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6章 即将打响的反击战

也确实,夏想正在一步步挖大陷阱,而且还巧妙地设了一个坡度很缓的下坡,让人走在上面,不觉得是在走下坡路,并且还觉得轻松好走。等他蓦然发觉不对的时候,举目四望,原来已经到了谷底!
孙现伟嘿嘿一笑,没有闭嘴,不过倒是也说起了正事:“行,听领导的安排,步步为营,头头是道,我就完全遵从领导的指示。反正跟了领导好几年了,从来没有吃过一次亏,领导也没有沾过我的光,这样的领导,我百分之百相信。不过领导刚才所说的那个李涵,弄不好还真是一个麻烦,要不要我出面摆平他?”
以上只是基于最理想的状态,元明亮不可能将房子全部抛售一空,肯定还有一些不好的楼盘压在手中,再除去正常的损耗,就算一部分房子烂在手中,元明亮也能达到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基本上元明亮出手之时的楼盘,购进价格在2200元左右,最高不超过2500元,现今大部分已经涨到了2800元左右,马上就会突破3000元的大关,两三个月后,有望突破3500元的心理关卡。而且根据工期,下马河在今年夏天之前要全部通水,下马河百里河水完全畅通之时,就是下马区的房价再次全面上涨之日!
李沁恼了:“在说正事,你能不能少贫嘴?少胡说八道两句?”
同时夏想心中暗暗叹息,胡增周在用人方面,确实眼光不够毒辣,远不如陈风既有眼光又有手腕,否则庄青云、慕允山和滕非三人如果在下马区保持一致,确实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可惜了,庄青云心机太深,慕允山好斗而争宠,滕非又事事听从慕允山,三个人分成两派,窝里斗,大大消弱了力量。
元明亮以前也曾经乐观到认为能轻松拿到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但最近下马区一系列的举动,白战墨的落马,夏想的上台,数家新开发商的杀入,一下让他提高了警惕之心,就自动降低了利润率,而且做好了随时撤资的准备。
夏想所说的设想可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早在最初规划下马区的时候,就有三套方案,一套是保守方案,一套是现行方案,还有一套就是大跃进方案,夏想刚才所说的,就是大跃进方案的雏形。
夏想就让慕允山先将材料放下,他稍后再看。慕允山应了一声,放下之后,却站着不走,迟疑片刻,才说:“m.hetushu•com夏书记,上次事几名副科级干部的提拔问题,我没有及时向您请示是我的不对,不过经过我的调查发现,庄书记有故意刁难的嫌疑,因为他的一名亲戚在提拔名单之中,但因为不符合提拔条件被我拿下了,所以他对我就十分不满……”
绝对是暴利!
吃完午饭,夏想带上司机和晁伟纲,直奔市委而去。
当然,夏想不是经济学家,不会精确计算利润率,但他也清楚,除去一些必要的开支和其他因素,如果他的所料不错的话,元明亮精心运作之下,利润达到百分之六十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得不说,李沁的思路一直十分正确,紧跟着他的节奏,夏想只有点头承认:“猜得八九不离十,不过这个办法虽然是最大的底牌,但也是最不靠谱的底牌,因为现在我不是区长了,区长李涵未必会和我一条心。”
会议达成了共识,各家在半个月之内,相继破土动工,高调开盘,并且隆重推出很有价格优势的开盘价,打响第二阶段阻击战的第一枪!
会议开得很成功,夏想的解释让众人很满意,也让他们心中涌动着激情。长基商贸破坏的是整个正常的市场,如果不加以制止,以后市场一片狼藉,损害的是所有人的长远利益。
元明亮的心思夏想不清楚,夏想的心思,元明亮更不清楚。如果元明亮知道夏想正在针对他的计划又制定了一系列的阻击计划,他说不定现在就撤资逃离了。
后手就是远景集团和达才集团了。
不出预料的话,今年秋天,下马区房价可以创下燕市有史以来的新高,达到3500元的价位也不是没有可能。再加上人为的操纵,甚至在秋天来临之前,就能提前达到3700元的价位。
李沁带头鼓掌,现场一片掌声雷动。
李沁看待问题的角度一向很刁,也很准,她的问题再一次问到了夏想考虑问题的支点之上,也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点上。
到时,以2200多元价位买进,能卖到3700元的话,利润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排名第一?”夏想一下就问出了问题的关键点,以陈风的资历,不可能排名靠后,毕竟作为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又有省委常委的头衔,陈风的资历很耀眼。去发改委担任副主任,应该是过渡性质。
李沁点头,会心地一笑:“第二阶和*图*书段其实还是我们继续放水的阶段,我们投资的楼盘表面上是压价和元明亮对着干,实际还是为了搅乱元明亮的视线,不让他如愿以偿,最终他提出收购的时候,我们可以提出高出市场价格的价格出售,再小赚一笔,等于是一举两得。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时机出手才最合适,就是说,下马区的房价到底要涨到一个什么价位,才是心理底限?才能在既保证利润的同时,又不至于雪崩之后,彻底摧毁房地产市场的正常秩序?”
