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9章 掩人耳目

会脸红的女人是好女人。当一个女人不会害羞不知脸红时,就是变坏的开始。
和解不过是一个说词罢了,夏想怎会不明白他和付先锋之间,其实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因为付先锋所图的是下马区的利益,而他所要做的是保护下马区的利益,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人。
夏想端想了酒杯:“敬付书记一杯。”
夏想尽管早有猜测付先锋今天的来意,也对付先锋的意图摸得八九不离十,不过亲耳听到他说出放弃了组织部长人选的竞争,还是心中一喜,付先锋的做法和他所想的完全一样,抓小放大,以退出组织部长的竞争来换取叶石生的同情和好感,同时借助提名叶石生的人,不让陈风和胡增周任何一人借机向下马区再安排自己人。
“为什么我和你那个了之后,一直不想。我听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想那种事的。”古玉声音低得跟蚊子叫一样,夏想几乎听不清。
夏想一下惊醒,笑了:“你嚷什么,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听见?”
郑毅将车钥匙交给随行的4S店销售人员:“替我修好。”然后又一脸得意地对古玉说道,“怎么样,古玉,满意不满意?”
到了雅间中落座之后,付先锋随便点了几个菜,夏想也点了两个,等服务员一走,付先锋就直接切入了主题:“夏书记,现在你是下马区名正言顺的一把手了,以前不管有过什么不愉快和过节,都过去了。做人要向前看,其实仔细想想,我们之间,也有不少合作的基础。”
夏想也是一脸笑意:“付书记好。快进来,外面冷。”
付先锋的手段更进了一步,可见他也在斗争之中成熟了许多,吸取了不少经验教训。
随即立刻又清醒过来,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被夏想的假象给欺骗了,不一定有多少人被夏想无害的笑容给害惨了。
肖昆见识了夏想惊人的影响力,又加上他本来就对夏想口服心服,更是对夏想言听计从。不过最后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小声地说了一句:“领导,我多说一句,我姐年纪也不小了,她一直想要个孩子,我也想当舅舅了……”
“满意。”古玉点头,很乖巧的样子,“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还有事要和夏想谈。”
夏想汗颜,古玉也有古怪精灵的时候,还会套他的话,真有她的。
付先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也确实如夏和-图-书想的猜测一样,他最终做出了在市委组织部长人选上的让步,来换取叶石生的支持和邱绪峰的好感,从而再拿下下马区区长的位子。
付先锋坐在夏想对面,脸上是笑,心里是恨。如果不是夏想从中作梗,他在燕省和燕市的计划,才不会步步受阻,举步维艰,而是应该一路畅通才对。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下马区白战墨狼狈失败,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也是久拖不决,局面对他是大大的不利。
夏想摇头笑了,古玉想要的不是美感,是他。
黑老三心领神会:“您说了算。”
付先锋只好壮士断腕,与其再在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上面无谓地耗下去,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将市委组织部长让出去,只谋取下马区长。而且这一次的谋取不是直接伸手来取,而是放长线钩大鱼,徐徐图之。
李涵是叶石生一手提拔上来的,早年曾经跟过叶石生一段时间,工作能力也有,但为人比较刻板,不够开通,叶石生将他外放到副县长之后,他升到了县长、县委书记,然后就在正处的位置上一呆近十年没有再升上一步,今年已经42岁了。
最后古玉忍无可忍地冲夏想喊了一声:“夏想,你太过分了,得到了我就不当是我一回事儿了,是不是?”
付先锋眉毛微微一动,夏想是在讽刺他有歪门邪道了?不过见夏想一脸轻笑,没有嘲讽之意,他又稍微收了收心,又想,随便夏想说什么,反正他今天来就是要摆明利害关系,相信夏想能做出理智的选择。
同时,他痛恨的也是夏想出面搅乱了他的大计,否则,他怎么会用得着抓小放大,非得舍弃一头?谁不想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问题是,现在的局势让他没有选择。
付先锋仔细打量了夏想几眼,试图从夏想的脸上发现他的真实想法,但看了几眼之后,付先锋无奈地摇头,夏想太能演戏了,他的表情真诚,态度端正,真是一点毛病也让人挑不出来。
郑毅见景深说走就走,他没有了仗势,就不敢再多说话。夏想将肖昆叫到一边,又对黑老三说道:“去,向郑先生赔个礼。”
“付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尽管吩咐,我洗耳恭听。”夏想客客气气地回敬了一句。
归根结底,现在的不利局势,也是夏想造成的!
