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2章 先破其一

因为如果仅仅是人大和政协多了几个同志的话,也不至于让他太靠边了,但中间又多了几个已经退下去的老领导,就把他挤得没有了好位置,他心里就很不舒服,因为谁也不愿意在排座次上靠边站。
而且说实话,企业改制之中的猫腻,谁不清楚?他主抓的几家破产重组的省属企业是被来自台湾的企业收购了,台方答应兑现的安抚金迟迟没有到位,他有什么办法?这年头,没钱就别想办事,别说省长,省委书记也一样,没钱照样被老百姓骂。
还有一个是在任的省委书记对人大政协的老同志也是不太放在心上,招待有所不周,等他到点的时候,面临是进政治局还是去人大的路口时,人大和政协不少老同志没替他上什么好话,结果他最后去了政协,连政协的一个好位置也没有捞上,还被他原先得罪的一帮老同志排挤,弄得他非常郁闷。
但该你负责的工作没有做好,不管是什么原因,上级领导就会直接训话,你也必须得听着。谭国瑞心中愤恨,也只能当着范睿恒、宋朝度和老同志们的面,保证三个月之内,完全落实省委省政府的指示精神,切实做好善后事宜。
基本上每次会议,每个人除了一进门就注意自己的座位牌之外,还会留心周围坐的是谁,然后再猜度其中隐含的政治信号,更要看看谁比自己排到了更重要的位置。每一次变动,都包含了无限丰富的信息,http://www.hetushu.com都有值得推敲和玩味的地方。
别看谭国瑞是省委常委,但许多会议他也是到场之后,才知道他坐在哪里,而排序的问题,始终掌握大局的是一二号人物,以及省委秘书长王鹏飞和省政府秘书长陈海峰。
人大和政协的老同志,别看权力不大,但是惹不起。以前有过两个例子,一个是省委副书记对人大政协的老同志不太尊重,下来考察工作时也不作陪,态度很冷淡。后来中央调整省委班子时,副书记自以为能够担任省长,上下活动得很积极,结果中央领导征求人大政协老同志的意见时,老同志们众口一词说他轻浮、不稳重,缺乏大局观,结果他的下场就很悲惨。
说来楚彤夏想也认识,正是以前和成达才有过一段的知性美女楚彤。她和陈海峰之间也不知怎么就有了缘份,走到了一起。陈海峰为了她,没少和老婆打架,甚至还闹到了分居的地步,但陈海峰依然我行我素,就让所有人都笑称他为情圣。
不同的会议,座位牌的摆放就是不同的政治信号,除了一二号之外固定在主席台的正中之外,一二号周边的人物,总是变化不定,没有人会总坐在一二号人物的旁边。
谭国瑞心中七上八下,他不敢肯定职工上访和人大来访之间,真是巧合还是人为安排,但不管是哪一种,他的面子是丢光了。上访工作上和_图_书的失误可以推卸一二,因为他刚接手,但上访缘由却还是由他分管的企业改制所引起的,他就无话可说了。
最后还是没有拗过人大和政协的老同志,让几个上访代表去谈话,范睿恒当即指示王鹏飞协助做好安抚工作,防止上访人员再次闹事,并且狠狠批评了谭国瑞一顿。谭国瑞有苦难言,他怀疑是有人幕后捣乱,但没有证据就不能乱说,只好吃了哑巴亏。
情圣一说,对于官场中人,不是奉承,是贬低。
憋屈也没有办法,看刚才宋省长和范书记窃窃私语的举动,就证明了一点,省长和书记已经就此事达成了共识,他再想说什么,也没用了。而且他也不可能去说什么,领导已经定下的事情,又是在公开的会议上当众宣布,你再有抵触想法,就是公开和领导闹意见了。
宋朝度也只能骂他几句了事,官场中人,谁也逃不过男女关系的一关,但事情要分轻重缓急,省委秘书长王鹏飞外面也有女人,但他就做得十分隐晦,不象陈海峰不但不藏着掖着,还经常领人去楚彤的红袖清香茶馆喝茶聚会,就被外人称之为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雅士。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范睿恒发表几句讲话,最后由宋朝度补充发言,宋朝度在肯定了范书记的指示精神之后,指出要按照范书记的指示精神,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然后又提出了几点他的看法:“第一,成立南资北移指导工作办公室,www.hetushu.com由高晋周同志负责。鉴于南资北移事关燕省今后的发展,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晋周同志肩上的担子太重,他分管的信访工作,就暂时交给国瑞同志全权负责。”
……会议开的时间不长,而且请来的几位人大、政协甚至退下的老领导,根本就没有发言,完全就是摆设,就更让谭国瑞愤愤不平,就知道请来一些老家伙的想法肯定是宋朝度的暗示,然后由陈海峰具体去实施,要的就是让他尴尬。
看着陈海峰人五人六的样子,谭国瑞心中恨恨地想,别以为没人知道你和楚彤关系暧昧,信不信总有一天会让你身败名裂!
