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0章 第三阶段:反扑

怎么办?
夏想摇了摇头,还没说话,李涵就急急抢了一句:“四牛集团事事不向我们汇报,有事情直接向市委请示,明显不把下马区放在眼里,他们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们也不会知道!”
市长亲自打来电话传达开会事宜,而且语气不善,官场中人,谁都清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绝对不是好事从天而降。夏想也没多问,立刻答应下来:“是,付市长,马上到。”
付先锋去接电话,刚说了几声,就突然提高了声调:“是谁透露了风声?查,一查到底。不管是谁,查出来之后,一免到底。还有请马部长一定要严防死守,不允许有任何消息被新闻媒体发布出去,下马区经不起折腾了,燕市也经不起折腾了!”
误解?胡增周明白了什么,想了一想,说了一句:“我心里有数了,市里的事情,我会多留意一点,区里,你慎重对待就是了。”
养殖场是夏想出面拉来的项目,小时新型建材厂也是夏想的关系,还是他圈定的下马区第一家高新产业,一家受到损害,一家是罪魁祸首,夏想还真成了里外不是人!
确实是出了大事,虽然不是天大的大事,但却是容易引发连锁反应的大事——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出了事故!
从上个月开始,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就开始出现奶牛暴病事件,接连病死数头奶牛,而且全是进口的奶牛。养殖场以为是奶牛水土不服的原因,经兽医检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传染病一类的病源,就没有当一回事。结果却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头奶牛病死,直到昨天,一下病死了5头奶牛,养殖场的负责人才慌了神,向总部做了汇报。
不过付市长和夏想之间不和的传闻,于四也早就耳闻,以前他以为只是因为夏想站在了胡增周的队伍的原因,现在看来,恐怕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付市长明显是想借题发挥,想要借四牛集团之势,压夏想服软。
四牛集团高层大为震惊,奶牛事关四牛集团的根本,不能有病,万一发生大规模集体病牛事件,就会动摇四牛集团的奶源!同时,更不能走漏消息,否则引起了市场恐慌,导致四牛集团的形象受损,销量下降,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付先锋狠狠瞪了夏想一眼:“这件事情别想轻松过关,四牛集团不满意,市委就对下马区委不满意!”
然而随后黄建军的一番话,立刻让http://www.hetushu.com夏想心生警惕之意。
对于四牛门事件何时引发,夏想最近忙着最后一战,一直没有认真想好。不成想,无巧不巧,付先锋竟然主动拿四牛集团来挑起事端,所依仗的无非是四牛集团明星企业的光环十分耀眼,市里和省里都要顾忌三分,高看一眼,因此,四牛集团出事的话,必然会引起省市两级的关注,而他作为区委书记,一把手,必须端正态度,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有丝毫放松。
夏想心中一凛,联想到现在下马区即将引爆的局势,立刻就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四牛集团配合演的一出好戏,绕过下马区委区政府而不报,直接就将事情捅到了市政府,显然是有意要让下马区难堪,或者说,是故意给他设了一个圈套。
“刚刚听说,市政府方面正在开会,可能过一会儿才有结果出来,怎么了?”胡增周听出了夏想的口气有点焦急,还有点不解夏想怎么对几头牛的病死也大惊小怪了。
夏想却没有付先锋想象中的慌乱,而是只是微微惊讶了片刻,就一脸震怒地说道:“真有这样的事情?付市长先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回区委,责令小时建材厂立刻自查染污水源的问题,一定要给四牛集团一个满意的答案。要查,一定要一查到底,如果问题真的出在了小时建材厂上面,我会让小时建材厂赔偿全部损失,并且向四牛集团赔礼道歉。”
于四掐了烟,清了清嗓子:“夏想同志,李涵同志,四牛集团建在下马区的养殖场出了大问题,你们是不是清楚?”
