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1章 重中之重

至于江山房产的江山如画小区,在短期内对中高档楼盘造成的影响还无法得出结论,等等再说。而达才集团的山水相连城,元明亮打算放到最后去解决,因为现在和达才集团接触,就容易暴露出长基商贸的真正意图,会让夏想有所察觉。
陈天宇既有总结过去的不足,又有拿自己的切身经验为夏想出主意的意思:“书记不放权,我管的一摊子事情交待下去之后,都没有人听。我的话传达下去之后,大家都哼哼哈哈,然后一转身就又向书记汇报去了,等书记有了明确的指示之后,才去执行。我虽然是常委副县长,实际上还是一个空架子,完全被书记架空了。”
陈天宇和夏想是在区委旁边一家不大的饭馆吃饭,饭菜也简单,夏想的本意是不喝酒,陈天宇今天兴致挺高,就坚持要了一瓶,夏想也就随意陪他喝了两口。
差点没把元明亮气得骂娘。
出席完江山房产的开盘仪式之后,夏想和陈天宇返回区委,中午没什么事情,夏想就和陈天宇一起吃了一顿饭,重点讨论了一下谢源清的问题。
陈天宇说得在理,有的小县就20万人口,几个乡镇,几家企业,书记一天时间就能转完,就能向所有人都传达指示精神,如果书记不当着下面人的面替陈天宇撑腰,点明只要是陈天宇布置下去的工作,都要严格执行,有问题都由他这个一把手来承担——陈天宇才会有权威。反之,书记不撑腰,不发话,别说和*图*书常委副县长,甚至常务副县长都没有多大的权力。
一周后,天安房产主打的新型节能住宅小区隆重推出,开盘价2200元,再次造成轰动。
“以前我也在县里工作过,是个小县,当时是副县长,常委副县长,虽然是常委,实际上在工作中还是感觉束手束脚,因为书记看我不顺眼。”陈天宇多喝了几杯酒,又加上和夏想十分熟悉的缘故,话就多了起来,没有拘束的感觉,他自嘲地一笑,“可能也是我当时不太懂事,喜欢凡事都爱发表高论,说多了,就有点抢了书记的话,就让书记对我态度不好。书记对我态度不好的直接后果就是,所有人都对我态度不好,归根结底还是县小的缘故,因为县小,事情少,书记又年轻又有精力,事事都能考虑得到,他不放权,别人就得事事听从书记的指示……”
谢源清现在立场越来越向李涵倾斜,究竟是出于什么考虑,夏想不得而知,陈天宇也不太清楚,不过陈天宇还是含蓄地对夏想点了一点,言外之意是,谢源清似乎只是对夏想本人有意见,因此他是故意和李涵走近,故意和夏想作对。
元明亮盛怒之下,也没有多想,还对姜斌的话深信不疑,一点也没有怀疑姜斌的话是不是有什么水分,有什么不实之处。
下马区平常稍微已经有了一点平息迹象的房地产市场,将会风云再起!
只是让元明亮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就让他和hetushu.com夏想之间的过招摆到了明面之上……
人事问题向来是重中之重,有人才有事,所有事情最终的结果还是完全在于人为,所以夏想心里清楚,他在下马区和元明亮之间的最后碰撞,和付先锋之间的明争暗斗,还是要取决于谁的支持者最多。
夏想笑了,知道陈天宇的意思是让他在谢源清负责的一摊子事情上,随意否决几件,并且再亲自做出指示,很容易就让别人摸透了风向,知道谢源清要被书记架空了,以后谢源清分管的局长、主任等官员,都会对谢源清的指示阳奉阴违,然后事事都要向夏想早请示晚汇报。
元明亮勉强站稳了身子,心中却有越来越不祥的预感,难道说夏想真的有所察觉,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故意针对长基商贸?
一个区委书记想要架空一个常委副区长,还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当然前提是,夏想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下马区现在事情不少,但千头万绪都围绕着经济建设,谢源清分管的一摊子事情和陈天宇的分工有交叉,从大局观上来讲,书记也可以处处插上一手。也就是说,夏想想要对付谢源清,在工作中给谢源清难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还可以借助陈天宇的名义。
消费者的通性是买涨不买跌,如果造成了房价有下降空间的错觉,大家都处于观望态度的话,对想要席卷一笔拍屁股走人的元明亮来说,最为不利。
说白了,就是面积决定眼光,经济决定权m•hetushu•com力。管辖的地方小,一举一动都在书记的眼皮底下,别人想做手脚都不可能。
付先锋先用元明亮一个暗坑来坑夏想,现在又用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一个巨大的明坑来为夏想掘出坟墓,夏想虽然并不完全清楚付先锋的暗藏杀机,但他也有有意利用四牛集团来引爆连锁反应的后手,实际上等于是两人虽然都不十分了解对手的手段,但却都不约而同采取了相同的支点来对付对方,也是一次无意中巧合,或许正是如此,才让暴风雨的来临,比所有人预计的都提前了不少!