大话说出去了,谭国瑞不知道,他跳进了自己挖的一个大坑。
谭国瑞闷着头坐在边上,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看他一样,让他大感失落。不经意一抬头,看到正在忙碌的陈海峰和王鹏飞正在小声说些什么,他心中没来由一阵厌烦。陈海峰就是宋朝度的跟屁虫,就是走狗,可惜他是省政府秘书长,否则他也想象有人对付彭云枫一样,拿下陈海峰,让他永远不能翻身。
老同志们非常不满,就对燕省省委省政府提了许多意见,说是国有企业的老职工都是国家的功臣,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最后他们老了,没力气了,国家却要把他们一脚踢开,不但符合国家的相关政策,还不讲人情味儿,不是共产党员应该干的事情!
但谭国瑞没有想到的http://www.hetushu.com是,他刚刚接手信访工作,信访工作就出了漏子。两天后,全国人大和政协的考察团前来燕省考察评比,刚一落脚就被上访的群众围个了水泄不通,差点弄出乱子。偏偏人大和政协的老同志又爱管闲事,非要听听上访人员有什么不平事,就让省委省政府非常被动,范睿恒差点当场发火。
范睿恒和宋朝度深谙此道,对老同志们十分尊重。听取了老同志们的批评建议之后,立刻着手一查,结果发现破产重组的企业是由谭国瑞全权负责的。
共产党员既讲原则,又讲人情。
陈海峰和楚彤之间的暧昧关系,其实在省委里面几乎人人皆知,知道归知道,但却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就连宋朝度也拿陈海峰没有办法,几次让他收敛一点,不要把事情闹得太欢了,终究不是什么能上台面的好事,陈海峰却总是说,他过不了楚彤这一关了,这一辈子,哪怕为了她丢了官,他也认栽了。
范睿恒十分恼火——换了谁,谁也会恼火,因为谭国瑞的工作失误让他被一帮老同志上课,他的火气就会全部迁怒到谭国瑞身上——在和宋朝度商议之后,就决定让谭国瑞向省委省政府做出深刻检查,并且限期解决下岗职工的生计问题,逾期再整改不利,自己看着办。
今天省委方面出席会议的有副书记梅升平、秘书长王鹏飞,政府方面除了宋省长之外,还有常务副省长高晋周,然后就属谭国瑞级别最高了,他和-图-书还被排到了最靠边的位置,肯定是故意让他难堪。
谭国瑞心中十分憋屈。
谭国瑞的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信访工作最棘手,又最不出政绩,宋朝度将容易出政绩的好事让给高晋周,将高晋周手中的烂摊子扔给他,而且还是在联席会议上,不是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用意很明显,当众打脸。
如是等等,很不客气地将范睿恒和宋朝度数落了几句。人大政协的老同志基本上都是退下来的各地省委书记和省长,他们在范睿恒和宋朝度面前,要资历有资历,要资格有资格,才不会顾虑什么。范睿恒和宋朝度也只能听着,而且还得装出恭恭敬敬的样子。
谭国瑞目光落在主席台上,看到范睿恒和宋朝度的座位两边的名牌是人大和政协的几个老同志,他就更坚定了他的想法,今天是宋朝度有意为之。
……和省里的局势明显有了破局的迹象相比,天泽的局势,还是一团迷雾。
这还不算,老同志们接见了上访人员,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是几家省属企业的下岗职工。企业破产重组,省里原定答应的补助和安置协议,都没有兑现,现在他们连吃饭都困难,已经到了即将饿死的边缘。
老同志们是没有权力决定你的升迁,但给你上一些难听话,让你在中央领导心目中失分,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宋省长,好手段,走着瞧。谭国瑞不无怒气地想,他也有的是手腕。
靠边站就意味着在今天的会议上,他不会有什么好事!