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4章 上任,意外

夏想的一句话,立刻提醒了不少人。有人到了公路上,伸手拦下了吊车。吊车司机一听救人,二话不说就将吊车开了过来,人群让开一条道之后,夏想跳到吊车司机旁边,冲他说了几句话。
吊车司机冲夏想竖了竖了大拇指,然后操作吊车的吊勾缓慢地伸向水中面包车。10米,5米,终于在面包车沉没之前,吊钩钩住了青年,安全地将两人吊起!
梅升平忙叫司机停车,他和夏想下车之后,听路人七嘴八舌议论,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救人的青年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和车祸的一家人素不相识,发现车祸后,奋不顾身地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救下了两人,另外两人也是被路过的群众所救,总之全是陌生人伸手援助,众志成城,短时间就救下了四个大人。
梅升平看在眼里,呵呵一笑:“不错,不错,沧市民风纯朴,有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想必离沧市不远的郎市,也是不错。”
梅升平在车上不耐烦地让司机催促一下夏想,太儿女情长了,走就走了,还握个什么手?也正是夏想在下马区威望太高名声太响了,所以他才不得不提前离开。
夏想也没有和梅晓琳细谈以后的问题,只是交待了几句让她多加保重,又问了问梅亭的情况,才挂了电话。
“真是夏书记?夏书记,下马区需要您,不走行不行?”
郎市号称印刷之乡,全市共有各类印刷企业1600家,固定资产投资、产值、利税每年以15%以上的速度增长,目前郎市印刷业综合实力在全省排位第一。市委、市政府将印刷业列入全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
“就是,有本事你跳进去试试。这水冷的,我们常下水的谁不知道?3分钟腿就抽筋了,一抽筋,就沉底了,谁下水谁是个死。”
梅升平没说清为什么要提前一天前往郎市,是想微服私访,还是想另有打算?他不明说,夏想也不开口相问。就当成是上级领导的刻意安排好了,反正梅升平想说的时候,必然会主动透露。
沧市因为临近渤海的缘故,道路两旁随处可见被引入海水的养殖场。养殖场面积大小不等,最小也有上千平方米。现在是冬天,虽然没有结冰,但因为沿路两侧水气较大的缘故,冷风一吹,寒冷而潮湿。
本来,她也想和夏想一起前去郎市,不过夏想没有同意,劝她先安心在燕市照顾好孩子,看管好公司,等他在http://www.hetushu•com郎市安稳下来,再考虑到郎市和他一起生活。曹殊黧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她自小生长在官宦之家,清楚夏想此去郎市,前路漫漫,人生地不熟,不带家属,也是为了没有负担地尽快适应角色的转变,同时,也是要观察一下郎市的情况再做出是不是在郎市安家的决定。
在得知夏想将要到郎市上任之初,曹殊黧就难舍难分,无他,只因自从她和夏想相知相恋并且结婚以来,和夏想分别的时间还真是不多。尤其是婚后,两人更是长相厮守,乍一听到夏想将远去郎市,她一想到要和夏想天隔一方,就心中忧愁遍地。
但最后青年将孩子从车中救出后,面包车马上就要完全沉入水中,而且被水一冲,离岸边越来越远,已经有了几十米的距离,再有他力气用尽,怀中又抱着孩子,游水的话不一定能游到岸上,而且几十米的距离,孩子泡在水中,有可能会被冻死。
梅升平是省委组织部长,但在普通百姓眼中,没人认识他。人群被他一骂,就不由气不过地反驳:“你说得轻巧,现在风不小,水又冰,面包车离岸边30多米远,人游过就没劲了,别说救人了,去了也是一个死。”
该告别的总会告别,该见的人也一一见完,夏想本想在14号好好休息一天,陪陪老婆孩子,却意外被梅升平告知要提前出发,愕然之余,随即也想通了一点,早点走也是好事,省得再有场面上的迎送,也是麻烦。悄无声息地走了也好,反正有省委组织部长作陪,直接说是梅升平的安排就行了,也可以堵住悠悠众口。
梅升平见周围人群都指指点点,却没人下水救人,不由怒了:“你们就瞎看什么,还不快救人?”
