名人赵子龙的故乡,可不可以再打打历史牌,看有没有可以挖掘的历史价值?”
就象房价必跌一样。如果房价只涨不跌,就和人类长生不老一样可笑。
一语惊醒梦中人!
人类就是生活在一种虚幻的现实之中,股票也是一样的道理,所谓的几万亿都是一堆不起任何价值的数字,只是心理价值,不是实际价值。当所有人都丧失信心的时候,就是全球恐慌的开始。
严小时最喜和*图*书欢看古玉打趣夏想,由古玉出面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一旁掩嘴轻笑,看夏想的窘态。
夏想摇头:“不好打,赵云虽然有名气,但常山县本身名气太小,而且没有太厚重的历史事件可以拿来运作,不象单城市,光是城市本身就有学步桥、回车巷等历史遗迹,有太多可以宣传的东西。赵云虽然是常山县人,但他许多事迹都不是发生在常山县……”
到了最后,地方政府也好,房地产商也好,明明知道房价虚高最终会有倒塌的一天,但也会死撑着不降,是因为将房价拔高到一定程度,就好象吹气球一样,谁开口降价,就会一泄千丈,气球瞬间变得干瘪。但越吹越大,也会在到达临界点之后爆裂。不过再吹几口气,或许还可以多捞一笔。降价的话,却死得更快。
“我是梅晓木……”梅晓木的声音和夏想第一次见到他时的趾高气扬大不相同,听上去有点萎靡不振的味道,“不知道夏区长还记得我不?”
夏想就发现最近严小时和古玉有走近的趋势,两人要来一起来,要不来就都不出现。古玉现在还在领导小组,据说工作还十分出色,有点渐入佳境的味道。严小时的成语故事文化宫建成之后,效益不错,现在一切步入了正轨,她已经可以脱身而出,去忙别的事情了。听说最近她在忙于学业,有望在近期拿到邹老颁发的文凭。
古玉笑了一笑,没接话。
“我是,你是谁?有什么事?”夏想一脸平静,不喜不怒。
夏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付先先的意外出现。
只是付先先追梅晓木到燕市,听她的意思,好象她喜欢上了梅晓木,而梅晓木却在故意躲她,显然是不喜欢她了。有意思,付家和邱家联姻还不算,难道还要和梅家联姻?
回到家中才发现,来了两名不速之客——严小时和古玉。
夏想哭笑不得,原来她就是邱绪峰口中的付先先,竟然直接找上门来,冲他要梅晓木,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之事,就说:“我最近没见梅晓木,更没有藏他,你再想别的办法好了……还有别的事吗?”
就连夏想也不顾有外人在场,毫不吝啬地夸道:“三个美女之中,最聪明者,殊黧也!”
好死不如赖活,都在死撑,看能撑到几时。包括银行也是,如果房价集体爆跌,大量房子积压,无数炒房客还不起房贷直http://m•hetushu•com接将房子还给银行,银行收不回资金,空守着几十万平方米的房子是个什么事?
夏想心想反正把话带到就行了,也不算失信于人了。
“我是夏想,请问哪位?”
夏想就觉得付先先的逻辑有点问题,摆手说道:“梅晓木没来找我,我更没有藏他。如果我见到他,我会转告他一声。好了,我要下班了……”
付先先摇头叹息:“你才多大,怎么感觉和我哥一样老气横秋?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找梅晓木,难道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古玉对新材料技术也略有耳闻,因为汽车工业也会用到,她想了一想,笑道:“要是我,就投资汽车材料,现在汽车工业发展很快,销量也增长很快,提升的空间很大。如果有轻量化、环保和高强度的新型材料问世,汽车就可以在减轻自重同时增强安全方面,获得很大的飞跃。”
夏想就又说:“我建议你到南方或是京城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高新产业。下马区现在最需要的是高新产业,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不管是哪一种,都十分欢迎。”
夏想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开车回家,心中却想付先先和付先锋的差别还真不小,付先锋阴险狡诈,两面三刀,付先先虽然也有点小小的狡黠,但快人快语,还有可爱的地方。
他刚收拾好东西,正要出门,却见晁伟纲敲门进来,一脸无奈地说道:“领导,有一个人非要见你不可,我拦不住她,她的态度不太好……”
夏想吓了一跳:“你的鼻子太灵了,好象……”
可以预见的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房地产业都会呈现一种蓬勃向上的发展态势,且不管整个房地产市场是不是畸形——夏想也没有能力阻止房地产的井喷——因此,对建筑材料的需求也会一直非常巨大。
夏想对汽车材料所知有限,没有接话,严小时听了也是如听天书,不感兴趣,微微摇头。
新材料作为高新技术的基础和先导,应用范围极其广泛。新材料的分类,按照应用领域来分,一般可以分为信息材料、能源材料、生物材料、汽车材料、纳米材料、超导材料、稀土材料、新型钢铁材料、新型有色金属合金材料、新型建筑材料,等等,不一而足。
夏想就实话实说:“没错,刚刚还坐我的车回到了市里,我在路上把她放下了,他还让我转告你,说她没想嫁给你,让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