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8章 意外也能见真章

肖昆自从肖佳离开燕市之后,他听从肖佳的吩咐,从来不敢主动去找夏想,有了困难都自己解决,也慢慢闯荡出了一条特色之路。肖昆一直关注夏想的脚步,见夏想一步步升到高位,而肖佳的资产也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
“我偏不。”古玉也有倔强的一面,“怎么和我没关系了,要不是这个丑八怪看我,你也不会追尾是不是?所以事情归根结底还是由我引起的,我必须出面解决。”
黑老三一看乐了,原来是一个草包,他正闹腾得欢,才不想让郑毅打电话,一步上前伸手就打掉了郑毅的手机,嚷道:“打什么电话,打什么电话?打电话不如打架,有本事你打我试试?”
黑老三别看人粗,倒挺有眼色,二话不说朝夏想鞠了一个躬:“对不起,我是大老粗,您别见怪。我最佩服的就是有担当的男人,最看不起的就是遇到事情撒腿就跑的软蛋。”
肖昆见要坏事,忙跑过来一拉景深:“景所,他是下马区夏书记……”
夏想见郑毅唯恐避之不及的神态,呵呵一笑:“也是,和你没关系,古玉,你继续去吃饭,我来处理好了。”
“你说谁软蛋?你有种再说一遍?”郑毅急了,黑老三当着古玉的面骂他软蛋,是对他男人形象的最大蔑视。
黑老三最喜欢欺负人,尤其是老实人,见郑毅怕得不行,哈哈大笑,向前一冲,就要动手。郑毅一见更是吓得要命,急忙扔下古玉不管,立刻逃到一边,边逃还边喊:“古玉别怕,我去报警。”
黑老三眼睛不眨地紧盯着古玉不放,不但惹得夏想心中不快,郑毅也是大为不满……郑毅就向前迈了一步,挡在古玉面前,冲黑老三嚷道:“你看够没有?一双贼眼乱转,注意你的形象。”
“我才不走,有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古玉一身俏丽打扮,清丽动人的脸上流露出亮丽的笑容,格外诱人。
不料黑老三理也未理郑毅,翻了个白眼,连话都没有答理他。
郑毅也是微微皱眉,和夏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明显不想伸出援手。
肖昆知道底层的警察就是吃吃喝喝交朋友,才好办事,就豪气地说:“没问题,景所,等兄弟们什么时候有空了,想去哪里就招呼一声,随时奉陪。”
“住手!”一辆汽车紧急停在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天黑,看不真切,不过却是一身名www.hetushu.com牌西装,又是西装革履男。
夏想躲到一边,回身一脚踢在黑老三的后背上,黑老三收势不住,“扑通”一声又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重,牙齿都掉了两个。黑老三火大了,一打滚就起来,又一个饿虎扑食朝夏想扑去。
“现在还不怪你,你要是再罗嗦,我就怪你了。”夏想故意板着脸,心中还十分不解,景深是桥西区的警察,他是下马区的书记,再比他官大几级,也管不到他,至于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到底是个什么原因?
古玉却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呵呵笑个不停:“敢情还是因为我才惹了一起车祸,怎么解决,是不是他让你赔车?赔他一辆不就得了,把这辆奥迪拉到厂子里当公车,回头我买一辆新车给他。”
夏想只看了一眼,心中感慨,古玉开始有女人味了。
一阵警笛响起,警察来到了。跟在警车后面的,是一辆崭新的奥迪,比黑老三开的这款还高了一个档次。
古玉哭笑不得,看了夏想一眼。夏想无奈摇摇头,关键时刻扔下女人的男人,还真不是个男人。
景深都快哭了:“夏书记,您真的不怪我?我确实不知道是您,要是知道是您,我才不敢乱说话。”
为首的警察来到黑老三面前,笑骂了一句:“又是你,黑老三,怎么不老实总惹事?”
又来到肖昆面前:“肖老板,最近生意听说不错,有空一起坐坐?”
