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9章 有好处不能放过

李丁山和夏想自然没有意见,宋一凡刚才跑进了房间,听到有饭吃,忙又跑了出来:“我也去,我也去,你们等等我。”
如果宋朝度进入了顶天人物的序列,才是夏想目前视线范围之内,最可以依赖的最大的依仗!
有一句话说,“仆人眼中无伟人”,其实这句话可以延伸来说,亲人之间无伟人,朋友之间也无伟人。再高高在上的人,因为离得近的缘故,也就失去了神秘的光环。
“叶书记最近和崔书记之间互动频繁,好象和李书记之间,也来往密切,其他方面,倒是没有太明显的不同,就是叶书记这一段时间似乎比较热衷于向京城跑……”宋朝度呵呵一笑,看了宋一凡一眼,不满地说道,“小凡,你好象从来没有给我卷过饼,就给夏想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太有偏有向了?”
即使不是刻意疏远,也是因为叶石生最近忙于其他事务,不想或者顾不上和他联系。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都不是太好的现象,因为叶石生为人最是耳软,也念旧,却在他打过两次电话之后,一次也没有回音,恐怕是有人在叶石生面前说了他的坏话,让叶石生对他有了不好的想法。
倒也没有什么,倒在床上也不用夏想担心,她却是偏偏向后倒去,如果夏想不扶,肯定摔到地上脑袋摔出一个大包,夏想只好伸出双臂,一下将宋一凡拦腰抱起——一只手确实放在腰间,另一只手却无巧不巧托住了宋一凡的小翘臀。
李言弘和吴才洋关系不错,而且他来到燕省之后,政治立场一直不太鲜明,夏想对李言弘是什么态度,心中没底。但他有个猜测,如果李言弘在李丁山的任命之上涉及不到他的利益,他是赞成还是反对,全看叶石生的态度。
宋朝度却说:“我们先去好了,你换衣服得换半天,让大家都干坐着等你,不合适。”
宋一凡正听得入神,卷了一张饼放到了嘴里,一听宋朝度埋怨她,伸手将咬了一口的饼递了过去:“真小气,一点小事都看在眼里,没见过你这样的爸爸!给你饼,看你吃不吃?”
宋朝度在上一世夏想重生之前,是省长,还没有当上省委书记。如今的发展势头,显然比后世更坚定,步伐也更大。而且宋朝度现在年纪不大,只比李丁山大三岁,有望在60岁之前,进入政治局,再乐观一些,甚至还可以再迈进一步,成为顶天人物和图书之一。
夏想无奈一笑:“我都没有偷看的念头,你非要提出来,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然后再拿你的想法来说我的坏话,真是岂有此理!”
两人一笑,宋一凡就悄悄地冲夏想做了个鬼脸,意思是怎么样,我厉害吧?说瞎话的水平是不是一流?夏想也就回之一笑,暗中点头,女人就是女人,天生就会撒娇。撒娇其实和撒谎是一样的道理,前者是用行为来获取别人的认同或同情,后者是用语言来骗取别人的信任和认可。
夏想和宋一凡赶到饭店时,宋朝度和李丁山已经点好了饭菜,李丁山没说什么,宋朝度一脸疑惑地看了宋一凡几眼:“怎么这么慢?肯定是你磨磨蹭蹭的,是不是又想出什么坏主意捉弄夏想了?”
“梅部长那里,有你出面应该不成问题,组织部的提名通过了,最难的一关就算过去了。省委常委里面,乐观估计,过半数支持丁山的任命的话,有点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宋朝度挺爱吃大饼卷肉,几口吃完一张肉饼,又伸手卷了一张。平常在外人看来高高在上并且十分神秘的常务副省长,现在也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吃起爱吃的东西来,也是没有什么形象。
以上已经有了6张赞成票了,还有关键的一人的态度也能左右最后的局势,就是李言弘。
夏想就有点头疼,好歹宋一凡也是大丫头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形象?穿个衣服都能摔倒不说,怎么上身穿成这个样子,也不穿好毛衣就提裤子?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穿衣习惯,夏想无意指责宋一凡什么,只是她现在的半裸的样子,比上一次在他家中穿上蓝袜送的透明睡衣更诱人。
“门口新开了一家‘肉大饼’,听说别具风味,走,一起去尝尝。”宋朝度笑着提议。
不料宋一凡浑然无事地一摇头:“我找了半天衣服没找到,妈妈一来,就喜欢乱摆弄我的衣服,明明我放得很乱很好找,她非要放整齐了,结果我就找不到了。”
宋朝度被宋一凡气得无可奈何,只好摇头一笑,瞪了宋一凡一眼,又说起了正事:“这样,小夏,我估计副书记的任命等不到陈风离开就会定下来,就是说陈风手中还有一票。陈风的一票,由你出面来说服他。当然,还有梅升平的关键一票,也由你出面。范省长和叶书记面前,我出面试试,看看能不能做hetushu.com通他们的工作?”
