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0章 表象,内忧

“在天泽市几大建筑公司中,永旺建工的实力首屈一指。”杨剑也附和着说。
级别越高,顾忌的方面就越多。再无所顾忌地随意说闹的话,传到外面,好说不好听,会让省委认为你没有能力没有担任市长的威严。官场上面,必要的摆谱和拿捏,是维护权威和令人信服的前提。
天泽市是旅游城市,和所有旅游城市的通病一样,居民收入低,房价畸高。
当然,吴家也好,老古也好,都会在暗中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最终会为他的所作所为打一个分数。
三天后,在常务副市长杨剑的提议下,召开了第45次政府常务会议,讨论政府安居工程问题。
“只有一个前提条件,永旺建工先打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
杨剑震惊的工夫,许凡华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反对了:“天泽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都是先打百分之十的垫付款,百分之三十太多了,尤其又是政府的安居工程,垫付百分之三十的话,会寒了开发商的心。万一永旺建工不同意,岂不是说要重新招标?”
一散会,许凡华就直奔陈洁雯办公室而去,显然是汇报工作去了。杨剑回到办公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抽了一支烟,还是决定和夏想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李晓敏和前任毛市长关系不错,和陈书记关系一般,和他也没有什么来往,毕竟他以前是市委秘书长,和政府班子交集不多,因此虽然他现在是常务副市长,和各个副市长之间的关系还不太熟悉,和夏想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徐子棋犹豫一下,也不知是经验不足,还是有意透露:“李市长。”
说白了,也只有有共同的经济利益,才能让政见的分岐暂时放到一边,在某件事情上握手联合。
杨剑不是耐心比不过许凡华,就是他和张尤之间的关系更密切,夏想就若无其事地看了杨剑了一眼:“安居工程是大事,需要慎重考虑。以招投标的方式确定开发商,也是一项公平的举措。但有一点,不是说中标的价格越低越好。安居工程有政府补贴,不是让开发商偷工减料来降低成本。安居工程如果出现了质量事故,百姓不能安居,政府就不能安心。”
不料随即杨剑也替永旺建工说话:“永旺建工信誉良好,和市政府许多次的合作都很愉快,夏市长,您如果没有什么意见,就这么定了?”
既然许凡华拿陈洁雯说和*图*书事,夏想就顺水推舟:“那好,既然陈书记也关注安居工程,我找时间向她汇报一下,再研究研究,等意见统一了再讨论。”
夏想在听取了杨剑的汇报之后,表了态:“安居工程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市政府的政策要有延续性,我尊重上届政府班子的决定。”
也正是因为形势一片大好,许多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内幕被掩盖了,才让他上任几天的感觉是,事情进展得都过于顺利了,除了顺利之外,并没有实质性的收获,有一种轻飘飘地让人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来到夏想办公室,却被徐子棋挡在了门外,徐子棋很客气地说道:“杨市长,夏市长正忙,一会儿我向他请示一下,再通知您。”
其他几名副市长也都纷纷发言,对永旺建工的实力给予了肯定。
邱仁礼担任书记的齐省,因为沿海的缘故,省内沿渤海有十几座旅游城市。每座旅游城市在游客眼中,都是花团锦簇,满眼美景,实际上旅游确实会给每一座旅游城市增加收入,但相应的,也会带来伤痛和不平衡。
虽然才来几天,夏想对天泽市委的工作作风就有了初步的了解。或许正应了一句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郎市地处三地交界之处,人心浮动,人心混乱,所以市委机关也好,整个市场经济也好,都有一种浮躁和忙乱的秩序,因此才孕育出了哦呢陈一样的人物,才有涂筠一样的急先锋。
都以为夏想点头了,杨剑甚至还喜形于色,不料微一停顿之后,夏想又说了一句话,顿时让杨剑呆立当场。
夏想见连杨剑也替张尤说好话,心想张尤果然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哦呢陈是黑白通吃,他是市委和市政府通吃。
“是,是。”许凡华点头。
房价上涨还可以承受,因为不少人已经有了住房,但旅游热带来的还有物价上涨,就让当地居民苦不堪言。许多旅游城市的居民,只要有能力,每年的旅游旺季都会想办法离开,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潮水一样的游客的涌入带来的喧嚣和不安定因素,还有随之而来的物价上涨。
天泽市经济本来就不发达,权钱交易再严重到影响市场公正的话,想在天泽市推行他的执政理念,想提升经济,就是空谈。
天泽市每年的黄金旅游季节正是秋季,现在正值黄金期,所有酒店都价格翻倍。天泽市的人均收入只相当于燕市和图书的一半左右,但宾馆的价格却是燕市宾馆的几倍!
