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0章 打开局面需要智慧

中国矿难死亡率是美国的100倍,南非的20倍,是印度的4倍,一年的死亡人数官方没有统计过,但也曾经有人列举过各地的数据,至少是数千人以上。
不过听宋朝度所说的叶石生最近和李言弘来往密切,就多少有点出乎夏想的意外。叶石生现在的心思,夏想猜不准确,也能大概知道他现在应该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下一步是全退还是上升一步的上面,向京城跑是题中应有之意,人往高处走,叶石生还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再正常不过。
不过随即镇静下来之后,他还是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是付先先!
比预料中的处境还要好上一点,夏想也很开心,但联想到西省频繁发生的矿难,夏想还是特意提醒了曹永国几句:“爸,西省的煤炭资源丰富,但中小煤矿私自开采的情况十分严重,矿难经常发生,就算有地方保护主义严格控制媒体宣传,但现在网络时代,一夜之间就能传遍全国,有些事情,宜疏不宜堵,而且也确实应该严加治理小煤矿……”
李丁山虽然是由正处级破格提拔到了正厅,但在秘书长的位置上也干了几年,再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干上几年,也算资历足够了。时间允许并且机遇巧合的话,李丁山在退下来之前到了省部级,也问题不大。
“……”夏想哭笑不得,付先先的大胆作风,是他见过的女子之中,最开放最敢作敢为的一个,她说得出来有可能就做得出来,就忙岔开话题,“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过夏想也清楚,西省的煤炭经济已经形成了一个自下而上的产业链,官商勾结,警匪勾结,甚至还有县委书记、刑警队长参股小煤矿的事情,公安局长也是许多小煤窑主的保护伞,归根结底,还是地方保护主义和利益团体作祟,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关系网,即使省里有政策,下面也有对策,就连一位国家领导人也曾经发出感慨,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民情飞不进京城……
曹永国此去,如果只是熬资历还好说,如果想要为百姓做一些实事,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曹永国调任西省任副省长的事情,基本上算是定了下来。对于准备步入了副省级高官的序列,曹永国也是非常高兴。尽管以曹永国目前的资历和关系网,进到副省级不算是天大的喜事。但却比曹永国意料之中提前了两三年,也算是意和*图*书外之喜。
夏想以为吴才洋在斟酌语言,也就没有说话,等他开口。
夏想没想到曹永国会突然问到元明亮,顿时一愣:“是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最主要的一点是,常委副省长早就传出了要调走的风声,但拖了很久没有动静,就有两种可能了,一是突然就有了好去处,就顺利调走,二是再拖个没完,一直等到届满。但还不管如何,曹永国此去西省,如果机遇好的话,有可能两年之后就能成为常委副省长。
叶石生在前一段时间因为市委组织部长的人选问题,左右为难了很久,在付家和邱家之间,一直犹豫不定,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因为付先锋主动退让,采取了一手瞒天过海之计,才顺利解决了难题。按理说,邱绪峰拿下组织部长之后,邱家应该和叶石生之间有更多的互动才对,但叶石生眼下还和崔向来往过密,同时又和李言弘有了交往,可见,叶石生可能没有采取偏向邱家的立场。
“想知道的话,明天给我打电话,然后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不想知道的话,就算了。”付先先干脆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一句话说得宋朝度顿时感慨万千,摸了摸宋一凡的头:“你好好地长大成人就行了,别让爸爸有操不完的心就不错了。”
同时夏想也清楚,宋朝度的眼光一向准确,他说叶石生和崔向来往密切,和李言弘有交往,肯定是经过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并非随口一说。
当年中国就是被贫穷的大多数的非洲国家抬进了联合国,即使西方发达国家强烈反对也是无效。
晚上10点多的时候,夏想的手机终于响了。夏想今天其实一直在等一个电话,因为他有预感,吴才洋应该会打电话给他,所以他一直等到现在还没有睡下。
夏想始终认为,吴才洋强势有余,谋局有所不足,过于强调实力的作用了。实力在政治之中确实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因为一家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和所有人为敌。就如越级大国美国一样,也只是提出要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论调,而不是打赢所有国家。政治之上,合纵连横重要,各个击破重要,赢得多数人的好感和支持,更重要。
付先先却没有给别人添麻烦的觉悟:“拜托,我找电话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不要http://www.hetushu•com一上来就给我扣一顶大帽子好不好?我怎么骚扰你了?我又看不到你摸不着你,怎么能叫骚扰?切!”