当然前提是,叶石生和范睿恒都没有自己人要提拔。
但宋朝度和李丁山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严肃,不但没笑,而且十分郑重其事。
宋一凡冲夏想做了个鬼脸:“就气你。”
夏想也不见外,边吃边说:“宋省长说得对,难点就落在了叶书记身上。最近叶书记和谁走得比较近,您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
“呵呵……”
夏想也不理宋一凡的故意发坏,因为他知道萝莉和女孩的区别是——把一个小女孩推倒,她如果说,好痛哦,那她就是小女孩,如果她假装惊恐地说,你想干什么?那才是萝莉!
省委常委之中,梅升平一票跑不了,宋朝度一票也没问题,范睿恒……夏想也觉得有七成把握,高晋周的一票,虽然因为他最近和吴家之间有些关系不稳,但高晋周在燕省多年,也会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在李丁山的事情之上,也应该会持支持的立场,然后就是陈风的一票也是内定的——夏想估计市委副书记的人选问题,应该会在胡增周上任之前定下,也就是说,陈风还有一次行使常委权力的机会,胡增周的人情就卖不了了——再有邱家的人担任了省委秘书长的话,他向邱绪峰开口,这一张支持票的面子,夏想自信也是十拿九稳。
说是不让夏想偷看,她换衣服时,连门都不锁,关也没有关严,还留了一道缝,夏想别说有偷看的动作了,他的心思都不在这里,而是在李丁山身上。
从宋朝度不遗余力地为李丁山的事情出面来看,夏想心中清楚,以后等宋朝度坐实了正省级之后,他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以宋朝度的性格和为人,应该还可以牢不可破地维持。
夏想就担心宋一凡的表情会露馅。
“外面黑,我害怕。”宋一凡眨动着大眼睛,使出了杀手锏——假装弱小并且撒娇。
床不高,宋一凡趴在床上,就和跪在地上用力后挺的姿势没有两样,夏想是过来人,知道这个姿势的妙处,就再也呆不下去了,转身出门:“赶紧穿好衣服,别捣乱了,宋省长还在等我们。”
女人天生会撒娇,其实就是表明了一个真理,女人天生撒谎的本领,也远高于男人。
她说话的时候,快语如珠,一脸愤愤不平,愤愤不平也就算了,可能还将夏想当成了她的发泄对象,双手用力抓住夏想胳膊不放。结http://www•hetushu•com果倒好,一不留神就被褪到底下的裤子绊了一跤,宋一凡就非常不客气而且不雅观地向后便倒……
宋一凡还委屈地说:“怎么能怪我?都怪妈妈,她一回来就非要把地板打蜡,结果我都习惯了没蜡的地板,平常就跑得快,她一打蜡,我就摔倒,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
“夏想等一凡一下好了,我们先去。”李丁山笑着提议,正好他有话要私下里同宋朝度讲一讲。
叶石生自从上一次邱绪峰顺利担任了市委组织部长之后,最近一直比较低调,也不知在暗中运作什么,夏想也打过两次电话问好,却都被秘书麻秋拦了下来。事后叶石生既没有亲自回话,也没有让麻秋答复,他就明白,叶石生可能有意在疏远他。
宋朝度和李丁山都忍俊不禁,大笑出声。
夏想就被留了下来,他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就连宋一凡也不会放过他。
夏想看到旁边就是床,就扶着宋一凡往床上一放:“快穿上衣服!你也太不小心了,穿个衣服也能摔倒,多大的姑娘了,怎么连衣服也不会穿?”
话未说完,宋一凡又一个踉跄向前一扑,一下扑倒在床上,以一个十分诱人的姿态半跪着趴在床边,屁股用力上翘,红色内裤和白色大腿相映成趣,勾画出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定睛一看,才发现宋一凡跌坐在地上,小脸上一脸委屈,眼中还有泪水打转,一见夏想就噘嘴,声音带着哭腔:“我摔倒了,快扶我一下。”
夏想坐在李丁山旁边,宋一凡就紧挨夏想坐下,四人在一个不大的雅间之中,要了一些简单但家常的饭菜,边吃边谈。
不是想看你出丑,而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夏想硬着头皮上前,伸手去扶宋一凡,琢磨了一下,还是伸手架在了最安全的地方——她的腋下,然后一用力,宋一凡就被他托了起来。
如果李丁山担任了市委副书记,相应的权力会提升不少,也可以为下一步担任市长或市委书记打好坚实的基础,但问题是,省委的一关能不能通过?
他不是不想扶宋一凡,而是宋一凡的穿着太不雅观了——她坐在地上,裤子提到了半截,露出了红色的内裤和雪白肉致的大腿,上身的衣服也没有穿好,裸着上身,只穿了一个胸罩。
夏想又在外面等了几分钟,宋一凡才穿戴整齐出来,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挽住了hetushu.com夏想的胳膊:“走,吃饭去。”
宋一凡见夏想愣着不动,不由急了:“快来扶我,你是不是就想看我出丑?”