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看着两人你http://m.hetushu.com敬我,我敬你,都不约而同地想,到底都是大官,说话就是客气,也都很有礼貌。
付先锋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崔向向他转述叶石生的惊喜表情,当即表示了同意——不同意才怪,自己不强求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又提名了叶石生的人,叶石生既卖了邱家人情,又让范睿恒也承了他的情,同时又不用对自己有什么交待,等于是各方都皆大欢喜,叶石生四处落好,不仅仅是惊喜,应该是喜出望外才对。
“那你老实交待,你和多少个女孩说过这样的话?”古玉冷不妨问道,一脸坏笑,“你骗过多少个女孩子上床,大色狼?”
必须承认,付先锋的政治智慧,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
夏想确实是一个极有眼光的年轻人,他看问题的切入点很准,拿捏之巧,让付先锋疼得难受,又偏偏没有办法。
付先锋之所以提名李涵,没有提名他的人,一是他眼下没有合适的人选,二是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不想让别人怀疑他屡次插手下马区的事务有何目的。燕市区县十几个,如果他次次盯紧下马区,也容易让有心人看出什么。
付先锋没带司机,也是一人赴宴,他一见夏想,就笑容满面地伸出手来:“夏书记,久等了。”
一句话勾起了夏想的心事,肖佳是他今世第一个女人,但现在却是离他最远的女人,他也觉得心中有愧,也就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尽管夏想并不清楚付先锋的真实想法,但他可以推断出来,付先锋这一次摆出了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肯定谋求的是长远布局。从表面上看,李涵是叶石生的人,和付先锋没有任何关系。但李涵担任了区长之后,和付先锋暗中再有没有关系,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或者说,不需要和付先锋有关系,只需要和元明亮有关系就可以了。
“经验之谈。”夏想身为男人,在女人面前,必须要男人气势一把。
送古玉到了家,古玉飞快地在夏想脸上吻了一下,扔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跑了。
古玉非要跟着夏想,让夏想送她回家。路上,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夏想无心听她说些什么,心中却始终在想肖佳一个人的孤独。
黑老三象模象样向郑毅陪礼道歉,郑毅见黑老三服软,就又大方地要展现他财大气粗的一面。结果黑老三就很不客气地http://m•hetushu•com接过了车钥匙,和郑毅换了车。
付先锋也是经过多方对比之后得出了结论,如果他一心坚持拿下市委组织部长,未必会如愿,除非付家再加大筹码。但同时范睿恒和邱家也会加大攻势,一个付家对付一个邱家就已经十分吃力了,再加上一个范睿恒,胜算很小。夏想的最聪明之处不在于鼓动范睿恒和叶石生对抗,而在于说服邱绪峰对市委组织部长的宝座动心了。
“我会如实地向范省长说明,请付书记放心。”放下酒杯,夏想表明了态度。
难道夏想对他放弃市委组织部长人选的竞争,一点想法也没有?付先锋愣了一会儿神,又随意地笑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也由你转达给范省长知道,更好一些?”
“李涵?”夏想一愣,想了一想,一下没有想起李涵是谁。
付先锋暗暗点头,夏想果然是聪明人,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他想要的就是让夏想出面。
不过这一次,他更聪明了一些,也更隐蔽了一些。
“我没有意见。”夏想很干脆地说道,他得承认付先锋的安排天衣无缝,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反对李涵的提名,就等于反对叶石生,“我服从叶书记的安排。”
付先锋微一沉吟,他也知道和夏想打交道,不必遮遮掩掩,绕弯反而不利于交流。在他看来,夏想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不用费力气。
夏想向宋朝度猜测付先锋最终的选择,尽管宋朝度不相信,但夏想就是夏想,对局势的看法有独到的过人之处,因为付先锋确实不幸被他言中,不但做出了抓小放大的选择,第二天一早就打电话给夏想,约他见面。
“行,没问题。”夏想回答得依然十分利落。
况且李涵又是叶石生自己的人。
付先锋目光闪动,不由多看了夏想几眼,心中猜测,夏想是看出了他的谋划,还是一听到叶石生点头,就连发表意见的心思都没有了?夏想什么时候这么尊重省委书记了?他以前可是对高成松很不客气,和宋朝度联手,毫不犹豫地将高成松打得翻不了身了。
叶石生也是觉得李涵不堪大用,后来也就没有再有意照顾他一二。付先锋却看中了李涵的中庸的性格,认为如果提他担任了下马区长,不用他出面,元明亮就可以将李涵拉拢过来,为他所用。