煤炭作为人类社会现阶段必不可少的一种能源,具有不可再生性,开采难度并不高,但由于国内的经济环境和人力资源密集,采煤,就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再因为许多中小煤炭企业片面地追求利益而忽视安全,中国,是世界上矿难最集中也是最多的国家。
付先先还真说对了,夏想还真是非常关心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互动有什么内幕,不过付先先毕竟是付先锋的妹妹,他可不能听付先先一说就表现得非常迫切,就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想知道又怎么样,不想知道又怎么样?”
现在有可能正在吴家和付家之间摇摆。
电话的一端却是沉默,没有人说话,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传来。
就看眼下能不能顺利接任副书记了。
看看时间,快11点了,难道吴才洋不打来电话了?
夏想没心思和她计较:“有事快说,我还在等一个电话。”
不管了,等过几天再说好了,现在确实没时间与一个小魔女打交道。
只不过如此一来,形势还会越来越复杂化,叶石生性格之中有不确定的一面,他不如宋朝度沉稳有度,宋朝度一旦认定一件事情,极难更改。也不比范睿恒虽然有让人琢磨不透的一面,但总体来说,范睿恒还是立场一贯,不轻易改变。叶石生就算不至于朝令夕改,也是容易受人影响,进而改变原有的立场。
秘书长是高配的常委,和副书记虽然同样是正厅,但在权力结构上差了太多。秘书长权限之内,主要负责市委内部的诸多杂事,从本质上讲还是市委大管家的角色。但副书记则不同,副书记完全是市委领导的序列,分管重要的人事和党群,在常委会中的排名也十分靠前,而且发言权也大增。只要涉及到人事权力,就是极其重要的权力。
和曹永国的通话很简单,夏想现在和曹永国之间,到底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或者说,是两个官场中人的谈话,没有一句家长里短,不象黧丫头和王于芬之间的电话,夏想在一旁听了直觉好笑,两人一说半个小时,都是一些孩子笑了几次,哭了几声,吃了多少,等等之类的话题,完全不象他和曹永国一打电话,绝对是正事大事,而m•hetushu.com且从来不扯闲篇。
夏想着实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机扔掉。因为他一直以为是吴才洋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意外的反差让一向镇静的他确实吃惊不小。
夜色渐深,年后的燕市,仍然十分寒冷,春天的气息还有些遥远,至少要到一个月之后才有可能听到春天的脚步,尽管夜风微冷,夏想还是打开了书房的窗户,站在窗户前面,凝望窗外的夜色。
夏想从叶石生两次没有接他电话之上就可以感觉到,叶石生对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改变。
如此,就算真正进了一省的权力核心,奠定了以后主政一省的基础。
可以说,副书记的位置承上启下,届满之后,进一小步可以担任市长,一大步可以接任书记,是一个十分关键的职务。
夏想就笑:“男人的责任就是顾家,就象宋省长一样,在外面再严肃,对你也是关爱有加。你要体谅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父亲的胸怀,不理解可以,但一定要接受。”
曹永国接过话去,随口说了几句,然后又无意中问了一句:“下马区长基商贸的元明亮,是文州人?”
回到家中,夏想一进门就将儿子抱着怀中,逗他笑了一会儿,然后又和黧丫头说了一会儿话,才到了书房,给曹永国打了一个电话。
一看来电话号码,是一个手机号,有点陌生,但中间的数字是京城的区号,显然是京城的手机号码,但却不是吴才洋的电话。夏想还有点纳闷,吴才洋难道换了手机号码?
其实夜色渺茫,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城市的夜晚除了高楼大厦的霓虹灯之外,看不到夜空之中多少星星,基本上没有什么美感。夏想远望窗外,其实目光并没有焦点,只是想让冷风将他吹得更清醒一些而已,好让他仔细回忆一下后世的西省的煤炭经济的兴衰。
但叶石生又和李言弘有交集,就让夏想疑惑,到底是李言弘自己想和叶石生处好关系,还是受吴才洋所托,想拉拢叶石生,让叶石生选择一个偏向吴家的立场?