“不要管他还有没有后手了,反正我的坑已经给他挖好了,就等他向下跳了。就算他再有惊天的手段,几天后,他自己就身陷泥潭了,顾头不顾尾,是保官帽还是针对你,他只能选择一样……”付先锋十分笃定地说道,心情也是大好,还笑了几声。
付先锋所要的也许不仅仅是让他转移注意力,让他自顾不暇,无法分神最后出手对付元明亮的脱身之术,或许还有借此让他焦头烂额、疲于应付之意。说不定,还想让他在四牛集团的事情之后,摔一个跟头才更好看。
必须确定下来有没有添加剂,才是关键点……夏想左思右想一番,下定了决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付先锋主动撞到了枪口上,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一个四牛门引爆之后,看到底hetushu.com会产生多大的连锁反应?至于他如何在事件之中隐身,不被人察觉地完成点燃导火索的壮举,相信能够找到一个最佳的切入点。
“领导,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出问题之后,一开始是瞒报,后来瞒不住才报到总部。总部得知情况之后,立刻向市政府反映了情况,现在市政府正在开会研究对策,刚才我接到的电话,还是一个哥们偷偷打来的,因为付市长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严防消息外漏……”
黄建军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想如临大敌的样子,立刻也紧张起来:“是,马上去办。”
留下正在开会的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隐隐都能猜到肯定是出了大事,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夏书记虽然年轻,但一向镇静,遇到天大的事情也是泰然自若,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脸色都变了。
付先锋怒了,瞪了李涵一眼,喝道:“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是你们下马区非要强行把四牛集团的养殖场项目拉了过去,等真建在了你们下马区,你们就没有当一回事了,嗯?李涵同志,你这个区长怎么当的,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进口奶牛病死了十几头,经专家提取地下水化验水质,是因为水质受到严重染污才导致奶牛生病,最后经过排查,确定了染污源是小时新型建材厂!”
两天后,夏想正在主持区委中层以上干部会议之时,正在参加会议的公安局长黄建军突然脸色一变,接过一个电话之后,起身来到夏想身边耳语几句。
刚放下电话,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高海发来的,上面只是短短几个字:“四牛集团将事情推到下马区的不作为上面,付市长大为震怒,要拿下马区是问!”
夏想微一沉吟,还是说了出来:“四牛集团没有和区里打招呼,直接就将事情捅到了市里,其中可能会有点误解……”
胡增周正在办公室和市委秘书长岳明说话,夏想的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桌——各区县书记之中,除了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因为是市委常委的原因,可以直接和他通话之外,其他人都要经过秘书之手,夏想是唯一一个经他特许可以直接打他的重要电话的普通区委书记——见是夏想来电,他冲岳明微一点头,就直接接听了。
可以说四牛集团一旦有事,不但市委市政府会十分关注,连省委省政府也会紧盯着不放,而且还有可能m.hetushu.com影响整个奶制品行业的前景,非同小可!
但夏想也知道,现在被付先锋抓住了过错,付先锋又是名正言顺的顶头上司,自己就必须拿出足够的态度,就一脸恭敬的表情,低头挨训。
夏想的本意就是让胡增周警惕付先锋借题发挥,见胡书记明白了什么,也就放了心。
夏想一脸严峻地说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四牛集团想要区政府补偿,应该第一时间通知的是区里,而不直接向市里打报告!”
放下电话,付先锋气势汹汹地怒道:“刚才省委宣传部马部长来电,有新闻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是要采访四牛集团养殖场奶牛暴病事件——这不是要给燕市和燕省的脸上抹黑吗?夏想,下马区必须保证不能有任何风声传出来,否则,市委拿你是问!”
听完黄建军的汇报,夏想第一感觉就是,难道是下马区的水质有问题?再转念一想,不应该,下马区临近常山县,上一世四牛集团的养殖基地就建在常山县,和现在的养殖场的位置,顶多就是10多公里的错位,不过10公里之差,水质就能让牛生病?
夏想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扭头对庄青云说道:“下面的会议就由青云同志主持……”话一说完,他也没有过多解释,和黄建军一前一后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黄建军一脸神秘的表情,也为他能第一时间得知消息而向夏想请功。
后世四牛集团的奶粉事件,其实集团内部早就意识到了问题,但还是被燕市和燕省强行压了下来,后来致病的婴儿过多,全国媒体一片声讨再也捂不住之后,才全部曝光出来。
付先锋表面上是训斥李涵,实际上指桑骂槐,影射的当然是夏想。
放下付先锋的电话,夏想愣了一会儿神儿,又打出了一个电话:“可以宣布了。”
他一直在提防付先锋最后的一招反扑,也清楚付先锋要配合元明亮,肯定不会坐等,会有手段使出,千算万算,没想到付先锋竟然拿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说事。
到底要不是趁机提前引爆四牛门?夏想知道,四牛门引爆的话,后果严重,如果他在事件之中留下了什么手脚,被付家察觉的话,就等于和付家结下了死仇。再万一被付家四处宣扬的话,会引起其他三家都对他心生提防。毕竟每个家族都有自己插手的行业,他的出手,破坏的是行业潜规则。
难道说就是要让他提前引http://www.hetushu.com爆奶粉添加剂事件?
