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2章 攻克最后的堡垒

夏想见成达才称他为“夏书记”而不再是“小夏”,心中也是微微感慨,不过也并不点破,说道:“达才集团立足燕省,面向全国,现在在燕省的布局差不多完成了大半,成总的产业地产的概念十分宽广,太阳城也好,下马区的山水相连城和批发商业圈也好,在成总高瞻远瞩的目光之中,只是一个层次不高的起点,我想成总心目中的产业地产,应该是以达才集团一家之力,建造一处不下于整个下马区的新城大产业地产,才是远大蓝图。”
两年后,付家不敢保证叶石生不会升到副国级只是一种说辞罢了,是想打动叶石生的一种政治上的策略,照夏想猜测,如果燕省照现在的态势发展下去,下马区的政绩,大京城经济圈的上马,等等,都要算到叶石生头上,到叶石生退下之时,中央给一个安慰奖应该是题中应有之意。
夏想忙迎上前去,和成达才握手:“成总,太阳城现在如日中天,正好和达才集团的发展态势一样,不用多久,就有了君临天下的布局。”
夏想一句话就说中了成达才的心事!
成达才一想起夏想的前景,也不免心跳加快。他尽管作为燕省经济界内第一人,暗中被人称为燕省经济界的一把手,但实际上现在达才集团的主力还没有走出燕省,虽然在各地也有了分公司,不过都不成气候,离他心目中的大型集团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因为他知道,付家力劝叶石生前往www.hetushu.com京城担任副国级闲职,可不是一心为了叶石生能有一个副国级待遇的离休生活,而是利用围魏救赵之计,让叶石生腾开燕省省委书记的位置!
达才集团现在在以燕省总公司为龙头的带动下,已经成立了京城分公司,齐省分公司,海南分公司,但离成达才的达济天下的目标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夏想完全可以清楚成达才的心中所想,就是要让达才集团在国内遍地开花。
成达才也是精神大好,一脸笑容地站在门口迎接夏想。
和叶石生分别的时候,叶石生已经是一脸笑意,虽然不至于一次见面就让他完全改变立场,但夏想清楚,他的策略还是奏效了,至于又在叶石生和付家之间,成功地横亘了一块巨石。
叶石生确实是在付家许他可以一步迈进副国级闲职的事情上,陷入了两难的境界。实际上,他还是偏向在燕省干到届满的想法,但付家催得很急,将前景描绘得也很好,而且还由付老爷子亲自出面,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两年之后,事情也许会有不可预料的变化,到时他别说能当上实权副国,甚至现在的副国级闲职也捞不上,一下就退个干干净净。
“下马区是在叶书记的关照之下成立的,下马河是在叶书记的关注之下全线通水的,燕市是在叶书记在位时稳坐了全省第一经济强市的宝座,燕省更是在叶书记的带领之下,大步向前,和京城hetushu.com达成了大京城经济圈的长远战略目标,在燕省的历史上,叶书记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夏想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以事实打动人,为叶石生犹豫不决的心思,再加上一块留在燕省干到届满的砝码!
夏想就淡然看了成达才一眼,接过了叶石生的话,笑道:“叶书记高瞻远瞩,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举棋不定也是正常的事情。现在燕市即将迎来春天,不用多久,下马河就会全线通水,如果叶书记到时能坐船绕燕市一圈,看看欣欣向荣的燕市,相信许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例行的寒喧过后,三人落座,叶石生就和成达才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家常,偶而涉及到达才集团的远景规划,不过不管是什么话题,叶石生都是兴致阑珊,话题都是一点而过,不愿深入交谈,就让夏想隐隐猜到了一点什么。
……
经济上的扩张和延伸,必须要有相应的政治上的实力和人脉,成达才自知在京城他还有一些关系网,在外省,就单薄多了。如果夏想有朝一日能够飞出燕省,到外省为官,他也可以借助夏想之势,将达才集团的触角延伸到燕省以外。
再有因为夏想的创意和策划,达才集团在下马区的所有投资项目,都是形势大好,赢利预期超过设想,也让成达才心中大喜,对夏想就更高看了几眼,所以今天夏想前来,他降阶相迎,做出了应有的姿态。
叶石生一走,范睿恒顺势接任hetushu.com书记,省长人选就又会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宋朝度资历不够,很难就地转正成为省长。进一步讲,就算宋朝度顺利接任了省长,政府班子又空缺出来一名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付家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会借机拿下空缺。
叶石生眉毛一动,大有深意地看了夏想一眼,欲言又止。夏想的话还是说中了他的心事,说出了他的犹豫所在。
4月的燕市,天气乍暖还寒,不过已经有了迎春花渐次开放,田野之中,也有了浅浅的绿色,如果再有阳光明媚的话,乘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与朋友相会,是一次难得的人生体验。
这一句话问得相当直接,不过以成达才和叶石生之间的私人关系,又不是在正式场合,直截了当地问上一句,也没什么。叶石生脸色微微一变,先是看了夏想一眼,随后又微一摇头:“举棋不定!”