来人一听,上前一脚踹在黑老三的肚子上:“妈的,撞坏了我的车?就是撞断了我的腿,我也得赔着笑脸,不敢说半个‘不’字。”随后他又从黑老三的手中拿过甩棍,几下砸在奥迪车上面,怒道:“妈的,一辆破车也敢挡领导的道儿,我他妈的砸了你。”
“哈哈。”同来的警察一阵哄笑。
郑毅的威胁毫无力度,黑老三眼皮一抬看了他一眼,语气轻蔑地说道:“小白脸,一边去,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打倒,别现眼了。想英雄救美,你还没有那个小身板。”
下雪之后的燕市天气很冷,又是晚上,气温下降得很快,夏想也穿了一件厚厚的休闲上衣,除非有要求,平常他也不穿西装。没想到今天遇到的人物都是一身西装,对,还是黑西装,看来为了装成文明人,受冻也愿意。
肖昆心里清楚,他和姐姐能有今天,全是因为夏想和*图*书的照顾和指点,没有夏想,就没有肖佳的发家。没有肖佳的发家,就没有他肖昆的现在。虽然夏想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姐夫,但肖昆心里把夏想当成最亲的亲人。他也知道姐姐没有名份地跟着夏想,姐姐毫无怨言,他也是。作为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他知道凭借他的出身,无根无底,想要在燕市站稳脚跟,想要有今天的成就,没有当初夏想的提携,根本没有可能。
夏想微一愣神,才看清了眼前的来人是谁,不由笑了:“行了,都是误会,别跟车过不去。”
景所名景深,是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本来交通事故由交警负责,但今天晚上车祸太多,交警忙不过来,正好有人报警说是有打架案件,他就顺道过来看看。
景深临走的时候将肖昆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肖老板,你和夏书记关系不错,有这么好的关系怎么不利用?如果让大家都知道你和夏书记之间的关系,我敢保证,辖区内没有一个人敢找你的麻烦,而且见了你,还得赔着笑脸……得了,回头我请你吃饭,不去就是不给面子。”
黑老三见郑毅吓跑,以为夏想也是一路货色,就胆子更大了,伸手就想去抓古玉。刚向前迈了一步,就觉得脚下被人绊了一下,顿时摔倒在地,摔了个狗啃屎。
“谁他妈的暗中下绊子?”黑老三知道被人暗算了,一翻身站了起来,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看着夏想,“是不是你?”
郑毅一脸傲慢,不屑地看了夏想一眼,意思是,怎么样,有钱就能拥有一切!
郑毅从奥迪车上下来,气势十足地来到黑老三面前,将手中的钥匙一晃:“我赔你一辆更豪华的奥迪车,比你的车贵了十万块,你现在向我和古玉赔礼道歉,就可以立刻赚十万块,怎么样?”
夏想见景深吓得腿都站不直了,心想他又不是市委书记,就是市委书记站在面前,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就点头说道:“我是夏想。”
郑毅不快地说道:“古玉,是夏想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不要没事找事。我们回去继续吃饭……”
来人来到夏想面前,深鞠一躬:“对不起,领导,是我没有看管好手下,给您添麻烦了。”
郑毅气急败坏地说道:“怎么了,十万块也不想赚了?”
本想过年前新买一辆奥迪车,好回家的时候炫耀炫耀,没想到竟然出了事,挡了夏想的道,http://m.hetushu.com肖昆就心中万分懊恼,恨不得打断黑老三的腿,恨不得砸烂奥迪车。
夏想被气笑了,一脚踢在黑老三身上:“滚一边去,别在这里碍眼。”
黑老三精明得很,看了出来夏想确实是大人有大量,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踢了他一脚就证明没事了,忙就地打了一滚,嘿嘿一笑,爬了起来。
黑老三拿着甩棍,气冲冲地冲了过来,冲着夏想就来了一下子。夏想心想还真是够黑的,这一棍打下来,非得受点伤不可。黑老三下手够狠,虽然是小混混的作派,但毕竟开的是奥迪车,也是有钱的流氓。
夏想看出了肖昆是真心懊悔,又不是外人,就不想他太难堪,摆摆手说道:“好了,没事了,一点小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黑老三转身从车上拿出一根甩棍,就要和夏想动手,夏想虽然自恃身份,不愿意和街头混混一般见识,但别人要动手打人的时候,他也不能不还手不是?反正是晚上,周围人也不多,就索性放开手脚收拾黑老三一顿,打打他的嚣张气焰。
言外之意当然是让肖昆请客吃饭了。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看老大的样子不象演戏,是真心要砸车,是真怕了这人!黑老三也吓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老大这副模样,他知道,今天惹了大祸了。
“你说什么?我会怎么倒霉?”景深一听这话,就又多打量了夏想一眼,见夏想年轻不大,不到30岁,开的又是一辆京城牌照的车,不象是当官的,倒象一个富二代,不由挺直了腰板,“谁敢让人民警察倒霉,肯定会被人民警察给专政了。”
黑老三见古玉出来,也直了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古玉,一脸贱笑。旁边的媚惑女扬手打了他脑袋一下,骂道:“真没出息,要不是看这个女人,你也不会被人追尾。不被人追尾,你也不会被老大削你。你真没水平,这女人还没我漂亮,瞧你什么眼光!”
话一出口,景深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勉强站住,急忙满脸堆笑:“夏,夏,夏书记,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您,您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黑老三张大了嘴巴,平常威风八面的肖老大,号称黑白通吃的肖老板,向来说话财大气粗从不服人的肖昆,在年轻人面前,老实巴交得象一个小孩,连大气都不敢出,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来头也太大了一点?