杨剑很快就适应了常务副市长的角色,工作的积极性很高,夏想对他初步的评价还算不错。
旅游确实能为当地的经济带来实在的利益,但也让许多房地商看到了商机,认为有利可图,就开始兴建大量的别墅、休假区,等等,由此就带来了房价的不合理上涨。夏想去过齐省一座著名的海滨城市,这座每年都举办啤酒节的旅游城市,在外人看来是富庶之地,实际上居民年收入人均不过两三万元,但房价就涨到了一万多元一平方米。
“任何投资都有风险,世界上没有保证百分之百赚钱的项目,如果永旺建工不能接受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的要求,就证明他们实力不够。安居工程必须交给有实力的建筑公司开发,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夏想的语气就严肃了许多,目光从在座的每一个副市长的身上扫过,“天泽市如果没有有实力的建筑公司,没关系,京城和燕市有实力的公司多得是。”
杨威再三向夏想赔罪,夏想也算接受了他的歉意,不过还是适当地点了一句:“下不为例!”就算他对杨威以礼相待,本着交友的心态和他接触,但他也必须让杨威明白一个事实,官场是官场,朋友是朋友,私下里他和杨威可以说笑,不顾一些官场上的礼节,但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官场上的一些规矩,永远不能逾越。
许凡华咳嗽一声——他讲话前有个毛病,爱咳嗽,也不知是清清嗓子还是提醒别人注意——他的表情很严肃:“永旺建工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多次为政府排忧解难,这一次的安居工程更是报了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我认为,市政府应该给予永旺建工更大的政策上的优惠。”
不是夏想当了市长就心态变了,而是他的身份不同了,没有市长架子可以,但必须要有市长权威,作为400万市民的父母官,他现在代表的不是他个人,是整个天泽市。
夏想的底线就是任何权钱交易以不能影响到市场公正的大局为前提,过了线,他就要出手阻止。
夏想惊讶的不是李晓敏的升迁,而是李晓敏汇报的工作,又和张尤有关!张尤,正在成为打开天泽市第一把锁的关键的钥匙。
一个张尤,让原本似乎向他靠拢的杨剑反目,让许凡华寸步不让,还抬出了陈洁雯,好和-图-书嘛,果然是经济利益决定政治立场,张尤有手段,天泽市委有三位重量级人物替他说话,其中还有市委书记,看来,大有内幕可挖。
尤其是在房价飞速上涨的今天,旅游城市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阵痛——高房价的不可承受之重。
夏想的话一出口,杨剑和许凡华都微微动容,两人对视一眼,迅速交流了一下眼神。
如果夏想不是事先从雷一大口中知道张尤的底细,并且事先见过张尤本人,对张尤有一个初步的了解的话,他也不会在垫付款问题上计较。之所以抓住垫付款的问题不放,是他清楚建筑行业一般都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利润,扣压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可以有效地控制开发商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不惜一切降低成本的做法。
宾馆价高还没有什么,本地市民又不用花钱住宾馆,但因为离京城过近的缘故,近年来天泽市的房价上涨之快,增增速位居全省前列,和郎市不相上下。
水至清则无鱼。
夏想等众人说完,才不慌不忙地又说:“为了保证开发商用心建好安居工程,不偷工减料,既然永旺建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了……”
吴老爷子说得好听,要将吴家家业交到他的手中。但如果他在郎市成功,而是天泽市失利,那么别说吴家有可能会不再看重他,就是总理也会对他失望。一个不能在市长任上有所作为的官员,就是政治上还不够成熟的体现。
更深的想法是,他想看张尤是不是真的具备开发安居工程的实力。权钱交易用在政府机关的维修和改造上面,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用在安居工程上,绝不允许!
别说杨剑不解李晓敏向夏想汇报什么工作,就是夏想也对李晓敏第一时间前汇报工作,也是微感吃惊。
许凡华却比杨剑更直接:“我不赞成夏市长的提议,而且陈书记有过指示精神,天泽市的安居工程,尽量让天泽市的建筑公司开发,也是本着照顾本地企业的出发点。”
夏想一脸淡笑:“这么说,永旺建工是实力雄厚了?”