眼下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事情是付先锋主动挑起的,借力打力应该可以让事件的曝光显得更顺其自然一些,但却有一个难题,就是夏想还不清楚到底现在的四牛集团的奶粉之中,是不是已经有了添加剂?
夏想和李涵赶到市委的时候,直接就走进了市长办公室。办公室内,付先锋和于四两人相对而坐,烟雾缭绕,桌上全是烟头。
元明亮还是不太放心:“我总觉得夏想肯定还会留有后手,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而且他应该早就提防我们了,在最后关头放手不理,也不是他的风格。”
四牛集团不仅是燕市的明星企业,在燕省,也是数一数二的超大型集团,在全国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是国内奶粉业十强之一!
气氛有点凝重,夏想和李涵进来后,付先锋一脸阴沉地看了两人一眼,却没有让坐,只是冲于四一点头:“于市长先介绍一下情况。”
夏想还没有说话,付先锋的电话先响了。
黄建军不解:“领导,几头牛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区政府出面派一个副区长过去视察一下,安慰一下,再稍微表示一下补偿……怎么还需要出动警力了?”
夏想心中冷笑一声,好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如果不是他知道付先锋和四牛集团之间的内在联系,还真以为付先锋一心为公,真是真心为了四牛集团着想。只是一是他和四牛集团之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同盟,二是四牛集团的养殖场的死牛事件,到底是真是假,是真病还是人为,还是未知之数……
不得不承认,付先锋的手段,也十分高超,一下就将夏想置于了两难的境界。不管怎么处理,他都很容易双头落不了好。
黄建军转身一走,夏想立刻拨通了胡增周的电话:“胡书记,四牛集团养殖场的事情,您听说了没有?”
电话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夏想急忙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付先锋怒气冲冲的声音:“夏想同志,请你和李涵同志一起,前来市委开会!”
在前来市委的路上,李涵只问了夏想一句“付市长找我们有什么事”,在夏想回答了“不清楚”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一进屋,他就很有分寸地站在夏想身后,还是默然无语。夏想察言观色,多少能猜到一点,李涵对四牛集团的事件,也是蒙在鼓里,付先锋并没有向他提前透露http://www.hetushu.com风声。
说不定在向市政府汇报的时候,四牛集团已经得出了不利于下马区的结论,已经准备好了让下马区委区政府承担一切责任的证据!
夏想眯着眼睛想了片刻,指示黄建军:“立刻动员起来,调动全部警力,随时准备出动。”
元明亮心中疑虑未去,但付先锋坚持他的看法,元明亮也不好再反驳什么,虽然他并不认同付先锋的暗中布局,认为和夏想过招,要赢,就要赢得光明正大。但付先锋是主导者,他就只好暂时认可了付先锋的计划。
“态度当然要拿出来……”付先锋看了夏想一眼,心想你反应倒是挺快,立刻将责任推到了小时建材厂身上,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那么容易,“但你要知道,四牛集团是燕省的明星企业,是燕市的纳税大户,是全国奶制品行业十强之一,奶源地建在了下马区,你们应该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你们又是怎么做的?置之不理不说,还放任一些重染污企业染污水源。这还不算,养殖场还有奶牛被盗事件,夏想,你这个区委书记是怎么负责的?你当初是怎么对四牛集团承诺的?现在四牛集团向市委提出了对下马区的强烈不满,你作为区委书记,是不是要承担相应的领导责任?是不是要向市委市政府做出书面检讨?”
区委书记如果向市委做出书面检讨,事情就闹大了,会给夏想的政治生命造成无法弥补的污点。于四下意识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心想四牛集团的事情,可大可小,付市长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作了?
戏份挺足,烟抽得挺多,也不怕呛着?夏想看了于四一眼,心想于市长还是和付先锋走到一起了,也难怪先前于市长到了江山房产,以视察工作的名义,挑了不少毛病,原来是当了付先锋的排头兵。
关键是不认可也没有办法,以前是他在暗处,夏想在明处,现在形势比人强,他在明处,夏想在暗处。还有一点,元明亮虽然不赞同付先锋背后黑人的做法,但如果真能阻止夏想再出手阻拦他的计划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管他背后还是明面,反正下黑手的人是付先锋,不是他。
夏想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唱一和,果然要拿下马区开刀了。夏想没有回复高海短信,他也知道高海是有意给他打出提前量,让他想好应对之策。
估计是高海偷偷在开会之际发来的,因为高海有两部手机,付先锋就算严防消息外传,也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