“放屁!http://www.hetushu.com”郑毅早就对黑老三看古玉色眯眯的目光心里极不舒服,又见他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丑态,更是心中怒火中烧,怎能在美女面前露怯?他当即怒气冲冲地一挽袖子,用手一指黑老三,“你等着!”
郑毅手机被打掉,又见黑老三气势汹汹的样子,顿时气势矮了三分,急忙跳到一边:“不许动手,要讲道理。”
“是,是,领导教训得是。”天气很冷,肖昆穿得又单薄,被夏想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顿时满头大汗,点头哈腰地不敢抬头。
“什么夏书记,没听过。”景深只知道下马区有夏区长,不知道有夏书记,夏想接任书记的事情还没有传开,就算传开,大家叫惯了夏区长,一下说是夏书记,还真反应不过来。
来人看上去挺壮实,来到黑老三面前,一伸就揪住了黑老三的后衣领,象老鹰抓小鸡一样,直接把他扔到了一边。黑老三一见来人,顿时矮了三分:“老大,不怪我,怪他,是他撞坏了你的新车。”
夏想不知道的是,最近发生在下马区的一系列事件,不但让他威望大增,同时也在他身上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尤其是在警察之中流传着一则传言,说是谁和夏区长作对,谁不是丢官就是丢命。只要夏区长对他不满,他肯定倒霉。
不怕有流氓,就怕流氓有钱又有势。如果再是西装革履的流氓,就更不好对付了。
而刚才古玉一张口就来了一句“你会倒霉的”就更给景深增加了心理暗示,他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在得知眼前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夏想之时,景深连打自己耳光的心都有,真是闲得没事干,非来凑什么热闹。惹谁不好惹,非惹夏想?真是自嫌命长。
肖昆也晕了,夏书记官再大也只是一个区委书记,还不是市委书记,他的面子怎么到了桥西区也管用?
夏想知道,郑毅既然跑了,肯定去报警了,他现在保护好古玉就成了,就说:“古玉,你别跟着凑热闹了,赶紧走。”
夏想打量了他几眼,挥挥手说道:“肖昆,听说你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还收了不少手下?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做生意要走正路,不要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不但没用,还会毁了前途。”
黑老三吓了一跳,以为郑毅要动手,急忙也挽起了袖子,正准备应战,一见郑毅手又缩了回去,却是从身上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当http://www•hetushu•com然是他,我刚才看见他伸腿了。老黑你小心点,这个人我看有点蔫坏。”媚惑女在一旁提醒。
夏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肖昆了,只是听肖佳说过,肖昆接手了蔬菜生意之后,逐步发展壮大,又开始经营进口水果,总资产成几何数增长,虽然不至于跻身到亿万富翁的行列,也算是有了千万身家。而且肖昆经过摔打,快速地成长为一个黑白通吃的人物,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和方方面面的人物都认识,混得风生水起。
敢打古玉的主意,必须得收拾他。
景深来到夏想面前,抬起眼皮看了夏想一眼,问道:“姓名?单位?职务?”
不止是夏想愣住,古玉也是一脸惊讶,不敢相信燕市还有这号人物。黑老三就更不用提了,连滚带爬地让开,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大砸车,心想老大这些年威风惯了,还没有怕过谁,今天是怎么了?只一个照面,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吓成这样,自己砸车赔罪,难道眼前的人是一块铁板?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在他追求的女人面前被人看不起,郑毅被黑老三激起了怒火,伸手拿出支票:“你的奥迪车多少钱,我马上开支票给你。”
景深猛一抬头,见一个美女一脸俏笑先是一惊,随即愣住,真是一个少见的美女,还有一点异域风情,他差点失态。
原谅什么?莫名其妙!夏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名字这么有威力,就伸手拍了拍景深的肩膀:“小景,没事,不用害怕,我又没批评你,你按照程序办事,合理合法。”
古玉则一旁跳脚叫好:“摔得好,把他摔得满地找牙才解气。”
不过景深毕竟不是普通人,有政治觉悟,话一出口就又想起了什么,立刻脸色大变,腰就弯了下来,话也说不利索了:“您,您是夏,夏书记?”
媚惑女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和古玉相比,绝对差得十万八千里。她的话一出口,夏想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古玉见景深问夏想,嘻嘻一笑:“你别惹他,要不,你会倒霉的。”
黑老三得了便宜又卖乖,嘿嘿一笑:“我改变主意了,不用赔车了,让这个小妞陪我兜兜风,就只用把车修好就完事了,嘿嘿。”
黑老三倒是聪明人,识时务,见势不妙,立刻连滚带爬地来到夏想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大,您大人不计小人,饶我一条狗命!老大,我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您就当一个屁把我放了,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