到了市委,他径直来到陈风的办公室,先和陈风见面符合规矩,毕竟陈风现在还是一把手。
元明亮就如一只精明的老鼠,闻到空气中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他就会停下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仔细了,再决定下一步。
李沁回敬了孙现伟一个白眼,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说了出来:“领导的意思是说,可以给元明亮制造几个虚假的消息,比如说让区政府收紧地根,让银行收紧银根,让元明亮误以为下马区无地可批,无钱可贷,就会让他判断失误?”
当年成达才答应借他50亿,他要的不是实实在在的50亿,而是让达才集团高调宣布用来迷人眼的50亿,或者是,只是帐面上的50亿。同时,还有远景集团在关键时刻也要出手50亿以上,两家集团到时联手行动,互相呼应,下马区的房价在两大燕市人民心目中最有实力的开发商的夹击之下,必然会有理性的回落。
不是房价理性了,是消费者理性了。归根结底,在最后的决战时刻,就是要看在消费者的心目之中,更相信哪家开发商多一些!
陈风的去向有了准信?夏想忙笑着恭喜:“恭喜陈书记,此去拜新职,为荣近故园……可喜可贺!是哪个部委?”
李沁确实猜到一点真相,但不是全部,远景集团是夏想的埋伏不假,还是一个最大的杀手锏,不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不会动用。
作为他和李涵之间的桥梁,或者说作为长基商贸的搅局者,赵康出面再合适不过了。赵康虽然能如愿为他所用,但夏想也自有办法让赵康投诚。
“怪不得领导一直没有提到远景集团在这一次阻击战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原来一直是您最大的埋伏。什么时候通水,什么时候放水,以您对远景集团的影响力,提前或错后,还不是由您说了算?”http://m.hetushu.com李沁掩嘴而笑,一脸得意,显然为她猜到了夏想的用意而沾沾自喜。
“最后的关键的一步,领导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李沁问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如果说前两步还在她的意料之中的话,最后一步的决战局,她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夏想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尽情施展。第二步如果顺利的话,长基商贸再顺利收购了新上马的几家房地产公司的全部楼盘,又重新掌控了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大局,难道夏想再变戏法一样再新注册几家房地产公司,再批出新的地皮,再注入新的投资,再兴建新的楼盘,再拉下价格?
“暂时不用。”夏想摆摆手,“你和我之间的关系,燕市许多人都清楚,你不方便出面……和李涵之间如果出现问题,我自有办法解决,大家不用担心。”
当然,夏想在远景集团和达才集团之后,还有最后的一手,但愿不用被形势所逼,使出最后的手段才好。
大跃进方案没有几个人知道,是他和陈风、成达才私下里商议的结果,虽然也形成了文字和图纸,但并没有对外公布,锁在了陈风的保险箱里,胡增周就算略有耳闻,恐怕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付先锋就更不知道了。
陈风微笑着点了点头。
“远景集团是一着棋,不过不是我的全部底牌。”夏想对李沁报以一笑,李沁太聪明了,商业方面的头脑让他也大为佩服,“作为下马区委书记,手中还有最大的一张底牌,可以随时抛出。”
“房价从98年到现在,年年涨,从来没有降价的时候,但在下马区,说不定还真有可能降价。政治层面上的引导,再有表面上的巨资涌入,再有商业上的长远考量,等等,最后的决战来临之时,首先下马区会出台新的政策来平抑房价,其次燕市也有可能有相关规定颁布,以上如果还撬不动高高在上的房价的话,就会有空前的巨资从天而降,提出产业地产的大概念,为下马区扩容,直接出资100亿在下马区西部的出河口重新规划一片新城,作为下马区向西的延伸,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下马区一下多出上万亩的地皮和几十栋小区的话,下马区的畸形的房价会不会应声而降?”
“再加上他先前投入的100亿,他在下马区的投资就接近了140亿元,接近了饱和,也达到我们的底限。而且我估hetushu•com计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元明亮准备大干一场,准备全面操纵房价,然后陆续抛售的时候了……”
现在撤资,还能赚上一笔。再越陷越深的话,不一定会出现什么未知的陷阱。
夏想就笑了:“过渡一年还是半年?过渡后,是直接扶正还是外放?”
