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0章 褒贬自有春秋

夏想脑中还来得及闪过一个玩笑式的念头,想缩回手,奈何总理握得很紧,只好尴尬地说道:“总理,我不知道您来了……我,我去换件衣服。”
剩余的一部分官兵,将已经疲惫不堪的工人陆续送到平安地点,夏想还想坚持,却被两个官兵强行架了回来,连同陈天宇和卞秀玲一起,不由分说送到了安全地带。
天地肃穆,人心肃穆,何东辰双手握拳,远望洪水之中小小的夏想的身影,终于热泪夺眶而出。再看到人墙背后的卞秀玲,一个女人,乱了头发,浑身是泥水,不停地挥舞双手,显然是在为众人加油,而一字排开的工人们,摇摇欲坠,却又顽强地站立。
等总理和众人一起赶到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高地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已经累得昏迷的工人兄弟,总理先是红了眼圈,立刻吩咐妥善安置工人兄弟。他来到一个看上去不到20岁的小工人面前,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感慨说道:“你是人民的好儿子,是人民英雄!”
夏想只以为是武警官兵奉命赶到,并没有留意到谁和武警官兵一起到来。他放不下下马河的安危,冲陈天宇喊道:“天宇,看替下来的工人兄弟,谁还有力气,继续填沙袋,要确保下马河万无一失。萧伍,继续抽水,下马河水位上涨到了警戒线,还是比较危险……”
总理微一点头:“你说。”
叶石生微一犹豫,同意了。因为燕省的武警官兵没有经过洪水的历练,抗洪经验不足。而且大部分被抽调前往南山水库,一部分又被紧急派向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只有一小部分被派往下马区,保护下马河。而且叶石生对洪水的威力有多大也不清楚,据崔向所说,经过20公里的奔流而下,到达下马区之时,洪水也就没有什么冲击力了。
夏想想说什么,却一口气提不起来,话全堵在胸中,无法说出口。
何东辰没想到,他不曾经为正厅甚至副省级高官奋战在第一线而感动,也不曾为武警官兵在抗洪之时的英雄表现而落泪,此时此刻,却为夏想和一帮东倒西歪的工人们,而鼻子发酸,喉咙发痒,热泪长流。
何东辰眼含热泪看向叶石生:“石生同志,夏想同志是我见过的最踏实肯干的年轻人,在你领导下的地方有这样的好同志,你应该感到自豪。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今天我要说,下马河是一条试金河和_图_书,照亮的是人心,是金灿灿的良心和党性!”
何东辰冲全体武警官兵说道:“同志们,他们都是工人,他们中间也有区委书记,还有女性,你们要记住,先救人,后抢险。”
恐怕他是第一个光着上身被总理接见的副厅级官员吧?
总理又主动伸过手去,依次和两人握手,勉励两人几句,又详细地问了问刚才抗击洪水的具体情况和细节。
陈天宇和卞秀玲见总理大驾光临,心跳加快,十分紧张,意外,太意外了,没想到总理来到了抗洪救灾的第一线,而且还没有大张旗鼓,就让他们意外之余,也大感欣慰。还好没有给夏书记丢人,没有给下马区脸上抹黑。
他们是真正的热血男儿,不求名,不求利,不求在上级领导面前表现自己,他们只是真真正正想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只想保卫下马河,保一方平安。
他们不是作秀,因为他们在明知无路可退的情况之下,依然奋勇向前,在不知道有上级领导关注的情况之下,只为了保护百姓的利益,而拼命奋战。如果各地官员都有和他们一样的情怀和热血,一样的大公无私的精神,国家何愁不强大,百姓何愁不安居乐业?
总理强忍热泪,回头对叶石生说道:“石生同志,多好的小同志,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他,等他醒了,告诉他,就是我何东辰也要谢谢他为人民做出的贡献。”
夏想一步当先,大步向前一迈,沉默着,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去。后面的人也都是一样的表情,目光坚定,紧咬牙关,一支残破不堪的仅有不到200人的队伍,面对滔天巨浪,大步向前,没有人慷慨悲歌,没有豪言壮语,却一种无言地穿透人心的力量,一步一个脚印,仿佛每一步都落在心房之中,缓慢而坚定,悲壮而绝望,用胸膛来抗击最后一波洪水的侵袭。
200多名官兵如蛟龙出海,纷纷跃入了洪水之中,片刻之后,正好赶到第三波洪水来袭之时,替夏想等人挡了下来致命的一击。
总理也看出了他们体力不支,刚想让人安排他们休息,夏想忽然说了一句:“总理,我有一个情况汇报一下……”
陈天宇和卞秀玲都如实做了回答。
夏想见终于等来了救兵,只觉得脚下一软,差点坐在地上。他心力交瘁,现在还能站住就已经是奇迹了。
……这一幕,定格在m.hetushu.com许多人的眼中,包括刚刚赶到的数百武警官兵,包括省委书记叶石生,包括随同武警一起赶到的国务院总理何东辰!
