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9章 俯仰无愧天地

夏想震憾了,此时他脑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想法,只有一个念头在不停地回响:拼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不是漂亮话,不是大话,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生理想。有几百名兄弟的肝胆相照,有卞秀玲身为女性的光辉一刻,不信300多人联手起来,组成人墙,众志成城,阻挡不住滔滔洪水的汹涌之势!
他强忍内心的悲痛和无奈,不管是哪里出了差错,不管付先锋的决定有多错误,以后算帐是以后的事情,眼下,必须保证这些热血兄弟的平安,凭什么付先锋的错误,要让工人兄弟付出生命的代价?下马河冲出下马区,将下马区淹成一片汪洋,造成的只是财产损失,不会有人丧生,顶多再因为大水摧毁下马河的经济,让他背上政治污点,但即使如此,也比让眼前300条生命有可能消失要好上许多。
而且,经山沟聚集了动能之后,水流的速度会加快许多,从西山花园别墅到抽水地点,只有2公里,2公里的路程,说不定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几分钟,前来支援的武警绝对赶不到。
黄建军低下了头,不想在下属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因为他的眼睛也想流泪。
夏想知道,他不跑,所有人都不会跑。但他是书记,是所有人的主心骨,怎么能在大难来临之时,第一个跑向高处求生?夏想急了,情急之下他做出了许多人都想象不到的举动,“扑通”一声跪在泥水之中,声嘶力竭:“兄弟们快跑,就当我求你们了!”
第三波洪水再一次袭来,夏想环顾身边个个如同泥人一样的兄弟,心中充满了感动和自豪。区区300人的队伍,还不是专业的武警,抵挡了两波洪水的冲击,没有让下马河的河水暴涨,也没有形成倒灌效应,已经足够自豪和欣慰了。
夏想的声音远远传去,在空旷的田野之中阵阵回响,所有人都震惊了,都呆立不动,不明白夏想为什么突然做出了放弃的举动。
真是生死之交的好兄弟,夏想也顾不上表示什么,因为洪水冲击力实在太大了,300多人如同汪洋大海之中的一叶小舟,风雨飘摇,摇摇欲坠。
他承担不起让300多人冒着生命危险来挽救下马河的巨大风险!
所有的工人都惊呆了,回头看向远处,远处的地平线上,肉眼可见一条水龙翻滚而来,众人都感觉到了冰冷的狂风和震耳欲聋的水声,都目瞪口呆地一动不动!
今天m.hetushu•com,面对夏书记的无奈和痛心,熊海洋心中难受,他拼了全力大喊一声:“夏书记,您说过,做事情要有始有终,现在我们已经干了一半的活儿,不能扔下不管。您是下马区的书记,是我们的书记,下马区就是我们的家,保卫自己的家园,谁也不能退缩,退缩不是男人!是不是,兄弟们?”
陈天宇本想和夏想站在一起,但他知道,保护卞秀玲的重任也无比重要,只好含泪看着位于人墙之中的夏想,他的身躯并不高大,既不如萧伍壮实,又不如熊海洋健壮,但他是所有人的核心,是所有人的灵魂。
他硬生生地也跪在了夏想的身后。
但正是因为他记得清楚数据,就更清楚洪水绕行西山花园别墅后花园的危险性,因为经山沟的汇聚之后,本来分散的洪水将会聚集在一起,重新形成一条水龙,到时积蓄了动能的水龙威力将会增大无数倍,眼前的区区不到300人的队伍,肯定抵挡不了巨大的水龙的冲击之力,第一波冲击之下,说不定就会全线溃败。
“啊!”一阵山呼过后,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短短1分钟时间就组成了一条人墙,夏想在最中间,萧伍在他的左面,熊海洋在他的右面,300多人一字排开,以大无畏的勇气和信心,人人绑好了绳子,坚定的目光迎向滔滔的洪水,没有人一畏惧,没有一人退缩,每个人的眼上都闪现着义无反顾的神情,眼睛中闪动着坚定的目光。
陈天宇也记不清他有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这一刻,再也忍不住泪水纷飞,也是跪倒在夏想面前:“夏书记……”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难受得要命。
在洪水来临的一刻,萧伍和熊海洋不约而同向前迈出一步,两人正好挡在夏想前面,替夏想抵挡了大部分的冲击力。夏想能明显看出两人被洪水冲击得退后几步,脸憋得通红,话都说不出来了。
熊海洋却什么话也没有说,紧咬牙关,将嘴唇都咬破了,他回头看了工人队伍一眼,一转身,双手抱拳,直挺挺地跪下:“夏书记不走,我老熊和200多名兄弟,死,也要死在这里!”
陈天宇不知道他的决心,为他的政治生命带来了怎么样的巨大飞跃。他义无反顾地冲到了前面,眼见第二波巨浪打来,夏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急忙赶到,一把托住了夏想的后背:“夏书记,我是和_图_书男人,我就应该和您共同抵抗洪水!”