当然既然是一个没有采纳的过时的方案,也没有什么实际价值。但用来扯虎皮做文章却是再好不过的素材,也就是夏想所说的政治层面上的引导。当然,只有政治上的虚晃一枪也只是空中楼阁,并不能对长基商贸的布局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夏想也不会是只放火不点灯,他还有后手。
夏想抬头看了慕允山一眼,好嘛,慕允山的反击来了,直接就给庄青云上纲上线了,公报私仇,发泄私愤,给庄青云扣了一顶大帽子。
“我明白了。”李沁又是第一个抢话,孙现伟一张嘴,话未出口又被李沁抢了先,就被噎得翻了个白眼,对李沁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孙现伟终于逮着说话的机会了,哈哈大笑:“李涵、李沁,听上去象是兄妹两个。如果李涵不听领导的话,就让李沁出面,认一个干哥哥,保证马到成功。”
陈风正在亲手动手写什么材料,一见夏想就站了起来,来到夏想面前,呵呵一笑:“要去京城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燕市。”
因此他在和赵小峰会面之时,才始终不愿意给赵小峰开出高额回报,而且平心而论,他甚至不想要赵小峰的投资。当时赵小峰说得轻松,可以随便找到好的项目,实际元明亮看了出来,赵小峰并没有太好的项目可以用来投资,他的30亿是闲钱,钱闲着就是一堆废纸,不能生钱的钱有什么用?所以赵小峰最后答应了百分之二十八的利润率,不是他大度,而是他审时度势的英明决定。
“我知道了,有时间找青云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情况属实,我会批评他。”夏想身为一把手,必须摆出公正的态度。不坚持公平的立场的话,他也就没有了威望。
夏想虽然能大概知道元明亮到京城肯定是另有谋算,也推测或许是和赵小峰有了经济上的合作,却并不太清楚元明亮已经有了提防之心,不过还好,他的策略还是基于不破坏正常的市场的秩序的方法,他点头一笑,回答了李沁的问题:“房价究竟涨到什么时候到顶,我也说不好,我不是预言家,更不是经济学家。但m.hetushu.com有一个底线就是,在我们几家房地产商的楼盘宣布开盘之后,开盘价格要定的低一些,吸引一些确实需要住房但经济实力又一般的市民先行购买,有利于缓解我们的资金压力。随着楼层的起高,价格也逐渐提高到平均标准。当然,各家有各家的定位,高档或中低档的,不能一概而论,但也都要和平均价格看齐,根据各自的优势,适当和长基商贸的楼盘保持一定的价格的优势。至于下马区房价全面上涨的时机,应该和下马河的全面通水之日有关连……”
根据夏想的推测,以及他后世的经验得出的结论,现在燕市的房价平均价格在2500元以上,精品楼盘已经到了3500元的价位。考虑到下马区地理的优势,以及下马河以后长远的前景,下马区的房价最高在4000元比较合适,当然也有平均价格在3500元左右,最高4500元以上的精品小区,甚至5000元以上的别墅,也算合理,就另当别论了。
孙现伟出面去和李涵接触,就太明显了,明眼人都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要说付先锋会有抵触心理,叶石生知道后,也可能心里不舒服。而且孙现伟的为人夏想心里有数,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声色犬马全方位上阵,非得把李涵完全拉下水不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有心人会认为是书记陷害区长。
“发改委副主任。”陈风用手一指沙发,示意夏想坐下,“怎么样,有什么感想没有?”
如果让夏想知道元明亮和赵小峰谈判之时,给赵小峰百分之二十八的利率还觉得太多的话,他就对元明亮的小气嗤之以鼻。不过他不是元明亮,不明白元明亮的谨小慎微的原因在于,元明亮已经做好了损失一半的打算,他是按照最保守的算法来计算利润率的。
不过夏想对于最后一手布局还是没有透露太多,只点了一点,就说:“总之,此次和长基商贸的交战,有三个原则,第一,我们应得的利润会保证。第二,允许房价合理的上涨。第三,不让长基商贸席卷走燕市人民的血汗钱,我们想要在有燕市长远的发展,就不允许外来者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不让别有用心的人杀鸡取卵!”
中午夏想没有留下吃饭,下马区事情太多,他匆匆赶到区委,批示了不少报告,快要吃中饭的时候,慕允山敲门进来,就几名科级干部的工作调整,向他做请示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