何东辰看向了夏想的身后,问了一句:“他们两人是?”
总理指定要到下马河视察,先到了下马区的指挥部,听李涵说夏想在抗洪第一线,只和几百名工人一起抗洪,总理当即脸色大变,怒斥市委市政府胡闹,为什么不抽调武警官兵抗洪,而让没有抗洪经验的工人抵挡洪水,象什么话?
第三波洪水来袭!
夏想忙介绍说道:“常务副区长陈天宇,纪委书记卞秀玲。”
武警官兵在来到之前,都想在总理面前表现一下,认为他们一到,肯定可以成功地击退洪水,比起杂牌军的工人队伍来说,他们才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最坚定的力量。
“报告首长,完不成任务,我们没脸回来见您!”为首的官兵铿锵有力地立下了军令状。一群农民兄弟都能自发地抵挡洪水的冲击,他们身为人民的子弟兵,再退缩的话,上,对不起国家,下,无颜再见父老乡亲。
他见过市委书记、市长跳入滚滚洪水之中的一幕,也见过更多的武警官兵组成更长的人墙,但眼前的场面却让他鼻子发酸,喉咙发堵,不为别的,只为了夏想不是作秀,他站在人群最中间,是洪水冲击力最强的地方。
还是保护总理的安危重要,仅有的有抗洪经验的武警官兵,还是以保护总理的人身安全为第一要旨。因此,一直等到总理赶到之后,武警官兵才随同总理前来下马区。
……
……
也不知是谁起头,无言而坚定地敬出第一个军礼,随后,所有武警官兵全部肃然而立,冲倒在地上的工人兄弟,整齐划一地敬了一个标准而庄严的军礼!
刚一进门,迎面走来一人,一脸凝重的表情,目光之中有慰问和欣赏,一把就握住了他的手:“夏想同志,辛苦了!”
夏想下意识地握住了来人的手,定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啊,竟然是总理。是总理倒不是让他惊讶的理由,而是他现在光着上身,一身泥水,手上也脏得不象样子,却被总理握住双手——成何体统?
“将老人清洗干净,放到山坡上。”夏想见老人浑身脏得不成样子,上衣也被水冲走了,不由心生恻隐,脱下上衣盖在老人身上。人死为大,尊敬死者是国人的传和-图-书统美德。
她也是,她要和他们一起,哪怕被大水冲走,她也不后退一步。有时在天灾面前,在众志成城的热血沸腾之下,死并不算什么,每个人骨子里都有一股不怕死的大无畏的精神气概。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也曾经在官场上油滑和人浮于事,但在此时此刻,她浑身燃烧着和男人一样的视死如归的精神。
这一幕落在何东辰和叶石生眼中,更是对夏想多了几分欣赏之色。不造作不矫揉,完全是自然流露,因为夏想不知道在不远处站立的是国务院总理和省委书记!
燕市有付先锋担任市长,绝非燕市人民之幸。
“还有我!”卞秀玲听出了夏想声音之中的悲壮和无奈,知道第三波洪水来袭之后,队伍有可能被冲散,有人可能会丧命,而且他们的努力可能功败垂成。但,所有人都不后悔,都没有遗憾,因为他们努力过了,他们拼搏过了,他们真的尽力了。
谁也没有总理离夏想近,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总理一伸手,亲自扶住了夏想,又一伸手,制止了别人的帮忙,只让叶石生搭手——堂堂的国务院总理和燕省第一人叶石生,两人一起扶着夏想,轻手轻脚地将夏想放到了床上……
见识过特大洪水的抗洪求灾的场面,见识过无数感人的场景的总理,胸中涌动的是前所未有的感动。
本来武警官兵早就应该赶到了,但省委突然接到通知,说是总理会亲临燕市抗洪第一线视察,省委立刻全速运转,准备迎接总理的到来。崔向提议,等何总理赶到之后,再让武警官兵和何总理一起到第一线,总理视察哪里,就让武警官兵跟随到哪里。
因为有了武警官兵的加入,洪水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夏想又忙碌了十几分钟,才又歇了一口气。他和陈天宇一起,搀扶着卞秀玲回到高地上的临时指挥所——武警官兵到来之后,在高地上临时搭建了一处行军帐蓬,也没有人告诉夏想谁来了,他也没空问,所以也没有多想,三人就一起走进了帐蓬。
何东辰还是第一次视察现场被人直接忽视,他却一点也不以为意,见夏想已经平安,脸上的表情才稍微轻松了一点:“石生,向燕市泄洪是谁做出的决定?南山水库为什么会决堤?原因查明了没有,要责任到人,一查到底。许多时候面对天灾的发生,我们的百姓做出了巨大的无谓的牺牲,都是人祸造http://www.hetushu.com成的。”
许多工人也不知道叶石生和何东辰是何许人也,他们就算经常看电视,也觉得省委书记和总理离他们太遥远,也未必记得清楚模样。就算记得清楚,在眼前的洪水面前,他们的眼中只有洪水和夏想,没有省委书记和总理。
夏想一嗓子喊出去,许多躺在地上的工人听到之后,立刻一翻身又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又重新投入到抗洪之中。
不过一想到自己身上脏得不成样子,又不免有些尴尬。
