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2章 不速之客

陈风刚到,曹殊黧抱着夏东,还有夏天成夫妇,曹永国夫妇,以及严小时、古玉、蓝袜等一帮美女,就全部到齐了。
宋朝度也抱了抱夏东。
吴才江已经到了西北某省上任,于繁然直接抬了吴才江,显然是打感情牌。
宋一凡平常在夏想面前再大胆,被夏东当众抓胸,还要吃奶,也闹了个面红耳赤,急忙将夏东还给曹殊黧,羞不可抑地说道:“大坏蛋爸爸生小坏蛋儿子,看清楚了,姐姐不是阿姨,姐姐没奶!”
还有可能保持一种良好的私人关系。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老大和老二都是官场中人,他也就跟着学习和研究官场上的人事变动,记住了大大小小的领导姓名,成了半个官场通。
宋朝度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但他坚持要来露个面,也是清楚他的出现对夏想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他必须现身。而且以他对夏想的关心和爱护,也知道今天的聚会象征意义很大,比起参加夏想婚礼的意义还要深远。
于繁然主动向夏想伸出手,呵呵一笑:“我是不速之客,不知道夏想同志是不是欢迎?”说完,也不等夏想答话,就向陈风、李丁山和高海点头致意。
其一,向自己表明他的立场是和自己保持一致,不向燕市的三方势力中的任何一方靠拢。其二,故意当着陈风的面强调他想和自己建立一种密切的私人关系,也是有意在自己和陈风之间,打开一道裂缝,想让陈风对自己有所提防。其三,也是想试探自己和陈风之间关系的牢固程度,暗中观察一下李丁山和高海的反应。
11点的时候,宋朝度和宋一凡到了。
众人都明白,陈风的红包可拿可不拿,全看具体情况。现在却以于繁然为借口拿了出来,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对夏想的回答表示满意,二是对于繁然的表现表示不满。
尤其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宋一凡的出现,特意请假来参加满月酒,就更是向外界透露一个信息,宋朝度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不但非常密切,还是通家之好。
宋朝度听了刚才陈风抱夏东时的情景,也是乐得哈哈大笑。
不说还好,一说就更有歧义了,几位年纪大一些的男士都不好意思开口笑,就连夏想也是强忍着不笑,古玉却没有忍住,笑出声来:“一凡,你……”
好在曹殊黧及时帮宋一凡解了围:“臭小子,小心姐姐打你屁股。以后让爸爸好m•hetushu•com好教教你怎么哄女孩子,要先动口,而不是先动手。”
这一下陈风就更对夏东爱不释手了,抱了半天不肯放下。夏想也看了出来,陈风毕竟上了年纪,他的儿子陈工离结婚生子还有几年,他其实有点想抱孙子了。
夏东也有意思,小手抓过红包之后,握得紧紧的,不肯松手,还不忘冲于繁然咧嘴一笑。于繁然也被逗笑了:“好小子,了不起,以后一定能一手抓权,一手抓钱,两手都要硬。”
夏想一直在强调“于市长”而非“于伯伯”就充分表明了立场,别想一来燕市就想打乱眼下的局势,你是吴家人不假,我可以尊敬你,也可以和你合作,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之上,我还会坚持我的原则。
高海也对于繁然印象不错,第一次参加政府常务会议,于繁然就对他分管的工作理顺得井井有条,很清楚地知道每一件事情的轻重缓急。按照正常情况,一般都需要上任一周后才正式投入到工作之中,他却只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适应过程。
夏想和陈风相识多年,在最关键的时刻陈风还能顶住压力力挺他坐上区长的宝座,如此深情厚意,岂是一个空降过来的于繁然所能了解清楚的?不管他是得自于谁的授意,吴才江也好,吴老爷子也好,或是他自己的主意也好,夏想本身就是重感情之人,怎会弃陈风而选择于繁然?
宋一凡也要抱夏东,她没有经验,象抱枕头一样抱着夏东,曹殊黧就在一旁十分担心地伸手接着,唯恐她一小心摔了儿子。
夏东对宋朝度的态度稍好一点,也可能是吃饱喝足的原因,宋朝度刚一抱他,他就笑了,还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就让陈风大有意见,说道:“好你个夏东,才一个月大就是势利眼了,难道你觉得我不如宋省长,是不是?”
范铮也来了。
夏想就一脸欣喜的笑容,客气地说道:“感谢于市长的厚爱,我替夏东谢谢于市长在百忙之中特意过来看望他,如果他会说话,一定会亲口谢谢于市长。”
于繁然也不简单,面不改色,反而坐了下来,说道:“随了份子,正好到了饭点,总得吃了饭,怎么,小夏不欢迎?”
