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1章 各持己见

“你没有左右邱家和梅家决策的影响力,但你有影响梅升平和邱绪峰正确判断的影响力,就算邱、梅两家的联合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至少你可以说服梅升平或邱绪峰任何一人,不让他们两个人一起返回京城来对付吴家。”吴才洋还是坚持己见,一心认为夏想即使不是有意要和吴家过不去,也是乐见吴家受阻失败,“就算你对我还有成见,但也要明白一点,若菡是吴家人!”
实际上在夏想看来,付先锋担任市长是一次契机,正好可以看清下马区有些纷乱的常委们的心思,早晚会划分出该有的势力范围。
下马区的房价,夏想也并非是非要压下不涨,那样也不符合市场规律。中国人多地少,所谓地大物博是不假,但后一句却是人口众多,一平均,就僧多粥少了。地皮少,居住空间有限,但人口年年增长,房价必然上涨。
实话实说,吴才洋并非不爱连若菡,相反,他自认还是深爱连若菡,也觉得没有给她一个幸福的童年,他也是心中有愧。但吴才洋为人自负,又一向认定他做的事情百分之百正确,即使觉得有愧于连若菡,也拉不下脸面向连若菡道歉,或者说,他还坚定地认为,他一心为了事业,也是为了给连若菡一个权势而富足的家庭。
房价的上涨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基本上从98年以后,一直到后世他重生之前,房价只涨不跌,就和人的年龄一样,年年新高,从来不会出现今年20明年18的广告词的效果,由此也就造就了一些所谓的业内人士一心认为,房价肯定会涨个没完。
而且他当年一人在外拼搏,和老爷子闹别扭,和家族势力划清界限,自认做出的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带着连若菡反而不利于她的成长,不如将她放在京城老爷子的身边更好一些,因此吴才洋并没有觉得他的所作所为有多伤害连若菡。
吴才洋知道夏想略过刚才的问题不提,其实还是给出他答案,就是夏想还是会坚持走自己的道路,不会被他左右,吴才洋还是有点生气,但又拉不下脸面说出拉拢夏想的话,对夏想提出的问题,更是没有正面回答:“既然你是居中的立场,吴家的事情,还是不要操心好了!”
人们的心理就是买涨不买跌,房价越涨,反而越能激起购买欲,促进销售,也是怪事。
晚上,梅升平和邱绪峰和图书都从京城返回了燕市,约夏想见面。夏想晚上和两人一起吃饭,说起了京城里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然,夏想无意去指责消费者的不理性和盲目,全世界都一样,也并非只有国人如此。
难道是……?夏想一愣,不及细想就反问了一句:“吴部长,请您说清楚一些,好吗?我一直在做好我自己的事情,没有刻意针对谁,您的指责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小小的敲打?手下留情?轻易不动怒的夏想,也被吴才洋的轻描淡写给激起了一丝火气。当时吴老爷子出手十分犀利,差点让他前途尽毁,肯定就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地出手,他之所以逃过一劫,不是吴家高抬贵手,更不是吴才洋口中所说的手下留情,而是他关系网深厚,而是陈风对他的爱护,对他的力挺!
吴才洋还好意思问他的政治智慧去了哪里?他怎么不用心想一想,他的政治智慧去了哪里?付伯举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的低劣手段,吴才洋会看不出来?居然还拿出来说事,还来质问他,真是可笑!