夏想心里清楚,叶石生一旦离开燕省,对付家来说作用就会降低为零。但在叶石生离开之前,如果付家帮叶石生走向副国级之路,那么叶石生投桃报李,肯定会有所表示,还会为付家在燕省谋取更大的利益而做一些手脚,如此就会将燕省的局势再次打乱。
只要叶石生不是事事偏袒付先锋,不出面替李涵说话,夏想就有把握利用手中的力量,打败两人的联手。但如果叶石生在下马区的事务之中横插一手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和叶石生的见面没有太多的寒喧,叶m.hetushu.com石生肯出面,肯来,就证明了一个问题,他愿意和夏想进行有限的接触,哪怕只是维持一个非敌非友的状态,也是夏想现阶段对叶石生的最大希望了。
夏想对叶石生的了解程度,其实比谁都深,只不过他也不敢肯定而已。好在上次和钱锦松见面,钱锦松私下里向他透露过叶石生为人最是念旧,表面上不流露,去掉省委书记的光环之后,实际上他就是一个耳根软、重感情的老人。
成达才心中一动,好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出了达才集团今后的发展方向,不由一笑:“哦?夏书记有什么见解,说出来让我听听。”
叶石生大为动心,但还没有下定决心现在就离开燕省。人过留名,他想在燕省为他的官场生涯站完最后一班岗,也有意亲眼见见下马河全线通水,下马区强势崛起,燕省的经济再迈向新的台阶。
叶石生是夏想在燕省现阶段最后的堡垒,攻克之后,就相当于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和李涵、付先锋以及元明亮进行最后的决战了。
现阶段,动荡不利于夏想的布局,也不利于燕省局势的平衡。现在刚刚有了稳定的迹象,如果再换了省委书记,少说也要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人心不稳,维持眼下的局面对燕省是好事,对叶石生来说,也未必就是坏事。
天近中午,叶石生才姗姗来迟。
夏想现在需要一个平稳期来完成和元明亮最后的交手,需要自上而下的平衡局面来布局,以和-图-书便对抗付先锋有可能采取的重压手段,叶石生现在离开燕省,不符合他的利益,从长远看,也不符合叶石生的个人利益。
夏想现在是区委书记,副厅级,虽然在成达才眼中并不算是什么高官,但夏想的商业头脑和过人的眼光,他见过的所有官员都无法与之相比,而且夏想还不到30岁,也许会在35岁之前,成为副省级高官。
有了一句话的良好的开端,夏想和成达才相谈甚欢,畅想了一番达才集团的未来设想,同时,夏想又向成达才提出了让成达才在关键时刻配合他在下马区的重大举动的要求,成达才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
成达才也不是一般人,也听出了叶石生的敷衍之意,他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又迟疑片刻,还是问了出口:“叶书记是不是要向上动一动?”
只不过叶石生是当局者迷,又事关切身利益,有些患得患失罢了。
夏想赶到燕市东南成达才的别墅时,看到太阳城沐浴在春光之中,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座宏伟的城区的气象,他也是心中欣喜,为成达才终于要完成心目中的初步的理想而感到欣慰。
夏想顿时警觉,叶石生在犹豫什么?他说的举棋不定就是左右为难的意思,是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走哪一条路,肯定是有两条路让他无法做出选择。一是现在前往京城升到副国级闲职,二是两年后再争取一个实权的副国职务,二者权衡之下,前者稳妥但是相当于退出于政治中心,后者有所作为但风险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