宋一凡到了房间去换衣服,还特意叮嘱:“你不许进来偷看,否则,我告诉爸爸你是色狼!”
宋朝度肯定是支持的态度,范睿恒应该也问题不大,说服梅升平提名,夏想也有八成把握,胡增周担任省委常委之后,也会表示赞成,至于崔向肯定是反对意见,但他的反对不是夏想最担心之处,夏想心里没底的是叶石生的态度。
“丁山想要运作副书记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思路,但难点在省委组织部和叶石生身上。”显然,李丁山刚才已经私下里向宋朝度透露了什么,宋朝度一边卷起一张肉饼,一边开门见山地向夏想点明了省里的局势,“付先锋的事情一定下来,副书记的事情就会立刻上日程,所以说,下手要早才有一分胜算。”
“省委组织部方面,我有几分把握可以说服梅部长,秘书长通过省委组织部的提名,问题不大。”夏想在两人面前,级别最低,年龄最小,但一开口好象是在座之中权力最大的一人一样,连宋朝度和李丁山都不敢有把握的事情,他就能一口应下,如果让外人知道了一个区委书记,向一名常务副省长和一名市委秘书长许下海口,也许会笑掉大牙。
结果倒好,宋一凡双手抓紧了夏想的胳膊,一站起来,本来提到了大腿上的裤子就又滑了下去,一下到了腿踝上,相当于宋一凡只穿了三点式,又吐气若兰地和夏想近在咫尺,她身上的女孩气息,肉光致致的光泽,几乎逼得夏想睁不开眼睛。
叶石生点头,才是重中之重,因为只有叶石生点了头,才能抵消来自崔向的反对。
到底是和李丁山关系近,否则以宋朝度的性格,断然不会亲自出面去向书记和省长说情。宋朝度主动承担下来,也和他现在在省委里面的地位越来越稳固有关。宋朝度在燕省多年,根基很稳,为人也进退有度,尽管受过高成松的打压,但高成松的下台和被中央的否定,反而衬托出了宋朝度的形象,相当于宋朝度间接地被中央肯定了。
宋一凡才不理夏想的催促,还故意一脸惊恐地说:“你想要干什么?”
当然夏想也清楚这是因为宋朝度在他和李丁山面前,没有必要保持什么所谓的形象。官员也是人,总是端着架子保持形象,也很累www.hetushu.com人,在自己人面前,才会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夏想正想得入神时,忽然听到房间之中传来宋一凡一声惊呼,他一下惊醒过来,也未多想,一个箭步推开房门,急急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不管是崔向还是别人,反正夏想心中一直在想找一个什么机会,再和叶石生修补一下关系才好。叶石生在燕省说不定还能再干上两年,如果一直让省委书记看不过眼,许多事情就会束手束脚,很难办得顺利。
夏想对宋朝度的说法表示赞成,刚一点头,正要说话,忽然见有人递来一张肉饼,伸手接过,见是宋一凡,就对她笑了一笑,张口咬了一口,心想小丫头也有懂事的时候,居然会给人卷饼了,不简单。
青春美少女的肌肤的弹性是最好的,科学研究,一个女人皮肤弹性最好的年龄段是16岁到26岁,宋一凡正初步迈入一个女人身体全面诱人的黄金时期,又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身体上的敏感比起熟女可是微妙多了,她一下就红了脸,挣扎着从夏想怀中挣脱,羞涩地看了夏想一眼:“色狼哥哥,趁机占我便宜。”
夏想犹豫一下,站着没动。
而且宋朝度自担任副省长后,低调而务实,在燕省名声非常不错,在省政府里面的威望,仅次于范睿恒,即使放到整个省委,他也是排名前6的极有影响的重量级人物。由他出面向叶石生和范睿恒提议,相信燕省的一二把手都会给他面子。
夏想差点脸红,他和宋一凡刚才的一抱,怀中仍然留有余香,香艳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幸好他久经情场,对女人也是见多识广,差点脸红,终究脸还是没有红起来。
夏想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是为了帮人,不是为了沾光。但宋一凡的娇羞也确实初具媚人风情,他也是心中一荡,忙一摆手:“我是为了帮你,你可不要诬赖好人……”
夏想最早见宋一凡的时候是夏天,当时宋一凡穿着夏天的清凉衣服,裸露在外的小臂和大腿还闪耀着青涩和青春的光泽,现在眼前的宋一凡的肌肤,白嫩细致,除了保留了青春的光泽之外,更多了成熟诱人的光芒。
李丁山见宋朝度和夏想都在为他的事情而尽心尽力,也是心生感激,举杯敬了宋朝度和夏想一杯:“从秘书长到副书记,虽然跨度不大,但感觉不同,能有朝度和夏想大力支持,我也要努力争取一把,不能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