夏想的分量将会大增。
曹殊黧和陈风等人一一打了招呼。
于繁然听出了夏想的言下之意,又说:“我既不是无意中路过,也不是偶然听起,而是专门来向你http://www.hetushu.com道喜,就是来看看小侄子……”
陈风是第一次见夏东,一伸手就将夏东抱了过来,呵呵一笑:“陈工小时候,我经常抱他,多少年了,没有抱过小孩了,来,让爷爷好好抱抱!”
范铮和夏想之间越随意,越随便说笑,越能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密切。虽然范铮只呆了一会儿就匆匆告别而去,但能来,就是别有含义了。
高海就知道,于繁然是一个实干家。
夏想更清楚的是,如果自己选择和于繁然携手,就能将李丁山和高海拉拢过来,如此,就可以形成以于繁然为首、李丁山和高海为辅的新派系,从而在燕市站稳脚根,周旋于陈风和胡增周之间,吞食付先锋的部分势力,从而获得最大的利益。
曹永国满面春风,一一和众人握手,打招呼,寒喧,曹殊黧还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好象永远长不大一样,如果她不是抱着孩子一脸母爱的光辉,谁也不相信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夏东却没有一点被摔一下的危险的意识,他被宋一凡抱在胸前,毫不客气伸出一双胖胖的小手,直接就放在了宋一凡的胸上,还张开血盆小嘴,就要向前凑过去吃奶。
一抹失望之色从于繁然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他随即恢复了正常,一脸淡而无味的笑容:“好,好,我最喜欢小孩子了,能不能让我抱抱?”
不一会儿宋朝度就有事离去,有一个重要的政府会议必须参加,他露了面就相当于表了态,目的达到了就可以了。当然他走了,宋一凡还是要留下来的。
哪怕于繁然代表的是吴老爷子,夏想也信奉一点:做人不能忘本,他能有今天,是陈风数次出手力挽狂澜的结果,而不是吴家!
众人都附和着笑了起来。
夏想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范铮了,好象听说范铮在忙着出版著作,还在带一名女学生,可能是公私兼顾,想获得事业和爱情双丰收。
“最近没和吴省长联系,有时间再和他通通话,估计他最近也挺忙。”夏想接了一句,“于市长刚来燕市,应该也挺忙。”
陈风就笑:“于市长的红包一发,我们也不好意思空手,本来我还以为可以省一点钱,没想到于市长开了个好头,得了,破费就破费好了。”
不得不说,于繁然的手腕很高明,但有一点让夏想多少有点不快的是,他太操之过急了,目的性太强了,挑拨离间的意味太重http://www.hetushu.com了。
夏天成一脸憨厚地笑,只是笑个不停。
宋朝度和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又亲切地和夏天成握了握手,拉家常一样说了一会儿话。夏天成在电视上见过宋朝度,他现在每天必看本省和本市新闻,关注省市领导人的一举一动,基本上只要是上过电视的领导人,他都能记得清楚。
夏东好象知道众人会聚一堂是为他摆的满月酒,陈风一抱,就睁开了惺松的眼睛,好奇地看了陈风一眼,然后就若无其事地打了个哈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陈风逗得哈哈大笑:“这小子有定力,不简单,长大了肯定比他爸还厉害。见了我也只是打个哈欠,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陈风一起头,李丁山和高海也都伸手拿出了红包,一个个都塞到了夏东手中。夏想手小,抓不住,他就接住新的扔了旧的,反正是来者不拒,还笑个不停,典型的财迷样。
“忙,什么时候都在忙,总没有空闲的时候。不过夏东满月酒,再忙也要过来,要不吴省长得批评我。”于繁然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然后又看了陈风一眼,又说,“陈书记,我想最近几天想到下马区视察一下工作,您有没有什么指示精神?”
宋朝度以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参加夏想儿子的满月酒,可以说是降尊纡贵。他顺利接任了常务副省长之后,有人就猜测随着他的地位更加稳固,他应该目光向上,对以前的一些关系或许不如以前热切。今天出席了夏想儿子的满月酒,宋朝度的举动就让所有人清楚了一个事实,就是不管宋朝度走到哪一步,他和夏想之间的私人关系,依旧非常密切。
于繁然笑道:“敢情好,吴省长说,你的酒量不错。”
夏想万万没有想到他和于繁然第一次见面,会在儿子的满月酒上!