夏想点点头,一脸浅笑:“叶书记和_图_书高瞻远瞩,他的决定一向正确而英明。”
“夏书记,叶书记对下马区的现状也非常关心,他认为李涵同志很适合担任下马区长。”付先锋抛出了他今天前来的主要议题。
古玉又脸红了,小声问道:“我有一个情况想问问你,你必须告诉我真话。”
夏想就答应了付先锋的见面要求。
付先锋猜不透夏想的真实想法,不过见夏想一脸微笑,笑容很诚恳,眼神很清澈,一瞬间让他也产生了一个错觉,夏想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值得信赖。
夏想对付先锋提出的会面要求,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付先锋想要妥协,想要达成他的心愿,必须通过他才能转达出去。
夏想在微一愣神之后,才又想到李涵的背景,微一深思,不由对付先锋的妙计刮目相看。
付先锋自得地笑了,终于也见到了夏想也有失察的时候,肯定他提名李涵大大出乎他的意外。因为李涵是常山县县委书记。
付先锋很给面子地一饮而尽,夏想也是喝得滴酒不剩。
“这个……”夏想见古玉羞不可抑,别有韵味,就心思一动,就想逗她一逗,“一般说来,一两次还不行,次数多了才会有美感。”
“嗯。”
“我想要美感。”
夏想呵呵一笑:“没有,没有,先先虽然有个性,敢说敢做,但她心思简单,没有歪门邪道,其实挺好打交道,好相处。”
“真的?”古玉信以为真,低着头,不敢正视夏想,却偷偷看了夏想一眼,双颊红如桃花。
付先锋毕竟是市委副书记,虽然暗中过招数次,表面上的礼数还必须不能少,夏想提前几分钟来到豪门,在门口等候付先锋。
“他非要赔,你不要,不给面子是不是?”夏想瞪了黑老三一眼。
付先锋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当活雷锋,他是经过综合考虑,各方权衡得失之后,又暗中通过元明亮派人和李涵接触之后,才定下了计划。
她们却不知道,在夏想和付先锋的笑容背后,有多少刀光剑影闪过……
付先锋呵呵一笑:“我最喜欢爽快人,说话办事就是让人放心。最后我再多问一句,你对于和李涵搭班子有什么看法?”
回去的路上,车内多了一人,古玉。
夏想心想,他就是有意见也是和陈风讨论,可不是和你付先锋讨论。当然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就摇头一笑:“我没有什么意见,一切服从市委的决定。不过好http://www.hetushu.com象您有一些看法,如果有需要我出面的地方,尽管说。”
更深一层的考虑也是提名李涵,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极大。尽管李涵不是他的人,但他却是叶石生的人,叶石生向市委施加压力的话,基本上包括陈风在内的所有人都会卖省委书记的面子。再有他拱手让出市委组织部长人选的竞争,无形中给叶石生一下减轻了压力,叶石生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推李涵上位。
中午下班,他一人开车前往豪门酒店。付先锋很有诚意地将见面地点选在了豪门酒店,就是为了表现出他的低姿态。豪门酒店离下马区很近,离市委很远。
五分钟后,付先锋的专车驶了进来。
郑毅悻悻地走了,走出很远还回头看古玉站在夏想身边,在小声地说着什么,他心中就燃烧起嫉妒之火。
崔向告诉付先锋,叶石生确实是喜出望外,还向付先锋表示了感谢。付先锋也清楚叶石生的感谢不是针对他,是想通他的口转达给付伯举。
李涵是常山县县委书记并不是让夏想惊讶的理由,而是李涵并不是付先锋的人,甚至可以说,李涵和付先锋素不相识,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夏想和肖昆说了几句话,叮嘱了几句,让他以后好好做人做事,尽量少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夏想说话,黑老三不敢不听,不过他又多问了一句:“郑先生非要赔车,怎么办?”
“叶书记的意思,还没有传达给陈书记,你看是不是由你出面向陈书记说一声比较好?”付先锋又试探着问了一声。
从元明亮处反馈的消息是,李涵不是大贪官,但小贪,为人虽然刻板,但不会和钱过不去。元明亮给出的结论是,李涵可用,他的政治立场和夏想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他担任区长,和夏想之间,分岐大于合作。
“现在下马区区长的人选还没有定下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付先锋就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来意,“市委现在对区长人选也有不少争议,我想听听你这个区委书记的意见。”
付先锋也就不再犹豫,索性抛出了重磅炸弹:“叶书记还认为,由邱绪峰担任市委组织部长,是合适的。”
和以前的几次出手相比,付先锋这一次的手笔,更高明更巧妙,也更有隐蔽性。
“先先最近没有再添乱吧?”付先锋先拿付先先说事,“先先有点任性,做事不过大脑,如果她有什么言行不周的地方,我替她向你赔个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