一瞬间夏想做出一个无奈的决定:放弃!
陈天宇的眼睛湿润了。
夏想斟酌着词语,沉默了足了十几秒,才语重心长地说道:“洪水来势凶猛,我们可能抵挡不住,有可能我们全部被冲进下马河,也阻挡不了洪水的脚步。你们都是父母的好儿子,都是儿子的好父亲,都是我的好兄弟,我不能让你们有一点闪失,你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无比宝贵,你们谁有一点闪失,都是我的过错。我们撤退,下马河……不保了!”
所以任何一个人万一有什么不测,都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夏想伸手拿过高音喇叭,清了清生涩的嗓子,略带苦涩地说道:“同志们,工人兄弟们,听我的命令,现在立刻放弃抽水点,所有东西都扔下不要,立刻转移到高地上,马上行动!”
“不能放弃,夏书记,我们顶得住!”熊海洋正干得起劲,为自己能保护下马河而感到自豪,突然被夏想的命令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夏想没动!
无谓的牺牲,真的不值。
老钱连滚带爬来到夏想面前:“夏书记,您不走,我死也不走。”
熊海洋没动,老钱没动,陈天宇没动,萧伍没动,卞秀玲没动,所有工人,300多名热血男儿,没有一个人移动脚步。
卞秀玲第一次见识男人之间真挚的情感,男人之间最雄性的碰撞,她也是心潮澎湃,只觉得血向上涌,双眼胀得难受,心里发堵。
夏想大喊一声:“听我的命令,所有人都快跑!”
洪水漫到每个人的腰间,因为冲击力过大,每个人都摇摇晃晃,站立不稳,还感觉呼吸困难。但每个人都咬牙坚持,不为别的,只为不辜负夏书记的信任,只为夏书记也以身作则,和他们并肩作战,没有丝毫的退却。
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夏书记的,除了一把子力气,除了一帮听他指挥的工人队伍!
夏想也顾不上说什么了,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同心协力!”
萧伍的眼睛也湿润了。
只是他知道,第三波洪水冲击之后,估计会有一半人昏迷。大家都太累了,奋战了这么久,还没有等来支援,夏想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人为的原因,还是燕市因为没有发生过洪水,平常准备不足?不管是哪一种,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尽力而为了,自己也问心无愧了。
几百名兄弟肩并和-图-书肩,心连心,滔天洪水携带呼啸之势逼近,20米,10米,5米……轰然一声,洪水撞击在人墙之上,当时就将几人撞飞,幸亏有绳子栓紧,才没有被洪水冲走,不过也有几名兄弟受了不轻的伤。
但还是有一小部分流入了下马河,还将不少水泵冲得东倒西歪。即使是小部分洪水注入下马河,也让下马河的河水立刻呈现上涨之势。毕竟洪水太大了,一小部分就已经很是惊人了。
卞秀玲哭得一塌糊涂,一生之中从来没这么感动过,也从来没有觉得工人们有这么可爱过,更没有觉得夏想有这么伟大感人的一面。她一咬牙,做出了一生之中最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挽起袖子,迈开大步,来到防洪堤前面,用力将一袋沙袋扶正,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喊道:“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泪,有种,大家都不走,我陪你们一起抗洪!谁怕死,谁就是孬种!”
萧伍离夏想最近,拉了夏想一把,没拉动,他满眼热泪,悲怆地大叫一声:“领导,您不走,我们都不能走!”
卞秀玲的出现,再一次鼓舞了大家的斗志,谁都知道身后就是最需要他们保护的女人,而再远处的下马河,代表的是下马区的老百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都被他们用血肉的长城筑起了一道生命的铜墙铁壁。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咬牙拼上一次,无怨无悔。
卞秀玲也被感染了,她乘人不备,也跳入了洪水之中,一步一步地来到人墙背后,大声说道:“夏书记,陈区长,我就在你们身后,和你们坚定地在一起,绝不后退半步!”
在他的印象中,夏书记从来都是不肯服输的性格,在安县的大水之中,最后一刻救下了老钱,被洪水冲走之后,也坚持到了最后,从来不放弃求生的希望,今天为什么要放弃努力了这么久的防洪堤?
夏想一下愣住,不对,按照既定路线,洪水应该绕过西山花园别墅,怎么会从西山花园别墅经过了,难道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夏想却没有流泪,因为他已经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感受到了洪水来临之前的呼啸的风声,吹在脸上,冰凉而生疼,水未到,风先至,可见洪水的威力,确实惊人。
夏想几乎落泪,熊海洋带来的200多名工人,一半他都认识,都是他在安县认识的工人兄弟。另一半不认识,但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他们本不应该在此,抗洪救灾,保护下马河,并非他们的m•hetushu.com职责所在,他们却不计报酬,不顾生命危险地奋战在第一线,为的是什么?全是因为熊海洋对他的一片热诚,全是工人兄弟对他个人的信任和支持。
是宁死不屈的奋发意志!