何东辰远远地看到了,微微叹气:“有时他是身先士卒的党员干部,有时,他又是工人们最信赖的人,有时,他又是细心到为一位死去的老人披一个衣服的懂得传统美德的年轻人,石生,国家如果多出几个夏想一样的年轻干部,我们也可以放心地交班了。”
“夏书记,发现一具尸体!”有个工人在一个沙袋旁边发现了一具老人的尸体,老人已经死去多时,显然不知是从哪里被洪水冲下来的。
两人尽管心潮澎湃,却没有一点请功的想法,因为他们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洪水占据,而且也太累了,刚才在搏击洪水时还能坚持,现在一松懈下来,只觉得浑身酸疼,头疼欲裂,如果不是硬撑着,早就一头栽倒了。
总理一怒之下,胡增周唯唯诺诺,无话可说。付先锋打着南山水库为京城供水的大帽子,几乎抽调了全部的力量,他能不同意?不同意就是拿牺牲中央利益来换取局部利益,是没有大局观的表现。总理当面批评,他又不能实话实说,说实话,是当面指责中央的不是,他可没有这个胆量。
小伙子正是痛失和夏想抬水泵机会的唐逸,他可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总理,刚刚休息了一会儿的他感觉恢复了一点体力,挣扎着爬起来,用手一指远处的人墙:“快,快帮帮夏书记,他快坚持不住了。”话刚说完,眼前一黑,又昏迷了过去。
叶石生也是湿润了眼睛,他一生在十几个地方为官,见识过大小官员几百人,夏想是第一个让他真正感动的下级。他大手一挥:“请总理下令!”
叶石生除了点头,还能说些什么?夏想的所作所为也确实感动了他,让他清楚,和付先锋相比,夏想身上人性闪耀的光芒太多了。而付先锋别说和夏想相比了,就是和邱绪峰、梅升平相比,也是欠缺了太多。
叶石生忙一点头,冲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总理郑重其和-图-书事的托付,谁敢不放在心上?立刻就有随同人员用心记下,等唐逸苏醒之后,就有专人送到了专门病房照顾。病好之后,又安排唐逸上了大学,后来唐逸大学毕业之后,顺利从政,因为受到夏想的影响,踏入官场之后,一直为官清正。
“不用了,男儿本色就是这样,在我面前,你就是你,刚才你和工人兄弟并肩站在一起抗击洪水,我和石生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光着膀子有什么?年轻的时候,我也一样光着榜子干活。男人光榜子是好汉,不丢人。”何东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感慨地说道,“吃苦在先,享乐在后,是每一个党员干部应该发扬的风格,不少人只是嘴上说得漂亮,只有你真真正正做到了。”
他们只是普通的建筑工人,是民工,没有系统地训练过,没有军人的意志,但他们一样有热血的情怀。
只为一个女性官员,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在面对生命的危险之时,没有躲在高处,而是站在最危险的地方,为大家加油呐喊。
南山水库事件,必须要给中央一个明确的交待。
夏想就光着榜子,又和工人一起,抬起了沙袋。
夏想悲愤地大喊一声:“兄弟们,今天我很自豪,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退后一步。我们300人为下马区10万百姓筑起一条安全的血肉长城,不管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一刻,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是人民的英雄,是下马区的恩人,是我肝胆相照的兄弟!”
叶石生点点头,他虽然不清楚造成现在的局面的真正原因,但也听到了一些说法,说是因为付先锋的指挥不力才导致了南山水库山洪暴发。总理发话了,恐怕事情必须要有一个结论才行了,关键是,总理亲眼所见了夏想的感人的抗洪场景,还被夏想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他也了解总理的脾气,很少以斩钉截铁的口气说话,但却是心如明镜的性格。
夏想张了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却直直地倒了下去——他终于体力不支,竟然直接昏迷在了总理面前!
只是当他们来到现场之后,所有人都震憾了。眼前的一幕,都如一声声巨鼓敲击在每一个武警官兵的心上,东倒西歪的工人兄弟,尽管他们没有统一的服装,没有统一的指挥,但他们勇往直前的精神,他们义无反顾的气概,还有他们宁死不肯服输的毅力,都让武警官兵这些热血男儿,人人红了眼圈,人人在心中树起了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