“规定是死的,事情是活的。安居工程要是出了质量问题,丢的是政府的脸面。再要是追究责任的话,查到谁,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夏想还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永旺建工实力雄厚,垫付百分之三十的工程款也问题不大。”
天泽市长不好当呀,www.hetushu.com表面上看天泽市一团和气,工作上也是四平八稳,他一来就有人靠拢,所有人都对他恭敬,就连陈洁雯也恪守了书记的本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政府工作发表过什么指示精神,似乎是局面大好。
李晓敏向夏想汇报什么工作?杨剑纳闷归纳闷,也不好开口直接问徐子棋。他有点佩服夏想挑选徐子棋担任秘书的决定,因为徐子棋在政府办公室人缘不是很好,几乎没有特别密切的朋友,就显得有点另类。但也正是因此,夏市长才敢放心使用,否则找一个人缘大好的秘书,就相当于在身边安排了一个传声筒,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打听得清清楚楚。
又将工程详细资料简单看了一遍,夏想先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杨剑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夏市长……”
在夏想看来,天泽市委的大小领导,很懂得官场之道,不管他们背后如何,至少在表面上,他们都非常圆滑,既会说好话,又会表现得非常恭敬,绝对不会让你挑出什么毛病。但是不是真正贯彻你的命令,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倒是许凡华算是政府班子的老人了。
严格意义上讲,李晓敏是付家人,他的升迁之路上,有两次关键的提拔的幕后,有付家的推手。但一般人并不知道李晓敏的后台是谁,不少人对他年纪轻轻就成为实职副厅大感惊奇。
还有一点,夏想很清楚在天泽市长的任上,是锤炼他能否以后顺利迈入副部的关键。市长抓经济,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最是考验一个人在政治上的平衡能力和经济上的开拓精神。如何在书记的制衡和下属的阳奉阴违的双重制约之下,顺利打开政治局面,并且推行执政理念,再在经济建设上有所成就,才是他此来天泽市的根本目的。
许凡华就说:“永旺建工在天泽市开发了不少工程项目,质量一向过硬,没有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请夏市长放心。在严把质量关上,我和杨市长都不敢掉以轻心。”
房价的上涨就引发了民众的不满,上届市政府在平抑房价上面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举措出台,唯一一项安民的政策就由政府出面牵头,准备兴建安居工程。
许凡华的立场和陈洁雯相近,他的话就让夏想多了猜测,难道说张尤和陈洁雯也有利益共同点?
但天泽市完全不同,天泽市人很保守,很传统,又因为一年之和*图*书中寒冷期长达半年,可能就由此造成了天泽市人不慌不忙的工作作风,因此整个市委之中弥漫着一种陈旧、散漫的工作氛围。
杨剑就多问了一句:“谁在向夏市长汇报工作?”
上次的小插曲过后,夏想也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对杨威有什么不满。至于王凌的投资,他让彭云枫安排一个政府副秘书长出面就可以了,连副市长都不必出动。
也不能让张尤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只拿百分之十的款项,然后再利用贷款施工,最后是利用银行的钱赚政府的钱,风险几乎为零,完全是权钱交易的游戏,也对其他的开发商不公平。
杨剑回过神儿来,也坚决反对:“夏市长,您不太了解天泽市建筑市场的行情,都是百分之十的垫付款,然后百分之十会一直扣着不还给施工方,最后当成维修资金充公了。百分之三十的话,就会让开发商担心能不能赚取到应有的利润。”
有意思了,夏想心思就动了一动,天泽市的人际关系之复杂,超出了他的预料,至少在杨剑和许凡华之间,就不是简单的对立或政治立场的不同,而是有分岐也有合作。
许凡华和杨剑面面相觑,夏想以退为进,直接就搁置了争议,一研究,就不一定研究到什么时候了,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不好看也没有办法,夏市长的话已经说死了,他们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但夏想心里有数,一团和气也许是表象,真正到了动真格的时候才能知道他这个市长的话,是不是有人真听,他的命令能不能得到贯彻执行。表面上的好听话人人会说,但说人话不办人事的人,也大有人在。
安居工程在夏想到任之前已经立项并且由政府批准动工兴建,并且通过招标方式确定了开发商——天泽市永旺建筑工程公司。永旺建工是一家股份制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叫朱永旺,但最大的股东却是张尤。
李晓敏是政府班子中排名三的副市长,仅次于他和许凡华,而且李晓敏今年也年轻,才35岁。
杨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脸铁青:“我保留意见!”
也正是因此,才让夏想改变了在郎市激进的工作思路,而是先礼后兵,以太极推拿为主,只要他的执政理念得到贯彻实施,大面上过得去,小事上就放手。不会抓住一件小事不放,在用人上面,也尽可能地宽容一些,因为他也清楚不可能要求手下都手脚干净不沾一点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