既然文泰房产没有诚意,元明亮就又将目光盯向了东美西丽小区,如果能一举拿下东美西丽,也是初步的成功。只要东美西丽逐步提高售价,相信不用多久,文泰房产就孤掌难鸣了。
谢源清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支持李涵,在夏想眼中,谢源清都没有兴风作浪的本领,充其量就是一个搅局者,还是不太称职的搅局者,且让他去,看他能蹦个几天?
但是,怎么可能?
元明亮直到现在也不愿意承认夏想已经猜到了长基商贸的真正意图,他不无侥幸地想,或许夏想只是重名声,只是想在百姓的心目之中树立一个为民的父母官形象。有的干部眼光向上,只看上级领导的眼色。有的干部眼光向下,一心为百姓办实事。还有的干部对上恭维,对下哄骗,左右逢源,夏想,应该是想做一个既得上级领导赏识,又有百姓口碑的父母官。
3和_图_书000元一平方米,简直就是抢钱!无耻,太无耻。
同一天,四牛集团养殖场也正式举行了开工典礼,市委副书记、市长付先锋亲自出席开工典礼并发表了重要讲话,高调表明市委市政府对四牛集团的支持立场。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市长亲自出席在下马区的落成仪式,下马区出面陪同的却只有区长李涵,区委书记夏想不知何故没有露面,就让不少人暗中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夏想不给堂堂的市长面子。
夏想居中牵线,再加上胡增周和王鹏飞以前也认识,两人之间的关系进展就容易了许多,当然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夏想,两人都对夏想心存感激。因为不管是胡增周还是王鹏飞,在省委里面,志同道合者极少,王鹏飞是因为离开燕市过久,以前的关系也并不牢靠,此次回来,虽然一步迈入了副省级,但还是感到势单力薄。胡增周在省委人脉不广一直是他的软肋,直到现在没有太多的改观。
胡增周和王鹏飞迅速走近并且达成共识,符合两人现在的心境,也是两人有共同诉求的必然结果。夏想为两人牵线搭桥,居中成为两人的重要桥梁,只是他在省委布局的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是他能不能顶住付先锋的手段和压力的最重要的一环,顺利的话,就能保证他在付先锋凭借市长之威的重压之下,立于不败之地的保证。
长基商贸派出了姜斌和文泰房产进行接触,提出收购事宜,但姜斌却说赵康和-图-书态度傲慢,对长基商贸的提议不屑一顾。不过后来在姜斌的坚持说服之下,赵康终于动心,不过还是狮子大张口,开出了3000元每平方米的高价。
……
下马区作为新区,虽然占地面积不小,但因为是正在建设中的新区,事务虽然繁多,但比较集中,夏想又年富力强,精力充沛,因此,区委的大事小事都能记在心上,陈天宇就给夏想出了一个主意。
元明亮左思右想,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
他可没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当付先锋在四牛集团养殖场官面堂皇的讲话的时候,夏想正和王鹏飞、胡增周坐在一起,以茶当酒,畅谈合作前景。
其实不是夏想不给付先锋面子,而是付先锋只让秘书通知了晁伟纲,说是如果夏想有时间就出席开工仪式,后面还强调了一句,没时间也没有关系——既然付先锋如此拿大,又只是面子上点到为止,夏想才不会故意腆着脸送上门去当陪衬,正好他也有要事要忙,就借故没有参加仪式。
夏想的着眼点还是落在由下马区到燕市,再到燕省的三点一线的燕省局势上,因为随着人事更迭的尘埃落定,各方势力将重新洗牌,将会对下马区的局势产生微妙但深远的影响。
失败的话,他有可能在表面上被付先锋强势压制,暗中被元明亮得手,席卷一空下马区的经济成就,落一个惨败的下场!
夏想摇头笑了笑:“以后再说好了,现在没必要拿谢源清大做文章,他还不是我们的着眼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