比如著名的保健品脑白乐,广告上是两个极其拙劣的卡通人物,年年不变的广告词是“今年过节不白吃,白吃就吃脑白乐”,结果还真有无数人上当,趋之若骛,而据专家研究,所谓的保健品的营养成份,甚至还比不上小米粥。
也有火要发。
电话一端陷入了沉默之中,长久的沉默,还有沉重的喘息声……
不过吴才洋毕竟是吴才洋,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重新恢复了镇静和一贯的腔调,还是冷冷地说道:“我和若菡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你也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我现在和你讨论的是你为什么要对付吴家的问题,如果你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的话,就别怪在一些问题上,吴家不会给你留情面。”
吴才洋显然也曾经想到过这个问题,夏想一说,他就沉默了下来,约莫有半分钟没有说话。
“吴部长,我是因为您是若菡父亲的身份才说实话的,邱、梅、付家三家的联合,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是在面对吴家的巨大压力之时,必然而然做出的反应,我在其中并没有起到鼓动的作用,再者说了,如果没有利益的驱使,您认为以我现在的级别和能量,能有左右邱、梅两大家族决策的影响力?”夏想委婉地向吴才洋点明了问题和_图_书的切入点,是想让吴才洋明白一点,吴家现在四面楚歌的处境,是吴家自己造成的,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不对,吴才洋应该清楚付伯举的说法是挑拨离间,也是幸灾乐祸,他还是拿来质问他,其实是故意要他难堪,要他给一个解释罢了。
就如俄罗斯一样,是真正的地大物博,但人口稀少得可怜,而且人口增长率是负数,肯定不会有高房价的困扰。
夏想突然之间向他抛出了连若菡的真心话,也确实如一把尖锐的匕首,一把刺中了他的心脏。吴才洋和连若菡之间缺乏交流,而且他想当然地认为连若菡就算心有怨言,也不会对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毕竟他是她的亲生父亲。不料夏想亲口提出连若菡的真心所想,也让他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无法接受?”吴才洋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从中周旋,不你是挑头,不是你牵线,邱绪峰和梅升平怎么会坐到一起,邱家和梅家会联合付家来对付吴家?夏想,我承认是曾经打压过你,但你想过没有,是你有错在先,是你骗了若菡,换了谁,也不会让自己女儿没有名份地跟着一个有妇之夫!而且以吴家的地位,对你只是小小的敲打,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夏想的话,触动了吴才洋的内心。
李涵的表现还算平静,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是一副老古板的样子。倒是慕允山却兴奋异常,跑到了李涵的办公室呆了半天,出来后还是一脸喜色。
连若菡的指责最伤人心,因为是一个女儿对一个父亲的控诉。
是呀,都忽略了一个事实是,人类的年龄会有尽头,因为到了一定年龄人人都会死掉,死亡从来不和人商量,也不会提前通知!
邱绪峰笑而不语,冲夏想使了个眼色,一脸诧异之色,意思是梅升平也有狂放的一面?夏想对邱绪峰的惊讶报以一笑,邱绪峰对梅升平了解不多,梅升平其实为人复杂多变,也许在组织部特立独行,但私下里,他又是另外一种形象。
吴才洋说不出话来,只是觉得胸中塞了一团乱麻,想要举刀斩断,却又觉得无处下手,更有有心无力的感觉。
还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夏想摇头一笑,吴才洋真是固执,惨败之后,没有痛定思痛,反而还寻找客观原因,难道他真的看不清眼前的局势,还是故意要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和_图_书姿态和他说话?
如果吴才洋真心爱护连若菡,当年也不会毅然决然扔下她一人,让她有一个孤单悲伤的童年!
夏想和梅升平、邱绪峰是在豪门酒店举行了聚会,就三人,门一关,菜一上,梅升平就先是哈哈一笑:“小夏,你肯定想不到吴才洋的脸色有多难看,你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你,真是大快人心的一幕。”
“多谢您的手下留情,您说得是挺好,我却体会不到在敲打我的时候,有放过我一条活路的恩准!”夏想言语之中也没有太多的恭敬,而是微微带了一些火星,“还有,如果您真的真心替若菡着想过,也不会将她一个人扔到京城,让她在孤单、悲伤中长大,因为她不止一次对我说过,她的童年很孤独,没有值得回忆的温暖,她很恨一个人!”
其实许多研究消费者心理的专家都感到奇怪,人类的行为有时和扑火的飞蛾没有什么不同,明知是个坑,都争先恐后地向里跳。因此许多高明的企业家,同时都是人类心理行为分析专家。市场上许多产品的成功不见得产品本身有多好,而在于营销做得好。
夏想自然不会理会各种流言,不过他还是敏感地发现了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白战墨下台之后,许多白战墨一方的势力都乘机向他表示了靠拢。付先锋担任市长的消息一经传出,原来白战墨一系的人,都明显地表示了欣喜之意,并且有了明显的躁动。
下午,从李沁处传来消息,根据各个楼盘近期销售的数据汇总,最近几天,房价涨势明显,几乎每天都能涨50元以上,但与涨价相比的是,销量也涨势喜人,几处著名的楼盘销售数据,每天都在创下新高。
夏想在下马区的理想就是,建造一处燕市最适宜居住的人文新区,合理控制房价,打造出一流的清闲的新型城区,就是他对下马区寄托的全部希望。
邱绪峰对梅升平的不太友善的眼神不以为意,几天来和梅升平接触不少,他已经习惯了梅升平的不经意间流露出了轻视的态度,要是以前他肯定会心中有气,但因为和夏想接触多了,受到了夏想沉着冷静的影响,他也对梅升平的态度看淡了许多,就接过梅升平的话说:“我们三人商量好了之后,就各自通知了家里,三位老爷子就立刻碰了头,当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可m.hetushu•com以说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让三位老爷子大晚上地坐到了一起……”
吴才洋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质问的口气,不管是以连若菡父亲的身份,还是以中宣部部长的身份,反正他的态度非常严厉,一连串的疑问逼得夏想几乎喘不过气来。
是了,夏想暗想,吴才洋一直觉得,他欠吴家一个解释,因为不管有没有付伯举的挑拨离间,吴才洋也是固执地认为,肯定是他鼓动了邱、梅两家去帮付家,在吴家大度地原谅了他之后,他还如此不识时务,敢做出如此故意针对吴家的事情,以吴才洋的自负,吴才洋确实有气要生。
不管是哪一种,夏想都懒得再去猜测吴才洋的用意,至于李言弘的动机,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从另外的渠道得知。
第二天一上班,陈风调走,胡增周接任书记,付先锋担任市长的风声已经传了出来,下马区几乎人人皆知。果然是政治上无秘密,一上午时间,就有不少人各方打听虚实,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已经传得有鼻子有眼,各种传闻都有。
连若菡是他唯一的女儿,以他现在的年纪和身份,不可能再有一个孩子了。一个人权力再滔天,再是顶天人物,也需要亲情,也有七情六欲,也想要享受天伦之乐!