熊海洋在和陈天宇的接触之中,知道下马河对于下马区的重要性,知道夏想保卫下马河的决心。现在见夏书记担心他们受到伤害而放弃保卫下马河,他能体会到夏书记的痛心和无奈。
下马河的河堤太薄弱了,尤其是下马区内的部分,一冲就破,就算已经疏散了人群,也不敢保证不会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和严重的政治后果。再看到在洪水之中一直摇晃的人墙,几乎就要坚持不住时,陈天宇再也忍不住了,对卞秀玲大喊一声:“卞书记,您千万站着别动,我去帮夏书记。”
话音未落,陈天宇纵身跳入水中,拼了全力向人墙冲去。他在人墙后面,洪水小了许多,但仍然有半米多深。即使洪水大部分被挡在人墙外面,但脚下的水流依然是十分湍急,他咬紧牙关,步步为营,才勉强站稳了身子,可想而知处在激流之中的夏想等人该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是!”几百人一起大喊,在天之间回荡,引发一阵阵轰鸣,久久回响,让人心神激荡。
不放弃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到眼前的工人兄弟,还有陈天宇、萧伍白白葬身于波涛之中,更何况还有卞秀玲也在,关键时刻,不能让女人以身试险。男人流血流汗不算什么,如果让一个女人也跟着冒险,不是他的风格,也是下马区的耻辱!
熊海洋比夏想大十几岁,他虽然表面上一直敬重夏想,其实心里却没有将夏想当成什么领导,而是当成亲人一样,当成自己的侄子,尽管他知道他高攀不起,但在内心深处对夏想是真正的喜爱和敬佩。夏想有难,他从来没有二话,从来不想什么报酬,也不想有没有危险。没有夏想,就没有他的今天,而夏想除了一直帮助他之外,从来没有要求过他有什么回报。
西山花园别墅山后有一处山沟,经过人工开发之后,成为了后花园,景色优美,但最宽处不过百米,最窄处仅50米,夏想因为精通设计的原因,对西山花园别墅的后花园的情况知道得很详细,换了别的领导,肯定记不住详细的数据。
夏想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喝一声:“萧伍,拿绳子,组人墙。天宇,将卞书记拉到后面,让她为我们加油!老熊,让兄弟们手拉手,肩并m.hetushu.com肩,我和你们并肩战斗,直到最后一刻!”
近300名工人兄弟,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一脸坚定,有人流泪,有人紧握拳头,有人虽然身体打着寒战,但目光坚定,所有的人,没人指挥,没有人发号使令,齐刷刷如山崩地裂一样,全部跪倒在泥水之中,跪下时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敲响天地之间最动情的乐章,久久回响,令天地变色,令所有人为之折服,心中激荡着世间最动人心弦的温暖。
300多人的铜墙铁壁,抵挡住了洪水的第一波冲击,将大部分洪水挡在下马河之外,就让陈天宇和卞秀玲长舒一口气,不过当两人看到下马河的河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之时,一颗心不由又提了起来。
这一刻,是所有热血男儿最真情的流露,是男人之间最沉重的以死相托,是人世间最值得珍藏的情谊。面对呼啸而至的洪水,没有一人退缩,没有一人绝望,更没有一人胆怯,每一个人心中激荡的是力量,是慷慨,是激动。
抵挡了两波洪水的冲击之后,已经有不少工人昏迷了过去,被人抬到了远处的高地之上。剩下的还有200多人,依然在拼命坚持。夏想依然矗立在人群之中,他不倒,就是所有人的精神支柱,是所有人的力量源泉,就没有人一个放弃和退缩。
夏想喉头有些哽咽,眼前的好兄弟好同志都是他最信赖的人,是他最贴心的力量,最可靠的朋友,正是因为如此,他不想让他们有任何牺牲,关键是,有可能人牺牲了也抵挡不住洪水的冲击。
所有人都不理解,都一脸疑惑地看着夏想。
卞秀玲衣着单薄,被风雨打湿之后,紧贴在身上,风韵犹存的她曲线玲珑,焕发出女性最动人的光辉。落在所有人眼中,却没有任何不良的想法,她就如母亲一样圣洁,就如女神一样光彩照人。
陈天宇也不知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反正他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悲愤和悲壮,就觉得身为一个男人,如果躲在背后,简直就不是一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他现在只想冲到最前面,和夏想并肩站在一起,就是被大水冲走,也因为曾经和夏想并肩战斗过,而无上自豪。
他们,都是和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不过也终究还是人多力量大,再加上洪水一路奔腾而下,一路上分散了力量,被300人的人墙一拦,又被沙袋组成的安全防护墙一缓冲,余威大减,大部分被挡在了下马河之外,反弹之下,向远处的山沟倾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