不少人都冲夏想竖起了大拇指,关键时刻,一个好主意就能救人一命,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头脑冷静,思路开阔。
夏想没有异议。
那就在郎市再安一个新家好了,离京城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太方便太幸福了。
卫辛也听出了夏想的敷衍之意,却也不恼,嘻嘻一笑:“不急,我有耐心。”
按理说,夏想告别,下马区应该有一个盛大的欢送仪式,市委方面也要有重要人物出面送行才行。不过市委已经在下马区全体大会上宣布了调任的决定,有没有人送行,只是一个过场罢了。夏想想了一想,还是电话通知和*图*书了一下胡增周。
肖夏长得又白净又漂亮,刚生下来就被众多护士夸个不停,说是长大后一定倾国倾城,很少见刚生下来就这么漂亮的小孩……夏想也是十分开心,肖佳更是幸福得流下了眼泪,不过她有一个遗憾是没能生一个儿子,她总觉得儿子才能更好地继承她的事业。好在夏想不在意是儿子还是女儿,反而劝慰她一番。
夏想笑笑,还没说话,就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你,还有你,别愣着了,快帮一把手,帮着送人去医院。”
郎市的具体情况,曹殊黧不是十分清楚,她对政治不是十分上心,若不是夏想是官场中人,只有一个高官父亲的话,她也未必会关注一些枯燥的新闻。但自从夏想确定调往郎市之后,她也暗中搜集了不少郎市的资料,也算对郎市的经济和政治,了解了一个大概。
和其他几人或不舍或留恋或遗憾相比,就只有古玉最没心没肺了,她听说夏想要去郎市,就只有一个反应:“好呀,以后去郎市玩,就有免费提供吃住的地方了。”
梅亭留在了京城,梅晓琳也是想等她在湘市站稳之后,才考虑接梅亭过去。所以她打电话给夏想,也是希望夏想抽时间多到京城看望看望梅亭。
夏想对梅升平的提醒也是心知肚明,就笑:“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同样,人在百姓中间,也是身不由己。”
一路上,梅升平话不多,似乎在沉思什么,夏想也就没有打扰他,心里想着事情,看向了窗外。11月的燕省,大部分地方已经步入了冬季,田野之中一片荒凉,除了远处的村落之外,窗外实在是没有什么景色可看。
梅升平见夏想没有听进去他的劝,也不再多说什么,交待司机尽快赶路,争取在中午之前,赶到郎市。
现在孩子已经冻得没有了一点儿声音,危在旦夕。
梅晓琳的眼光比以前进步了不少,能看出郎市潜在的优势,但她预言向古国离开,夏想却不乐观,向古国担任郎市市长才一年多,正是站稳了脚根准备大展手脚的时候,怎么可能会离开?况且说不定向古国还想取代艾成文在郎市就地升任一把手呢。
车一上桥,忽啦一下人群就涌了上来,将梅升平的专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梅升平和夏想并排坐在后座,他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我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长,今天被你比得没有了面子,你以后www.hetushu.com得想办法还回来,知道不?行了,下车告别一下,别耽误时间太长了,早早赶到郎市,还有事情要办。”
人人翘首以待,神情专注,表情依依不舍。
对于夏想前往郎市上任,肖佳没什么想法,只觉得郎市离京城很近,也是心里高兴。李沁却微有遗憾,因为她的事业在下马区刚刚展开,夏想却要离开,就让她难免惆怅和失落。丛枫儿却是一点想法也没有,对于夏想,她只有尊敬和欣赏。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夏想就向曹殊黧交待一声,曹殊黧也理解夏想的苦衷,没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严小时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还是一直没有太缓和的迹象。夏想离开下马区,她也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打了一个电话,淡淡地表示了祝贺了事。
夏想无语,不过他清楚的是,他更有耐心。
群情激奋,不少人纷纷向前,要和夏想握手。夏想不愿意让每一个人失望,就和每一个热情伸过来的手一一相握,就耽误了不少时间。
连若菡的幸福,夏想懂。
沧市位于郎市和燕市之间,面积比郎市大,经济中等,既不出众又不落后。沧市的最大特点是全民好武,有武术之乡的称号。
梅升平也不知是该替夏想庆幸还是该惋惜,他不太喜欢什么盛大的欢送和欢迎场面,等夏想一上车,就笑了一笑:“在官场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担任一把手还好一些,担任副手的话,会让别人起疑心,会怀疑你的动机。”
说到女人,操心夏想的女人还真不少。
无数喊声和企盼的目光交织在一起,让夏想的眼睛湿润了。
肖佳的幸福,夏想也懂。肖佳生了一个女儿,当时正是下马区最后时刻,战斗如火如荼的时候,夏想还是抽空去京城看望了肖佳一次。女儿名叫肖夏,自然是纪念两个姓氏之意。
车祸就发生在一处养殖场,一辆面包车不知何故翻入了养殖场之中,养殖场水很深,面包车在缓慢下沉。车上有四五人,其中四个大人已经获救,还有一个3岁大小的小孩没有得救,被一个英勇救人的青年抱在怀中,站在即将沉没的面包车上,正在紧急地等待着救助。