夏想不敢说房价何时会跌,他真的不是预言家,也不愿意去猜测后世的事情,但他知道,在人为控制的因素之下,在良性的引导之下,房价不一定非要跌,但一定可以平稳地上涨,而不是井喷式地涨个没完没了,完全不符合市场发展规律地自说自话。
“我不清楚吴部长所说的到底是什么问题,我什么时候又和吴家作对了?”夏想是明知故问,他能猜到吴才洋的怒火是因为他要为他的失败找一个借口,是因为邱、梅两家的联手才导致了吴家的最终失败,而邱、梅两家之所以联合帮助付家,在吴才洋看来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
话一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吴才洋还没有意识到吴家失败的根源所在,与他无关,与邱、梅两家联合帮助吴家无关,而是因为吴家现在势大,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警惕和不满。
随后,又有几名常委到了慕允山的办公室,也不知谈论了一些什么,反正局势呈现出了一种分化、合拢和重组之势。
“明明是你鼓动邱、梅两家帮助付家故意为难吴www.hetushu.com家,你还不承认?”吴才洋怒气冲冲地说了出口,“付件举亲口对我说了,邱绪峰和梅升平连夜返回京城,就是因为你居中周旋的原因。付伯举还说,他有时间还想当面谢谢你……夏想,吴家失利了,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你的政治智慧去哪里了?”
夏想心中也是一阵冷笑。
“夏想,你是诚心要和吴家作对到底了?”吴才洋的声音传来,冰冷,冷漠,高高在上,并且质疑。
人类社会发展了几千年了,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解决过贫困的问题,不管什么朝代,不管身居高位者吹嘘得如何天花乱坠,贫穷问题始终存在,而且仿佛永远也无法消除。房子,几千年来一直是百姓心中的痛。
最后一句话其实有点赌气和拉拢之意,是让夏想明白,至少在私人情感上,应该向吴家倾斜才对。
夏想却对吴才洋的拉拢不置可否,而是问了一句让吴才洋吃惊的话:“李书记最近和叶书记走近了不少,是您的意思,还是李书记自己的主意?”
傅晓斌和金红心也在一天之内,向夏想汇报了数次工作。夏想对区委内的变动,报以一笑,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他也清楚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有派系的地方就有争斗,李涵是老官场了,早晚会在下马区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华民族传承了几千年,只靠小米大米就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反而到了现在,非要靠什么脑白乐来强身健体,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平心而论,吴才洋所说的连若菡的尴尬身份,夏想也知道确实是他有愧于吴家,但其实说到底,幸福与否全在于个人感受,连若菡下定决心跟了自己,何尝不与她自小体会不到家庭温暖有关?吴才洋现在大言不惭地说他有错,不是他从爱护连若菡的角度出发,而只是认为连若菡这么做让吴家颜面扫地。
算了,不等了,睡觉去,天大地大,睡觉事大,夏想也确实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就要将手机调成震动,手刚一落下,正好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就一下接听了。
“我和邱绪峰回到京城之后,见到了付先锋,邱绪峰和付先锋一拍即合,最终达成了一致协议,共同联手来对付吴家的压力。”梅升平说话时还不以为然地看了邱绪峰一眼,别看他和邱绪峰合作了一次,但对邱绪峰的印象还没有太大的改观,“然后我们三人当即就打了电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