于繁然来燕市上任不足三天,三天时间,不足以看出一个人的立场和政治取向。夏想也听李丁山说到于繁然上任之后,低调而务实,简单地走完所有过场之后,他就直接搬进了原来谭龙的办公室,花了两天时间理顺了手头的工作。
最后还是夏东饿了,想要吃奶,才让曹殊黧抱走。陈风依依不舍地将夏东还给曹殊黧,说道:“小孩子真是惹人喜爱,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永国,你有福了。”随即意识夏东只是曹永国的外孙,就又对夏天成说道,“老夏,你有福和-图-书了。”
陈风自称爷爷,显然是以夏想的长辈自居,就让在场的人体会到别样的含义。
于繁然话里话外透露着亲切之意,没将夏想当外人,也没有当自己是外人,还以平辈相称,陈风和李丁山、高海对视一眼,心里明白,于繁然此来,有着强烈的暗示,是向众人表明他在燕市的立场。
常务副市长到区里视察工作,用不着向书记请示,于繁然此问,别有用心。
夏东当然不懂夏想在说什么,伸手拿过一个红包,就要打开。曹殊黧忙夺了过来,才不让他当着众人的面打开,是为失礼。
“还缺领导的一句祝福!”夏想嘿嘿一笑。
众人都哈哈大笑,夏东好象明白了什么,嘴角一斜,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就把众人更逗得乐不可支了。
于繁然让他破费了,意思是,于繁然让他生气了。
陈风几人也是微笑回应。
夏想算是明白了于繁然的真正来意,如果不是吴才江的授意,是于繁然自己决定的话,他就是一个极有政治智慧的人。因为他今天的出现和刚才的话,至少有三方面的含义。
古玉却理也不理范铮,对他的出现视而不见。
一个省长公子,一个常务副省长千金,夏想在燕省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稳固。
她差点当场说出不雅的话,幸亏严小时及时拉了她一把,她才意识到不妥,急忙闭嘴。
夏想就从曹殊黧手中接过夏东,递给于繁然。
于繁然忙不失时机地和陈风碰了杯,杯沿矮了半分,以示尊敬:“感谢陈书记的盛情。”
于繁然不露面还好,一露面,就送给了夏想一份大礼,而且还是影响深远的大礼,并且当着陈风的面说出,可就大有深意了。
范铮的现身,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给人足够联想的空间。范铮是省长公子,出席夏想儿子的满月酒,也是向外界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夏想和范省长之间的关系,和外人想象得还要密切一些。
不过在夏想眼中,她永远是那个调皮可爱又温柔体贴的小丫头。
于繁然意外现身了!
陈风也笑了:“那我就祝夏东平平安安,幸福相伴!”
陈风举起了酒杯:“虽然在市委里面,我已经代表过市委市政府对繁然同志来燕市工作表示过了欢迎,今天算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就再以个人身份表示一下欢迎。”
夏想不客气,是不当陈风几人是外人。又以夏东的口气称呼几人为伯伯,是讲给于繁然听,他和陈风http://www.hetushu.com、李丁山以及高海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关系,没那么容易改变立场。
夏想忙恭敬而不失热情地答道:“哪里,哪里!于市长大驾光临,真是大大出乎意料,也是我的荣幸,欢迎,欢迎之至!”
陈风的心思在一瞬间转了几转,脸上又恢复了平静。
于繁然抱了抱夏东,手法还挺专业,显然是当过父亲的人。他抱完之后,随手拿出一个红包塞到夏东手中,说道:“来,伯伯送你一个红包,祝你健健康康,快乐成长。”
也确实,对于夏东来说,不缺钱不缺权,所求的就是平平安安。夏东一生下来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未出满月,就见识了不少省市的高官,可比夏想小时候幸运多了。夏想象夏东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一个没有迈出农门的农村娃,见过的最大官就是村长!
陈风伸手也从身上翻出一个红包,显然早就准备好了,却一直没有拿出来。现在紧跟在于繁然后面拿出来,举动颇是耐人寻味。
正要正式开宴的时候,又来了一名不速之客,不但让夏想吃惊不小,陈风、李丁山和高海也都是大吃一惊。
众人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夏想身上,一起哄笑夏想,算是放过了宋一凡。反正夏想脸皮厚,笑一笑也没什么。
于繁然以后在燕市也许不向陈风靠拢,也许不会倒向胡增周,更不会偏向付先锋,但他以后极有可能会和夏想关系不错!
夏想也不推辞,让曹殊黧一一收起陈风几人的红包,说道:“快替儿子收起,陈伯伯、李伯伯和高伯伯的红包,必须要,不要他们不高兴。不过儿子你也别太财迷了,要说一声谢谢,表示表示,是不是?”
不过范铮一来,双眼就落在古玉身上,好象扎根了一样,就让夏想觉得他就算有朝一日成了专家教授,估计在某方面的水平提升得也十分有限。
于繁然37岁,个子挺高,国字脸,双眼有神,鼻直口方,要是在古代,他的面相就是标准的高官之相。古代吏部选官,就算是进士出身,如果长得丑,或是干瘦无肉,或是尖嘴猴腮,绝对当不了官。中了进士之后,因为面相而无法当官之人,非常之多。
夏想忙笑:“当然欢迎,我一会儿陪于市长喝两杯。”
李丁山和高海却想,如果于繁然和夏想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燕市的局势将会呈现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而夏想如果和于繁然联手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将会成为各方势力竞相拉拢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