夏想比梅升平冷静,他是建筑出身,对于许多突发情况比梅升平有经验多了,一眼就看到从公路上开来一辆吊车,立刻冲人群一摆手:“快拦住吊车,让吊车救人。”
不过,她毕竟是外行。m•hetushu•com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她的眼中,郎市地理位置不错,距离京津都很近,气候温和,虽然面积不大,经济不是很发达,但中等地市最适合熬资历了,她也就放了心。
青年被人救上来之后,已经冻得嘴唇发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怀中婴儿也冻得脸色发青,紧闭双眼,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众人七手八脚,有人递上衣服,有人送上热水,都奉献了一份爱心。
车上高速,一路向北。走了100多公里后,转向向东。又前行了一段,忽然遭遇了高速临时抢修,封闭了路段,只好下了高速,绕到沧市去走国道。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多少官员的心目之中,都会有一杆猎猎作响的为国为民的旗帜在飘扬,只不过许多人进入官场的大染缸之后,渐渐丧失了本性,渐渐迷失了自我,沉迷于权势和争斗之中,沉浸于金钱和权利的欲望之中,曾经的理想和壮志,都被现实击碎,或是在无奈之中被抛弃到了不知名的角落。
自然,夏想才不会将表面上温和的郎市所潜藏的凶险告诉曹殊黧,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承受为好,不要再让自己的女人操心了。
说白了,官场就是名利场,就是是非地,谁能在错综复杂的官场之中坚持操守?谁能在进入官场五年或是十年之后,依然还不改一腔热心和为国为民的理想?恐怕没有几人可以真正做到,毕竟,许多时候不是不想一心为民,而是在和光同尘之时,被染上了杂七杂八的颜色,再也找不到最开始的纯净的色彩了。
“夏书记!”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悄悄地离开,不会有人送行,不想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梅升平的专车路过下马河大桥的时候,就看到从区委涌出许多人,还有不少工人和市民排列在公路两侧,似乎早就知道专车要从这里路过一样。
有了胡培周的体谅,夏想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想法,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和梅升平一起踏上了征程。
胡增周呵呵一笑:“既然是梅部长的安排,就听他的安排就是了,市委方面,我解释一下就可以了。梅部长的为人,大家都清楚……”
管吃管住?亏她想得出来,夏想就干脆无话可说了。不过也正是古玉心思简单才不让人感觉到心累,反而更对她多了一份喜爱。
“夏书记,您不能走哇,我们所有人都不希望您离开下马区。”
夏想冲众人挥手:“同志们,乡亲们,工人兄和_图_书弟们,不管是不是还在下马区工作,我都是我,不会变。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看望你们,希望到时能看到你们将下马区建设得更加美好,你们的生活也更加幸福!”
有李沁和丛枫儿照顾肖佳,夏想十分放心。丛枫儿还算细心,李沁胜在做事情有板有眼,不会出错,两人配合,还算相得益彰。尽管在夏想看来,在照顾人方面,李沁和丛枫儿两人加在一起,也不如一个卫辛。
连若菡自不用说,她的政治觉悟比曹殊黧要高一些,但也有限,因此夏想到郎市,她最高兴,因为夏想离她近多了。她就决定,让远景集团分出一部分精力,等时机成熟时,前往郎市发展,一是助夏想一臂之力,给夏想创造政绩,二是她也好借远景集团的力量,在郎市也打造一处她和夏想的爱巢。
……
梅晓琳已经前往湘江省上任而去,临走前也给夏想打过电话。夏想前往郎市的消息,她听说之后,也第一时间向夏想表示了祝贺:“郎市有望成为大京城经济圈第一站,你的运气来了。等向古国一走,你就是市长了。”
快到沧市的时候,忽然遇到了一起车祸。
夏想理解卫辛公私兼顾的心理,不过还是婉拒了她:“现在不是时候,等机会适合的时候,再说好了。”
夏想就知道梅升平提前一天出发,肯定另有事情瞒他。不管了,随他安排就是了,谁让他是省委组织部长?
和严小时的淡然相比,卫辛似乎就有点过于热情了,她打来电话时的第一句话就说:“喂,我研究了一下郎市的经济,觉得去郎市投资印刷业比较不错,能不能等你去了之后,帮我多关注一下印刷业的现状?”
本来以为中午可以赶到郎市,不想高速一封,走到国道之上,速度立刻大降,估计中午是肯定赶不到了。梅升平就提议中午在沧市吃饭,饭后再赶路。
都是美女,夏想也顶多小吃一惊,也不会愣住,之所以让他一下发愣,是另有原因……
连若菡最喜欢盖房子了,燕市的莲居给她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唯一可惜的是下马河畔的水景别墅还没有盖好,夏想就离开下马区了。
夏想闻声回头一看,不由顿时愣住了,身后有两人正抬着一个落水的老人。夏想吃惊的不是两人救人的热情和好心,而是两人都是美女。
也不知道是谁透露了消息?夏想无奈摇了摇头,下了车。他一下车,人群之中就爆发出一阵欢呼:“夏书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