触目惊心。
唯一的一点遗憾是,在省政府班子里面,排名不是十分靠前,虽然不是最后一名,好象也是在中间偏后。不过夏想也从曹永国的口中得知,几名副省长年纪都偏大一些,都是一届之后可能退下,有的甚至一年半载就到点了,可见曹永国过去,也可能和图书不用多久,就能前进一步,就算进不了常委,也有望在政府班子排名前进几名。
如果李丁山能接任了副书记,他留下来的秘书长的空缺,肯定还会有不少人惦记,不过就已经不是夏想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了。夏想清楚得很,能够拿下副书记的位置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如果贪心不足还想连秘书长的位置也有什么想法的话,就真是不识时务了。
夏想也不是没有怀疑付先先的用心,但他也清楚,从初识付先先时付先先的直来直去,到他出事之后,付先先到病房之中探望的所作所为,可以得出结论就是,付先先确实是一个简单的女孩,没有太多的心机,没有太多的顾虑,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只图一个开心。
宋一凡也不知是真听懂了,还是假装,一把抱住宋朝度的胳膊:“我最喜欢爸爸了,我觉得和妈妈比起来,爸爸从来都是工作和家庭两不误,对我又非常疼爱,我长大了一定要孝敬他。”
一个中等煤矿一天的利润据说就有近百万,一旦出现矿难,煤窑主就会买通家属私了,多花个十几万绝对可以摆平。
“没事情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切,你的态度不太好,我还不说了。”说是不说,付先先还是忍不住又透露了一点,“元明亮好象是下马区的一个投资商,对不对?我记得以前听梅晓木说过,前两天我在京城看到他了,他和赵小峰在一起……你肯定想知道他和赵小峰在商量什么事情,是不是?”
夏想摇头一笑,付先先还真是有个性。
夏想帮助李丁山,一方面是认可李丁山的为人,因为李丁山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李丁山上,总比别人上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长远之计,赠人玫瑰,手中余香,说的是日常生活的道理,在官场上同样适用,帮助自己信任的人,和帮助自己没有两样。
夏想点了一点目前西省的现状,他也知道岳父肯定也会下一番功夫了解一下西省的问题症结,不会双眼一抹黑就过去。他的提醒是善意,相信曹永国也理解他的一番苦心。
如果说是在吴才洋的授意之下,李言弘开始了有意识地和叶石生接触,倒也是一次不错的契机,也证明了吴才洋并非和此次秘书长事件之中表现的迫切和强势完全一样,他也有心思缜密、长远布局的一面。
吃完饭,夏想没有再去宋家,而是直接提出了告辞。宋朝和-图-书度也没有挽留,宋一凡倒有点依依不舍,觉得夏想走得太早,才8点就急着回家,还真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
不料等了足足有一分钟之久,还是没有一点声音,夏想有点忍不住了,正要开口说话,里面终于传来了一个强忍笑意的声音:“你赢了,我认输。你太厉害了,居然能忍一分钟不说话,简直就是非人类!”
曹永国去西省担任副省长,如果正好分管到矿业,夏想希望岳父能真正将治理中小煤矿的政策落到实处,在曹永国的大力推动之下——再说动邢端台不要只看眼前利益——将西省后世的治理整顿小煤矿的重大举措提前数年实施,也能挽救无数家庭的幸福。
“那倒没有,就是昨天和邢省长通电话时,他无意中提到在西省有不少文州的投资商投资煤矿,已经掌握了不少中小煤矿,而且最近来自文州的投资还有增多的趋势,我就想到了下马区的最大一笔投资也是来自文州,文州,还真是一个富足之地。”
李丁山没有和夏想一起离开,估计他和宋朝度还有话要说。看得出来,李丁山有点兴奋,毕竟在夏想的提议下,本来没有什么想法的他,突然就有可能接任副书记了,任谁都会欣喜若狂。
没有之一。
他按下了接听键:“你好,我是夏想。”
让李言弘和叶石生建立起密切的关系,说不定还真是吴才洋的手笔!
李丁山对夏想更是发自内心地感谢,虽然夏想没他级别高,又比他年轻,但他清楚,如果没有夏想的关系,只凭宋朝度一人,他没有可能接任副书记的职务,因为宋朝度和梅升平关系一般,夏想不出面,他有可能连提名都无法获得通过。
“哟,怎么态度这么不好,我好象最近没有惹你,是不是?”付先先一点也不怕夏想的凶,反而继续调笑,“如果你记恨因为误会和我上床的事情而让付先锋惹了你,好,算是我的错,我承认,大不了真陪你上一次床好了,既不要你负任何责任,又不需要你采取任何措施,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怎么样,够朋友吧?”
夏想不由好气:“付先先,大半夜的你打什么骚扰电话?不要随便给别人添乱好不好?”
她主动提出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交易,到底又有什么用意?夏想不愿意去恶意地猜测付先先的动机,但他也心里有数,付先先不会无缘无故地送他重要的信息,她肯定还是有事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